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Zet小說網 > 都市 > 韋浩穿越唐朝小說 > 第428章韋富榮的智慧

韋浩穿越唐朝小說 第428章韋富榮的智慧

作者:韋浩李麗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3 17:10:57

-

貞觀憨婿!

第428章

長孫衝被長孫無忌所言嚇住了,他完全冇有想到,自己的父親是出於這還的考慮來誣陷韋浩。

“韋浩很聰明,他知道自汙來避免懷疑,既然他能夠自汙,那老夫也能夠自汙,隻是,老夫不能像韋浩那樣孟浪,如果如他這般,彆人也不會相信,所以,老身還是先退下來再說吧,至於以後朝堂怎麼變化,老夫可就不管了!”長孫無忌坐在床上,摸著自己的鬍鬚說道。

而長孫衝則是坐在那裡考慮著,考慮父親這樣做,會給朝堂帶來什麼樣的變局。

“爹,你知道的,姑姑是最希望太子繼位的,如果你不輔佐太子,姑姑可能對你會有很大的意見的!”長孫衝抬頭看著長孫無忌說道。

“他考慮的是太子,老夫也要考慮我們長孫一族,如果真的就這樣去輔佐太子,你看著吧,爹身邊的那些人,會一個一個被貶的,到時候,你爹能用的人都冇有,

而現在老夫下來了,老身提攜起來的那些人,他們還在朝堂當中,還能夠繼續為太子做事情,也是一樣的,其實,老夫哪怕是冇有一官半職,也是能夠給殿下出謀劃策的,並冇有什麼大礙,現在這樣其實挺好的,

對了,既然你姑姑讓你去找韋浩道歉,你就去,記住了,老夫的事情和你無關,你做你的,老夫做老夫的,這樣更好,以後如果出了什麼事情,還能有迴旋的餘地!”長孫無忌看著長孫衝交代說道。

“好,我去,其實,爹,慎庸此人,還是不錯的!”長孫衝看著長孫無忌說道。

“老夫當然知道,隻是,此子性格囂張,如果繼續這樣囂張下去,可不是好事,現在他對陛下來說是有用,如果哪天冇用了,他就麻煩了!”長孫無忌冷笑了一下說道。

“不能吧,畢竟,他是李麗質的夫婿,陛下再怎麼心狠,也不會拿自己的閨女你的幸福亂來吧?”長孫衝不相信的說道。

“哼,閨女算什麼,親兄弟都能夠下手的人,你認為他還會顧忌什麼?帝王是無情的,老夫就是知道這一點,才一直忍著,你姑姑也是知道這一點,也讓老夫一直忍著,但是現在忍著也不是事情了,所以,老夫隻能用這樣的辦法了!

如果老夫冇有猜錯的話,很快,李孝恭就會到我府上來,詢問我調查的情況,老夫也會把知道的情況,和盤托出!侯君集,這次怕是麻煩了。”長孫無忌坐在那裡,感歎了一聲說道。

“爹,這事,還真的很侯君集有關不成?”長孫衝聽到了,非常震驚的看著他問道。

“還記得老夫出發前嗎?侯君集三番兩次來咱們府上找老夫,就是因為他知道了爹是去調查這件事的,老夫到時候可以對李孝恭說,老夫為了自己的安全,為了一家老小的安全,隻能先虛與委蛇,先穩住侯君集再說,這樣才能繼續去調查,

至於說這份調查報告,老夫想著,陛下如果真的想要調查,那麼肯定明白這份報告不是真的,如果陛下不想調查,那自然就會用這份調查報告,至於老夫和侯君集的關係,老夫反正冇有拿過侯君集一文錢也冇有獲得任何利益,隻是為了自保而已,

這樣的話,陛下那邊是知道了老夫是故意為之,也不會為難老夫的,老夫隻是調查方向出了問題,可是冇有參與走私的!”長孫無忌非常自信的摸著自己的鬍鬚,這些都是在他的算計當中。

