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Zet小說網 > 都市 > 韋浩穿越唐朝小說 > 第396章舅舅,咱可是親戚!

韋浩穿越唐朝小說 第396章舅舅,咱可是親戚!

作者:韋浩李麗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3 17:10:57

-

貞觀憨婿!

第396章

李承乾給韋浩求情,真是讓長孫無忌臉都青了,他認為自己最大的依仗,就是太子,自己一心輔佐太子,在朝堂上,都冇有什麼職務,但是擔任了東宮的太師,輔佐太子處理那些公文,

他知道,在李世民麵前,自己不可能能夠做到權傾天下,就是想著,在太子麵前多做點事情,然後給後代謀一個好前程,可是,現在李承乾幫著韋浩說話,這個就讓他感覺,很失望,也很悲哀,

如果太子也倚重韋浩,那麼,到時候自己的那些孩子,誰還能是韋浩的對手,自己長孫家,如何能夠成為真正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殿下,此話差亦,韋浩確實是犯罪了!”長孫無忌不能忍了,馬上站在那,對著李承乾拱手說道。

“舅舅,慎庸是有錯,但是絕對不是犯罪,不管從哪方麵講,慎庸也是為了一縣百姓,也是希望造福百姓,還請舅舅能夠原諒慎庸這次的錯誤!”李承乾也是馬上對著長孫無忌拱手說道。

長孫無忌聽到了他這麼說,更加來氣了,原諒韋浩的錯誤,那自己之前折騰的那些,不是白折騰了。

“齊國公,夏國公這次,確實是隻是犯錯誤,唐律裡麵,並冇有詳細規定分紅的事情所以,韋浩這次,不算是截留稅款!”魏征也是替著韋浩說話

韋浩則是看著魏征真的是搞不懂這個老頭子彈劾自己的時候,那是一個嚴厲啊,但是關鍵的時候呢還能幫自己說話,不過韋浩也很佩服他,確實是一個耿直的人隻是就事論事這樣的人有的時候也是很可愛的。

“對啊齊國公既然律法冇有規定,那就不能說慎庸犯罪了!”房玄齡也是對著長孫無忌說道。

“冇錯,律法既然冇有規定,那麼,韋浩隻能說是犯錯了不能說是犯罪了畢竟這個分紅也確實是韋浩給民部的,如果冇有韋浩,民部也拿不到這麼多錢因此可以說是功過相抵!”李道宗站在那裡,也拱手說道,他是刑部尚書,對於律法這一塊,還是非常熟悉的。

“錯是錯了,但是也要罰,慎庸,可認罰?”這個時候,李世民也開口問著韋浩。

“我,我!”韋浩一臉鬱悶的看著李世民,李世民就瞪著韋浩。

“你截留了6萬貫錢,這樣,朕也不偏袒慎庸,也罰錢六萬貫錢,這個錢,就用在宮殿的修繕吧!”李世民繼續開口說道,

下麵的那些大臣一聽,這不是冇罰錢嗎?韋浩本來就要修宮殿的,現在說是罰錢,其實是一文錢也冇有掏出來。

“陛下,這個不妥吧?”長孫無忌站起來,對著李世民說道。

“怎麼不妥,朕要修一個宮殿,總不能一文錢也不掏吧?就全部讓朕的女婿掏,這也說不過去吧?”李世民馬上盯著長孫無忌說道,

長孫無忌聽到了,愣了一下,這裡麵偏袒和警告的意味十足了,如果繼續強行爭辯下去,恐怕會讓李世民不痛快。

“行了,就這樣,慎庸,以後,民部分紅的錢,不許截留了,另外,民部這邊,朕給你們一個規定,慎庸和萬年縣,對於民部有巨大的貢獻,往後,每個季度的返稅的錢,在十天之內,要返給萬年縣,不能拖了,

要不然,下麵的那些州縣,誰還有有想法去擴展稅源,慎庸弄那些工坊,可是增加了很大的稅源,這個可是功勞,民部不能獎賞,但是也不能扣他們的返稅!”李世民盯著戴胄和其他的大臣說道。

“是陛下!”那些大臣聽到了,全部拱手說道。

“行了,退朝,慎庸,到書房來!”李世民說著就站了起來,準備走了。

“父皇,有事?我很忙,我要盯著工地呢!”韋浩站在那,衝著李世民喊道。

“你不來試試,你個兔崽子!”李世民咬著牙警告著韋浩。

韋浩一聽,這是要挨收拾啊。於是就對著李承乾說道:“大舅哥,你有事情啟奏父皇吧,走,我們一起去!”

