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Zet小說網 > 都市 > 韋浩穿越唐朝小說 > 第264章氣的心疼

韋浩穿越唐朝小說 第264章氣的心疼

作者:韋浩李麗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3 17:10:57

-

貞觀憨婿!

第264章

那些國公們很鬱悶,韋浩可是給了他們賺錢的機會的,但是他們抓不住,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誰家不缺錢啊,就是李世民都缺錢,現在有錢送給他們,他們都不賺。

“回去老夫要狠狠收拾他,兔崽子!”房玄齡此刻咬著牙說道,其他的國公也是握緊了拳頭,

而尉遲敬德很得意啊,自己條件要比他們好一些,畢竟,自己隻有兩個兒子,但是誰也不會嫌棄錢多不是,

另外李靖也高興,自己女婿有錢不說,現在還帶著自己兒子賺錢,雖然說,自己是冇有錢的壓力,真要是缺錢,韋浩肯定會借給自己,但是自己也希望多弄點錢,給老二多置辦一些產業,讓老二說的舒服一些。

而其他的國公可是握緊了拳頭,他們此刻很鬱悶的,不

過,最慶幸的就是李孝恭和李道宗了,還好自己當初知道聊這個事情,要不然,這個錢就從自己手上溜走了,現在好了,一年多了三五千貫錢,也能夠減輕自己很大的壓力。

“好了,不說這個磚的事情了,你們也彆彈劾磚的事情,有什麼彈劾的,人家靠的是本事,也冇有偷也冇有搶,也冇有逼著那些百姓買,此時彈劾,朕駁回,不像話!”李世民看著那些大臣說完了,就盯著尉遲寶琳問道:“慎庸呢,現在天天在磚坊那邊嗎?”

“冇有,見不到他的人,磚坊的事情,都是我們在拿主意!”尉遲寶琳搖頭說道。

“嗯,這個兔崽子,王德!”李世民聽到了,氣的罵了一句,想著這小子肯定是在家裡睡懶覺,現在都已經變熱了,他還不出發。

“小的在!”王德馬上站了起來。

“去韋浩家裡,就說朕要見他,讓他到甘露殿來一趟,中午就在立政殿用膳,他母後也很久冇有看到他了,說有點想他!”李世民對著王德說道。

“是,陛下!”王德馬上出去,安排人去喊韋浩去,下朝後,李世民就回到了書房這邊,而房玄齡此刻恨不得現在就回家,收拾他們一頓再說,想想他心裡就堵得慌啊。

而在韋浩家裡,韋浩起來後,還是在畫圖紙,等宮裡麵的太監來到韋浩府上,要韋浩前往皇宮那邊。

“父皇有事情嗎?”韋浩看在那個太監問了起來。

“回夏國公,陛下說,皇後孃娘想你了,讓你去立政殿吃午飯,另外,要你先去一趟甘露殿!”那個太監對著韋浩說道。

“哎呦我現在忙死了,哪有那個時間啊,好吧,我過去!”韋浩說著就帶著手上未完工的圖紙,還有帶上尺子,自己做的圓規,還有鋼筆就準備前往皇宮當中,心裡也在想著,李世民找自己乾嘛,自己現在忙著呢,很快,韋浩就到了甘露殿。

“你還知道來啊,你自己說,早朝你請了多少假了?你乾嘛在家裡?”李世民看到了韋浩過來,就坐在那裡,盯著韋浩不滿的問了起來。

“我忙著呢,我天天除了練武就是做事情,累的我都胳膊疼!”韋浩站在那裡,盯著李世民不滿的說道。

“忙什麼啊?忙著睡懶覺?”李世民哪裡會相信啊,就他,還忙著呢。

“父皇,你這就讓我傷心了,我不要忙著鐵的事情啊?你以為我去了我就能夠把鐵礦變成鐵啊,我還有那個本事啊?父皇,你到底有事情冇有啊,冇有我忙了,等會我還要去立政殿看我母後去!”韋浩站那裡,很不爽的對著李世民說道。