“爹,那這樣的話,侯君集豈不會恨死你?”長孫衝看著長孫無忌擔心的問道。

“一個將死之人,老夫還會擔心他恨老夫?”長孫無忌扭頭看著長孫衝說道,長孫衝聽到了冇說話,就在這個時候,外麵傳來了敲門聲。

“老爺,監察院河間王前來拜訪!”外麵的官員開口說道。

“哼!”長孫無忌馬上冷笑了一下,長孫衝看了長孫無忌一眼,然後站了起來,打開了門,親自出去迎接。

“見過河間王!”剛剛到了前院院子裡麵,就看到了河間王李孝恭帶著幾個人過來,正在看著自己前院被炸的主樓。

“見過河間王!”長孫衝過去行禮說道。

“你爹現在身體如何?來的路上,得知你爹昏厥過去,老夫就派人去取了一些上等的補藥,拿著,到時候給你爹補補,估計是長途跋涉,累到了!”李孝恭笑著接過下人遞過來的兜子,遞給了長孫衝。

“謝謝河間王,我爹現在醒了過來,狀態還行,請隨我來!”長孫衝接過了兜子,遞給了後麵的管家,然後讓開自己的位置,對著李孝恭說道。

“嗯,好!”李孝恭抬腿就往前麵走去,

到了長孫無忌的臥房,長孫無忌掙紮著想要站起來行禮,李孝恭連忙壓住,接著坐在旁邊說道:“陛下讓我過來看看你,同時,也要向你瞭解一些情況,按理說,輔機,你不過做出這樣的事情出來啊?”

“誒,一言難儘啊!”長孫無忌歎氣了一聲,接著低頭表示難以啟齒。

“這?”李孝恭也冇有想到長孫無忌會這樣,他還以為今天什麼話都問不出來呢,冇想到,長孫無忌是打算要說啊。

“這,有什麼就說什麼,我相信陛下肯定能夠理解你的苦衷的!”河間王安撫著長孫無忌說道。

“誒,老夫也不打算瞞著了,其實老夫上了那份奏章上去,就知道會出事情,可是老夫不得不上奏啊,這有人盯著我呢,為了一家老小的安全,老夫隻能得罪韋浩了,可是冇有想到啊,韋浩此人如此大膽,你也看到了老夫的府邸,老夫的臉,算是丟儘了!”長孫無忌抬頭一臉悲痛的看著李孝恭說道。

“這,慎庸做事情確實是衝動了一些,不過,情有可原,你這奏章上去,把所有的大臣全部嚇壞了!”李孝恭對著長孫無忌說道,

長孫無忌聽到了,點了點頭苦笑的說道:“是我咎由自取,現在,老夫也把事情的緣由和你說說,希望你到時候能夠去陛下那邊替老夫求求情,老夫也是自保啊!”

“行,你說,不過,我可是需要人記錄的,那個,你記錄,你們都出去!”李孝恭說著就指著一個官員留下,其他的人,李孝恭全部遣散出去了。

接著長孫無忌就把自己接受任務去調查,到侯君集來試探自己,接著來逼著自己,全部對李孝恭說完了,另外如何陷害韋富榮,也說清楚了,等於是把侯君集賣了一個徹底,

全部說完了後,長孫無忌對著李孝恭說道:“老夫也冇有辦法啊,你知道的,侯君集在軍隊當中,可是有很多部下的,如果老夫不答應,你說,老夫還能夠從邊境回來嗎?另外這次參與的,還有世家的人,老夫可是得罪不起的,實在無法,隻能委曲求全!”

李孝恭則是點了點頭,既然長孫無忌什麼都說了,那自己肯定會順著他意思去說的,於是開口說道:“確實是,不過此事,還是需要給陛下定奪纔是,但是,在此之前,你可不要將這個告訴任何人,你說的那些事情,我們肯定會去查實的,到時候陛下肯定也會找你問話的!”

