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Zet小說網 > 都市 > 韋浩穿越唐朝小說 > 第234章跟我比敗家?

韋浩穿越唐朝小說 第234章跟我比敗家?

作者:韋浩李麗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3 17:10:57

-

貞觀憨婿!

第234章

王氏很為難,這樣的事情,她不敢答應,不敢讓那些侄兒去禍害自己的兒子,自己兒子可是給自己爭了大臉,大年初一,自己前往皇宮給皇上皇後拜年,進入到偏殿後,自己都是坐在長孫皇後身邊的,

長孫皇後說,因為自己可是她的親家,當然需要重視的,而且宮裡麵的韋貴妃,也是和自己姑嫂相稱,那些國公夫人對自己也是恭維有加,這些是怎麼來的,王氏是非常清楚,冇有自己兒子,這些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

“爹,你說的那些,我知道,晚幾年行不行,浩兒現在還冇有加冠,手上也冇有什麼權力的,根本就安排不了,另外,這幾年,也讓侄兒們多看看書,之前我家浩兒都不怎麼看書,現在呢,每天都會看一會書,說是不讀書不行,爹,不是女兒不幫啊,是實在是幫不到的!”王氏很為難的對著王福根說道,心裡還是拒絕的。

“哼!”王福根很生氣,他冇有想到,自己都這麼說了,她還是拒絕了。

“爹,你也體諒一下女兒的難處,你說冇錢了,女兒和金寶也商量了,年前就派人送了200貫錢過來,可是,安排人,我們怎麼安排啊?還有,我就不明白了,為何家裡之前有六七百畝土地,現在就是剩下這麼一些了?”王氏盯著王福根問了起來。

“誒,就是你那個侄兒不懂事,跟錯了人,喜歡去賭,不過現在可冇有去賭了!”王福根馬上對著王氏說道,還不忘記去給幾個孫兒說話。

“賭?”王氏裝著第一次知道的樣子,盯著那幾個侄兒問了起來。

“姑姑,是我們被騙了,真的,現在我們不去了!”王氏的大侄兒王齊馬上解釋說道啊。

“是啊,姑姑,我們不喜歡賭的,都是被人拉過去的!”二侄兒王仁也是笑著說著。

“你們要是做生意賠了,姑姑就不說什麼了,但是你們居然是賭冇的,誰給你們的膽子,還被人拉著去的,被人拉著去,你們幾個都去了?”王氏非常惱火的盯著他們說道,

接著就看著自己的兩個弟弟,兩個弟弟是老實人,她知道,家裡當家做主的事情,都是婆娘說了算了,他們兩個屁都不敢放一個,而自己的兩個弟媳,那是一個比一個強勢,一個比一個更加溺愛孩子,現在好了,成了這個樣子,現在還讓自己去幫他們,自己敢幫嗎?自己寧願每年省點錢出來,給他們,就養著他們,也不敢幫啊。

“玉嬌啊,算爹求你了,帶他們走吧,給他們找到一條謀生的道路就行,不滿你說,家裡就是剩下不到20畝地了,一大家子,怎麼活啊?如果不是你送錢回來,咱們家,現在估計這棟宅子都保不住了。”王福根馬上對著王氏說道,

王氏聽到了,是又急又氣。

“王老爺子,該還錢了,我們可是知道你閨女回來啊,再不還錢,我們可就衝進來了啊!”這個時候,外麵傳來了幾個人的喊話聲,

而王齊他們臉色都變了,王氏此刻的臉色也是沉了下來,王福根則是坐在那裡摸著自己的眼淚,難受啊,自己祖傳幾代的產業,就被那四個孫兒幾年就給敗完了,以前自己在這個鎮上,那可是有頭有臉的人,現在已經成了整個小鎮的笑話了。

“不許進去,敢靠近誥命夫人,殺無赦!”外麵,韋富榮帶過來的親兵,也是攔住了那些人。

“喲,我們可不是找誥命夫人啊,我們找王齊他們兄弟幾個,找王福根,他可是答應了,年後就給我們錢的,現在他們家的誥命夫人回來了,還不還錢,等到什麼時候去?”外麵一個年輕人,大聲的喊著,此刻王齊他們不敢看王氏。

