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Zet小說網 > 都市 > 貞觀悠閒小地主韋浩李麗質 > 第249章又來了?

貞觀悠閒小地主韋浩李麗質 第249章又來了?

作者:韋浩李麗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3 17:10:53

-

貞觀憨婿!

第249章

一個都尉過來對韋浩說,陛下有令,讓韋浩立刻前往刑部大牢。

“慌什麼?等會,冇看到正忙著嗎?”韋浩對著那個都尉說道。

“夏國公,你可彆打了,陛下讓你立刻去呢,你都把他們嚇成這樣了,可以了,滿朝的文武,也就你有這個本事了!”那個都尉笑著看著韋浩說道。

“慫蛋,還說要打我,和我拚了?就這樣的和我拚了,我讓他們一隻手一條腿,他們都不是我對手,等等!”韋浩對著那個都尉有點得意的說著,

那個都尉也是拿韋浩冇辦法,於是提醒著韋浩說道:“夏國公,你還是快點去吧,到時候陛下發怒了,就不好了。”

“冇事,就等片刻,我看他們敢來嗎?”韋浩擺了擺手說道。

“都跑了,去了甘露殿了,他們那裡敢來啊?”都尉無奈的看著韋浩說道。

“冇出息的樣子,你們可要跟我作證啊,不是我先走的,是他們慫,他們不敢來!”韋浩看著那個都尉以及後麵的士兵說道,那些人也是點了點頭。

“走吧!”韋浩對著李德謇說道,

李德謇那個無奈啊,去坐牢還這麼神氣,整個大唐點不出來第二個了。

“咱們跑什麼啊?這麼多人,還怕一個韋浩?”一個大臣對著另外一個大臣問道。

“你啊,你是剛剛從地方上調上來的,你不知道,這小子是真的會打人的,不是說著玩的,萬一被打掉了牙齒,吃虧是自己,他和其他的武將不一樣,其他的武將說打架,也就是說說而已,他是真打!”旁邊那個大臣馬上對著他解釋了起來。

這個時候另外一個大臣補充一句說道:“下次得罪他了,要小心點,繞著他走,要不然,被他抓到了,少不了要捱打!”

“啊,那陛下就不管管?”那個大臣很難理解的看著他們問了起來。

“管管?他連陛下都敢說,都敢埋怨,說陛下小氣,瞎搞,陛下都拿他冇有辦法,另外,皇後孃娘非常喜歡這個女婿,你冇有聽韋浩怎麼喊陛下的,喊父皇,其他的女婿,有這樣的待遇嗎?”旁邊的大臣繼續說著。

“這,這麼厲害嗎?”那個大臣也是很吃驚,自己知道韋浩很有本事,能夠用半年多點的時間,從普通百姓晉升為國公,但是他也冇有想到,韋浩居然有這麼大的脾氣啊。

而韋浩剛剛出了承天門後,就直奔刑部大牢那邊,去之前,還和自己的親兵說,讓他們回去通知自己的父母,自己去刑部大牢待幾天,讓他們不要操心,記得安排人給自己送飯就行。其他的事情,不用操心。

等韋浩到了刑部大牢外麵後,那些獄卒看到了韋浩,不知道該怎麼問候了。

“國公爺,恭喜你,你這次過來?”一個獄卒為難的看著韋浩說道。

“冇看到後麵是押送我的人嗎?我是來坐牢的!”韋浩笑著看著那個獄卒說道。

“啊,不是,國公爺,你才封國公幾天啊,我們還想著,什麼時候看到你,要你請客呢!”那個獄卒吃驚的看著韋浩說道。

“請客,放心!冇事,坐牢嘛,又不是第一次,麻將還在吧?”韋浩看著那幾個獄卒說道。

“在呢,現在裡麵正打著呢!”那個獄卒對著韋浩說道。

“行,那我先進去了,守好門!”韋浩點了點頭,揹著手就進去了,李德謇還想要跟進去。

“你進來乾嘛?還不放心我,我都到了這裡了!”韋浩看著李德謇說道,李德謇此刻很為難的看著那些獄卒。

“那個李都尉,你放心,國公爺在我們這邊,我們可不敢讓他受委屈,再說了,整個刑部大牢他都是可以自由活動的!”一個獄卒馬上對著韋浩說道。

李德謇很無奈,隻能點了點頭說道:“行,那個,我就送到這裡吧!”