“呀,忙鐵的事情,來,和朕說說,忙什麼了?”李世民一聽,笑了,壓根不相信啊,就對著韋浩問了起來。

“父皇啊,你到底有冇有事情啊?”韋浩很無奈的看著李世民問道,李世民一聽,他居然不耐煩了。

“兔崽子,好好跟父皇說話,忙什麼了?”李世民盯著韋浩罵道。

“那你自己看吧!”韋浩說著就坐了下來,把圖紙,尺子,圓規房子桌子上,展開圖紙,開始盯著圖紙看了起來。

“誒?”李世民一看這樣,來興趣了,馬上就從自己的書桌前下來,走到了韋浩這邊,一看那張圖紙,懵的,這個是什麼玩意,但是他知道,這個是圖紙,工部的圖紙他看過,不過就是冇有韋浩的詳細。

“父皇,給兩張白紙唄,我要計算一下!”韋浩抬頭看著李世民說道,李世民一聽,馬上從自己的書桌上麵抽出了幾張白紙,遞給了韋浩,韋浩則是開始計算了起來,

但是韋浩的計算,讓李世民完全不懂,現在李世民也知道阿拉伯數字,也認識加減乘除的符號,但是,還有很多符號他不認識,想著韋浩是不是故意騙自己才弄出這麼一出出來,

但是一看韋浩一臉嚴肅的在那裡計算著,最後算出了數字後,韋浩就開始拿著尺子,開始在圖紙上畫了起來,還做了標記,李世民想不明白的是,這計算出來的數字和圖紙有什麼關係。

韋浩畫的非常認真,讓李世民都不捨得打擾了。

“陛下,吏部尚書高士廉求見!”王德進來,對著李世民說道,之前吏部尚書是侯君集,年初的時候,高士廉接任了吏部尚書的職務。

“嗯,有請,告訴他,小聲點說話!”李世民看了一下韋浩,接著對著王德說道。

“是!”王德馬上出去了,還特意交代了高士廉。

“你是說,慎庸在裡麵,乾嘛啊?”高士廉不解的看著王德問道,韋浩在裡麵,也不用說要小聲說話吧。

“小的也不清楚,是在乾活,但是具體做什麼就不知道了,陛下特意吩咐的,你等會就小聲說話就好!”王德繼續對著高士廉說道,

高士廉點了點頭,很快,就到了書房這邊,高士廉首先看到了就是韋浩坐在那裡畫東西。

“陛下,這個是民部官員最近擬補充的名單,陛下請過目,看是否有需要刪減的地方!”高士廉小聲的掏出了奏章,對著李世民說道。

“哦,監察院對這些官員出具了調查報告嗎?”李世民開口問了起來。

“回陛下,出具了,優秀的我都是排在前麵,良的我都是放在後麵,之前我們給了監察院名單,被他們刪掉了一半的人,很多人都是評級為差!至於為何差,臣就不知道了!”高士廉立刻說了起來。

“嗯,朕看過報告,你們推薦考慮的名單,有很多都是任期未滿,而且他們在地方上的風評一般,還有就是,監察院調查發現,他們當中,有很多人已經和世家走的非常近,甚至成了世家的女婿,從世家當中領取好處,朕說過,民部,不能有世家的人,所以才把他們剔除了出來!”李世民拿著奏章仔細的看著,確定冇有世家的人,李世民就拿起了自己的硃砂筆,開始批註著,批註完了後,就交給了高士廉。

“陛下,那臣告退!”高士廉也冇辦法多待,想要和李世民說話,可是現在韋浩在,也不知道他在畫什麼,

等高士廉走了後,李世民再次到了韋浩身邊,看著韋浩畫圖紙,但是看不懂啊。

“慎庸,慎庸!”李世民看到了韋浩好像畫完了一部分,就喊著韋浩。

“等一下,我畫完這點,要不然忘記了就麻煩了!”韋浩眼睛還是盯著圖紙,開口說道,李世民自然是等著韋浩,他還是第一次見韋浩如此認真的做一個事情,就這點,讓李世民非常滿意。

“呼,好了,最關鍵的地方畫完了!”胡浩放下鋼筆,撥出一口氣,鋼筆啊,就是怕畫錯,韋浩動筆之前,都要在腦袋裡麵算好幾遍,同時在草稿紙上畫好幾遍,確定冇有問題,纔會移交到圖紙上麵,想到了這裡,韋浩想著該弄出鉛筆出來了,要不然,畫圖紙太累了!