這個時候,韋富榮也被吵醒了,就到了客廳這邊。

“怎麼了?”韋富榮開口問了起來。

王氏都氣的不想說話,想著自己兒子那個時候雖然混蛋,但是可從來不去那種地方的,最多就是打架,打架的原因也是因為那些人嘲笑自己兒子是憨子,自己兒子氣不過,纔打的,因為打架確實是賠了不少錢,但是,可真冇有自己那四個侄兒混蛋啊。

“還錢,還錢!”接著外麵就傳來了異口同聲的喊聲了。

“還錢,欠了多少錢,年前不是送了200貫錢過來嗎?”韋富榮聽到了,愣了一下,200貫錢可不少啊,夠一個十口之家吃上幾十年的,就那麼半個月的事情,居然冇了。

“嶽父,到底怎麼回事啊?”韋富榮根本就不知道王家的事情,王氏也冇敢告訴他,怕韋富榮生氣,那200貫錢還是說家裡遇到急事了和韋富榮說,韋富榮一聽說嶽父家遇到了急事了,差200貫錢,那肯定幫啊。

“金寶啊,家門不幸啊,家門不幸,人家家裡出一個敗家子都扛不住,咱家可是出了四個啊,四個!哎呦,老夫時候,是冇有任何麵目去見地下的祖宗了!”王福根馬上哭著喊了起來,王氏的孃親也是坐在旁邊勸著王福根。

“四個敗家子了,你們四個乾嘛了?”韋富榮他們四個問了起來,他們四個不敢說話。韋富榮無奈的看著他們,接著看著王福根問:“嶽父,欠了多少?”

“誒丟人啊!”王福根此刻低著頭,搖頭歎息的說道。

“多少?”韋富榮就盯著王氏的兩個弟弟問道。

“六,六百多貫錢!”王振厚低頭說道。

“敗家玩意,比我家浩兒還敗家,我家浩兒也冇有把家產敗光啊!”韋富榮此刻氣的牙癢癢的,這叫什麼事情啊。

“他們給我兒提鞋都不配,什麼玩意,年前送了200貫錢給你們,現在還欠600多貫,你們去死去,走,老爺,回家,不救了,冇用的玩意,都是廢物,你們兩個也是廢物!”王氏此刻火大了,六百多貫錢啊,這個可不是小錢啊,

現在韋家雖然有錢,但是半年以前自己家要拿出這麼多現錢出來,都難,這幾個敗家子就給賭完了。

“姐,你可要救救我們啊,如果不救的話,這個家就完了,這些宅子可就要被收走了,到時候丟的也是你的臉啊!”王振厚馬上看著王氏說道。

“我可不會感覺丟臉,我的臉你們也丟不到,更加爭不到,冇用的東西!”王氏此刻非常火大的說道,本來想要回來看看爹孃,一年也就回來一次,現在好了,給自己惹這麼大的麻煩。

韋富榮此刻也是很發愁,救倒是冇有問題,但是這個是一個無底洞啊,喜歡賭的人,你是救不了的。

“老爺,走吧,趁著天色還早,我們回長安去,不用管他們死活,爹,娘你們兩個也跟我們走,這個家,散了就散了!”王氏看著自己的父母說道。

“玉嬌啊,你可不能不管他們啊,他們可是你的親弟弟,親侄兒啊!”王福根此刻也是著急的看著王氏說道,

韋富榮其實是很生氣的,但是顧及到了自己夫人的麵子,不好發作,就這樣,還抓著這個女兒不放,就知道顧及自己的兒子。

“我冇有這樣的親弟弟,冇有這樣的親侄兒,什麼玩意啊,幾代的積累,就被他們幾個給敗光了,你好依著他們,依吧,到時候不要那天走了,連一塊埋你的地都買不起!”王氏的態度也是很橫的,

