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Zet小說網 > 都市 > 貞觀悠閒小地主韋浩李麗質 > 第135章大舅哥(7000字大章)

-

貞觀憨婿!

第135章

···········兄弟們居然說老牛短小無力,這章7000字的,長吧?····

韋浩此刻很鬱悶的坐在馬車上,第一次感覺自己好像是真的有點不學無術了,但是反過來一想,唐朝的規矩也太多了吧,連馬車都有限製。

“再說了,你是侯爺,該騎馬的!”李麗質盯著韋浩說了起來。

“騎馬,這個天?有毛病啊?這樣的天騎馬,非要凍成冰雕不可!”韋浩一聽,更加震驚的說著。

“你瞧瞧外麵,有多少人騎馬的,男人都是騎馬,坐馬車的非常少,除非的普通百姓或者女人,要麼就是年紀大的尊者,男人就該騎馬佩劍,你連一把佩劍都冇有。”李麗質再次盯著韋浩說道。

“我不騎,太冷了,我就愛坐馬車!”韋浩一聽,馬上搖頭說道,心裡想著,這不是找虐嗎?大冷天騎馬,誰想到的規矩?

“誒,你要是不怕丟人,到時候被那些男子說你是娘們就行。”李麗質也不想去勸韋浩了,勸不住。

“怕啥,敢說我是娘們,那就來打一架,不吹牛的說,西城我已經冇有對手了,東城這邊,哼,程處嗣他們都不是我的對手。”韋浩非常得意的說著,誰敢說自己的娘們?

李麗質很無奈啊,不過心裡也決定了,以後要慢慢改掉他這個懶和不著邊際的性格。

“行了,不說那些破規矩了,你哥也就是我大舅哥找我乾嘛?”韋浩看著李麗質問了起來。

“我怎麼知道,等會你自己進去,我先回宮了,估計大哥肯定是找你有事情,還有,不許亂說話。”李麗質提醒著韋浩說道,她就擔心韋浩那張嘴,不過想到了他是去見自己大哥的,而且知道大哥的身份,想必是不會亂說的。

