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Zet小說網 > 都市 > 韋浩穿越唐朝小說 > 第369章不爽的侯君集

韋浩穿越唐朝小說 第369章不爽的侯君集

作者:韋浩李麗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3 17:10:57

-

貞觀憨婿!

第369章

侯君集說算自己一個,李世民聽到了,心裡有點不快,不過冇有表現出來,今天本來就是要韋浩去打架的,而且還要讓韋浩去西城打架,這樣西城那邊的百姓都能夠知道怎麼回事,讓天下的百姓去討論怎麼回事,不過,讓李世民放心點的是,其他的武將冇有參與。

“行,西城門見,我還不相信了,收拾不了你們,一起上吧,反正這件事,就這麼定了,我自己的工坊,我說了算,我就不給民部,你們來打我吧!”韋浩站在那裡,一臉鄙視的看著他們說道,

那些大臣聽到了,更加生氣了,有的就要開始擼袖子了。

“乾嘛,乾嘛,現在在這裡打嗎?不是我鄙視你們,如果不是父皇在,在這裡,我也能夠收拾你們!”韋浩看著那幾個擼袖子的大臣說道。

“韋慎庸,老夫就不明白,你說交給民部,天下財富儘收民部?可有什麼憑據,冇有憑據,你為何要這麼說?”戴胄盯著韋浩,非常憤怒的說道。

“怎麼冇有憑據?你就說民部說控製的那些工坊吧,每年損耗多少?你去查過冇有?還有,民部如果收了那些錢,加上你們這麼損耗,到時候交給民部的錢是不夠的,怎麼辦?

你們肯定會想辦法把那些本屬於民間的工坊,全部收上來,到時候天下的工坊都屬於民部實際上都屬於你們個人因為是要靠你們民部的官員去管理那些工坊的,最現實的例子就是,之前民部控製的那些錢財為何會流入到那些世家官員的手上為何?你來給我解釋一下?”韋浩站在那裡,也盯著戴胄質問著,戴胄被問的一下說不出話來。

“之前你也是尚書呢?你一心為公但是下麵那些官員呢他們還能一心為公嗎?不一樣在你眼皮子底下弄錢!

再說了十年之後你未必是尚書但是在民部的那些年輕官員,他們正當大任,他們看到了民部有這麼多錢,誰不動心?嗯,我韋慎庸窮的時候看到了彆人賺1000貫錢眼紅的不行!”韋浩繼續質問著戴胄

戴胄也是一時不知道怎麼說。

“現在不是有監察院嗎?監察院監督百官如果他們貪腐,監察院可以拿下,這個不是你不給民部的理由!”長孫無忌此刻站了起來對著韋浩說道。

“監察院?哈,監察院隻是監察百官,他們還會去監察那些官員的家屬不成,你現在去查一下鐵坊那邊,鐵坊交給了工部,就是要少一成,為何少一成,這個可是鐵,不是沙子,不是糧食,鐵都是幾十斤一塊呢,那些鐵到哪裡去了?”韋浩站在那裡,質問著工部尚書段綸說道。

“什麼?”李靖他們聽到了,吃驚的看著韋浩這邊。

“父皇,這就是朝堂控製的工坊,還有,食鹽工坊那邊,也要少一成,父皇,你算過冇有,那個一成可是銷售額的一成,如果嚴格算起來,那是十幾萬貫錢,甚至幾十萬貫錢,哪裡去了,兒臣不是說不允許損耗,損耗是要看東西,食鹽損耗半成,我能夠接受,鐵,父皇,你說鐵怎麼少?還少了一成!這不是雁過拔毛麼?”韋浩坐在那裡,繼續對著李世民他們說道。

“還有這樣的事情?”李世民聽到了,也很震驚,接著看著李孝恭:“孝恭,此事可是屬實?”

“回陛下,臣還不知道,這個需要臣去查!”李孝恭馬上站了起來,對著李世民說道,

李世民點了點頭,開口說道:“給朕嚴查!”

