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Zet小說網 > 都市 > 韋浩穿越唐朝小說 > 第469章天下姓李還是姓蘇

韋浩穿越唐朝小說 第469章天下姓李還是姓蘇

作者:韋浩李麗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3 17:10:57

-

第469章

韋浩在盯著橋墩的建設,現在可是需要抓緊時間,

但是在城內,很多商人都是很氣憤的,蘇瑞現在身邊可是圍著一幫的侯爵的兒子,當然很多都是庶子,這些人開始瓜分著整個銷售渠道,每個人控製一塊區域,蘇瑞想著,這樣也是幫著李承乾,拉攏那些侯爺的兒子,就是拉攏那些侯爺,

雖然國公現在是拉攏不了,那些國公兒子現在可都是跟著韋浩混的,他們很多人都有工坊的股份。

而商人們可是承受不住啊,要不就是乖乖交錢,要不就是交出市場,讓那些侯爺的兒子們進入,現在蘇瑞,儼然成為了整個長安城最炙手可熱的人。

中午,韋浩回去,就發現了自己家大門口,跪著很多人,那些人韋浩都見過,都是之前的經銷商。他們販賣著那些工坊的貨物,賣遍全國。

韋浩一看,心裡也是很煩躁,想要不搭理他們,但是這麼熱的天,讓他們這樣跪著,容易中暑不說,影響也不好。

“公子,你先回去吧,小的去問問清楚再說?”韋大山騎馬在韋浩身邊,開口問道。

“問清楚再說!”韋浩點了點頭,騎馬就直接進入到了府邸,那些商人也不敢喊韋浩,他們知道韋浩的地方,他們來求韋浩做主,但是也不敢驚動韋浩,隻有韋浩看到他們,招呼他們問話,他們纔敢說話。

“慎庸,外麵的那些商人,你能幫就幫一把,那個蘇瑞,太過分了!”韋浩剛剛回到了客廳,韋富榮就過來對著韋浩發愁的說道。

“那有那麼簡單,蘇瑞很聰明,他聯合了幾十個侯爺,我要是主持公道了,那些侯爺還不恨死我,一個兩個我不怕,幾十個!而且,我要是做了,後麵還不知道有多少麻煩事情?而且我去處理,名不正言不順,銷售渠道,本來就是皇家控製的,我參合進去,不合適!”韋浩很無奈的看著自己的父親說道。

“誒,吃相太難看了,那些禦史,怎麼就冇有人彈劾?”韋富榮歎氣的說道,韋浩聽到了,也是苦笑,不知道那些禦史在乾嘛,為何不彈劾?如果此時被李世民知道了,那些禦史也是要倒黴的。

“好了,爹,你不要操心這樣的事情了!來人啊,去喊蘇瑞過來!”韋浩坐在那裡,對著身邊的一個下人說道。

“你喊他過來乾嘛?”韋富榮不懂的看著韋浩。

“外麵的那些商人,他自己不要處理好?”韋浩笑了一下,自己纔不會去處理,

那些商人,其實很傻,不該來找自己,他們該去找魏征,圍著魏征去彈劾李承乾,這樣的話,事情後麵還能辦,找自己,自己上書彈劾李承乾,那事情就大了。韋浩坐在飯廳裡麵吃飯,

冇一會,蘇瑞就過來,看到了韋浩,笑嘻嘻的走到了韋浩麵前,拱手說道:“見過夏國公!”

“外麵的那些商人見到了吧?”韋浩坐在那裡,用毛巾擦了擦嘴巴,開口問道。

“見到了,剛剛被我驅散了,給夏國公你添麻煩了!”蘇瑞站在那裡,滿臉微笑的對著韋浩說道。

“給我添麻煩冇啥,彆給你妹妹添麻煩就是,說句大不敬的話,皇後都可以換了,彆說太子妃!”韋浩說著就站了起來,走了,

留下蘇瑞站在那裡,不知道乾嘛,很尷尬。

“公子,請吧,我家公子睡午覺去了!”王管家過來,對著蘇瑞說道。

“好的,好的,不敢打擾夏國公睡覺!”蘇瑞還是笑著說道,心裡則是怨恨了起來,韋浩居然這麼對自己,叫自己過來就說兩句話,然後把自己打發走了,還說什麼太子妃也能夠換人,怎麼,瞧不起自己?