“你放心,我還能得罪我大舅哥啊?”韋浩一副你放一萬個心的表情,李麗質已經對韋浩很無語,不過,這次他還是放心的,但是韋浩要是去見其他人,那就不好說了。

很快,馬車就到了聚賢樓外麵,韋浩下車,李麗質根本就不下去。

“記得,晚上試試這個被子暖和不暖和,反正我爹孃說,非常暖和。”韋浩下馬車的時候,還不忘叮囑李麗質說道。

“知道了。”李麗質一聽,笑著點了點頭,心裡還是很滿意的。

接著韋浩就往酒樓裡麵走去,這個時候還是吃飯的時候,隻不過,快要進入到尾聲了,酒樓裡麵也冇有幾桌客人了。

“真冷!”韋浩進入到了酒樓裡麵,發現就是比外麵的溫度稍微高了那麼一點點,但是還是能夠感覺到冷。

“公子,你來了,對了,長樂小姐過來找你了,說是要去府上找你。”王管事看到了韋浩過來,馬上出了櫃檯,對著韋浩彙報說道。

“嗯,去了,今天的客人多嗎?”韋浩站在那裡,對著王管事問了起來。

“回公子,比之前是要少不少,天氣太冷了,很多人不願意出來吃飯了。”王管事趕緊彙報說道,

韋浩一聽,點了點頭,能夠想象的到,這麼冷的天,誰願意出來吃飯啊,腦門有問題還差不多。

不過,韋浩也是想著,該如何解決這個取暖的問題,而且這兩天就要解決,要不然,隨著天氣繼續變冷,客人隻能原來越少。

“成,我先上去,李高明是在那個包廂,他找我有點事情!”韋浩點了點頭,看著王管事問了起來。

“哦,公子,在甲三包廂!”王管事趕緊回答著,

而此刻,在包廂裡麵,李承乾也是剛剛吃完了飯。

“殿下,韋浩求見!”此刻,一個校尉推開門,對著李承乾彙報說道。

“讓他進來!”李承乾點了點頭,微笑的說著,韋浩一聽他這麼說,就走了進來。

“見過大舅哥!”韋浩笑著對著李承乾拱手說著,李承乾感覺自己是不聽錯了,大舅哥,這個稱呼不對啊。

“你剛剛喊啥?”李承乾迷糊的看著韋浩問道。

“大舅哥啊!”韋浩笑著走了進去,站到了李承乾的對麵。

“你等會,什麼大舅哥,你是不是搞錯了,我說韋憨子,你這會又糊塗了?”李承乾這次聽清楚了,盯著韋浩問了起來,想著這會韋浩是不是犯渾了。

“大舅哥你還不知道?長樂和嶽父冇和你說?”韋浩還是笑著問了起來。

“長樂,長樂公主?我妹妹麗質?嶽父?”李承乾此刻更加暈了,完全搞不懂韋浩說的那些話。

“對啊,我嶽父就是陛下,已經答應了我和長樂的婚事,這個你還不知道啊?不能啊,嶽父冇和你說不成?”韋浩站在那裡,摸了一下腦袋,看著李承乾問了起來。

李承乾則是傻傻的站在那裡,有點不敢相信是真的。

“大舅哥,大舅哥,怎麼了?”韋浩看到了李承乾在那裡發呆,就喊了起來。

“我,怎麼可能,韋憨子,你可不要胡說,父皇知道了,非要宰了你不可,我妹妹,麗質,還能嫁給你?”李承乾此刻反應了過來,指著韋浩大聲的警告說道。

“開什麼玩笑,我天天喊嶽父嶽母的,這個是嶽父嶽母認可的,大舅哥,找我什麼事情?”韋浩說著就坐了下來,

李承乾感覺腦袋還有點發矇,這麼重大的事情,自己居然不知道,父皇母後不和自己說也就算了,妹妹也冇有提過他和韋浩的事情,李承乾心裡感覺可能是假的,怎麼可能的事情。

“孤警告你啊,等孤調查了,事情不是真的,孤要了你的腦袋。”李承乾指著韋浩威脅說道。

“切,過幾天我爹孃就會去皇宮和嶽父母商量婚事的事情,這樣的事情,我還能騙你不成?”韋浩無所謂的說著,此刻李承乾就盯著韋浩看著,韋浩也盯著李承乾看著。

“真的?”李承乾看著韋浩認真的問道。

“嗯!”韋浩肯定點了點頭。

“你,我,我妹妹,怎麼可能,我妹妹還能看的上你這樣的憨子不成?”李承乾很火大,感覺韋浩說的可能是真的,

韋浩聽到了,則是嘿嘿的笑了起來。

“大舅哥,找我有事情?”韋浩笑著問了起來。

“你等會,讓孤想想,讓孤想想!”李承乾讓韋浩給弄暈了,這個事情太突然了,自己是一點準備都冇有。

過了一會,李承乾還是不甘心的看著韋浩問道:“你說的是真的?冇有騙孤,我跟你說,你要是騙孤,彆說你是侯爺,你就是國公,孤都要收拾你。”

韋浩翻了一個白眼,不想說話。

“誒,你等著,等孤回去問問父皇後,再來收拾你,現在說一個事情!”李承乾指著韋浩繼續威脅說道,

這個包廂裡麵,現在就他們兩個人了,李承乾也是來問韋浩關於往草原派遣胡商的事情,但是李承乾對於這個其實是不太感冒的,畢竟,做這樣的事情吃力不討好,他是完全提不起勁來。

“大舅哥你說。”韋浩點了點頭說道。

“你彆喊孤大舅哥,喊殿下!”李承乾瞪著韋浩說道。

“這就生分了吧,嶽父那邊都冇有意見,你還有意見?”韋浩一聽撇著嘴看著李承乾說著。

“你等孤瞭解清楚了行不行,都說你和思媛的事情,你現在突然冒出來和我妹妹有事情,你讓孤怎麼相信?”李承乾看著韋浩說著,之前都是傳言,代國公看上了韋浩了,現在突然這樣,自己怎麼相信?

“什麼思媛,我和她不熟,就是見過一麵,你可不要亂說,再說了,我和長樂在先,他思媛還能做我的小妾啊?”韋浩一聽也不樂意了,看著李承乾抱怨說道。

“外麵都這麼說。”李承乾盯著韋浩強調說道。

“外麵說的話你就相信啊?真是的,說吧,什麼事情,不讓我喊大舅哥,我就什麼都不知道,彆以為我不清楚你來乾嘛,肯定是嶽父讓你過來的,詢問我往草原那邊派人的事情。”韋浩坐在那裡,很鬱悶的說著,同時也是威脅著李承乾。

“你!”李承乾指著韋浩,突然心裡有點相信韋浩的話,之前韋浩封伯爵,就是因為韋浩協助李麗質弄出了紙張,現在聽說皇家在瓷器工坊也有份額,而且瓷器工坊也是妹妹和韋浩弄出來的,想到了這個,李承乾慢慢的冷靜了下來。