“是陛下!”李孝恭點了點頭。

“你們說要我交給民部。我敢給嗎?如果交給天下百姓,朝堂每年還能收稅100多萬貫錢,如果交給你們民部,不用三五年,這些工坊就要黃了,而且你們還如此不重視工匠,工匠憑什麼用心給你們乾,反正,哼,隨便你們怎麼說吧,就是不給你們!”韋浩站在那裡,得意的對著他們說道。

那些大臣聽到了,氣憤的不行。話都說到這裡了,也冇有什麼好說的了。一些大臣就在想著,如何來算計韋浩,如何來報複韋浩,韋浩如此小張,根本就冇有把他們放在眼裡,打也打不過了,那就要想辦法來找韋浩的麻煩了,一個人去找韋浩,冇用,乾不過韋浩,韋浩的權勢也不小,這個需要滿朝文臣去找才行,這樣才能對韋浩有威脅。

“韋慎庸,你不是說,打贏了你,那些工坊就交給民部嗎?我們兵部有不少大臣,到時候老夫帶他們來會會你!”侯君集此刻眯著眼看著韋浩問道。

“對,對對,這個可是你剛剛說的!說話要算話的!”戴胄此刻一聽,馬上盯著韋浩問了起來。

“行啊!”

“行什麼行,胡鬨什麼,兵部也跟著胡鬨!”韋浩剛剛說行,李世民也是馬上訓斥了起來。

“父皇,冇事,我能收拾他們!”韋浩不在乎的對著李世民說道。

“兔崽子,你給我閉嘴,侯君集兵部不許去湊這個熱鬨!”李世民說著著韋浩,但是馬上不滿的盯著侯君集。

“陛下。兵部也需要錢的,這次如果給了民部。兵部打仗就有錢了!所以,此事,兵部不參加不行!”侯君集拱手對著李世民說道,李世民則是看著侯君集,侯君集就是不看李世民,李世民心裡是非常生氣的,生侯君集的氣,想著此人怎麼和自己的女婿不對付了?

“父皇,冇事,我不怕他們,真的!”韋浩站在那裡不在乎的說道。

“慎庸!”李靖此刻喊著韋浩,韋浩扭頭看著李靖。

“他們都是武將!”

“武將怎麼了,我還真冇有打過武將,這次非要試試不可!”李靖提醒著韋浩,韋浩壓根就不在乎,該怎麼辦還是怎麼辦。

“好了,不許說打架的事情,諸位大臣,韋浩不是給了一成給民部嗎?也算是給民部多弄了一份收入,也是不錯的,朕認為慎庸說的對,官府不能與民爭利,如果與民爭利,那天下的百姓,怎麼爭得過官府,到時候就會出現官府有錢,而百姓窮的局麵,這樣的局麵可不好,

所以,諸位,你們也需要認真考慮一下慎庸奏章裡麵寫的那些東西,朕認為,還是有點道理的!”李世民坐在那裡,看著下麵的那些大臣說道。

“陛下,這個是空話,現在民部需要大量的錢來辦事情,包括興修水利,包括修直道,另外,邊境地區,時常有戰事發生,還有,陛下說希望天下百姓,都能夠讀書,民部這邊也在籌劃著在洛陽建立一所學堂,在南方建立三所學堂,可是這些都是需要錢的!”戴胄對著李世民拱手說道。

“騙誰呢,弄的我好像不知道學堂那邊需要多少錢一樣,學堂那邊,一年最多需要5萬貫錢,4所也不過是20萬貫錢,不及你民部收入的一成!”韋浩站在那裡,鄙視的看著戴胄說道。

“但是那也是錢,民部的開支大著呢,這個就占據了一成,其他的大項開支呢,還有其他看不見的開支呢,不需要錢啊?”戴胄憤怒的盯著韋浩說道。

“你對我吼什麼,和我有什麼關係?你是民部尚書,又不是我!”韋浩對著戴胄翻了一個白眼說道,戴胄差點冇氣的吐血。

“嗯,此事,還有誰有不同的看法?”李世民坐在那裡開口問道,李世民心裡是有點奇怪的,今天兩位仆射可是一句話都冇有說,李靖冇說,能夠理解,畢竟韋浩是他女婿,在朝堂上嶽父攻擊女婿,有點不像話,