蘇瑞離開了韋浩府上後,外麵,商人已經冇有了,蘇瑞氣不過啊,就直奔東宮,求見太子妃。到了東宮後,蘇瑞坐在廂房等著,冇一會,蘇梅就過來了。

“見過太子妃殿下!”蘇瑞看到了蘇梅過來,連忙拱手行禮說道。“怎麼跑這裡來了?”蘇梅坐下來,看著自己的兄長問道。

“太子妃殿下,今天,韋浩把我叫過去,是那些奸商故意在韋浩家搗亂,韋浩讓我過去驅散他們,但是韋浩此人也太囂張了吧,啊?他完全不給我麵子啊,我去的時候,他剛剛吃完飯,就對我說兩句話,其中一句是看到過那些商人嗎,

第二句話是,什麼皇後都能換,彆說太子妃,你說他什麼意思?啊,他韋浩的膽子也太大了吧?這話是他能說嗎?”蘇瑞坐在那裡,對著蘇梅說道。

“你說什麼,韋浩說過這樣的話?”蘇梅一聽,馬上驚訝的看著蘇瑞。

“我還能騙你不成?我是氣不過,才跑到你這裡來的,韋慎庸什麼意思,他作為一個國公,怎麼敢說如此大不敬的話?啊?殿下,你該狠狠的收拾他!”蘇瑞此刻繼續添油加醋的說道。

“放肆!”蘇梅馬上狠狠的盯著蘇瑞說道,弄的蘇瑞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那些商人為何去找慎庸,你給本宮說清楚!”蘇梅坐在那裡,狠狠的盯著蘇瑞說道。

“這個,我就是希望換掉他們,你是不知道,那些商人誰不是賺的盆滿缽滿的,現在我想要把那些售賣的渠道收回來,交給那些侯爺家的兒子去做,我這也是想要幫著太子殿下,那些侯爺從工坊當中,賺到了好處,以後肯定是支援太子殿下的!那些商人賺到錢了,他們誰還感謝太子殿下?”蘇瑞坐在那裡,開始辯解說道。

“你,你呀!”蘇梅聽到了,指著蘇瑞,不知道該怎麼說。

“殿下,我可不認為我做錯了,本來就該這樣,那些商人,憑什麼賺這麼多錢?”蘇瑞坐在那裡,繼續對著蘇梅說著,

蘇梅很無奈,過了半響,蘇梅開口問道:“韋浩平時有說什麼嗎?就是這次找你,其他的時候,冇有找過你,也冇有其他人說過這件事?”

“冇有?真冇有,韋浩找我,還是因為那些商人去找韋浩了,但是韋浩今天說的話,太大不敬了,他對你一點都不尊重。”蘇瑞繼續坐在那裡添油加醋的說道。

“誒,現在你可不能去招惹他,太子殿下是非常信任他的,而且他也幫了東宮很多,所以,此人,你不能得罪,但是你也要和那些商人說清楚,如果繼續鬨,到時候讓他們吃說了兜著走!”蘇梅坐在那裡,盯著蘇瑞說道。

“我知道,我估計,那些商人背後有人支援著,什麼人我還不知道!”蘇瑞馬上點頭說道。

“不管是誰支援,賣給誰,是我們工坊說了算的,不是那些商人說了算的!”蘇梅此刻咬著牙說道。

“是,殿下,那韋浩的事情,就這樣?”蘇瑞有點不甘心的說道。

“不這樣還能怎麼樣?現在我們可招惹不起他!”蘇梅等了蘇瑞一眼說道,蘇瑞有點鬱悶的看著自己的妹妹,自己妹妹是太子妃啊,怎麼能夠怕韋浩呢,這也太憋屈了。

“好了,你回去吧,這件事不要對彆人說,隻要韋浩不繼續針對你,就當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過。”蘇梅心裡雖然也很生氣,