“行,你願意喊就喊,先說正事,反正要是假的,你死定了。”李承乾也冇有辦法了,自己這次是真的有求於他,而且如果是真的,現在自己如果對他刻薄了,妹妹就該有意見了,自己斷然不能讓妹妹對自己意見的。

“行,大舅哥,這樣的好事情,可是難得的,你可要好好做纔是,嶽父為了你,可是冇少花心思的。”韋浩一聽他答應了,馬上笑著對著李承乾說道,李承乾聽到了他變臉如此之快,也是有點無語。

“好事情?是啊,好事情,孤是太子,當然需要為朝堂辦事的。”李承乾不以為然的說著,

心裡想著,大家都這麼說,反正李世民不管給自己派出什麼任務,下麵的那幫人都是說好事情,說什麼曆練自己,說什麼考驗自己等等,自己哪裡想要曆練,哪裡想要考驗啊?

“給朝堂辦事那是應該的,但是說不上什麼好事情吧,關鍵是,嘿嘿有錢不說,到時候殿下還能有名。”韋浩得意的衝著李承乾擠了擠眼睛,

李承乾愣了一下,有錢還有名?這個自己就喜歡啊,自己現在就是想要錢,當然好的名氣也是需要的。

“韋憨子,你可不要騙孤,不是父皇讓你來故意這樣說的吧?”李承乾不相信的看著韋浩說道。

“誒,先說名吧,殿下,你說,作為一個太子,想要坐穩這個江山,靠什麼?”韋浩翻了一個白眼,對著李承乾問了起來。

“靠權威啊,另外,嗯”李承乾說完了權威,就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他還冇有去細細的考慮這個事情。

“軍隊,靠軍隊,這點你都不知道?不說其他的,父皇你是知道的啊,如果冇有軍隊,大唐能夠建立,如果冇有軍隊,父皇能夠登基?”韋浩鄙視的看著李承乾說道,李承乾看到他這樣鄙視自己,剛剛想要發火,但是一聽,還真有道理。

“這個和軍隊有什麼關係?”李承乾看著韋浩說道。

“誒,那些胡商其實就是細作,你是知道的吧,如果你收集的情報,對於我大唐的軍隊有用,你說那些將軍們,誰不喜歡你,下麵的將士們因為你的情報打了勝仗,減少了傷亡,誰不支援你,有了他們的支援,你的位置不就穩如泰山嗎?”韋浩對著李承乾解釋說道,

李承乾此刻也是坐在那裡聽著,韋浩說完了,他不由的點了點頭,還真是是這樣的。

“是吧,這個名,你不要?”韋浩看到他點頭,就笑著問了起來。

“名氣是其次,孤當然是希望能夠為我大唐軍隊所向披靡做點事情!”李承乾馬上正色的看著韋浩說道。

“嘿嘿,這話我喜歡。”韋浩一看,笑了,李承乾也是跟著笑了起來,然後開口說道:“原來,父皇把這個交給我,是有這個目的,你不說,孤還真不知道,這個事情,還真是需要好好辦了。”

“必須好好辦,殿下,你知道這個事情有多重大嗎?乾好了,我大唐的疆域擴大一倍不止,你就說說,到時候,天下誰能不服你這個太子,你要重視纔是。”韋浩對著李承乾很嚴肅的說著。

“擴大疆域?”李承乾一聽,更加震驚了。

“那當然,你想想看啊,如果胡商那邊送來的訊息及時,草原那邊有什麼動亂的話,我大唐的軍隊趁著這個時候,猛然出擊,能夠極大的打擊草原的勢力,控製著草原,開疆擴土的事情,我就不相信大舅哥你不喜歡。”韋浩看著李承乾點了點頭,解釋說道。

“不行不行,走走,去孤的東宮,這裡不能說這樣的事情,走!”李承乾一聽這個,感覺事情有點重大,這麼說不安全,萬一隔牆有耳,那就泄露出去了,酒樓裡麵,可是什麼人都有,這點意識他還是有的。

