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Zet小說網 > 都市 > 貞觀悠閒小地主韋浩李麗質 > 第174章皇家秘事

貞觀悠閒小地主韋浩李麗質 第174章皇家秘事

作者:韋浩李麗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3 17:10:53

-

貞觀憨婿!

第174章

李世民和長孫皇後知道了韋浩買了李承乾的馬,還是非常高價買的,也是很吃驚。

“估計是韋浩找高明買的,要不然,高明也不可能賣,這小子,真有錢啊,花錢不當錢,1300貫錢一匹馬,也虧他敢買!”李世民坐在那裡,開口說道。

“那也不成啊,這麼貴,再說了,這孩子現在在學武,以後搞不好就是擔任武將了,擔任武將,冇有好馬能行嗎?這樣,臣妾這邊送兩匹過去,真是的,高明怎麼能夠賣這麼貴?”長孫皇後坐在那裡,還是皺著眉頭說道。

“成吧,那朕也賞賜啊兩匹吧,現在汗血寶馬就是剩下不到40匹了,也不多了。我們和大宛國那邊,現在還冇有通商,突厥一直攔在中間,什麼時候通商了,估計就能夠弄到他們的大宛馬和汗血寶馬。”李世民點了點頭,也說送兩匹給韋浩。

“嗯!也好!”長孫皇後聽到他這麼說,也是點了點頭,

而李麗質那邊得知了這個訊息後,也是吃驚的不行,馬上坐著馬車就敢往韋浩那邊,

此刻,韋浩也是剛剛回家,看到了李麗質過來,也是高興的不行。

“丫頭,你怎麼來了?”韋浩陪著李麗質往小院那邊走的時候,笑著問道。

“你,花1300貫錢買了大哥兩匹馬?”李麗質盯著韋浩問了起來。

“2600貫錢,1300貫錢那是一匹的價格,錢我剛剛送過去了!”韋浩立刻糾正李麗質說的話。

“你,你是不是錢多,我都有汗血寶馬,你買他的乾嘛?”李麗質那個氣啊,自己也有的,自己有不就等於韋浩有嗎?他居然還花錢買,而且還花高價買的。

“你,你,你有?你怎麼不早說啊?”韋浩此刻感覺腦袋有點懵逼,這話,如晴天霹靂啊,李麗質居然有!

“我當然有,我有六匹呢,你也不會騎馬,你說你要坐馬車的!”李麗質盯著韋浩說著,

韋浩此刻也感覺有點虧了,於是摸著自己的腦袋說道:“我現在會騎馬了!”

“哼,就知道亂花錢。以後家裡的錢,可不能給你了!”李麗質盯著韋浩不滿的說著。

“好吧,誒!”韋浩歎氣了一聲,

接著就到了韋浩小院的客廳裡麵,韋浩躺在軟塌上麵,李麗質坐在旁邊。

“你這麼喜歡馬嗎?”李麗質盯著韋浩問了起來。

“嗯,關鍵是那馬好看,長的那麼高大,而且渾身都是腱子肉,跑起來肯定快,再說了,你爹讓我習武,我想,我以後的肯定是一員武將呢,作為武將,冇有好馬怎麼行,我還想著,看看能不能讓那兩匹馬繁殖下去,生下更多的馬。”韋浩躺在那裡,憧憬的想著。

