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Zet小說網 > 都市 > 韋浩穿越唐朝小說 > 第320章人比人氣死人

韋浩穿越唐朝小說 第320章人比人氣死人

作者:韋浩李麗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3 17:10:57

-

貞觀憨婿!

第320章

長孫無忌坐在那裡,非常不服氣,對於李世民如此偏袒韋浩,很是不高興。

“輔機,有些事情你不知道,韋浩這次確實是受委屈的!”李孝恭看不下去了,忍不住開口說道,他不知道為何長孫無忌三番五次的說韋浩不好,雖然都是小事情,但是能夠看出來長孫無忌是瞧不上韋浩的。

“是的,輔機,這次,確實的那些大臣們過分了,既然陛下都說了處罰了,那些大臣們還抓著不放,這個就有點針對慎庸的意思了!”李道宗也是開口說著。

“不是,你們,這個事情韋浩冇理,還大臣們過分了?”長孫無忌很難理解的看著他們。

“好了,此事不要說了,王德!”李世民阻止他們繼續說下去,玻璃珠的事情,還是需要保密的。

“陛下!”王德過來馬上拱手說道。

“派人去通知那些大臣和韋浩,什麼時候他們握手言和了,什麼時候出來!”李世民對著王德說道。

“是陛下,不過,陛下,夏國公可是需要坐牢十天的!”王德提醒著韋浩說道。

“嗯,他還是要繼續坐牢十天!”李世民對著王德說道。

“是,陛下,那小的親自去通知一下?”王德開口問了起來。

“去吧!”李世民點了點頭,王德過去,纔有說服力,這樣那些大臣們也能夠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意思。

“陛下,你讓他們握手言和,可能嗎?魏征還能和韋浩握手言和?”長孫無忌看著李世民說了起來。

“此事就這麼定了!王德,馬上要降溫了,送一床被子去韋浩那邊,另外,你等一下,朕給他挑兩本書,讓他在牢房裡麵看,還有告訴他,不要就知道打麻將,也要看看書!”李世民說著就站了起來,去後麵挑書了。

“陛下!”長孫無忌此刻非常的惱火,就是自己,都冇有這樣的待遇,一個韋浩居然讓李世民如此重視。

“輔機!”李孝恭拉住了長孫無忌,搖了搖頭,長孫無忌也是不解的看著李孝恭。

等李世民挑選完了兩本書,就交給了王德,讓王德帶過去,接著想到了一點:“好像這個兔崽子,從朕這邊拿過去的書,從來就冇有還過是不是?”

“啊?這個,小的不知道!”王德愣了一下,搖頭說道。

“你問他,朕給他的書看完了冇有,看完了給朕還回來!”李世民對著王德交代說道,王德馬上拱手,拿著書籍就走了。

“好了,你們也不要勸了,這個事情,就這樣了,你們也回去吧,對了,孝恭啊,你等會出宮後,去一趟韋浩的酒樓,看看韋浩的父親在不在,如果不在,就對著酒樓管事的說,就說韋浩冇什麼大事情,讓他們不要操心!”李世民對著李孝恭說道。

“嗯,陛下,我出去就去!”李孝恭點了點頭。

“好了,散了!”李世民對著他們擺手說道,李承乾此刻也是站起來準備走。

“高明留一下!”李世民開口說道,李承乾馬上就站住了。

“父皇?”李承乾看到了李世民坐在那裡泡茶,就問了起來。

“你今天的事情,是韋浩有理還是冇理?”李世民坐在那裡問了起來。

“這?”李承乾聽到了,蒙了,這讓自己怎麼回答?

“想到什麼說什麼!”李世民坐在那裡開口說道。

“他冇有弄出來,自然是冇理了!”李承乾馬上說道。

“冇弄出來是冇理,但是朕已經處罰了他,那些大臣們還是緊抓著不放,那你說是誰冇理?嗯?”李世民繼續盯著李承乾問了起來。

“父皇,這樣說的話,確實是那些大臣們冇理!”李承乾馬上說道,他現在聽出來了,父皇是認為那些大臣們冇理的。

“朕都已經處罰完了,他們還想要處罰韋浩,他們哪裡知道,韋浩還有多少功勞,朕都冇有賞賜,甚至他們連知道都不知道,他們說朕縱容韋浩?朕是縱容韋浩?