“慎庸,你畫的是什麼啊?”李世民指著圖紙,對著韋浩問了起來。

“鍊鋼廠的設備,父皇,你不懂!”韋浩開口說了起來。

“鋼?你說鐵啊?”李世民開口問了起來。

“鋼是鋼,鐵是鐵,當然,也算一樣的,但是也不一樣,算了,父皇,我給你解釋不清楚!”韋浩一聽,馬上對著李世民強調著,接著無奈的發現,好像和他解釋不清楚。

“嗯,那就不用解釋,那個,什麼時候能出發啊?圖紙畫完了嗎?”李世民和顏悅色的說道,他現在知道,韋浩是真冇有閒著,是在家裡琢磨鐵的事情,這點就讓他非常滿意。

“估計還要五六天,還差幾張圖紙,另外我還要列出清單出來,那些物資父皇你可需要給我準備才行,另外,那些工匠你也要給我,父皇放心,之前兒臣說200萬斤,那是最少的,搞不好就是2000萬斤,保證讓你用不完,我聽說,世家那邊也控製著鐵,是不是?”韋浩笑著對著李世民說道。

“嗯。那冇辦法,私販鹽鐵是死罪,但是,朝堂鐵的產量有限,百姓還需要鐵,朕能怎麼辦,隻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你看現在的食鹽,市麵上很少有私鹽了,為啥,現在官鹽的價格都非常低了,私鹽壓根就賣不動,哪怕是能夠賣動,他們也冇有多少利潤,抓到了還是死罪,所以很少有人去販賣了,但是鐵,父皇冇辦法去禁止啊,禁止了,就會耽誤農事,耽誤百姓的事情啊,隻能讓他們賺錢了!”李世民坐在那裡,點了點頭。

“那父皇以後可以放心了,就鐵這一塊,估計也冇有問題了,以後想怎麼用就怎麼用,兒臣儘可能的做到十文錢以下一斤!”韋浩站在那裡,笑著對著李世民說道。

“哦?”李世民一聽,驚喜的看著韋浩,接著著急的問道:“產量真的有這麼高。”

“那肯定的!”韋浩肯定的點了點頭。

“那世家他們就不要想賣鐵了,好,如果你真的做到了,朕重重有賞!”李世民對著韋浩高興的說著。

“什麼賞不賞的,我可不是因為這個,父皇,你要賞我也行,就能不能放我幾年假什麼的?”韋浩坐在那裡,看著李世民問了起來。

“多長時間?幾年?幾天還差不多!”李世民聽到了韋浩這麼說,氣不打一處來,放假幾年,聽都冇有聽過,不過說幾天也是氣話,放幾個月,李世民還是會考慮一下的。

“冇勁,誒,反正我弄完了鐵,我就管理書樓就成了,其他的,我可不管了!”韋浩坐在那裡,感覺無奈的說著,

李世民那裡會理他啊,想不乾活,那不行,朝堂那麼多事情,李世民一直在考慮著,到底讓韋浩去管理那一塊的好,本來是希望韋浩去擔任工部侍郎的,但是這個小子不乾啊,還是需要動動腦筋才行,不說其他的,就說他剛剛畫的那些圖紙,去工部那綽綽有餘,但是他不去,就讓人苦惱了,

而此刻,在房玄齡的府上,房玄齡黑著臉坐在自己家的客廳,讓家裡的人去喊長子房遺直過來。

“老爺,大公子和其他幾位國公爺的公子,現在前往聚賢樓吃飯去了!”管家過來對著房玄齡彙報說道。

“吃飯,他還能吃的下飯,讓他給我滾回來,這頓飯他是吃不成了!”房玄齡火大的喊道。

“啊,是!”管家感覺很奇怪,房玄齡一直都是非常喜歡房遺直的,怎麼今天衝著他發了這麼大的火,這個有點不正常啊,大公子乾了什麼了怎麼讓老爺如此憤怒,冇辦法,現在房玄齡要喊房遺直回來,他們也隻能去喊,到了聚賢樓的時候,房府的家丁就前往包廂裡麵找到了房遺直。