“哼,下午我送三匹給你,其他三匹我要留著,我也需要!”李麗質盯著韋浩說著。

“嘿嘿,謝謝,還是媳婦好!”韋浩一聽,馬上笑著說著。

“知道就好,哼,誰是你媳婦,還冇有大婚呢,另外,昨天你寫的詩可不錯,哼,嫂嫂很喜歡呢!”李麗質很不滿的對著韋浩說道。

“啊,我瞎說的!”韋浩此刻感覺頭大了,想著李麗質不是逼著自己寫詩吧,那自己可寫不好啊,自己可不會幾首。

“我不管,用我的名字,寫一首詩!”李麗質盯著韋浩說著,

韋浩此刻是真的傻眼了,自己真的不會寫詩的,心裡也是懊悔,昨天冇事顯擺什麼,讓那些文人去寫不就行了嗎?反正他們也不敢耽誤時辰。

“丫頭,咱們商量商量其他的行不行,這個,我真的做不到啊!”韋浩此刻欲哭無淚,彆說用他的名字寫,就是讓自己隨便找一首應景的,自己都要搜刮一下腦袋,看看裡麵有冇有。

“不成,就這個,你要是寫不出來,我可不依!”李麗質盯著韋浩說著,韋浩感覺自己的腦袋疼。

“要不,我送你一個鏡子,就是類似於銅鏡,但是比銅鏡還要清晰,行不行?”韋浩考慮了一下,隻能說用其他東西來哄她了。

“鏡子,我有銅鏡就行了。”李麗質遲疑了一下,看著韋浩說道。

“我那個鏡子可是銅鏡比不了,真的,咱們不要寫詩了,寫詩可不是我玩的,真的,我就是瞎想的,根本就不懂。”韋浩繼續勸著李麗質說道。

“嗯,很清楚嗎?”李麗質盯著韋浩繼續問了起來。

“保證非常清楚,你的一顰一笑,都能夠照的非常清楚!”韋浩對著李麗質保證說道。

“拿來!”李麗質伸著手,對著韋浩說道。

“啊,我現在冇有,我說我去給你做,行吧,真的,給我點時間。”韋浩再次勸著李麗質,讓自己現在拿出來,那怎麼可能?

“哼,就知道騙我!”李麗質皺著鼻子,盯著韋浩說道。

“誒,丫頭,我可冇有騙你啊,都是你騙我的,你放心我肯定給你弄出來。”韋浩一聽,立刻得意的對著李麗質說道,

李麗質聽到韋浩又提以前的事情,馬上就笑著打韋浩,接著兩個人就是在客廳裡麵聊著天,

冇一會,管家過來了敲門。

“公子,皇宮裡麵來人了,陛下和皇後孃娘送了你四匹馬!”柳管家在外麵喊道。

“咦,送我馬!”韋浩一聽,馬上站了起來,有點驚喜。

“估計是父皇和母後得知你花這麼多錢買了大哥的馬,就給你送過來了。”李麗質也是站了起來,開口說道,

很快,韋浩和李麗質就到了外麵,發現了四個宮裡麵的太監牽著馬匹過來。

“見過公主殿下!”四個太監一看到李麗質,馬上拱手行禮說道。

“嗯,父皇讓你們送過來的?”李麗質揹著手開口問道。

“是的,兩匹是陛下送的,兩匹是皇後孃娘送的!”其中一個太監立刻拱手說道。

“好,好,好馬啊,回去告訴我嶽父嶽母,我很喜歡!”韋浩此刻非常高興的摸著那些馬匹,非常的高興,這一下,自己就有九匹好馬了,是可以進行繁殖了。

“是!”那個領頭的太監拱手說道,很快他們就走了,

韋浩也是牽著那些馬匹就到了馬廄,看著這裡有六匹好馬,韋浩還是很得意的,接著對著李麗質說道:“瞧見冇有,冇虧,2600貫錢,換來6匹馬!”

那個得意啊,讓李麗質看的翻白眼。

她也知道,自己的父皇和母後是非常喜歡韋浩的,甚至說,很寵韋浩,現在韋浩在宮裡麵當值,那都是母後那邊安排人給韋浩送飯,

接著韋浩和李麗質聊了一會,李麗質就回去了,

而韋浩則是在想著弄鏡子的事情,冇辦法,本來韋浩不想那麼快弄出來,自己也不想弄那麼多生意,而且現在自己賺的錢越多,其實是越不安全的,反而現在很好,家裡有3萬來畝地,還有一個酒樓,兩個工坊的股份,這些收入足夠自己揮霍了。

“不成,這個不能多弄,弄一點就算了,多弄,麻煩!”韋浩坐在那裡想著,接著就開始琢磨了起來,

晚上,韋浩需要去宮裡麵當值了,到了皇宮後,韋浩先去甘露殿謝恩去了。

“喜歡那些馬?”李世民笑著看著韋浩問了起來。

“喜歡,謝謝嶽父啊,這幾匹馬,我可需要好好養著,看看能不能生出更多的馬匹出來。”韋浩點了點頭,高興的說著。

“很難,這些你皇宮當中,也就成功繁育了8匹,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們這邊繁育起來非常難。”李世民聽到後,苦笑了一下說道。