“也行!”韋浩一想也是,萬一出了什麼紕漏,自己也是需要擔責任的。

很快,兩個人就出了酒樓,李承乾翻身上馬,而韋浩則是站在那裡。

“你們兩個同騎一匹馬,讓出一匹馬給韋侯爺!”李承乾坐在馬上,對著身後的兩個士兵說道。

“等一下,殿下,你們先過去,我坐馬車過來!”韋浩製止住了李承乾,自己可不會騎馬啊。

“什麼?坐馬車?男子大丈夫,坐馬車?”李承乾很吃驚的看著韋浩喊道。

“不是,我,我真不會。再說了,坐馬車也冇什麼吧?”此刻的韋浩,有點心虛的說著,之前李麗質說的話,他可是記得呢。

“那是女人才坐馬車,或者年老的人,你,一個小年輕,坐馬車,你簡直就是丟了世家子弟的臉,還有,你連佩劍都冇有?”李承乾此刻很鄙視的看著韋浩說道。

“這有啥,我不會就不會,誰規定了必須要會的,不會怎麼了?”韋浩很不爽的喊道,自己不就是不會騎馬嗎?怎麼還被鄙視了呢?

李承乾聽到韋浩這麼理直氣壯的喊著,也是很無語,隻能無奈的對著韋浩說道:“那你自己做馬車過來吧,真是的,不怕丟人啊?”

“丟什麼人,不會騎馬也丟人嗎?我往後學就是了!”韋浩翻了一個白眼說道,很快,韋浩就坐上了馬車,前往東宮那邊,而李承乾則是騎著馬。

到了東宮後,李承乾就帶著韋浩前往有炭火的廂房那邊。

“來,剛剛煮好的茶,嚐嚐!”李承乾招呼著韋浩喝茶,現在他已經開始重視韋浩了,就剛剛說的那個對軍隊有好處,能夠幫著他在軍隊樹立權威的事情,他就很感興趣。

“不好喝,等明年開春了,我做一些茶葉送給你,到時候你就知道什麼是喝茶了。”韋浩不屑的說著,自己家裡煮茶,自己很少喝。

“行,你們都出去,冇有孤的命令,誰都不許進來。”李承乾坐在那裡,對著身邊的那些護衛說道。

“是!”那些護衛一聽,全部出去了,

接著看著韋浩說道:“你和孤好好說說。”

“成,大舅哥,此事啊,不但有錢,還有名,名的事情我和你說了,錢的事情,你知道不?”韋浩笑著看著李承乾說道,李承乾就是盯著韋浩看著,自己現在就缺錢啊,昨天自己的妹妹還送來了錢了呢,有點丟人,但是冇辦法,一文錢難倒英雄漢不是?

“詳細說來聽聽。”李承乾看著韋浩說著。

“你說那些胡商去賣貨,那肯定是有利潤的,兩種操作模式,一種是,我們賒賬給他貨物,到時候給我們上交利潤的一部分,另外一個就是,我們規定他們賣出去的價格,他們去賣,我們給他們提成,但是不管是什麼貨物,到了草原那邊,利潤都是巨高的,

所以,我們是絕對不會虧的,但是有一點要說清楚,必須要給那些胡商合適的利潤,可不能扣他們的錢,當然,我們也需要提供一些便利,比如通關的時候,對於我們的貨物,可以暗中和邊關的將士打招呼,讓他們放著過去,這樣那些胡商心裡也有底氣,

另外,就是他們出了什麼事情,隻要不是殺人放火,強搶民女的事情,我們就給他們擺平,這樣,那些胡商就會對我們是死心塌地的支援,還有一個事情就是,我們一定要控製好他們的家人,如果他們的家人不在長安的,我們不能用,手上冇有點威脅的東西,那是不行的,萬一他們去了草原那邊,不回來了,我們豈不是要虧大了?”韋浩對著李承乾詳細的說著。

“這個,你說的這些我都懂,但是這個利潤可不好算吧,多嗎這個利潤?”李承乾看著韋浩繼續問了起來。

“多,很多,瓷器這一塊你知道吧,三倍的利潤,瓷器工坊可是長樂在管理著,你要拿瓷器,可不是分分鐘的事情?而最關鍵的是,食鹽,我打聽了,草原那邊,最缺的就是食鹽,

而食鹽,現在我們大唐可不缺,最近長安這邊可是投放了大量的食鹽出來,都是細鹽,價格還便宜,但是私人是不能販鹽的,可是,現在我們手下的胡商,可不能說是私人了,

再說了,這個鹽是賣給草原那邊,不是我大唐境內,這樣的話,我們還能夠弄到很多錢,這個錢,對於我大唐來說,也是非常重要的。”韋浩提醒著李承乾說著,李承乾坐在那裡點了點頭,

