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Zet小說網 > 都市 > 貞觀悠閒小地主韋浩李麗質 > 第180章鏡子

貞觀悠閒小地主韋浩李麗質 第180章鏡子

作者:韋浩李麗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3 17:10:53

-

貞觀憨婿!

第180章

李世民很激動,也很高興,所以晚飯的時候。還多喝了兩杯酒,想著自己和父皇終於有緩和了,現在世家當中還在流傳字自己不孝,這個皇位是弑兄逼父來的,

雖然事實是這樣,但是李世民還是希望李淵能夠出來幫自己說幾句話,這樣,流言就要少很多,而且,自己也確實是希望李淵不要那麼恨自己,自己爭奪皇位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已經到了你死我活的階段了,不提前動手,死的就是自己一家。

而在韋浩那邊,韋浩也是繼續和李淵打牌,打完了以後,就是吃烤肉,接下來的幾天,長孫皇後也是每天過去打半天,和李淵說說話,甚至送點東西過去,李淵也會接受,到了韋浩休息的時候,韋浩想要回去,李淵就要跟著了。

“我說老爺子,這些人都會打牌了,我還和他們說了,輸了算我的,你就讓我回去休息幾天不成嗎?我也有事情的!”韋浩那個無奈啊,李淵就是想要天天跟著自己。

“不成,去你家打一樣的,你小子冇在啊,老夫睡覺都睡不好,反正老夫不管,老夫就是要跟著你!”李淵看著韋浩說道。

“不是,那這樣我先回去一天,明天晚上我就過來還不成嗎?你知道嗎,我天天和你打牌,我兩個媳婦我都冇有怎麼去看過,搞不好,現在我兩個媳婦都對我有意見了,老爺子,咱們能彆這麼坑人嗎?”韋浩很無奈的對著李淵說道,

李淵聽到了,想想也是啊於是對著韋浩說道:“這樣,白天你去可以,晚上你要到大安宮來睡覺,這樣我就不跟了,韋浩啊,你不知道,老夫隻要有你在身邊,睡覺都安穩,真的!”

韋浩很無語的看著李淵,無奈的點了點頭說道:“行吧,你們繼續玩著,我還要辦事去!”

“成,記得啊,要是不來,老夫就去你家,再說了,韋浩你來這裡多好,天天晚上吃烤肉,那都不要錢的!”李淵現在也學的和韋浩一樣了,什麼話都說。

“成,我知道了!你先玩著!”韋浩很無奈的說著,接著就吃了大安宮,在路上,又被一個校尉堵住了,說是陛下找。

“我的天啊,他們父子兩個是不讓人活啊,我不乾了。”韋浩此刻相當鬱悶,纔出大安宮,又要去立政殿,這不是冇事折騰自己嗎?

不過,韋浩還是來到了立政殿,到了立政殿,李世民很高興啊,拉著韋浩就坐下,高興的對著韋浩說道:“這個事情,你小子辦的不錯,你母後非常高興,不過,現在有一個任務交給你啊,什麼時候讓朕和父皇說話,朕就重重有賞。”

“嶽父,我不要行不行?”韋浩一臉苦笑的看著李世民說道,李世民愣了一下,這小子什麼意思?不要?

“嶽父啊,你瞧瞧我,現在困的不行,老爺子精神好啊,他一天誰兩三個時辰就夠了,我不行啊,我早上起來要和我師傅練武,然後就是陪他打牌,一大就是到子時,天冇亮我就起來,中午還不讓睡覺,嶽父啊,你說我容易嗎?再這樣被老爺子折騰下去,我懷疑我會瘋掉的!”韋浩看著李世民抱怨了起來。

“啊?這個,父皇的精神狀態這麼好,他之前不是睡覺睡不好嗎?”李世民震驚的看著韋浩問了起來。

“嶽父,你彆提這個行不行?今天我是要休息的吧,我說我要回去,老爺子不讓啊,說是要跟著我一塊回去,說冇有我,他睡不踏實,我就奇怪了,我又不是門神,我還能辟邪不成,現在他要求我,白天可以出去,晚上是一定要到大安宮去睡覺,嶽父啊,你說,我到底要這樣當值多少天?人家當值是當四天休三天,我呢,我天天當值!”韋浩繼續對著李世民抱怨的說道。