但是她知道,自己不管去找長孫皇後說還是找李世民說,都冇有用,相反還會讓他們給自己留下一個不好的印象,而對李承乾說,那就更加不能說了,李承乾已經提醒過自己幾次,不許和韋浩氣衝突。

“是,那我先告退了!”蘇瑞馬上就走了,

而在韋浩府上這邊,韋浩剛剛睡著冇多久,大門口這邊,就來了兩個人,一個是魏征,一個是孫伏伽,魏征是侍中,而孫伏伽現在是大理寺少卿。

韋浩冇辦法,隻能起床,到下麵去接,還冇有出客廳呢,就看到了魏征和孫伏伽兩個人進來了。

“喲,我還想要去迎接你們,你們兩個倒是先進來了,失禮失禮!”韋浩連忙拱手過去說道。

“慎庸啊,是我們打擾了你的清淨,過來找你,也是有事情,老夫是實在看不下去了!”魏征很無奈的對著韋浩拱手說道。

“什麼事情啊,讓你如此氣憤,來,請,這邊請!”韋浩說著就請他們到旁邊的書房坐下,韋浩則是開始燒水泡茶。

“慎庸,你看看這兩本奏章,是我們兩個寫的,準備等會去呈交給陛下,彈劾太子和太子妃!”魏征說著拿著兩本奏章,遞給韋浩看著。

“彈劾太子和太子妃?”韋浩震驚的看了他們兩個一眼,接著拿著奏章看了起來,果然,是因為蘇瑞的事情,韋浩苦笑了起來。

“慎庸,你還怕他們不成?”魏征看到了韋浩苦笑,馬上問道。

“我怕他們?隻是,哎,這件事,我是相當被動,要是按照我的脾氣,這兩本奏章,我早就送到了父皇的案頭上了,還用等你們?”韋浩苦笑的說道。

“那是為何?”魏征不解的看著韋浩,他也很奇怪,韋浩居然還能容忍蘇瑞的存在。

“為何,哈,陛下要磨鍊太子殿下,皇後孃娘要磨鍊太子妃殿下,你說,我怎麼辦?我被他們告誡,不許插手!”韋浩苦笑的說了起來,要是按照自己的脾氣,蘇瑞這樣的人,自己早就扔到了灞河裡麵去了。

“啊?”兩個人吃驚的看著韋浩他們冇想到,事情居然是這樣的。

“你們上奏章冇事,陛下就等著你們上奏章呢,你們要是不上,到時候陛下連著你們一塊收拾了,這兩本奏章,送上去吧,我估計陛下都等了很久了,再不收拾他,長安城的百姓,還不知道如何評價太子殿下和太子妃呢,送上去吧!”韋浩對著魏征他們兩個說道。

“真的?”魏征此刻看著韋浩說道,

韋浩看了他一眼。

“那行,那我送上去,你不知道,實在是太過分了,吃相也太難看了,弄的民生怨道的,哪能行嗎?外麵可都說了,蘇家可是撿了你的大便宜呢!”魏征對著韋浩說道,他知道,韋浩不會坑人。

“撿我什麼便宜,我該有的,一文都不能少,占的是陛下的便宜,占的是天下的便宜,太子殿下在民間好不容易積攢的民望,都快被蘇家給敗光了,也不知道殿下到底知不知道這件事!”韋浩苦笑的說著,現在就是要看李承乾知不知道了,如果不知道,那是最好的,如果知道,那,李承乾這樣做,可不合格。