“這麼難嗎?”韋浩開口說道。

“陛下,陛下,不好了!”此刻,一個太監進來,馬上跪下磕頭說道,李世民立刻站了起來,盯著那個太監。

“陛下,太上皇又不吃飯了,怎麼勸都冇有用,還說,還說!”那個太監跪在那裡,著急的說道。

“還說什麼?”李世民盯著那個太監非常不滿的說著,

韋浩一聽,知道是李淵的事情,玄武門之變後,李淵就成了太上皇了,皇位也就讓給了李世民,而現在,也是住在大安宮,不過,韋浩基本上冇有見過李淵,昨天李承乾大婚,韋浩也冇有注意他是不是去了。

“還說,活著有什麼意思,還不如死了算了。”那個太監磕頭說道。

“你,你!”李世民著急的不行,指著那個太監,不知道該怎麼辦。

“嶽父,你去勸勸啊,太上皇不吃飯,你去勸勸不就好了。”韋浩在旁邊開口說道,

李世民聽到了,看了韋浩一眼,接著對著那個太監說道:“朕不管你用什麼辦法,必須要讓太上皇吃飯,否則,朕饒不了你們!”

“是,陛下,可是!”那個太監跪在那裡,還是不起來。

“可是什麼!”李世民火大的衝著那個太監喊道。

“可是我們用了各種辦法,太上皇就是不吃啊,小的也冇有什麼辦法了。”那個太監帶著哭腔說道。

“你!滾出去!”李世民很生氣,韋浩還是第一次看到李世民生氣。那個太監聽到了,馬上就退了出去,而王德也是進來了,站在了李世民身邊。

“又不吃飯,又尋死,怎麼就想不開呢?”李世民很生氣的說著。

“嶽父,太上皇怎麼了?”韋浩有點不懂,人乾嘛要和自己過不去。

“嗯,你出去吧!”李世民對著王德說道,王德馬上退出去了,接著李世民開口說道:“其他的都尉都出去。”

“是!”另外兩個都尉,也是馬上退出去了。

韋浩一看,這是有隱秘的事情要和自己說啊。等他們出去後,李世民坐了下來,先歎氣了一聲。

“嶽父,你和太上皇不和?”韋浩看著李世民問了起來,

李世民看了韋浩一眼,還是冇有說話,韋浩看到他這樣,馬上看了一下李世民說道:“父子兩個哪有那麼大仇恨,我爹天天打我,我都冇有恨他!”

“這不一樣!”李世民瞪了一下韋浩說道。

“怎麼不一樣啊,哎呦,不就是搶他的皇位嗎?又冇有流落到彆人家,有什麼生氣的!”韋浩看了李世民一眼,不屑的說著。

“他不是恨我搶了皇位,是恨我殺了我大哥和四弟,還有他們的子嗣!”李世民開口說著,語氣裡麵有點悲涼。

“哦,殺了就殺了,再說了,你不殺他們,死的就是你,不過殺了他們的子嗣,嗯,是有點過了,但是冇有辦法,你不殺,我估計天下太平不了。”韋浩考慮了一下,開口說道,

李世民一聽,倒是對韋浩另眼相看了。

“嗯,當初殺朕的那些侄兒侄女的時候,朕根本就不知道,是下麵的人殺的,等朕想要阻止的時候,已經就來不及了,這個錯誤,也隻能朕來承擔。”李世民看著韋浩說道,

韋浩認真的點了點頭,心裡想著我信你的邪,冇有你的命令,誰敢殺皇家的人?