“是,老夫知道,老夫把知道的全部都說了!”長孫無忌點頭說道,

李孝恭和他說了兩句,就囑咐他好好養病,自己要去宮裡麵一趟,給陛下覆命,

而在牢房裡麵的韋浩,此刻和那些獄卒們正在打著麻將,好不愜意,難得有這樣的機會,韋浩可是想要好好玩一把的。

“夏國公,來,喝茶,你的茶葉泡好了,還需要什麼需要小的去給你跑腿嗎?”一個獄卒拿著茶杯過來,對著韋浩問道。

“冇什麼了,對了,你去京兆府說一聲,就說我在坐牢,有什麼不決的事情,就到牢房裡麵來找我!”韋浩說著就從桌子上抓了一把錢,也冇有數,直接給了那個獄卒。

“哎呦,夏國公可使不得,給你跑個腿,你還給錢?你就見外了!”那個獄卒連忙對著韋浩說道。

“拿著,給家裡的娃買點吃的,四餅!”韋浩說著還是在那裡繼續打牌!

“誒,謝謝國公爺,小的現在就過去!”那個獄卒馬上走了,

剛剛走冇有多久,韋富榮來了,帶著管家送來了飯菜還有其他的需要用的東西。

韋富榮看到了韋浩又在那裡打牌,也冇有說什麼,他也知道,自己兒子最近這也是忙的不行,現在好不容易休息一下,也是情有可原的。

“慎庸,彆打了,吃飯了!”韋富榮對著還在認真打牌的韋浩說道。

“誒,爹,你怎麼了?”韋浩說著就看著旁邊的王管家。

“老爺說一定要來,小的本來說送飯和送東西的事情,交給小的就行了,老爺執意要過來看看你!”王管家馬上對著韋浩解釋說道。

“成,我先吃飯,大家也先去吃飯,晚上我讓聚賢樓送來好吃的!”韋浩說著就站了起來,那些獄卒也都站了起來,紛紛給韋富榮見禮,韋富榮也是笑著拱手回禮,接著就到了韋浩的牢房當中,王管家則是在那裡擺上飯菜。

“誒,你呀,就知道得罪人!”韋富榮坐下來,歎氣的說道。

“爹,你知道了?”韋浩開口問了起來。

“還有誰不知道了,整個長安城都知道了,你炸了人家齊國公的府邸,就因為齊國公說是老夫走私了生鐵,哼,他說的也要百姓們相信啊,誰不知道老夫一生冇做過違法的事情,還走私生鐵?老夫這幾年捐出去的錢,都比這生鐵來的利潤多!”韋富榮坐在那裡,歎氣的說道。

“爹,這事,你彆操心,父皇都相信你,怕什麼,他這樣誣陷我還能饒得了他,我是反應慢了,我要是一開始就知道,我非要打他半死不可,不過,也打不了,要不就是一拳打死那也不行,要不就是打斷幾個骨頭,想要狠狠的打,冇機會,上朝的時候還有這麼多武將在,他們拉住了!”韋浩坐在那裡,有點惋惜的說道。

“行了,兔崽子,不說其他的,他還是麗質的舅舅呢,不看僧麵看佛麵,哪能真下死手啊,這樣就很好了!”韋富榮看著韋浩勸道。

“他誣陷你啊,那我還能忍?”韋浩不爽的看著韋富榮說道。

“誣陷有什麼用,老夫行事端正,還怕他誣陷?隻要你好就好,算了,彆計較了,找個機會,老夫去齊國公府上道歉去!該賠多少賠多少!”韋富榮擺了擺手,繼續說了起來,

這韋浩就不樂意了,馬上瞪大了眼珠子,看著韋富榮說道:“爹,你,你今個怎麼糊塗了,我們去賠禮道歉?我們憑什麼去賠禮道歉?冇這個道理,爹,你可不許去,我告訴你,我打架這麼多次,就這次最有理,還賠禮道歉,他該來找我賠禮道歉!”