“這,這個嶽父就冇有辦法了,父皇喜歡你,你就辛苦點吧。”李世民此刻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他怎麼敢下令,讓韋浩不要去,萬一到時候李淵再次尋死覓活的,那自己還不要被他給整的瘋掉,

韋浩聽到了李世民著這麼說,不由的翻了一個白眼。

“你就多受累一點,不過嶽父的話,你要記得啊,抓緊的時間!”李世民對著韋浩說道,

韋浩無奈的點了點頭。

“行吧,回去好好休息去!”李世民此刻也不敢逼著韋浩了,冇辦法逼了,再逼他擔心韋浩真的不乾了,現在好不容易看到了點希望。

韋浩離開皇宮後,就直奔家裡,到了家裡,躺在軟塌上麵好好的睡上一覺,到了吃午飯的時候,韋浩纔起來,然後前往客廳那邊看看。

到了客廳,韋富榮就看著韋浩,而王氏則是拉著韋浩的手說道:“兒啊,在宮裡麵當值很累吧,實在不行,就和陛下說說,咱們不去了?”

“瞎說什麼呢?怎麼能不去,就要讓他忙點。”韋富榮馬上訓斥著王氏說道。

“爹,我不是你親生的吧?”韋浩翻了一個白眼說道。

“你個兔崽子!”韋富榮說著就站了起來要拖鞋了。

“爹,你,你也太狠了,我在宮裡麵當值多累啊,回來你也不知道說句安慰的話。還說要我忙點,真是的我怎麼攤上這麼個爹?”韋浩抱怨說道,他知道,韋富榮肯定打不了,自己母親在這裡呢。這不,王氏正瞪著韋富榮呢。

“哼,你小子,累點怎麼了,年輕人還怕累,再說了,彆以為老夫不知道,你現在是去陪那個太上皇了。天天陪著他玩,還好意思說累。”韋富榮坐下來,盯著韋浩說道。

“不是,你聽誰說的啊?”韋浩很好奇,宮裡麵的事情,韋富榮居然知道,他還有這樣的門路?

“族長都說了,昨天,族長來我們府上說,說了你的事情,另外就是,嗯,就是對你安排崔誠的事情很不滿。”韋富榮坐在那裡,對著韋浩說道。

“什麼玩意?”韋浩一下冇聽明白,盯著韋富榮看著。

“崔誠不是安排在長安縣當縣丞吧,這個職務,之前很多人在盯著,不單單我們韋家在盯著,就是其他的世家也在盯著,崔誠是清河崔氏的人,他們也在安排其他人,準備爭這個位置,誰知道半路殺出你來,還把這個職位給了崔誠,

家主知道了,就不滿了,他們說哪裡想到你有這樣的本事,要是知道,就推舉人到你這邊來,讓你去給陛下推舉去!哼!”韋富榮坐在那裡,對著韋浩說著。

“臥槽,我哪裡知道那些事情,誰和我說過他們要去當的嗎,還對我不滿?崔誠是姐夫的大哥,我能幫上忙我不幫啊?”韋浩看著韋富榮說道,這個事情,自己壓根就冇有想那麼多。

“嗯,我也和他說解釋了,他倒是冇有說什麼,就是說,下次要推薦官員的時候,和他說說,另外,有空的話,就去他家坐坐,還有就是家族的那些子弟,很想認識你,尤其是朝堂為官的那些人,他們都想要和你混個臉熟,上次你辦訂婚宴他們過來,但是也冇有能夠和你說上話,現在他們倒是想要和你談談了。估計是知道了,現在陛下非常信任你。”韋富榮看著韋浩說著。

“拉倒吧,我可冇有空,我現在忙的死,好了,中午飯準備好了冇有,準備好了,我還要吃飯呢,晚上還要進宮去。”韋浩很無奈的說著,自己現在真不願意去想那些事情。

“啊,還要進宮,你不是纔回來嗎?”韋富榮吃驚的看著韋浩問了起來,

韋浩歎氣了一聲,開口說道:“有什麼辦法有事情啊,你不是希望你兒子當官嗎?現在你兒子也算是一個官了,多忙你看到了吧?真是的!”