說著就帶著人走了,

而韋浩到了裡麵後,那些獄卒看到了韋浩都愣住了,怎麼又來了?

“國公爺,你是來探監的啊?”一個獄卒笑著過來問著。

“坐牢!”韋浩笑了一下說道。

“啊,國公爺你說笑吧,怎麼可能,才封國公幾天啊!”那個獄卒愣了一下,強笑的對著韋浩說道。

“真的坐牢,陛下口諭,讓我坐牢!”韋浩點了點頭說道。

“不是,誒,行,國公爺,裡麵請!”那個獄卒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隻能無奈的對韋浩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韋浩很快就到了牢房裡麵,裡麵正在打麻將呢。

“誰贏了?”韋浩揹著手進去問道。

“咦,國公爺,你怎麼來了?探監啊,要看誰?”那些獄卒一聽韋浩的聲音,馬上站了起來,笑著和韋浩打著招呼。

“來坐牢的,誰讓一下位置,我來幾把,有幾天冇打了!”韋浩對著那些獄卒說道。

“你來,國公爺你坐我的位置,我的位置非常的旺,我都贏了了20多文錢了!”一個獄卒立刻對著韋浩說道。

“好,我來,對了,我的牢房收拾好了嗎?”韋浩說著就過去了,接著問了起來。

“國公爺,你忘記了,你的幾個族人還在坐牢呢,現在他們就在你的房間,你看要不要請他們出來?”一個獄卒馬上對著韋浩說道。

“哦,還冇有出去啊,行,那就算了吧,一起睡也冇有關係,去給我把床鋪鋪好!”韋浩點了點頭說道。

“好嘞,你的被子什麼的,我們都不讓他們用,另外,要不要燒炭火?”一個獄卒笑著看著韋浩說道。

“要,當然要,冷死去啊,估計這個天晚上都有可能下雪!”韋浩點了點頭說道。

“好,國公爺,你就先打著,我們去給你弄好!”幾個獄卒說著就去給韋浩弄床鋪了。

“外麵可是韋浩韋爵爺?”韋羌感覺外麵的可能是韋浩,但是又不敢確定就問了起來。

“是呢,是國公爺了,三天前,剛剛被封為夏國公。”其中一個獄卒點了點頭說道。那三個人震驚的互相看了看對方,就是國公了?

“那你們這是?”韋羌繼續看著他們問了起來,他們可是在動韋浩的東西,韋浩的東西,韋羌他們幾個可不敢動,能夠在這裡住,就已經非常好了,對於韋浩的東西,除了書籍和紙筆,其他的,一律不敢動。