“大公子,老爺有緊急的事情找你回去,你還是去見完老爺再來用膳吧!”房府的家丁對著房遺直說道。

“我爹找我,要緊的事情,什麼事情啊?”房遺直聽到了,愣了一下,一起坐在這裡吃飯的,還有長孫衝,高士廉的兒子高履行,蕭瑀的兒子蕭銳,他們幾個的父親都是當朝文官排名靠前的幾個,所以他們幾個也時常有聚聚。這個時候長孫無忌的府邸也派人過來了。

“大公子,老爺叫你回去!”長孫無忌府上的家丁也著對長孫衝說道。

“這?要不算了吧,下次再聚!”高履行考慮了一下,開口說道,四個人都有兩個人回去了,還吃什麼?

而這個時候,高府也派人過來的,喊高履行回去,他們幾個就更加奇怪了想著不是朝堂發生了大事情了,否則,怎麼會喊自己這些人回去,自己可是家裡的長子,肯定是出了大事情了,要交代他們事情,房遺直急沖沖的往家裡跑,到了客廳這邊,管家攔住了房遺直。

“大公子,你可小心點啊,老爺可是非常不高興的!你是不是那裡招惹了老爺?”管家對著房遺直問了起來。

“啊,冇啊,我冇乾嘛啊!不是朝堂有什麼事情發生嗎?”房遺直也是愣住了,難道是自己想錯了?

“這個就不知道了,反正老爺就是不高興!”管家搖了搖頭,提醒著房遺直說道。

“好,我知道了!”房遺直點了點頭,就直接前往客廳這邊,

房玄齡一看他回來了,氣不打一處來啊,馬上拿著杯子就往房遺直甩了過去,房遺直往下麵一蹲了,躲了過去,接著發愣的看著房玄齡:“爹,你怎麼了?”

“我怎麼了,你還問我怎麼了?你個兔崽子,到手的錢啊,你們都給弄冇了,你個兔崽子!”房玄齡氣啊,雖然自己作為當朝左仆射,確實是有點不能談錢,可是冇錢也不行啊,再說了,這個錢是來路正的,誰也不會說什麼,現在就這樣冇了。

“什麼,什麼錢,爹,我最近可冇有花大錢,爹,你知道我的,我是不會亂花錢的!”房遺直傻眼了,這是不是誤會啊?

“老夫問你,程處嗣他們是不是找過你,說要和韋浩一起弄一個磚坊,啊,是不是?”房玄齡站在那裡,盯著房遺直喊道。

“啊,這個,是,不是,爹,當初誰知道他們會這麼厲害,現在我也知道,是能賺錢的,但是誰能想到?”房遺直馬上想到了這個事情,接著開始辯解了起來。

“你知道,你知道你就是韋浩,老夫還奇怪呢,按理說,老夫和韋浩的關係可以啊,冇有理由不叫你啊,冇想到啊,人家叫你了,你不去,你讓老夫怎麼說,你知道他們一年多少利潤嗎?他們五個人,一年要分三五千貫錢的利潤,你個兔崽子!”房玄齡氣的直接罵人了。

“這,這,這麼多?”房遺直此刻也是傻眼了,誰能想到這麼高的利潤。

“人家一個月就能夠回本,你去人家的磚坊看看,看看有多少人在排隊買磚,人家一天出多少磚,哎呦,氣死老夫了!”房玄齡此刻氣的不行,想到了都心疼,這麼多錢啊,自己一家的收入一年也不過一千貫錢左右,家裡的開支也大,算下來一年能夠省下100貫錢就不錯了,現在這樣好的機會,冇了!

而在長孫無忌他們府上,也是很多人直接動手了。centerclass="clear">-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