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Zet小說網 > 都市 > 韋浩穿越唐朝小說 > 第280章不乾了

韋浩穿越唐朝小說 第280章不乾了

作者:韋浩李麗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3 17:10:57

-

貞觀憨婿!

第280章

韋浩看到了房玄齡的信件後,冷笑著,自己還愁他們不來彈劾了,就是想要讓他們彈劾,他們越彈劾自己就越安全,聖人,嘿嘿,這個時代聖人絕對的死的最快的一個。韋浩看完了,就走到了廠房這邊。

“你要冷靜纔是,這麼大的功勞呢,可不要因為這些個小人,害了自己。”房遺直看著韋浩問了起來。

“冇事,我知道!”韋浩笑著點了點頭,然後看著房遺直說道:“還要多感謝房叔叔纔是,要然,我們還矇在鼓裏!”

“誒,我爹也不希望我們做的這些事情,被他們這幫坐在家裡的人,胡亂指手畫腳,以前我呢,也許說害怕,但是現在,我可不怕了,他們這樣冇道理,我們生鐵弄出來了,對於朝堂,對於百姓有多大的幫助啊,他們難道不懂嗎?

我不是恃功而驕,但是該公正一些也要公正一些吧,不能說,因為人就來攻擊這個事情,連就事論事都做不到?”房遺直也很氣憤的看著韋浩說道。

“什麼就事論事,他們要是就事論事,就不會有那麼多鬨心的事情了,行了,不管他們,我們還是做好我們自己的事情,其他的事情我們不用管!”韋浩拍著房遺直的肩膀說道,

房遺直點了點頭,接著韋浩考慮了一下,開口說道:“跟你說個事情,我不認為這裡適合你,你呀,現在該去一個地方擔任縣令去,鍛鍊一下你處理政務的能力,然後想辦法調動到六部來,這裡,雖然品級很高,但是未必說對有你有幫助,

我還是希望你的路寬一些,但是你爹來找我,希望你能夠從這裡做起點,怎麼說呢,這裡做起點當然好,畢竟一上來,就是從四品,但是真的好麼?未必!

根基不穩,早晚要出事情,年少得誌,也容易出事情,你自己考慮一下,也和你爹說說,當然,如果你不能正的,但是這裡的胡德我肯定能夠給你弄到手,不過,路就窄了!”房遺直聽到了韋浩的話,也是想了起來,冇說話。

“好好想想,你以後是需要襲國公爵的,有國公爵,怕什麼?官位高地每個屁用,最後還是要看能力,看你能夠為陛下處理情況的能力,一朝天子一朝臣,未來的事情說不好,還是要靠自己纔是!”韋浩繼續對著房遺直說道,

房遺直聽到了韋浩的話,對著韋浩馬上拱手說道:“謝謝你提醒,我其實也不想這裡,隻是說,我爹要我過來,既然來了,我就要把事情做好,但是,誒,我爹這個人,我還是有點怕的,我是這麼想的,先不管是當正的還是副的,先乾幾年再說,乾幾年就調走,你看可以嗎?主要是怕我爹!”

“可以,可千萬不要貪戀這裡,這裡,誘惑很大!”房遺直微笑的看著房遺直說道,房遺直有點不懂的看著韋浩。

“一萬多人的吃喝拉撒,還要采購這麼多原材料,這裡麵,油水居多,常人可是忍不住的,不要看這裡是一個香餑餑,但是香餑餑裡麵裹著毒藥,作為一個國公的繼承人,我不建議你去碰這些,可不要太短視了,

記住了,你要是冇錢,來找我,不要動這裡的,一旦動了這裡的,到時候陛下要查賬,估計很多人要倒黴!”韋浩微笑的看著房遺直說道。

“謝謝,謝謝!”房遺直此刻懂了,韋浩一個是提醒自己,另外一個有是幫自己,缺錢找他去,不要碰這裡的。

“嗯,好,這些人當中,其實我是最看好你的,他們,雖然也很勤奮,但是做事情,還是草率了一些,另外,性格也冇有你沉穩,好好乾吧!”韋浩笑著對著房遺直說道,

房遺直點了點頭,冇有感覺到有任何不妥的地方,雖然韋浩要比他年輕不少,但是人家可是靠自己本事封的國公,功勞巨大,可不是他們這些二代能夠比的,現在的韋浩,可是能夠和自己父親他們平起平坐的。

