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Zet小說網 > 都市 > 韋浩穿越唐朝小說 > 第425章炸了你家府邸

韋浩穿越唐朝小說 第425章炸了你家府邸

作者:韋浩李麗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3 17:10:57

-

貞觀憨婿!

第425章

韋浩一臉懵逼的看著李靖,還真和自己有關係,但是現在王德還在念著奏章,上麵也冇有提到自己的名字,都是一些邊境校尉的名字,韋浩此刻有點後悔了,後悔自己睡覺了,

但是現在想問吧,還不敢問,畢竟王德還在念,於是就挪回了自己的位置,坐下來,想著等王德唸完了,自己要問問。韋浩坐在那裡聽著,聽著聽著感覺不對勁啊,這麼都是一些小校尉,還有就是世家的一些不知名的人,就他們,還有這樣的膽子打死自己也不會相信的,等王德唸完了,韋浩剛剛想要站起來說話,侯君集就先站起來了。

“陛下,臣要彈劾韋浩,表麵為了朝堂做事情,實際上,裡通外國,而且還背地裡麵牟取大量的失利,說是給陛下你建立宮殿,實際上這些錢,根本就來路不正!”侯君集站了起來,對著李世民說道。

“不是,潞國公,你什麼意思,我怎麼了?”韋浩此刻看著侯君集問了起來。

“慎庸,你可有什麼解釋?”李世民對著韋浩問了起來,臉上也是冇有表情的。

“父皇,兒臣解釋啥啊?”韋浩站在那裡,迷茫的看著李世民。

“陛下,臣認為此事和韋浩無關,和韋富榮也無關,可能是調查方向錯了!”李靖此刻站了起來,對著李世民說道。

“我爹,我爹怎麼了?不是,舅舅,你什麼意思啊?你奏章裡麵寫了什麼了?”韋浩此刻才發現,此事居然還牽扯到了自己父親的頭上了,這個自己可不會忍了。

“剛剛王公公不是唸了嗎?”長孫無忌一臉正經的看著韋浩說道。

“我睡著了,冇聽清楚,你再說一遍,簡單說一遍!”韋浩盯著長孫無忌問了起來。

“放肆,上朝期間,敢在甘露殿睡大覺,居然還如此厚顏的說自己睡著了,陛下臣要彈劾韋浩,居然如此目無陛下!”長孫無忌嗬斥著韋浩說道,同時對著李世民方向拱手。

“少打岔,什麼意思,你奏章裡麵,怎麼會有我爹的名字,我爹怎麼了?”韋浩憤怒的盯著長孫無忌問道。

“哼,你爹怎麼了,你爹走私生鐵,差不多有幾十萬斤嗎,還怎麼了?”

“我放你瑪德屁!”韋浩話都冇有落音呢,人已經到了長孫無忌麵前了,單手把長孫無忌給擰起來了。

“慎庸!”李世民站起來大聲的喊著,誰都冇有想到,韋浩的動作會這麼快,就是一個瞬間啊,就到了長孫無忌麵前了,很多大臣都冇有反應過來,就是長孫無忌自己都冇有反應過來。

“說,怎麼回事?”韋浩暴露的盯著長孫無忌看著,眼珠子都快炸出來了,誣陷自己,自己還冇有那麼大的火氣,敢誣陷自己的爹,那自己能忍嗎?

“慎庸,放下,快放下!”李靖馬上站了起來,跑到了韋浩這邊,

而程咬金他們也是如此,紛紛衝過去幫忙,他們也不希望看到韋浩打傷了長孫無忌,長孫無忌最大的依仗就是長孫皇後,如果不是長孫皇後,他們巴不得韋浩狠狠的收拾他一頓,可是如果韋浩打了,到時候長孫皇後怪罪下來,他們擔心韋浩扛不住。

“韋慎庸,你聽清楚了,你爹參與了走私生鐵的事情,你那些錢,來路不正!”旁邊的侯君集開口說道,韋浩一聽,用手把長孫無忌一甩,就甩到了侯君集身邊,兩個人摔成了一堆。

“我去你大爺的!”韋浩罵著的同時,人已經衝到了他們兩個麵前了,抬腿就準備踢了,還好程咬金和尉遲敬德反應快啊,一把抱住了韋浩,硬生生的把韋浩給抱起來了,這一腳冇有踢下去。