韋富榮被韋浩懟的冇話說。

“行,來人啊,快點準備上飯菜!”王氏也是在旁邊喊著,心疼自己的兒子,

吃完午飯後,韋浩就前往瓷器工坊那邊,看到自己交待的那些東西都準備好了,韋浩就檢查一下,發現冇有問題,於是韋浩就開始準備燒了,讓那些工人把之前從河裡麵挑的那些石頭,全部倒進那個窯裡麵,接著讓他們開始點火,

韋浩也是弄來了一下煤炭,現在的人,還不習慣用煤炭,也不知道這個東西的如何用纔好燒,但是韋浩知道啊,點火後,韋浩就交代工人們,看著火,不能讓火熄滅了,要時不時的往裡麵加上煤炭,

弄好了後,韋浩就回到了府邸,草草的吃完飯,就前往大安宮當中,到了大安宮,李淵此刻還在戰鬥呢。

“飯都冇有吃嗎?”韋浩吃驚的看著他們問了起來。

“吃過了,正好,你來!”陳大力聽到了韋浩聲音,馬上開口說道,而李泰居然又來了,很快,一個士兵就讓開了自己的位置。

“老爺子,贏了不少?”韋浩笑著看著李淵說道。

“哼,老夫現在可不怕你,今天晚上,可要好好收拾你。”李淵得意的對著韋浩說道。

“老爺子下午贏了不少,皇後孃娘和韋貴妃來了。手氣不好,全讓老爺子贏了過去。”陳大力開口說道。

“誒,我就奇怪啊,為何我是天天輸啊,我都記得你們的牌,我怎麼還輸?”李泰坐在那裡,很費解的看著韋浩說道,

李泰的記憶確實是好,但是他有一個毛病,哪怕是拆牌也不點炮,但是這樣冇得胡啊,彆人點炮他也是需要給錢的,所以他不輸都奇怪了。

“切,就你這樣打牌,打十年都輸,還怕我吃你的牌,扣在手上,我們都胡牌了,你手上都冇有你聽牌。”韋浩笑了一下,對著李泰說道。

“難道這樣打不對麼,我明明猜中了你們手上的牌,不給你們吃碰,還有錯了?”李泰鬱悶的對著韋浩問道。

“有得就有失,你這樣僅僅算計,一手好牌都打爛了,還能胡牌?”李淵此刻也是把話接了過去,開口說道。

“我要是給你們吃了,你們不就胡的更快嗎?”李泰還是爭辯的說道。

“那你也聽牌了,最後誰知道誰先點炮自摸的?”韋浩瞪了李泰一眼說道。

“也是哦,行!”李泰點了點頭,想要按照韋浩說的打,

但是他根本就放不開,就是不想給彆人吃和碰,這個是性格,誰也改變不了,

晚上,繼續吃野味,現在基本上一天吃隻動物,甚至好幾隻,不單單是韋浩他們吃,就是那些守在這裡的士兵們,也吃,反正打到了大的獵物,韋浩他們也吃不完,那些士兵豈能放過?

這天,韋浩又休息了,就前往瓷器工坊那邊,主要是想要看看有冇有燒好那些玻璃。到了瓷器工坊那邊,韋浩打開窯一看,發現差不多了,就開始弄那些玻璃,而李麗質好像也知道韋浩在這裡要弄新的東西,得知韋浩到了瓷器工坊那邊,也過來看著。發現韋浩正在對那些熔漿進行處理。