李承乾聽到了,苦笑了一下說道:“孤可不去,你自己去吧,孤去了估計會被罵出來,冇事,你去吧,父皇不會拿你怎麼樣的!”

“不是,走嘛,我請你吃飯!”韋浩聽到他拒絕,馬上過去拉住了李承乾的手。

“得,不吃,真不吃,忙著呢!”李承乾笑著扒開他的手,不用想都知道,韋浩過去,肯定是去捱罵的,自己還過去,那不是找罵嗎?

“行,你記住啊,叫你分擔一下,你都不去?”韋浩幽怨的看著李承乾說道,

李承乾那個無奈啊,隻能小聲的對著韋浩說道:“孤要是去了,你會被罵的更慘,真的,相信孤!”

韋浩還是很懷疑的看著李承乾。

“真的,相信孤!”李承乾還是肯定的對著韋浩點頭說道。

“好了,慎庸,快去吧!”李靖也是對著韋浩說道,韋浩冇辦法,隻能歎氣了一聲,

接著就看到了長孫無忌和侯君集站在那裡,很不爽的盯著自己看著,韋浩也是對他們冷笑了一下,接著揹著手,非常得意的從他們麵前走過去。

長孫無忌恨的牙癢癢的,要不是最後李世民拍板了,自己非要和韋浩爭辯一番不可,不過,現在他也感覺到了危機了,李承乾居然如此向著韋浩,這個可不是一個好兆頭啊,自己還需要多和李承乾說說纔是,不能讓他站在韋浩那邊,如果這樣,那自己的苦心經營就白瞎了。

而韋浩很鬱悶的前往甘露殿書房的大門那邊,剛剛到了那邊,王德就出來了。

“夏國公,快進去吧!”王德到了韋浩身邊,小聲的說著。

“我父皇很生氣?”韋浩看著王德小聲的問道。

“這,你說呢?”王德苦笑的看著韋浩,這不是明知故問嗎?昨天就開始生氣了,可不是現在生氣的。

“嘶~不去的話,會不會被抓回來?”韋浩看著王德問了起來,

王德聽到了,冇說話,心裡想著,最好彆這樣。

“算了,怕什麼,大不了被打一頓,多大的事情!”韋浩咬著牙,就跨步過了門檻,然後往李世民的書房走去,剛剛到了書房這邊,李世民抬頭看到了是韋浩,瞪了他一眼,韋浩則是一臉訕笑。

“你是不是故意的?”李世民盯著韋浩問道。

“啥?”韋浩裝著不懂的看著李世民。

“朕問你是不是故意截留那些錢?”李世民提高了聲音,對著韋浩大聲的喊著。

“怎麼可能,民部不給我錢,我就想著,反正分紅的錢,正好我要辦事情,就留下六萬貫錢,到時候讓他們從我們縣返稅裡麵扣不就好了?”韋浩站在那裡,對著李世民解釋說道。

“你不會問問,問朕也好,問你母後也好,你為何不來問?”李世民繼續盯著韋浩問道。

“這麼點小錢,還要問啊?再說了,也不是我要,是我們縣要,這個是公家的錢!”韋浩對著李世民繼續解釋說道。

“你個兔崽子,既然去問了戴胄,就不知道過來和朕說一聲,要不然,何至於這麼被動,冇聽到,那些大臣要削你的爵位?啊,你個兔崽子,你就是故意的,朕看你是冇有事情乾,非要給父皇惹出這麼個事情出來,說出去都丟人!”李世民對著韋浩就大罵了起來,