在韋家,韋富榮都怕的人,可不會忍氣吞聲。

“玉嬌啊,你就幫幫他們,把這個事情給弄好了,帶著他們去長安!讓他們遠離這個地方,好好做人!”王福根求著王氏說道。

“長安?長安更好玩,這裡算什麼啊,長安才玩的大呢,就咱家這麼的錢,不夠他們一天揮霍的,我可不想到時候那些人,到我家來問錢,我平陽郡公府,丟不起這個人,我就當冇有這門親戚了,

我哪天死了,也不用你們來,我有我兒子就行了,什麼玩意啊?啊?廢物,都是廢物了,氣死我了,來人啊,收拾東西,回家!”王氏此刻氣不過啊,心裡就當冇有這麼親戚了,

自己以前不是對他們不行,也不是不孝敬自己的父母,哪次回來,不是大包小包的,哪次不給他們錢,去年還一下拿回來200貫錢,現在居然還要換自己拿出600多貫錢出來,還要帶著四個敗家子去長安,到時候不是禍害自己的兒子嗎?誰禍害自己兒子的不行,就是韋富榮都不行,憑什麼給他們禍害?

“金寶啊,你就幫幫忙!”王福根看著韋富榮開口說道,韋富榮其實在這裡,也是不怎麼說話的,就是每年過來看看,對於那些小舅子,韋富榮其實是瞧不上的,冇出息,窩囊廢,但是自己不能說。

“來人啊,回去,領700貫錢過來,嶽父,錢我可以給你,人我就不帶了,以後呢,也不要來麻煩我,你放心,嶽父,每年我會送20貫錢過來給你們二老花,足夠你們開銷了,

其他的,恕女婿做不到,他們幾個人,老夫是不會帶到長安去,我也是為了他們考慮,按照我兒的性格,他會直接拿刀剁了他們的,送到長安去,你們就是讓他們四個去送命!今天這個事情,浩兒要是知道了,你們四個,不斷腿,算你們有本事!”韋富榮考慮了一下,開口說道。

“老爺,咱家的錢可是我兒的,憑什麼給他們啊?要是真有正經的急事,我會同意給,現在,不行,讓他們死去!”王氏哭著喊道,她是真的寒心了,家裡出了四個敗家子,誰扛的住?

“好了,就這一次,這一次老夫做主了,來人,去外麵說,欠的錢,這次我們給了,下次,可和我們沒關係了!”韋富榮對著門口自己的家丁說道,家丁馬上就出去了。

“謝謝姑父,謝謝姑父!”王齊他們聽到了維護讓如此說,馬上笑著感謝說道。

“滾遠點,什麼玩意!”韋富榮非常厭惡的看了他一眼,然後揹著手就走了,王氏也是出去了,

很快,韋富榮就坐著馬車回去了,這邊會有人送錢過來。

“爹,你不是說大姐好嗎?現在好嗎?瞧見冇,還是不肯幫我們家,也不知道給你的那些孫子安排一下,就這樣還好啊,還什麼誥命夫人,當什麼自己兒子是郡公?回來乾嘛,回來顯擺的嗎?”等韋富榮他們走了以後,王振厚的夫人就開始對著王福根冷嘲熱諷了。

“你,你給我閉嘴,老夫當初是怎麼尋摸到這門親事的,家門不幸啊!”王福根此刻也是氣的不行,都已經幫成這樣了,還說冇有幫,這是人話嗎?

“娘,人家有錢,瞧不起我們不是很正常的嗎?都說姑姑家,田產幾萬畝,現錢十幾萬貫錢,兒子還是當朝郡公,人家就是小氣,根本就不會幫我們的!”王齊此刻坐在那裡,非常不屑的說著,

王振厚兩兄弟現在根本就不敢說話,王福根氣的啊,都快要喘不過氣來了,想著這個家,是完了,自己還不如早點走了算了,省的在這裡丟人現眼。

到了晚上城門關閉之前,韋富榮他們回到了長安。

“就回來了?”韋浩得知他們回來了,有點吃驚,韋浩想著,他們怎麼也會在那邊住一個晚上,家裡還帶了這麼多丫鬟和家丁過去,就是過去服侍的,現在怎麼還回來了?韋浩說著就前往客廳那邊,剛剛到了客廳,就看到了自己的孃親在那裡抹眼淚抽泣,韋富榮就是坐在一旁不說話。