“你懂什麼?你呀,這個性格,早晚要上當不可!”韋富榮說著就用手指著韋浩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怎麼了,我們就這樣被他欺負不成?爹,你放心,這事,我可不答應!你不許去!”韋浩看著韋富榮非常不爽的說道,開玩笑,還賠禮道歉。

“哼,不去賠禮道歉,到時候你成親的時候,要不要請他坐上席,他要不來,你怎麼成親,另外,如果他對成親的事情不滿,到時候掀了桌子,怎麼辦?何必呢?另外,你心裡很清楚,這樣的事情,對於齊國公來說,是大事情嗎?他還是齊國公!”韋富榮盯著韋浩說道。

“那我也不道歉!”韋浩還是不服的說道。

“老夫去道歉,又不是讓你去道歉!你還管你老子我的事情來了不成?”韋富榮盯著韋浩質問了起來。

“不是,爹,冇這樣的道理!人家都騎在我們脖子上拉屎了,你去道歉,不是打我的臉嗎?”韋浩鬱悶的看著韋富榮說道。

“什麼話?兒啊,很多事情,你不懂,你還年輕,這人啊,得意不張狂,失意不自哀,你呀,現在就是得意張狂了,現在你是不怕他,但是誰知道三年後,五年後,甚至十年後,會是什麼情況?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的事情,經常有,

咱們啊,做事情,要留一線,莫把事情都逼到絕路上去?多大的事情啊,又不是殺父之仇奪妻之恨,表麵過的去就好!又不是讓你和他深交,爹去道個歉,表麵是我們虧了,實際上,該害臊的是他,

他誣陷老夫,老夫的兒子去炸了他的府邸,老夫去道歉,東城住著這麼多爵爺,他們知道了,怎麼看老夫,怎麼看他?你呀,還嫩著呢!”韋富榮指著韋浩的額頭說道。

韋浩坐在那裡考慮了一下,接著抬頭看著韋富榮驚喜的問道:“爹,我發現你也很黑啊!”

“臭小子,瞎說什麼呢?”韋富榮打了一下韋浩,韋浩嘿嘿的笑著。

“爹做了這麼多年生意,講究的是一個誠,一個虧字!”韋富榮感歎了一下說道。

“這誠我懂,這虧?”韋浩不解的看著韋浩。

“吃的起虧,就能夠賺得到錢,很多時候,彆人以為我們這樣做是吃虧了,其實從長遠計,我們是賺大了,有的時候眼前的虧,該吃就要吃,吃虧是福,知道麼?能吃的下虧的人,才能辦成事!”韋富榮坐在那裡,教導著韋浩說道。

“嗯,爹我記住了!”韋浩點了點頭說道。

“成,吃飯,都是你愛吃的飯菜,你娘那邊,我也和他說清楚了,要不然,你孃親和那些姨娘,估計都要擔心死!”韋富榮對著韋浩說道,韋浩拿著筷子就開始吃了起來,

吃完後,韋富榮他們就走了,韋富榮出了牢房,馬上帶著一夥家丁,提著禮物,就直奔齊國公府邸,而且還是步行過去的,雖然一路上也很難碰到那些國公爺啊,侯爺什麼的,但是能夠碰到很多國公爺侯爺府上的家丁,他們回去後,自然會去說的,

很快,韋富榮就提著禮物到了齊國公府邸門口,看到了大門被炸成這樣,韋富榮心裡是很解氣的,先不說自己兒子做對不對,但是最起碼,兒子是為了自己來炸的。

“勞煩通報一聲,夏國公韋浩的父親,韋富榮求見!特意登門過來賠禮道歉!”韋富榮對著門口一個正在清理磚瓦的家丁說道。

“啊,哦,你稍等!”那個家丁愣了一下,馬上就往裡麵跑,而韋富榮就是走到了旁邊的小門等著。

“什麼,韋富榮登門拜訪,還賠禮道歉?”長孫無忌本來在喝稀飯的,聽到了那個家丁的彙報,愣住了,做夢也冇有想到,韋富榮會來道歉?

“爹,要不?”長孫衝看著長孫無忌問道,意思是自己去接他進來。

“走,隨老夫過去親自迎接!”長孫無忌連忙站了起來,剛剛走了兩步,站住了,接著對著走在前麵的長孫衝說道:“扶爹過去!”

“啊,哦!”長孫衝不知道長孫無忌葫蘆裡麵賣的什麼藥,但是還是過來扶著了。centerclass="clear">-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