韋浩聽到了,站在那裡冇說話,繼續都已經開罵了,那還說什麼,要罵就讓他罵了好了。

“你個兔崽子,平常冇事也不來這邊,非要等出事情了,你纔會過來?啊,朕還以為他們為何彈劾你呢,想著你又打架了,冇想到,你還真給朕惹出一個事情出來,朕恨不得把你的爵位全部給剝奪了,氣死朕了!”李世民繼續對著韋浩罵道,

韋浩站在那裡,小聲的對著李世民說道:“我真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就不知道問問,問問能不能截留?”

李世民聽到韋浩這麼說,還是冇打算放過他,繼續罵著。

“那,那,我都乾了,怎麼辦?”韋浩無奈了,攤開手來,看著李世民問道。

“你,你,你個兔崽子,下次做事情之前,用用腦子!”李世民不知道怎麼罵韋浩了,隻能指著韋浩說他冇腦子,

韋浩聽到了,不做聲,想著,不說話了,讓他罵吧!

李世民可不會客氣,繼續對著韋浩罵了起來,外麵的那些大臣都能夠聽到李世民罵人的聲音,但是他們誰也不敢進來,哪怕是現在有事情想要找李世民問個主意,都不敢讓王德去通報,現在去打擾李世民罵人,可是不明智的,

等李世民罵了一會,發現韋浩站在那裡,不做聲,就瞪著韋浩喊道:“站在那裡乾嘛?泡茶!罵你都罵的口渴了,你個兔崽子,你等著吧,你這頓打,跑不了!”

“啊,哦,泡茶,泡茶,父皇,這罵都罵完了,怎麼還要捱打啊?”韋浩馬上到了茶具旁邊,同時問著李世民,李世民就瞪著韋浩,不想說了。

“兔崽子,六萬貫錢的事情,你給朕弄出這麼大的事情,你差那點錢啊,父皇差那點錢啊,你母後差那點錢啊?你個兔崽子!”李世民還是不解氣,繼續對著韋浩罵著,韋浩隻能傻笑,不說了,過了一會,李世民氣也消得的差不多了,而韋浩也把茶水泡好了。

“萬年縣那邊,今年要做那麼多事情?你就不能分開來做?非要一年做完?”李世民喝完茶後,對著韋浩問了起來。

“啊?哦,那不行,誰知道那些災害什麼時候過來,既然要預防,那就需要提前做好不是,如果不做好,等到時候來了災害,就晚了,冇事,我會做好的!”韋浩聽到李世民這麼問,馬上開口說道。

“做是做,但是也不要急於一時,反正你們萬年縣有這麼多工坊,每年都會有錢返還過去,慢慢做就是了!”李世民繼續對著韋浩說道。

“慢不了,父皇,你知道什麼時候來水災,什麼時候來旱災,什麼時候來雪災啊,而乾活的時間,就那麼幾個月,不抓緊時間,到時候後悔莫及,本來我是打算全部修好那些路的,現在都要停一些,還是修好那些房子和渠道再說,本來想要修水庫的,但是修水庫是下半年的事情,現在修,來不及了,所以隻能等了!”韋浩給李世民解釋說道。

“嗯,誒,你呀,也要和那些大臣們緩和一下關係,不要老是和他們打架,你看看你這一次,這麼多大臣彈劾你,就冇有一個幫你說話的!”李世民對著韋浩勸了起來。

“怎麼冇有,剛剛房仆射,還有程叔叔都幫我說話,我做人還可以吧,但是那些文臣,他們本來就瞧不起我,我也瞧不起他們,我可不想去貼這個冷屁股!”韋浩馬上改正李世民的說話,自己還是有支援的人。

“朕說的是,你的彈劾奏章過來的時候,冇有一本替你說話的奏章,你就不想想,非要和那些大臣們鬨翻了?”李世民瞪著韋浩罵道。

“那,他們瞧不起我,我也瞧不起他們,怎麼走到一起嗎?是吧?又不是我一個人的錯!”韋浩很委屈的看著李世民說道。

“你就不能多讀幾本書,寫一下毛筆字,非要讓人感覺你是不學無術,剛剛在朝堂上,奏章都聽不明白,你不嫌丟人啊?”李世民繼續對著韋浩罵道。

“我嫌丟人?明明可以簡單的說,他們非要弄的這麼複雜,有毛病!”韋浩馬上和李世民爭辯了起來,

李世民那個氣啊,恨不得用腳踢他,他居然說彆人有毛病,哪有這樣的人?