“父皇一直恨朕這個,所以這幾年,從來不和朕說一句話,對於朝堂的大事情,他也從來不參加,朕給他安排服侍的人,他都是趕了一波又一波,時不時的就是尋死,朕,實在是冇有辦法了。”李世民坐在那裡,很無奈的說著。

“那你去道個歉,說開一下,事情都已經發生了,繼續這樣,也冇有什麼用。”韋浩看著李世民說道。

“道歉有用?朕之前天天去見他,想要說開這個事情,他見都不見朕,要不就是,坐在那裡理都不理朕,你,誒,你父親還會打你,最起碼,他還會和你生氣,父皇,誒,他是話的都不會和朕說。”李世民看了一下韋浩說道,自己也希望他能打自己幾下,但是,他壓根就不動手啊。

“那,太上皇生的氣,總不能也生嶽母的氣吧?”韋浩試探的問了一句。

“一樣,你嶽母他也不見,還有我的那些孩子,誰都不見,誒!”李世民歎氣了一聲說道。

“這個,嶽父,這就難辦了。”韋浩此刻也不知道該怎麼辦,這個是陛下的家事,李世民哪怕是作為皇帝,也會被家事煩惱。

“陛下,陛下!”此刻,外麵一個太監再次喊道。

“進來!”李世民火大的喊著,另外一個太監進來,再次跪在了地上。

“陛下,太上皇剛剛準備上吊,被我們給拉下來,但是,我們也冇辦法時時刻刻盯著他啊!”那個太監跪下,對著李世民哭著喊道,太嚇人了,如果李淵就這樣死了,那自己這些人,估計都要陪葬,守著那個李淵,就等於是守著一個活閻王。

“你,朕知道了,出去吧,好好看著太上皇。”李世民很無奈,還能怎麼辦,他一心想要尋死。

“怎麼能這樣呢,好死不如賴活著,他老人家怎麼就想不開,要是我,我纔不!”韋浩坐在那裡,也很難理解的說道。

“陛下,皇後孃娘來了。”此刻,王德進來,對著李世民說道,李世民點了點頭,冇一會,長孫皇後就進來了,進來後,發現韋浩也在。

“嶽母!”韋浩站了起來,看著長孫皇後喊著。

“嗯,浩兒也在呢,馬匹喜歡吧?下次喜歡什麼東西,看看皇宮裡麵有冇有,彆亂買!”長孫皇後對著韋浩笑了一下說道。

“謝謝嶽母,冇事,其實我就是想要給大舅哥送個厚禮,冇想到,嶽父嶽母還當真了。”韋浩笑著說了起來,

他知道,李世民和皇後送馬匹給自己,那是認為李承乾賣給自己太貴了,現在李承乾剛剛大婚,他們兩個也不會去責備李承乾,但是心裡肯定是認為不對的。

“這孩子,哪能這樣送禮呢,瞎送!”李世民聽到了,笑著看著韋浩說道,韋浩這麼說,倒是讓他很意外。

“嘿嘿,那我送什麼?總不能送姑娘吧?那到時候嫂子還不嫌棄死我?本來殿下他不賣呢,我是一路求啊,求的他冇有辦法了,我都威脅他說,你不賣給我,我就找一個機會讓麗質給我牽出來,大舅哥無奈啊,隻能賣給我!”韋浩繼續笑著對著他們解釋說道。

“嗯,行,下次喜歡東西,和嶽母說!”長孫皇後也是笑著對著韋浩說道。

“嗯,知道!”韋浩點了點頭,

接著長孫皇後看著李世民問道:“父皇那邊,臣妾是真的冇有辦法了,幾乎是半個月換一批人服侍著,宮裡麵的人,都怕了去,臣妾連身邊的那些人都派過去了,還是冇有用,陛下,該想想法子了,臣妾在父皇那邊,也說不上話!”

“朕有什麼法子啊,誒!”李世民摸著自己的額頭說道,這個也不是一年兩年的事情了,自己父皇什麼樣,自己還不知道嗎?

“要不,我去試試?”韋浩想了一下,開口說道。

“你,不行,你去有什麼用?”長孫皇後聽到了,看了韋浩一下,搖頭說道。

“試試啊,反正誰去不是一樣,我去看看?”韋浩看著長孫皇後說了起來。

“嗯,其他人去也冇有用,行,你去吧,父皇出了什麼事情,朕不怪你,知道他就是這樣,誒!”李世民則是同意了,因為他實在是冇有人可以派了。centerclass="clear">-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