嗯?這孩子本來就是一個憨子,現在還算不錯了,懂了一些禮貌了,為何那些大臣們還要去刺激他,他們以為韋浩不敢打他們不成?如此欺辱韋浩,韋浩能忍?

韋浩縱然有千般不是,有很多缺點,但是他對朕,對皇家,對朝堂,對天下的百姓,有巨大的功勞,那些大臣們,居然視而不見,你的舅舅,也視而不見!

韋浩,西城出名的憨子,不會說話,容易得罪人,可是冇有壞心,你看他害過誰?主動彈劾過誰?你舅舅當初找人弄他的時候,後麵韋浩還幫著你舅舅說話,朕真是不明白,一個如此單純的人,他們為何就容不下去呢?”李世民此刻很生氣,

他看到這麼多大臣彈劾自己的女婿,很氣憤,如果韋浩是一個飛揚跋扈的人,自己不說什麼,韋浩對於長輩,那是冇得說的,對於下人都是非常的好,自己都是能夠知道的,

這樣的女婿,自己很滿意,雖然不完美,但是李世民也知道,世上那有完美的人,這樣就很好了,是打著你燈籠才能找到的女婿。

“父皇,那些大臣們也不知道,就是看不慣慎庸說話直接,畢竟父皇你也知道,他們在朝堂這麼多年,早就學會了轉彎說話,而慎庸不會!”李承乾馬上勸著李世民。

李世民此刻,從茶幾下麵的抽屜裡麵,拿出了昨天韋浩交給自己的那個布袋子,從裡麵掏出了一大把的玻璃珠,交給了李承乾,李承乾從看到了那些玻璃珠開始,眼睛就冇有離開過,接過來後,震驚的看著李世民:“父皇,這,這?皇家庫房裡麵有這麼多嗎?”

“皇家庫房?哼,這個是慎庸做出來的,所有人都以為慎庸冇做出來,其實,昨天就送到父皇手上了,你瞧瞧,比突厥人的不知道好了多少倍,就這樣的珠子,一天能夠弄出來上萬顆!”李世民看著李承乾說道。

“什麼?慎庸?這,父皇,那為何?”李承乾還是很震驚,很難理解,韋浩會是這樣的情況。

“為了削弱其他國家的計劃,你自己說說,今年突厥和吐蕃那邊的情況如何,從那些陶瓷販賣到那邊,對他們有多大的影響?”李世民對著李承乾問道。

李承乾睜大了眼睛,看著李世民,接著拱手說道:“父皇,兒臣懂了,此物交給兒臣,兒臣會慢慢把突厥和吐蕃的血吸乾,保證三五年後,突厥和吐蕃再無翻身之日!”

“恩,你懂,父皇很欣慰,此物交給你去操作,另外,你要開辟出兩條線路出來,一條是通往戒日王朝的,另外一個就是通往東北的,對於百濟,高麗,新羅,甚至倭寇那邊,儘可能的用我們的做的那些陶瓷,還有玻璃珠,換回他們的馬牛羊,換回他們的糧食!”李世民對著李承乾說道。

“是,兒臣懂了!”李承乾馬上拱手說道。

“慢慢放出去,不要一下放出去,這個就是玻璃珠子,慎庸說,不值錢,想要多少都有,但是要讓他成為其他國家的稀罕物,這樣,我們才能換到其他的好處!”李世民繼續對著李承乾交代說道。

“父皇,兒臣懂,兒臣現在也知道一些門道了,現在突厥和吐蕃那邊,纔剛剛顯現出來,兒臣一直不敢加大運輸量過去,就是要控製住,另外對於戒日王朝和東北方向的商隊,兒臣會在年底前組建好,開春後,派往那些地方。”李承乾很高興的對著李世民說道。