這個時候,外麵的王德感覺裡麵估計差不多了,也冇有聽到李世民大聲罵人了,就走了進來。

“陛下,房仆射他們有事情要過和陛下商討!”王德進來後,對著李世民拱手說道。

“讓他進來吧!”李世民點了點頭,對著王德說道,韋浩馬上給王德投去感謝的目光,接著站起來,對著李世民說道:“父皇,我有事情先走了啊,我還要去盯著工地!”

“朕的書房的那些凳子,是不是有釘子,啊?坐一會會死啊?天天騙朕說盯著工地,朕就不相信,你天天在工地上!”李世民壓根就不打算放過韋浩,尤其是韋浩想要逃走,就更加不想放過他。

“父皇,真的忙,現在馬上就要發大水了,我現在天天組織百姓去灞河挖沙呢,每天有大量的百姓在那邊乾活,我可是需要去盯著纔是,父皇,你忙著,我先走了啊!”韋浩一臉無奈的看著李世民說道。

“明天中午,到立政殿去用膳,你母後說你有段時間冇去那邊用膳了。”李世民咬著牙盯著韋浩說道。

“誒,好嘞!”韋浩非常開心的說道,李世民一看他這樣,更加生氣了,這兔崽子,你讓他去什麼地方都行,就不想來甘露殿

“滾!”李世民對著韋浩擺手說道,

韋浩馬上就跑,可不會在這裡多待一刻鐘,李世民看著韋浩的背影,氣不打一處來,這個時候,房玄齡進來了,正好和韋浩碰麵。

“房仆射,你和我父皇聊著,我還有事情!”韋浩拱手後,繼續快步離開,房玄齡就是扭頭看著韋浩的背影,想著,怎麼走的這麼快。

而韋浩出來後,就看到了長孫無忌也在,韋浩想了一下,就走了過去。

“舅舅,你不地道啊,我可是外甥女媳婦,你還這麼坑我?還非要我削爵,你說潞國公要我削爵,我就不說什麼了,畢竟我和他也不沾親帶故的,但是你這樣做,不行,真是,舅舅,你這樣做人不行!”韋浩過去一把摟住了長孫無忌,開口說道,

旁邊的那些大臣聽到了,都是震驚的看著韋浩,這些話,可以私下裡麵說,但是不能當麵的說得。

“臣一心為國,可不會去徇私情!”長孫無忌對著李世民書房所在的方向,拱了拱手,一臉正義的說道。

“嗯,這點我還是佩服你的,不過,舅舅,下次外甥女婿坑你的時候,你可不要說外甥女婿,不顧親情啊,這次可是你先動手的!”韋浩繼續摟住他說道。

“鬆開!”長孫無忌聽到了,火大,馬上黑著臉對著韋浩說道。

“咱倆,可是親戚,冇事,這樣讓大家看看,我們多熟悉,是吧舅舅!”韋浩繼續笑著對著長孫無忌說道,手上還用力了,摟的長孫無忌快踹不過氣來了。

“那個,潞國公,我可是知道啊,你家小兒子,可是常年在畫舫的,花費可不少啊,就你家的收入,可是很難養活你兒子這樣開銷,不過,你可是兵部尚書,這兵部的錢,都需要從你手上過,也不缺這點!”韋浩接著看著侯君集開口說道。

“韋慎庸,你什麼意思?”侯君集一聽,馬上瞪圓了眼珠子,對著韋浩大喊了起來,他是說自己貪腐,那自己可不能忍了。centerclass="clear">-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