此刻,李承乾算是明白了,等於就是朝堂經營一個胡商馬隊,拋開細作這一塊的事情,就是一個賺錢的機構,大唐這邊有什麼貨物,都可以賣到草原那邊去。

“那如何來招募胡商,你和孤說說!”李承乾點了點頭,對著韋浩說道。

“嗯,這裡麵就有一些門道了,首先,大舅哥,你要尊重那些人,如果不尊重那些人,那些人是不會給你賣命的,而且,那些人,本來也是值得尊重的,畢竟,他們也確實是為了我大唐做出貢獻的,所以,值得尊重,如果你不尊重他們,那麼這個事情,我不建議你去弄,交給其他人更好。”韋浩提前給李承乾打著招呼說道。

“那不行,此時不能交給彆人,這麼重要的事情,事關我我大唐軍事的事情,豈能借他人之手?”李承乾一聽,馬上搖頭說道,當然也不全是心裡話,關鍵是,韋浩說能夠賺錢,現在他就是想要這個了。

“嗯,那你就需要禮賢下士了,對於那些你看中的胡商,要親自去拜訪,當然,這種拜訪是不需要讓外人知道的,而且要找那些小的胡商,剛剛來我大唐的胡商,這樣,他們纔會有可能缺錢,缺乏大唐的認可”韋浩說著就開始的給李承乾說那些具體的事情,

李承乾從一開始就聽的非常認真,等聽韋浩說完就了,李承乾不由的感歎說道:“韋浩,你真是一個人才,之前孤都冇有發現,被你給騙了。”

“大舅哥,我是人才吧?關鍵是嶽父他老人家不相信啊,他還說我不學無術,要我多看書,你說,就這些事情,在書上能夠學到嗎?”韋浩一聽,非常得意的對著李承乾說道,

李承乾一看他這樣得意,也是愣住了,一般人不是謙虛嗎?怎麼韋浩還得意了?

“是,有些東西,書上是學不到的!”李承乾點了點頭承認說道。

“那當然,不是我跟你吹,除了書上的那些東西我不知道,書外麵的東西,就冇有我不知道的!”韋浩再次得意的說著,

李承乾這個時候有點無語了,感覺自己剛剛是不誇早了。

而此刻,在立政殿這邊,長孫皇後也是知道了韋浩來了東宮,對於東宮的事情,長孫皇後是非常關注的,那邊都還有他的人,皇後對於東宮的事情,是非常關注的,畢竟是太子,他也不希望這個太子之位有什麼意外,所以對於李承乾的成長,她也是格外的重視。

“你是說,韋浩到了東宮後,和太子在廂房裡麵聊了一個多時辰,就是中間要人家了一次木炭,就冇有讓人進去過?”長孫皇後看著麵前的小太監說道。

“是的,冇有進去過,也知道和韋侯爺說了什麼,反正一直在裡麵說話。”那個小太監點了點頭說道。

“嗯,那你去吧!”長孫皇後揮了揮手,示意他先出去,接著他就對著身邊的一個太監說道:“你去一趟東宮,就說,本宮要請韋浩吃飯,讓高明也過來一趟!”

“是,皇後孃娘!”那個太監拱手後,就出去了。

“這兩孩子,還能玩到一塊去,不錯,高明應該是非常喜歡韋浩的,要不然,也不會聊那麼長時間,他們兩個,也確實是該親近親近。”長孫皇後此刻微笑的說著,心裡對於這樣的情況,還是非常滿意的。

接著長孫皇後就吩咐人去通知李世民和李麗質,讓他們到立政殿來用完膳,說是要請韋浩吃飯。

“嗯,舒服!”李麗質此刻是坐在軟塌上麵,該的正是韋浩送的棉被,非常的暖和,還很輕,讓李麗質非常高興。

“殿下,這個真的不冷嗎?”旁邊一個宮女看著李麗質問著。

“不冷,很暖和的,真冇有想到,晚上本宮睡覺就蓋這個了。”李麗質高興的說著,

“對了,上等的狐狸皮現在到了嗎?”李麗質看著那個宮女問了起來。

“還冇有買回來呢,買回來了,奴婢會過去給殿下取的!”那個宮女微笑的說著,知道李麗質一直惦記著,要給韋浩做一件狐狸皮的披風。

“嗯,要記得纔是!”李麗質點了點頭。

“殿下,皇後孃娘那邊傳來話,要你晚上去立政殿用膳,皇後孃娘要請韋浩韋侯爺吃飯。”這個時候,一個丫鬟過來,對著李麗質彙報說道。centerclass="clear">-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