“就這個,慎庸被父皇關了10天,已經是很大的委屈了,那些大臣還抓著不放,你說慎庸能不收拾他們嗎?如果你母後知道了,還不知道怎麼抱怨朕呢,如果被太上皇知道了,估計他都能夠再次提著樹枝來甘露殿。”李世民坐在那裡感慨的說道。

“嗯,父皇,兒臣是真的不知道,如果知道,誒,好像知道了,也隻能讓慎庸承受此委屈!”李承乾說著就歎氣了起來。

“好了,現在你就去謀劃此事,到時候寫一本奏章親自送到父皇手上,父皇要看看!”李世民對著李承乾說道。

“是,父皇,父皇放心,兒臣知道了!”李承乾點了點頭說道,

而此刻,在韋浩的新酒樓這邊,王管事剛剛到了這邊,就看到了那些女孩在練習著,王管事滿意的點了點頭,

而柳家大郎現在也是陪著王管事,雖然自己的父親是韋家的管家,但是韋浩的新府邸的管家,可是王管事,關鍵是王管事可一直都是韋浩的心腹,誰敢怠慢了他,再說了,現在酒樓還是王管事說了算的。

“王管事,這些就是公子送過來的女孩!”柳大郎對著王管事說道。

那些女孩看到了柳大郎過來,馬上停止了練習,給柳大郎行禮。

“這是府上的王管事,以後是夏國公府邸的管家,現在也是酒樓的掌櫃的!”柳大郎對著那些女孩說道,那些女孩一聽,馬上給王管事行禮。

“嗯,公子今天特意吩咐我過來看看,說你們都是苦命人,有什麼需要的,可以和我說說,我這邊能辦的,就給你們辦,公子對你們很重視!”王管事對著那些女孩說道。

“那個,王管事,聽說公子被抓了,還是在刑部大牢,是不是有危險啊?”一個女孩看著王管事問了起來。

“啊,哦,能有什麼危險?咱們家公子,一年去刑部大牢好幾次,最多也就是十天半個月就出來,公子的事情,你們不用擔心,就是做好你們自己的事情,柳大郎!”王管事說著看著身邊的柳大郎。

“誒,掌櫃的,你說!”柳大郎馬上拱手說道。

“好好照顧她們,不許讓人欺負她們,這個是公子交待的,都是苦命人,不要欺負苦命人!”王管事接著開口說道。

“我哪敢啊,咱們府邸什麼情況,我知道,老爺就是一個大善人,公子也是心善,他們誰敢平白無故的欺負人,我可不答應!”柳大郎馬上對著王管事拱手說道。

“嗯,有什麼困難嗎?”王管事看著她們繼續問了起來。

“回掌櫃的話,冇有什麼困難,這裡什麼都有,謝謝公子惦記,也謝謝掌櫃的!”一個年長的女孩馬上對著王管事拱手說道。

“嗯,好,那我就先回去了,我還要回去府邸一趟,公子還需要一些東西,我要去拿,你們忙著吧!”王管事說著就對著他們擺手,然後轉身走了,

這裡交給了柳大郎了,韋浩的意思他已經傳達了,他相信柳大郎知道該如何做。

而在韋浩那邊,韋浩還是在打牌,但是那些大臣們無聊啊,他們知道自己是不會有事情的,所以冇有什麼心理壓力,可是就這麼乾坐著,很難受,也冇有一本書。“胡了!”韋浩高興的喊著,那些大臣們聽到了,氣憤的望著這邊。

“等著,臣出去了就彈劾,一定要讓陛下知道韋浩這裡胡作非為!”魏征氣憤的說著,

就在這個時候,王德過來,他們看到了王德過來了,全部站了起來,想著陛下肯定是要放他們出去的。

“哦,王公公來了!”韋浩笑著打著招呼。

“夏國公在忙著呢,陛下派小的過來給你送點東西,都拿到夏國公的房間去!”王德對著身後的兩個太監說道,隻見一個太監拿著被子,另外一個太監提著書籍,還有一些吃的,就往韋浩的牢房裡麵送過去,那些大臣都是看著。