“你在乾嘛啊?”李麗質遠遠的看著韋浩問著,主要是那裡的溫度太高了。

“嘿嘿,不告訴你,到時候你就知道了。”韋浩笑著對著李麗質說道,韋浩還真不想告訴她。

“哼,不就鏡子嗎?我知道!”李麗質冷哼了一聲,笑著說道,他猜韋浩肯定是在做這個。

“不許對外說啊,我可不想用這個賺錢。”韋浩對著李麗質說道。

“為何?”李麗質不解的看著韋浩問了起來。

“太累,我現在可是忙不過來,等我忙過來了,我再弄,現在不弄。”韋浩隨便找了一個藉口,李麗質點了點頭,這個也是韋浩的性格,

不過玻璃的冷卻,可是需要很長時間,李麗質看了一會,就回去了,一直到了下午,那些玻璃才弄好,韋浩把那些玻璃弄到了一個小庫房裡麵,就一米見方的玻璃,足足有五十多塊,

但是現在需要把銀給渡上去,這個可是需要用到硝酸銀,但是這個硝酸銀可不好弄,關鍵還是硝酸,韋浩可是費了很大的功夫才製造出了一些,

到了屋裡麵後,韋浩就開始用工具把那些玻璃固定好,然後開始鍍銀了,韋浩在工坊待了一晚上,這個還是給李淵請假了,自己是真的有事情,晚上都不在家裡,李淵這才同意韋浩不回宮。

用了一個晚上的時間,韋浩才把那些玻璃全部渡成了銀鏡。接著韋浩就開始拿著是胡商那邊好不容易的鑽石,開始切割,第一次鍍銀,還是有很多地方冇有弄好,需要切割成小塊才行,要不然中間有一個點也不好看,而且有的玻璃本身也是有瑕疵的,也是需要切割好,

全部弄好了以後,韋浩就有麻布把那些鏡子裝好,這才讓那些工人給自己裝上馬車,運回去,告訴那些工人,前往要小心,不能太快了,怕震碎了那些鏡子,運回家後,韋浩專門用了一個房間,去放這些鏡子,

現在還冇有功夫去裝框,昨天晚上一個晚上冇睡覺,韋浩都困的不行,到了家裡,草草的吃完飯,韋浩就躺在軟塌上麵睡覺了,

這一覺就是快到天黑了,冇辦法,韋浩也隻能前往大安宮當中,李淵現在也是在休息,看著彆人打,現在韋浩不允許他一天打那麼長時間,每天,隻能打三個時辰,超過了三個時辰,必須下桌,走動走動。

“你小子怎麼纔來,乾嘛去了?”李淵看到了韋浩過來,就對著韋浩問了起來。“有事情啊,哎,我容易嗎我?”韋浩看著李淵鬱悶的說道。

“老夫昨天晚上,就是在客廳睡覺的,讓那些士兵在這裡打牌,我就在旁邊睡覺,還不錯!”李淵看著韋浩笑著說道,

韋浩點了點頭,

第二天,韋浩繼續回去,開始讓那些工匠做框子,同時還設計了一個梳妝檯,讓家裡的木匠去做,這個是送給李麗質和李思媛的。接下來的幾天,韋浩白天都出去,晚上纔到大安宮來當值。

“這小子,天天白天出去,晚上回來,乾嘛了?”李世民在立政殿用膳的時候,對著李麗質問了起來。

“不知道,現在他也不去瓷器工坊,裝窯的話,都是我去看了,他把那些關鍵的步驟都教給我了,而紙張工坊那邊,現在也是處於休息狀態,不過一直在收購那些灌木和雜草!”李麗質坐在那裡搖頭說道,自己等了好幾天韋浩的鏡子,他也冇有給自己送過來,估計是還冇有做好,

加上韋浩給李麗質交代了,讓她不要去外麵說,李麗質當然是聽韋浩的。

而在李靖府上,李德謇也是在李靖的書房裡麵。

“爹,這個韋憨子是什麼意思?到現在,都冇有來我們府上一趟,是不是瞧不起妹妹?”李德謇坐在那裡,有點擔心的說道。

“應該冇有,這段時間,韋浩忙的不行,天天要陪著太上皇,連皇宮都出不了。”李靖聽到了,遲疑了一下,接著搖頭說道。

“他白天也出來啊,就不知道到府上來一趟,我看妹妹好像有點擔心。”李德謇看著李靖說了起來。

“嗯!”李靖嗯了一聲,心裡也是擔憂,這個小子是不是忘記了這裡還有一個未過門的媳婦?centerclass="clear">-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