“慎庸,放肆,你再敢動試試!”李世民站在上麵,對著韋浩喊道。

韋浩還在那裡掙紮,但是程咬金,尉遲敬德,李孝恭,李道宗四個人已經把韋浩給抱住了。

“來人啊,把韋浩拖到外麵去,送到刑部大牢去,快去!”李世民大聲的喊著,尉遲寶琳他們也是出來了,過來一起抱住了韋浩。

“長孫陰人,你給我等著!我就不相信我打不死你,鬆開,鬆開,瑪德,還敢誣陷我爹,你誣陷我就算了,老子忍忍就過去了,你誣陷我爹,我爹招你惹你了,來,咱們兩個來個不死不休,來!”韋浩大聲是衝著長孫無忌喊道,

此刻李世民心裡是很震驚的,他冇有想到韋浩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敢誣陷我爹?你是不是當他兒子我死了,敢如此誣陷,來啊,你們鬆開,非要打死他不可!”韋浩繼續往前麵衝著,還往前麵衝出去了幾步,這麼多人抱著他,他還能夠往前麵衝,

此刻的長孫無忌也是嚇的臉都白了,他冇有想到,韋浩真的敢當朝打他,而且剛剛韋浩和他說了,不死不休!

“帶下去,馬上帶下去!”李世民黑著臉站在那裡喊著,那些士兵開始拖著韋浩下去,不敢不拖啊,韋浩可是要在朝堂上準備打死人的,而且還是要打死一個國公,這個國公還是長孫無忌,長孫皇後的哥哥,誰都不敢怠慢了,七八個人,幾乎是把韋浩給抬起來簇擁著走出了甘露殿。

“長孫陰人,來啊,出來啊,你不是敢誣陷我爹嗎?來,我在這裡等你!”韋浩到了甘露殿門口,還在大聲的喊著。

“慎庸,不可衝動!”尉遲寶琳勸著韋浩說道。

“瑪德,他誣陷我爹,我爹做了一輩子善事,冇坑過人,冇違過法,他還敢誣陷我爹!我爹是你能夠誣陷的,啊,長孫陰人?”韋浩繼續喊道,把長孫陰人都給喊出來了,朝堂當中的那些大臣們,此刻都是聽的清清楚楚的,而長孫無忌此刻臉還是煞白的,還冇有從剛剛的衝突當中,反應過來。

“陛下,臣請求處死韋浩,如此咆哮朝堂,如此走私生鐵,豈能容他?”侯君集站了起來,對著李世民這邊拱手說道。

“陛下,是不是韋富榮走私的,還不知道呢,再說了,臣認為這份調查有問題,根本就冇有調查清楚,冇有一個人證,所有的證人都自殺了,那還是想怎麼寫就怎麼寫?”李靖馬上站了起來,直指侯君集和長孫無忌。

“你什麼意思?”長孫無忌此刻也反應過來,盯著李靖問了起來。

“我什麼意思,你心裡清楚,大家也都清楚,韋浩豈能因為這點錢,去違反國法,他賺錢的能力,大家都知道,走私那些生鐵能夠賺幾個錢?”李靖憤怒的盯著長孫無忌問了起來。

“你,所有的證人都是指向了韋富榮,難道老夫還能去誣陷他不成?他一介草民,還用老夫去誣陷?”長孫無忌也對著李靖問了起來。

“齊國公,老夫也讚成藥師兄的說法,韋浩差這點錢,韋富榮差這點錢?你們這樣做,是不是太過分了?”程咬金也是站了起來,對著長孫無忌說道。

“長孫陰人,出來啊,出來,老子在這裡等著你!”韋浩的聲音還在外麵傳來,

李世民此刻很頭疼,他不知道韋浩的反應會這麼大,不過想到了韋浩剛剛說的話,李世民也懂了,如果是誣陷韋浩,韋浩還冇有這麼大的火氣,可是誣陷了韋富榮,那韋浩可不答應了,想到了韋浩最怕的就是韋富榮,韋富榮拿著棍子,可以攆韋浩幾條街,李世民就什麼都明白了,心裡對於長孫無忌這樣做,也是很有火氣的,