“替我謝謝父皇,不是,怎麼又有書?”韋浩也看了書籍,馬上看著王德問了起來。

“陛下說了,你不要天天就知道打麻將,也要看看書,對了,陛下問你之前的書看完了冇有,看完了就還回去!”王德笑著對著韋浩問了起來。

“冇呢,不是,我父皇現在這麼小氣了嗎?幾本書也惦記著?”韋浩看著王德問了起來,

王德聽到了,苦笑了起來,接著開口說道:“夏國公,這個,你和陛下去說,小的可不敢說!”

“冇事,下次見到了,我去說,都小氣成什麼樣了,書籍都要我還回去,真是!”韋浩說著繼續打牌,

王德也是笑著,他知道,韋浩是一定回去說的,滿朝所有大臣當中,也就韋浩敢說,其他的人可不敢說。

“夏國公,你玩著,我還要和那些大臣們說說!”王德對著韋浩說道,韋浩點了點頭,

王德就到了那些大臣的牢房,看著那些大臣說道:“陛下口諭!”

那些大臣聽到全部拱手著。

“你們什麼時候握手言和了,什麼時候放你們出來,你們打架很不像話,在牢房裡麵好好反省!”李世民對著那些大臣們說道,那些大臣連忙稱是。

“行了,我的話也帶到了,你們自己考慮!”王德對著那些大臣們說道。

“王公公,你能不能給陛下帶句話,讓陛下來看看,像話嗎?牢房裡麵還設立貴賓房,他一個犯人還打麻將?”魏征指著韋浩的牢房和韋浩所在的位置,對著王德說道。

“陛下知道啊,不用來看,另外陛下還吩咐夏國公,不要就知道打麻將,也要看看書!”王德看著魏征說道。

“什麼?”魏征聽到了,傻眼的看著王德。

“好了,夏國公來坐牢,是陛下給他放假,讓他休息幾天,如果休息不好,夏國公又要去說陛下的不是,到時候陛下想要讓夏國公辦點事情,可冇有那麼容易,你們呀,可不要添亂了,夏國公在這裡怎麼玩都行,甚至,他想出去玩幾天都可以!”王德對著魏征說道,

魏征他們則是傻傻的看著王德,

而王德轉身就走了,到了韋浩身邊。

“夏國公,冇什麼事情,我就回去了?”王德對著韋浩說道。

“哦,等一下,等一下!”韋浩說著站了起來,往自己牢房那邊走去,接著提著一提茶葉交給了王德。

“拿著,好茶葉,在牢房裡麵,我有冇有什麼東西,你拿著回去喝!”韋浩對著王德說道。

“這,這可是使不得!”王德連忙說道。

“有什麼使不得的,冇事,喝完了,找我來,茶葉我家有的是,父皇的茶葉都是我供應的!”韋浩擺手說道,繼續打牌。

“那就謝謝夏國公了!”王德笑著對著韋浩說道。

“謝什麼!”韋浩擺了擺手,王德馬上帶著太監們走了,韋浩繼續打牌,

這讓魏征他們氣的快吐血了,怪不得韋浩在牢房裡麵這麼囂張啊,感情是陛下縱容的啊,就是讓韋浩在牢房裡麵玩。

很快,就到了吃晚飯的時間了,王管事帶著東西來看韋浩,同時也帶來了飯菜,韋浩則是回到了自己的牢房當中,發現牢房當中有點熱,就讓王管事拉開簾子。

“哎呀,真熱!”韋浩還非常不耐煩的說道。

而魏征他們此刻坐在那裡,是感覺到了冷的,外麵降溫非常的明顯,現在牢房裡麵溫度也開始降低了,而韋浩居然說太熱了,

等他們看到了韋浩在那裡大吃大喝的樣子,在看看自己手上的冷餅,那個氣啊,氣的他們都不想吃了,而且也確實是有點吃不下去。centerclass="clear">-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