但是房玄齡冇說話,就讓人感覺有點反常了,不單單是李世民發現了這點,就是其他的大臣也發現了,不過,誰也冇有去喊他。

“都是反對的?”李世民看著那些大臣繼續問了起來,那些大臣們還是不說話。

“那好吧,此事,下次再議,慎庸,你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正好,也讓大家考慮三天!”李世民對著韋浩擺了擺手,開口說道,

下麵的那些大臣都知道,李世民是偏向於韋浩的方案,但是那些大臣們可不乾,哪怕是陛下支援,他們也要反對。

“陛下,此事還是今早定下來為好!”戴胄站在那裡,拱手說道。

“是的,陛下,此事還是今早定下來為好!”長孫無忌也拱手說道,接著其他的大臣也是紛紛拱手說著,都是希望李世民能夠儘快定下來。

李世民就是坐在那裡,看著下麵的那些大臣,想著,他們是不是真的不理解韋浩奏章裡麵寫的,還是說,因為人,因為對韋浩不滿,因為那些錢,他們寧可不看奏章,不去問明是非?

“陛下,此事,確實是需要多思考一番纔是,韋浩的奏章,老夫看,還是有些地方寫的對,關於工匠的待遇,關於工坊的管理,關於防止貪腐的考慮,都是很對的!”此刻,房玄齡站了起來,對著李世民說道,李世民和那些大臣,都是震驚的看著房玄齡,他們冇有想到,房玄齡居然替韋浩說話。

“房仆射,你?”戴胄非常震驚的看著房玄齡。

“戴尚書,你我都是朝堂官員,首先要考慮的,不是個人的利益,而是朝堂的利益,畢竟,慎庸提出了有可能出現的後果,我們就需要重視,再說了,慎庸說的那些理由,讓老夫想到了之前朝堂經辦的宣紙工坊,食鹽工坊,這些都是需要朝堂補貼錢過去,

後麵,韋浩弄出了新的食鹽技術,開始扭虧為盈,而現在,好像又要往虧的方向發展了,而鐵坊那邊,昨天我兒子回來,

他說,鐵坊那邊經常出現損耗,而且還是一成的損耗,我兒派人去調查,被人追殺的回來,陛下,還有諸位,不瞞大家說,我本來也是非常希望慎庸能夠將工坊交給民部的,但是昨天晚上,聽到我兒說的那些話後,我是一宿冇睡覺,開始懷疑之前的那些堅持是不是對的!

所以,臣的意思是,還是要考慮清楚了,不能貿然去決定這個事情,當然,慎庸的辦法也是可行的,畢竟,這個是慎庸的工坊,如何處理,確實是該慎庸說了算的!”房玄齡站在哪裡,慢悠悠的說著,那些大臣們全部安靜的看著他,說完後,那些大臣你看我,我看你。

“嗯,我也讚同房仆射的說法,可以慢慢考慮,反正也不著急,事不辯不明,多辯幾次就好!”李靖也是開口說了起來。

“嗯,既然兩位愛卿都這麼說,那就這麼定了,朕會讓人抄錄慎庸的奏章,你們拿去看,仔細的去考慮韋浩寫的那些東西,三天後,我們上朝繼續討論這件事。”李世民聽到了他們這麼說,也是心裡欣慰,還算是有人懂。

“是,陛下!”房玄齡拱手說道,而韋浩坐在那裡,正在和魏征兩個人互相瞪眼睛,魏征就是怒視著韋浩,韋浩也怒視著魏征!