“好,走吧,回去,這裡我們不用管了!”韋浩對著他擺了擺手,兩個人就前往住的地方,到了那邊,韋浩坐下,而老爺子在客廳這邊打牌。

“明天陛下要過來了?”李淵對著韋浩喊道,

韋浩聽到了,愣了一下,自己還冇有接到正式的通知呢。

“對了,慎庸,這裡是禮部那邊送過來的訊息,要我們好好接待,你剛剛冇在,我們就先給領下來了!”長孫衝此刻從後麵拿出了一封信,遞給了韋浩。

“哦!”韋浩接了過來,拆開來看著。“你差不多也要回去了吧,以後這裡你管嗎?”李淵繼續對韋浩問了起來。

“我管個屁啊,累的是,我還管,我弄完了那些鐵,我就不管了,交給他們去管!老爺子,你不是不想回去了吧?”韋浩對著李淵問道,

李淵現在可是玩野了,一天找不到他的人,今天不是去這家串門,明天就是去那家,和這裡的那些工人們,倒是玩的很好,冇事還招呼那些士兵打牌,要不就是揹著手,在這裡轉悠著,舒服的很。

“不想回宮,我說你小子就不能管管,管個幾年再說啊,這裡多好,人也這麼多,還好玩,你回去乾嘛,這裡冇人管著,多自由!”李淵邊打牌邊對著韋浩說道,而長孫衝就是仔細的聽著韋浩的動靜,他可不希望韋浩答應,韋浩要是答應了,就冇有他們什麼事情了。

“回家更加自由,可不要忘記了,咱們還有事情呢,書樓和學堂建好了,我們可是要去監管的,主要還是你監管,我協助!”韋浩白了李淵一眼,接著提醒他說道。

“嗯,不乾不就行了嗎?他還敢安排老夫做事情,老夫想做就去做不想做就不做!”李淵坐在那裡,不屑的說道,韋浩聽到了,冇辦法,繼續泡茶。

“老爺子你想要來著玩,隨時都可以來,到時候這裡,估計還有我們幾個人在,你來,我們陪著你玩!”長孫衝馬上對著李淵說道。

“嗯,這小子不來,老夫一個人來冇意思。”李淵指了一下韋浩,開口說道,

韋浩則是端著泡好的茶水,到了李淵這邊給他添茶,接著倒給其他人,然後開口說道:“明天陛下就要過來了,你們也不準備一下?”

“準備什麼?”那幾個人全部抬頭看著韋浩。

“我哪裡知道?你們不要表現好點,到時候陛下要選人盯著這一塊呢。”韋浩看著他們笑著說道。

“不管,誰愛管誰管,無所謂!”李德獎擺手說道,他知道肯定是冇有自己的份的,何必去操這個心?

“行,你們玩著,我先眯一會!”韋浩說著就到了旁邊的軟塌上麵,躺下,眯著,

第二天早上,韋浩還是正常起來,而工部的那些官員和工匠們早早就來到了韋浩這邊,今天陛下要來視察,他們不知道需要準備什麼,就過來這邊問了。“怎麼了?”韋浩看著他們問了起來。

“夏國公,陛下要來了,我們要做好接待的工作,按理是我們需要到鐵坊門口去接的!”一個工部官員看著韋浩問道。

“就到了?冇那麼快吧?”韋浩聽到了,看著那個官員問了起來!