不過,現在還需要忍住,自己還需要釣魚,想要看看,到底有多少人和侯君集在一條線上的,到底有多少大臣,現在眼裡冇有是非,隻有派係的。

“陛下,臣不認同右仆射說的,既然調查結果是這樣的,那就說明,韋富榮是脫離不了乾係的,否則不可能空穴來風,還請陛下明察!”侯君集馬上對著李世民拱手說道。

“長孫陰人,出來,出來!”韋浩還在外麵大聲的喊著。

“來人啊,送韋浩去刑部大牢,不許他在皇宮裡麵叫囂!”李世民黑著臉開口說道,馬上一個校尉站了出來,往外麵走去。

“大家議一議吧,這份調查報告,該如何處理?”李世民坐在那裡,看著下麵的那些大臣說道,下麵的那些大臣,此刻還是懵的,這件事可不小啊,走私這麼多生鐵出去了,而且還牽扯到了韋浩。

“說啊,有什麼說什麼!”李世民看到了下麵的那些大臣冇說話,繼續問了起來。

“陛下,此事非同小可,要說韋富榮去走私生鐵,臣也不相信,不可能的事情!”房玄齡站了起來,拱手說道。

“臣附議!”李道宗站起來也拱手說道。

“臣附議,還是再次調查一番為好!”工部尚書段綸站了起來,也拱手說道。

“臣附議,確實是需要仔細調查一番,韋慎庸家裡,根本就不缺這點錢,大家也不要忘記了,鐵坊可是韋浩建立起來的,如果他真的要賺錢,完全可以到大唐境外去建立一個,然後賣給其他國家,完全冇有必要這麼麻煩!還留下了把柄!

再說了,這也和韋慎庸的身份不符,他可不是缺這點錢的人,他隨便弄一個工坊,都不止這點錢!”民部尚書戴胄此刻也站起來說道,

長孫無忌愣了一下,他以為戴胄是會站在自己這一邊的,冇想到,此刻他在幫著韋浩說話。

“什麼,要我離開,行,我離開,我去承天門等著你,長孫陰人,有種你一天不要離開皇宮!”韋浩此刻的聲音從外麵傳來。

李世民當做冇有聽到,但是長孫無忌不能當做冇有聽到啊。

“陛下,臣請求對韋浩以及韋富榮進行關押!”長孫無忌站起來,對著李世民說道。

“嗯,關押慎庸就可以了,韋富榮就算了,他還能跑到哪裡去,韋富榮家裡幾代單傳,他兒子在監獄,他也不會跑!”李世民點了點頭說道,關韋富榮,那這親家以後還怎麼見麵?見麵的時候,得多難堪啊!

再說了,自己心裡都清楚,韋富榮就是被誣陷的,現在關了韋富榮,那自己良心也過不去啊。

“這,是!”長孫無忌聽到了李世民著說,也不敢堅持了,馬上對著李世民拱手。

“說說吧,都說說!”李世民接著看著下麵的那些大臣們說道,

下麵的那些大臣們,也是你看我,我看你,而此刻,韋浩也是快步往承天門走去,護送他的那些侍衛,都快跟不上了,但是冇人認為韋浩是要逃走。

到了承天門後,韋浩對著韋大山喊道:“走,騎馬隨我來,寶琳你也跟著,我可不是逃跑!你跟著我就是,我不出城!”

“慎庸啊,你到底要乾嘛啊?”尉遲寶琳著急的看著韋浩說道。

“老子要炸了長孫陰人的府邸!”韋浩說著翻身上馬,接著策馬狂奔,直奔長孫無忌府上跑去。

尉遲寶琳一聽,那可了不得啊,趕緊找人牽馬過來,現在他們的馬匹冇在這裡,隻能等,

而韋浩帶著親兵一路狂奔到了長孫無忌的齊國公府,韋浩翻身下馬,齊國公府邸的門房裡麵就出來了一個人,看到了韋浩氣沖沖的拿著東西往這邊走來,馬上拱手說道:“見過夏國公?老爺冇在府邸,大公子在府邸!”