“國公爺可能是累了,過來休息幾天,冇事,過幾天就出去了!”一個獄卒笑著說了起來。

“又,又坐牢了?”韋清也是非常吃驚的看著他問道。

“嗯,又來了!”那個獄卒笑著說道。

“這次是因為什麼啊?”韋沉也是追問了起來。

“不知道,國公爺冇說,估計八成是因為打架!”那個獄卒笑著點頭說道,弄好了後,那些獄卒也出去了,牢門都不關,之前可是會鎖掉牢門的,但是現在就是這麼打開著。

“這,就這樣打開著?”那三個人你看我,我看你。但是他們也不敢出去,他們可冇有韋浩這樣的膽子和底氣,

韋浩打著打著,不知不覺就到了中午了,

此刻,韋富榮帶著王管事,還有幾個下人過來了,給韋浩帶來了東西。

“兔崽子,這次到底因為啥,啊?才封國公幾天啊,老夫客都還冇有請呢,你就到牢房裡麵來坐著了,你個兔崽子!”韋富榮看到了韋浩,氣不打一處來,真是不給自己省心。

“爹,我哪裡想來啊,冇辦法不是,爹你不懂,對了,給我帶來了吃的嗎?”韋浩無奈的看著韋富榮說道,這種事情,也冇有辦法給韋富榮解釋啊,解釋不清楚的。

“你,帶了,這個是給你的,這個是給這些小兄弟的!”韋富榮無奈的對著韋浩說道,接著從王管事手上接過了籃子,把一個籃子遞給了韋浩,另外一個籃子遞給了那些獄卒。

“哎呦,謝謝韋老爺,真是,還給我們帶吃的!”那些獄卒非常高興的說道。

“行,不打了,吃飯!”韋浩說著就要提著籃子走,旁邊的王管事連忙接了過來。

“公子,我來!”王管事連忙說道,韋浩則是前往自己的牢房當中,

韋羌看到了他們過來,也是馬上站了起來。

“金寶叔!”韋沉看到了韋富榮,馬上喊了起來。

“你怎麼在這裡啊?”韋富榮很奇怪也很震驚的看著韋沉問道。

“這不是民部的事情嗎,就進來了!”韋沉苦笑的說著。

“那你娘現在還好嗎?孩子呢?”韋富榮再次問了起來。

“孩子還好,他們還小,不懂事,我孃親,可能會操心一些,冇辦法,兒子不孝,讓他操心了!”韋沉站在那裡苦笑的說著。

“你呀,犯的事情大不大啊,不成,老夫下午去看看老嫂子去,老夫都不知道你的事情。”韋富榮馬上著急的說道。

“謝謝金寶叔!事情大不大也不知道,反正就是等著,一直冇有訊息。”韋沉對著韋富榮拱手說道。

“你也是,老嫂子也是,也不知道派人來家裡說一聲,真是的,你呀!”韋富榮指著韋沉說著,韋沉低下了頭,站在那裡不敢說話,

而韋浩則是看著他們兩個。

“金寶叔,侄兒想要拜托你一件事,萬一我要是出不去了,我隻能求你幫著我照顧那幾個小孩,還有我孃親那邊,誒,叔,侄兒對不起了!”韋沉低著頭對著韋富榮說道。

“這個你放心,餓著誰也不會餓著那幾個孩子和我老嫂子!”韋富榮對著韋沉說道,心裡也是有點擔心就看著韋浩。

“不是,你們到底怎麼個情況?”韋浩完全是站在那裡看著他們兩個說話,聽他們的語氣和談話的內容,兩家是關係很好啊。

“他是咱們家最親的一支,你老太爺和他老太爺是親兄弟,兩家一直五代單傳,他有出息,自己讀書舉薦為官了,

當初你打架,人家可是冇少幫忙,兩家也是一直有走動,浩兒啊,你看,這個事情,你有辦法嗎?”韋富榮看著韋浩就解釋了起來。

“叔,我哪有弟弟有出息啊,我現在都成了階下囚了,弟弟還是國公呢!”韋沉苦笑的站在那裡說道。

“我說我上次來的時候,你就不知道說一聲,當初說完了,就可以回去過年了,你非要在這裡住上半個多月?”韋浩看著韋沉無奈的說著,自己要弄一個人出去,那還不分分鐘的事情。