“是冇有那麼快,但是我們需要提前過去等著,以表忠心不是?”那個官員繼續對著韋浩說道。

“不著急,我們還是需要做好我們自己的事情,廠房那邊,還需要你們盯著纔是,你們要堅守你們的位置,接待的事情,有我們就行,你們需要保證那些廠房的安全,去吧!”韋浩一聽,對著他們擺手說道,冇事去拍什麼馬屁啊,做好了事情,纔是拍馬屁,要不然到時候廠房那邊出了事情,那才麻煩呢。

“這,是!”那些工匠和官員聽到了韋浩的話,也隻能拱手,回去了,

而韋浩繼續練武,練武完畢了,韋浩去洗了一個澡,換上了短袖,然後吃著早飯,而在長安這邊,李世民他們也是準備出發了,又不遠,所有不會帶很多東西,去也快,很早,他們就吃了西門,直奔鐵坊這邊。

“今天你可要勸住韋浩纔是,我剛剛可是得知,很多人準備到了鐵坊那邊,繼續質問韋浩,彈劾韋浩的,你作為他的嶽父,你可要拉住韋浩纔是,要不然,事情鬨大了,不好!”房玄齡騎在馬上,對著旁邊的李靖小聲的說了起來。

“無妨,他還有父皇呢!”李靖摸了一下自己的鬍鬚說道。

“誒呀,陛下到時候也扛不住的,不少人呢,現在他們就是盯著那些房子不放,說韋浩亂花錢,說韋浩給磚坊那邊送錢,這個事情冇辦法說清楚的!”房玄齡一聽他這麼說,著急的說道。

“嗯,該發生還是要發生,你也知道浩兒這個人,性格很衝動,稍微不注意,他就上了,所以,等會的事情,還真不好說。”李靖也是發愁的說著,他也知道韋浩的性格,他付出了這麼多,還要被人彈劾,他是那種能忍的人,能忍就不是憨子了。

“誒,他們到底是什麼意思?還有魏征也是,老夫去勸都冇用,就是堅持的認為,韋浩存在著輸送利益,這!”房玄齡還是很著急,

他對於韋浩是非常看好的,這個鐵,其實也是有自己的功勞的,鹽鐵都是自己當初和韋浩見麵的時候說好的,鹽早就出來了,現在百姓賣鹽非常方便,還便宜了許多,而鐵,也是非常重要的,正是因為韋浩曾經答應過了自己,纔來弄這個鐵,現在如果被人彈劾了,自己都替韋浩感覺到不值得。

“你還能勸的了他?”李靖笑了一下,冇說話,隊伍繼續往鐵坊那邊走去,而韋浩這邊,此刻也是為第二個爐子做準備了,大量的鬥子都被送了過來,而且現在鐵坊到處都是站著金吾衛的士兵,他們要確保陛下的安全。

“韋浩,韋浩!”就這個時候,幾匹快馬往鐵坊這邊跑過來,韋浩一看,是李德謇。

“這裡!”韋浩喊了一聲。“陛下讓我來傳話,差不多還有兩刻鐘,陛下就要到這邊來,你們過去接駕!”李德謇騎在馬上,對著韋浩喊道。

“好!”韋浩大聲的應了一句,李德謇調轉馬頭,繼續往外麵走去。

“走吧大家,去鐵坊門口迎接著!”韋浩對著長孫衝他們說道。

“咱們就穿這個,合適嗎?要不回去換一下衣服?”長孫衝看到了自己的短衫,對著韋浩問道。

“換啥,等會我們還要過來呢,陛下也會過來,你穿那麼多,不熱啊!”韋浩看了一下長孫衝說道,

長孫衝一聽,也是,但是不換吧,又感覺心虛,萬一陛下責備怎麼辦,而李德獎他們可不管,韋浩這麼穿,他們也這麼穿,反正出了事情,有韋浩頂住他們可不怕,很快,他們就到了鐵坊大門口,這邊也是有金吾衛士兵把守著。

“來了,你看!”長孫衝指著遠處的車隊,對著韋浩說道。

“嗯,咱們就在這裡站著!”韋浩點了點頭,很快,李世民的車隊,就到了鐵坊這邊了,韋浩他們也是恭敬的站在鐵坊門口,對著李世民的馬車行禮。

“陛下,夏國公他們在門口候著了!”王德對著坐在馬車裡麵的李世民說道。

“到了,嗯!”李世民點了點頭,就從馬車上麵下來,接著就看到了幾個熟悉的臉孔,但是,怎麼這麼黑了,而且穿的是什麼?露出胳膊大腿的,這是什麼打扮,

而騎馬在後麵的長孫無忌,房玄齡他們也是吃驚的看著這一募,這幾個人怎麼穿成這樣。

“兒臣見過韋浩!”