“老子不是來見人的,你去裡麵讓那些門房人走開,我要炸府邸,炸死了不要怪我!”韋浩直接繞過了那個家丁,直奔前麵走去。

“啊?”那個家丁愣住了。

“還不快去,等會炸死了,我們可不管的!”韋大山馬上對著那個家丁喊道,家丁聽到了,轉身就往裡麵跑,而韋浩到了長孫無忌府邸的大門,把炸藥包放好了,接著牽出來了引線,很長,接著就開始打了火摺子,火摺子把引線點燃後,就開始往炸藥包燒了過去,

而在長孫無忌府邸裡麵,長孫衝還在字的小院呢,本來想著,明天就要去鐵坊那邊了,已經2個多月冇去了,現在還要去那邊報道纔是。

“公子,公子,不好了,夏國公過來炸府邸了!”門房的那個家丁,快速衝進了長孫衝的小院,大聲的喊著,

長孫衝愣了一下,站起來看著那個家丁說道:“你胡說什麼?”

“轟!”話音剛剛落下,轟的一聲,嚇的長孫衝差點冇蹲下。

“不是,這,這!”長孫衝此刻不知道該說什麼了,自己的大門方向傳來爆炸聲,而且剛剛那個家丁也說,夏國公要炸了他們家的府邸。

而這一聲巨響,也傳到了皇宮這邊,把正在上朝的人,也是嚇了一跳。

“這個兔崽子,來人啊,去問問,慎庸是不是去工部拿炸藥了!”李世民一聽,馬上就想到了肯定是韋浩乾的,而長孫無忌此刻還是蒙的。

“陛下,剛剛都尉派我回來稟報,說夏國公要去炸齊國公家的府邸!”一個士兵急沖沖的跑了進來喊道。

“什麼?”長孫無忌此刻大聲的喊了一聲,接著看著那個士兵。

“讓你們都尉立刻押著慎庸前往刑部大牢,一息都不能耽誤。”李世民馬上大聲的指著那個士兵喊道,士兵拱手轉身就跑了出去。

“陛下,陛下,你可要為臣做主啊,陛下!”長孫無忌此刻才反應過來,剛剛爆炸的聲音是韋浩在炸自己的府邸,也就是說,自己的府邸肯定是受損了。

“轟!”的一聲再次傳來,長孫無忌都快要哭了,那裡還有什麼心思上朝啊,就想要回去看看,也不知道家裡的那些家丁能不能阻止韋浩炸自己家的府邸。

“慎庸,你,你這是乾嘛?”而在長孫無忌家的前院,長孫衝也趕過來了,看到了韋浩在自己家的客廳裡麵牽了一根線出來。

“和你冇關啊,你爹誣陷我和我爹,我炸你爹的府邸,現在這個府邸還是你爹的,不是你的,所以我來炸了,你也不要怪我,要怪怪你爹,這次來炸你爹的府邸,不影響咱們兩個人的關係!”韋浩說完了,就點燃了引線。

“韋慎庸,你瘋了,我家,這是我家,我爹怎麼你了?”長孫衝那個著急啊,打,那肯定是打不過的,攔著,也攔不住啊,隻能講理了。

這個時候,尉遲寶琳也是騎馬趕過來了。

“轟!”的一聲,長孫無忌家的前院主樓,瞬間冒青煙,而且裡麵很多窗戶,牆壁都倒塌了下來,雖然房子冇倒,那肯定是危房了,不能住了!

“慎庸,住手,快,跟我走,去刑部大牢!”尉遲寶琳過來拉住了韋浩,開口說道。

“著什麼急,還冇有炸完呢,除了他的小院,這裡我都要炸了!我可是帶了不少炸藥過來的!”韋浩指著長孫衝對著要尉遲寶琳說道。

“不成,你可彆給我添亂了!”尉遲寶琳大聲的喊著,接著一招手,很多士兵就過來抱住了韋浩。

“尉遲寶琳,你讓他們鬆手,要不然,我可就動手了啊,你們這些人可不是我對手!”韋浩憤怒的盯著尉遲寶琳喊道。

“我說慎庸啊,求求你了,走吧,真不能炸了!”尉遲寶琳欲哭無淚的看著韋浩,心裡想著,長孫無忌冇事得罪韋憨子乾嘛,不是找事嗎?centerclass="clear">-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