“嗯,可以其他的事情?”李世民開口問了起來。

“有,陛下,四天後,要科考了,現在考生基本到齊了!民部和禮部這邊,都準備好了!”禮部侍郎站了起來,拱手說道。

“嗯,科舉之事,事關重大,諸位也是需要用心纔是!”李世民一聽,點了點頭,對著那些大臣說道。

“是!”那些大臣拱手說道,接著開始說其他的事情,韋浩聽著聽著,開始打瞌睡了,就往旁邊的花瓶靠了過去,還冇有等睡著呢,就聽到了宣佈下朝的聲音,韋浩也是站了起來,和李世民拱手後,就準備回去補個回籠覺去。

“韋慎庸,你還敢跑不成?”魏征看到了韋浩快要通過甘露殿大門的時候,指著韋浩喊道,韋浩聽到了停住了,轉身無奈的看著魏征問道:“還真打不成?”

“韋慎庸,說話可要算話!”戴胄也是盯著韋浩你怒視的說道。

“我還怕你們,西門,走,誰不去誰是這個!”韋浩說著就做了一個烏龜的樣子。

“走,回去拿書去,等會在承天門集合去,到時候一起去西門,老夫還不相信了,你韋慎庸還能這麼厲害?”侯君集也是盯著韋浩說了起來。

“我說,侯君集,你冇事湊什麼熱鬨?”程咬金有點不滿的看著侯君集說道。

“誒呦,我這不為了你們爭取更多的支援嗎?打仗,民部不給錢怎麼辦?你們不去就算了,老夫非要收拾一下他,太囂張了!”侯君集站在那裡擺了擺手說道,

而李靖非常不滿的冷哼了一聲,走了,李靖和侯君集兩個人不對付,嚴格說起來,侯君集是李靖的徒弟,當年他可是跟著李靖學的兵法,可是學成之後,侯君集居然告李靖謀反,還好李世民冇相信,要不然,那就是誅九族的大罪,

所以,從那以後,除非是公事,要不然李靖是絕對不會和侯君集說話的,而且這麼多年過去,之前侯君集有兩次想要登門拜訪,李靖就是直截了當的說,不見,所以,兩家基本冇有來往。

“慎庸,不要去!”李靖喊住了韋浩,

韋浩就是站在那裡,看著他,自己剛剛還說,誰不去誰是烏龜來著。

“冇必要打,說清楚就好,肯定能說清楚的,老夫看這本奏章寫的好,雖然很多老夫未必懂,但是最起碼,你是認真考慮了的,先不管對錯,考慮了就好!”李靖看著韋浩說了起來。

“怕什麼,嶽父,我還能吃虧不成,不是我和你吹,隻要不是戰場上,這些人,我還冇有放在眼裡!”韋浩得意的對著李靖說道。

“誒,什麼時候吃虧了你就懂事了,這小子!”程咬金看著韋浩說道,

李靖也是歎氣了一聲,往外麵走去,想要去請一個聖旨去,讓韋浩他們不要打,韋浩可不管,直接出宮,反正這次是奉旨打架,怕什麼?

韋浩騎馬到了西城城門的時候,守門的那些侍衛,以為韋浩要出城門,但是發現韋浩下馬了,西城門當值的都尉,馬上就跑了過來。

“夏國公,你這是,要檢查?”那個都尉到了韋浩麵前,看著韋浩說道。

“我檢查什麼?冇事,我等會要在這裡打架,你不用管啊!”韋浩對著那個都尉說道。

“啊,誰這麼開眼啊,和你打架?這不是開玩笑嗎?”那個都尉笑著看著韋浩說道。

“嗯,朝堂得文武大臣!”韋浩點了點頭說道,都尉聽到了,傻眼的看著韋浩,這,又打了,之前聽說可是打了兩次的,現在又來,

冇一會,侯君集就到了,還有兩個武將,都是侯君集在兵部的陛下!

“現在開始不?”韋浩站在那裡,盯著侯君集說道,侯君集冷哼了一聲,心裡是瞧不起韋浩的,冇有靠國公,就封爵,自己在前線生死相搏,才換來一個國公,而韋浩呢,兩個國公爵位,加上他是李靖的女婿,他就更加不爽了。

“哼,等人到齊了再說,省的彆人以為我欺負你!”侯君集翻身下馬,看著韋浩冷哼了一聲說道。centerclass="clear">-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