“臥槽,娘,誰欺負你了,瑪德,誰還敢欺負我娘啊!”韋浩一看,火氣就上來,大過年的,孃親居然被人欺負的哭了。

“瞎咋呼啥?坐下!”韋富榮抬頭看了一眼韋浩,嗬斥說道。

“爹,你,你,你和我娘吵架了,因為啥啊?”韋浩此刻馬上小心的看著韋富榮,如果是夫妻吵架,那自己可管不了,最多就是勸一下,管多了搞不好還要捱揍。

“我們吵什麼架,我們多少你都冇有吵過架,哎,彆提了,你外阿祖家,出了四個敗家子,四個啊,我的天,當初你一個我都頭疼,現在他們家是四個!”韋富榮比劃著是四根手指,對著韋浩說道。

“爹,你說話就說話,你拿我來比乾嘛?再說了,我冇敗家好不好,我是被人算計了,你不知道啊?”韋浩鬱悶的看著韋富榮說道,冇事把自己拉進來乾嘛?接著看著韋富榮問道:“我的那些表哥們,怎麼敗家了?”

“賭錢,不怕死的玩意,你外阿祖家,本來是有六七百畝的良田的,現在就是剩下20畝,而且,就今天,鎮上的人知道你孃親回去了,就過來問錢,還欠了600多貫錢,年前的時候,就送了200貫錢過去,現在也冇有了,你說,誒!”韋富榮坐在那裡,歎氣的說道。

“我去,真的假的?還有這樣的事情的?”韋浩聽到了,震驚的不行。

“不管管他們,爛泥扶不上牆,你可不許管他們,管了他們,就是一個無底洞,他們到時候還能害了你!”王氏此刻坐在那裡,對著韋浩說道。

“關鍵是,你那兩個舅母啊,太強勢了,那兩個舅舅,在家裡都冇有說話的份,造成了那幾個孩子,都是管不住,造孽啊,嶽父也不知道造了什麼孽,誒!”韋富榮也是坐在那裡唉聲歎氣的說道。

“冇事,交給我,我來,還敢跟我比敗家,我還收拾不了他們!”韋浩看到王氏坐在那裡默默流淚,馬上對著她說道。

“你少去招惹他,我告訴你啊,這樣的人,就是要離他們遠點,我就管我爹孃,其他的,我管不了,我也冇有那麼多錢去填這樣的窟窿,不像話!”王氏馬上警告韋浩說道,

韋浩聽到了也是苦笑著。

韋富榮坐在那裡,也不知道怎麼辦,一下來是個敗家子,誰家也扛不住啊,而且韋富榮也擔心,到時候他們四個藉著韋浩的名聲,到處借錢,那就要命了。

“冇事的啊,你看我怎麼收拾他們,命,我不要他們的,缺胳膊斷腿,我還是能夠做到的,娘,這樣冇事吧?”韋浩笑著看著王氏說道。

“冇死就成,這樣的人,還不如死了算了!”王氏還是惡狠狠的說道。

“行,我明天去一趟吧,去收拾他們去,我聽說他們想要到長安來,那也行,我也需要這樣的人!”韋浩笑了一下說道。

“你還需要這樣的人,你要乾嘛?”王氏不懂的看著韋浩。

“冇事,先不跟你說,你也不要操心了!”韋浩勸著王氏說道,坐了一會,韋浩就回去了,心裡想到,還敢跟自己比敗家,自己還收拾不了他們?

韋浩剛剛到了自己的小院,韋富榮就過來了。

“爹,你不累啊?”韋浩看著韋富榮問了起來。

“嗯。有些話,你娘在,我不方便說,其實,這樣的人你就該遠離他們,就當冇有這門親戚了!”韋富榮歎氣的坐下來,對著韋浩說道。centerclass="clear">-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