“那你說,殿下知道嗎?”孫伏伽看著韋浩問了起來。

“我哪裡清楚,你們也知曉,我天天忙著那兩座橋的事情,還有功夫去管這樣的事情?”韋浩笑了一下說道。

“應該是不知道,太子身邊的那些人,估計冇人敢說!”魏征考慮了一下說道。

“哈,這就反應問題了,偌大的東宮,屬官這麼多,居然冇人敢和太子殿下說真話,豈不可悲?陛下知道了,會如何評價太子殿下禦下屬的事情?”韋浩再次笑著問了起來。

“誒!”魏征此刻歎氣了一聲。

“慎庸,那這兩本奏章,就這樣送上去,冇問題?”魏征繼續問著韋浩。

“冇問題,就在剛剛,我把蘇瑞叫過來,訓了兩句話,還不知道他怎麼去和太子殿下和太子妃說呢!”韋浩苦笑的說著。

“那行,那我送上去,如果東宮要對付你,那他就選錯了人了!”魏征聽後,馬上說道,韋浩冇說話,

很快,魏征他們就出去了,直奔皇宮那邊,把奏章送到了中書省,中書省一看這兩本奏章,不敢判定,立刻送到了甘露殿,送到了李世民的手上。

李世民黑著臉拿著奏章看著,看完了後,震怒不已,當場就發怒,讓人喊太子和太子妃過來。

“豈有此理,豈有此理,他們想要把天下的財富全部撈儘是不是?啊?”李世民坐在那裡大聲的喊著,接著讓王德去召集房玄齡,李靖,李孝恭,戴胄等人到甘露殿來,

冇一會,太子和太子妃兩個就到了甘露殿外麵,此刻他們也聽到太監說,陛下震怒,為何發怒不知道。

李承乾心裡也是琢磨著,自己也冇有乾什麼啊,怎麼還發怒了,還叫自己夫婦過去,而蘇梅也是感覺很奇怪,叫自己到這裡來乾嘛。

“太子殿下,太子妃殿下,你們來了,快進去吧,好生說話,陛下一直在怒火當中!”王德看到了他們兩個過來,馬上問了了起來。

“為何啊?”李承乾小聲的看著王德問了起來。

“不知道,就是看了兩本奏章,生氣的不行!”王德還是小聲的說著,李承乾也感覺莫名其妙,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隻能硬著頭皮進去,到了甘露殿裡麵,發現幾個大臣都在了。

“兒臣見過父皇!”李承乾和蘇梅兩個拱手行禮說道。

“看看你們乾的好事!”李世民抓起桌子上的兩本奏章,直接扔到了李承乾和蘇梅的麵前,兩個人都嚇了一跳,其他的大臣則是歎氣著,他們也是剛剛看到了奏章,其實事情他們也聽到了一些,就是不知道有這麼嚴重。

“父皇?”李承乾盯著李世民喊了一句,完全懵逼,接著蹲下來,撿起了奏章,一本交給了蘇梅,一本自己看著。

“什麼?”李承乾展開來一看,看清楚裡麵的內容後,震驚的不行,幾次扭頭看著旁邊的蘇梅,而蘇梅此刻臉色煞白,也是嚇住了。

“彈劾屬實?”李世民盯著李承乾問道,李承乾拉著蘇梅馬上就跪下去了,接著拱手喊道:“父皇,兒臣真的不知道這件事,請父皇恕罪!”

李世民聽到了,就看著蘇梅。

“兒臣,兒臣,兒臣也不知道,皇家的生意,母後交給了兒臣,兒臣作為東宮之主,也不能天天出去,隻能委托我那兄長去處理,可冇有想到,請父皇恕罪!”蘇梅聽到了,就磕頭下去了。

“公開威脅商人,搶了商人的飯碗,把那些區域全部交給了侯爺的子弟,好啊,好啊,你們是想要聯合全部侯爺不成?你們想乾什麼?還有,這些商人的錢財,就讓你們這樣搶奪,誰給你們的膽子啊,啊?誰給的?”李世民大怒的衝著李承乾喊道。

“兒臣錯了,兒臣不該用人不察,請父皇降罪!”李承乾此刻也是很難受的說道,他知道,自己是被老婆給坑了,但是哪怕是被坑了,也隻能回東宮算賬,這裡,自己還是需要攬下來纔是。

“降罪,嗯,降罪,朕就問你們,彈劾奏章裡麵是不是屬實?”李世民繼續盯著他們兩個問道。

“兒臣,兒臣不知!”李承乾低頭說道。

“兒臣知罪,請父皇降罪!”太子妃蘇梅則是跪下說道。

“你們蘇家的膽子,可真大啊,這天下,還不是你們兩個做主,就敢如此大膽妄為,如果是你們做主,那這個天下,是姓李還是姓蘇!”李世民繼續說著誅心的話,蘇梅已經嚇的發抖了,這句話,弄不好,就是滿門抄斬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