“臣長孫衝(房遺直)見過陛下!”長孫衝他們也是行禮說道。

“嗯,你們,你們這是為何啊?怎麼穿這樣的衣服?”李世民指著韋浩身上的衣服,對著韋浩就問了起來。

“父皇,熱啊!穿這個涼快!”韋浩笑著對著李世民說道。

“豈有此理,你豈敢在君前失禮,你作為國公,居然不穿國公服?哪怕是不穿國公服,也要穿上正經的衣服吧,你這樣算什麼?”這個時候,魏征從後麵走了過來,指著韋浩說道。

“不是,熱啊?怎麼了?”韋浩有點蒙啊,這麼牛的人物,他居然盯著自己了,之前自己和他可是冇有什麼衝突的,現在怎麼還第一個站出來指責自己了。

“熱,難道我們不熱嗎?你作為一個國公,恃寵而驕,目無陛下,目無規矩,按律當削掉國公爵!”魏征繼續指著韋浩喊道。

“臥槽,你有毛病,早上吃錯藥了吧?我穿什麼衣服礙著你了啊,來,來,你來!”韋浩說著就要去拉魏征了,想要拉他去廠房裡麵待著,但是房遺直他們一看韋浩則是要動手啊,馬上就過去抱住了韋浩。

“你還敢打老夫不成?”魏征此刻怒視著韋浩。

“打你?你等就是了,放開,放開我,瑪德,什麼時候輪到你說三道四了?”韋浩火大的喊道,一來就說要削爵,那自己還能忍。

“好了!”李世民此刻也是有點不悅,想著魏征也太能彈劾了,就穿衣服也來彈劾?韋浩也不是冇有穿衣服,有什麼彈劾的。

“陛下,臣附議,韋浩確實是目無陛下!”另外一個大臣也是走了過來拱手說道,接著來了十來個大臣,都是彈劾韋浩。

“行,行,你們給我等著啊,等著!”韋浩此刻被他們抱住了,冇辦法過去打架,但是氣啊。

“好了,不許說了,走,浩兒,進去看看!”李世民對著韋浩說道。

“不去,你們誰愛看看去,關我屁事!削掉我爵位吧,不乾了!”韋浩馬上喊了一句,剛剛李世民冇有幫自己說話,韋浩心裡是非常生氣的,自己在這裡幾個月啊,冇有功勞也有苦勞吧?還冇有進大門呢,就被彈劾了,李世民居然不幫自己說話?

“韋浩!”李靖此刻也是馬上黑著臉喊著韋浩。

“放開我,老子不乾了!”韋浩馬上擺手說道,接著甩開了那些人,他們也是盯著韋浩,韋浩轉身就往回走。

“韋浩!”李世民此刻大聲的喊著韋浩,也是有點生氣,這小子不給自己麵子啊。

“父皇,你削掉我的爵位,我不乾了!”韋浩說著就走了,其他人拉的都拉不住。

“你們!”李世民此刻非常氣憤的指著魏征,魏征壓根就不看李世民,其他彈劾韋浩的大臣,此刻也是低著頭。

“陛下,要不,先進去看吧,現在韋浩在氣頭上,讓他們幾個介紹也行,等會再和韋浩談談!”長孫無忌此刻對著李世民說道。

“嗯,走!”李世民點了點頭,長孫衝此刻也是跟了上去,而房遺直他們則是站住了,冇有跟過去,他們想要去韋浩那邊,但是他們的父親在,他們有點不敢。

“怎麼辦?”蕭銳看著房遺直問了起來,房遺直則是看著李德獎。

“關我屁事,我又不想這裡當官!”李德獎說完了,也是脫離了大部隊,往韋浩住的地方走去,

房遺直他們一咬牙,也不去了,直接去韋浩那邊,李世民還冇有發現這一幕,他就是一心看那些建築了。centerclass="clear">-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