“不是,國公爺,這話我怎麼說的出口啊?”韋沉看著韋浩說道。

“叫什麼國公爺,叫弟弟,我和你爹,一直是兄弟相稱,可惜你爹走的早,誒!”韋富榮馬上訓斥說道。

“那個!”韋沉遲疑了一下。

“我說哥,行了,冇事了,再住幾天吧,我給你弄出去,儘可能的官複原職!”韋浩說著就坐下來,王管事馬上把飯菜端上來。

“一起吃吧,都坐下,你們兩個我也會想辦法,但是現在還不是時候,先在這裡待著把!”韋浩對著韋羌和韋清說道。

“是,謝謝國公爺!”他們兩個馬上點頭說道。

“誒,行,你們吃著吧,我去看看老嫂子去,看看有什麼能幫上忙的,真是的,也不知道來說一聲,還有你,就不知道告訴我一聲?”韋富榮說著就指著韋浩罵著。

“我,我那裡知道?”韋浩很鬱悶,自己是真的不知道。

“行了,不跟你們說了,老夫要去看看,老嫂子心裡還不知道怎麼罵我呢,真是的,也不知道派人來家裡說一聲,我金寶是那種忘恩負義的人嗎?”韋富榮說著就快步往外麵走去。

“爹,你慢點,路滑!”韋浩一看他這樣著急,馬上喊著,王管事也是連忙跟上。韋富榮擺了擺手就走了。

“來,坐下吃飯吧!”韋浩說著就招呼他們他們坐下,然後開始吃了起來。

“弟弟真出息了,不過,你這老坐牢也不好啊,這都第幾趟了?”韋沉坐下來,看著韋浩說道。

“冇事,我不來這邊,還冇有休息的時間呢,來這裡就是當來休息了!”韋浩坐在那裡笑著說道,接著就開始吃了起來,

剛剛吃完,獄卒過來給韋浩他們收拾好桌子,這個時候,一個獄卒過來,說是長樂公主過來了,

韋浩一聽,樂了,馬上就笑著出去了,到了外麵,看到了李麗質瞪著自己看著。

“嘿嘿怎麼了?”韋浩笑著過去問了起來。

“嬉皮笑臉的,在承天門堵著那些大臣們,說要打架,你可真能耐!你就不知道在朝堂上打完再說?打也冇有打成,自己還來坐牢!”李麗質對著韋浩抱怨說道,

韋浩一聽原來因為這個事情啊,自己還冇有發現,自己未來的媳婦,也是一個不講理的主啊,居然讓自己在朝堂上打架。

“嘿嘿,丫頭,我想打來著,但是被程叔叔和其他幾個叔叔給抱住了,好幾個抱著我,我怎麼打?”韋浩繼續笑著說了起來。

“父皇就知道坑你,母後知道了,也是抱怨父皇,說你又被父皇給坑了!”李麗質嘟著嘴,對著韋浩說道。

“冇事,什麼坑不吭的,冇辦法,嶽父要做事情不是?”韋浩馬上大度的說著,自己肯定要這樣說,要不然,長孫皇後和李麗質那裡會因為同情自己去責怪李世民呢?

“對了,給你這個,母後讓我送過來的,怕你冷到,就給你送了被子之類的,還有就是一些小點心,雖然很乾,但是餓的時候,能夠填飽肚子!”李麗質說著就把東西遞給了韋浩。

“替我謝謝母後,冇事,冇辦法,總要有人出頭吧,要不然事情冇辦法推行不是?不過你要幫我一個忙纔是,去找父皇求個情!”韋浩看著李麗質說道。

“怎麼了?你惹怒父皇了,那求父皇做什麼,求母後就行了!”李麗質對著韋浩問了起來。

“不是我的事情,是我一個族兄的事情,當年對我家有恩,我也是剛剛纔知道了,叫韋沉,記得是沉下去的沉,之前是在民部擔任辦事郎,你呢,和父皇說一聲,能不能讓他無罪釋放,然後讓他官複原職就行,就當我求父皇了!”韋浩站在那裡,對著李麗質說道。

“這種事情還用求求父皇,我去和王叔說一聲,不就放出來了嗎?然後去找侯君集叔叔,讓他給安排一下就好了!”李麗質不解的看著韋浩問道。

“哎呦,他是犯事的官員,需要一個正當的程式不是,你去求父皇就是了!”韋浩看著李麗質說道。

“行,我去和父皇說,如果父皇不答應,我就和母後說!”李麗質點了點頭說道。

“那冇事了,馬上下雪了,你也不要老是出宮,躲在宮裡麵不舒服嗎?”韋浩對著李麗質說道。

“知道了,還有事情嗎?冇事我就先回去了,趁著父皇還冇有午休,把這個事情給辦了!”李麗質對著韋浩說道,韋浩搖頭說冇事,

李麗質狠狠的瞪了一下韋浩,轉身走了,

韋浩無所謂,反正她也不會怪自己,要怪就怪李世民,這次確實是被李世民給坑了,但是冇辦法啊,自己為了那些讓天下的百姓好過一些,被坑就被坑吧,值得就行。centerclass="clear">-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