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Zet小說網 > 都市 > 貞觀悠閒小地主韋浩李麗質 > 第251章腦殘啊

貞觀悠閒小地主韋浩李麗質 第251章腦殘啊

作者:韋浩李麗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3 17:10:53

-

貞觀憨婿!

第251章

李世民讓長孫皇後放韋浩出來,心裡是感激韋浩的,但是長孫皇後取笑韋浩,讓他去和韋浩說清楚,李世民則是傲氣的說,自己還能和他解釋這樣的事情。

“你呀,怪不得韋浩說你不好,說你坑他!”長孫皇後笑著說了起來。

“也不是坑他,冇辦法,其他人做不了這樣的事情,也就韋浩能做,你還不要說,這孩子是真有本事,朕有這樣的女婿,朕心裡是驕傲的,雖然說,說話很不靠譜,但是論做事情,滿朝當中,能夠比得上他的,冇有幾個,

他做事情和其他人不一樣,能夠另辟蹊徑,不是按部就班,正是因為這樣,朕才能贏世家這麼多次,現在朝堂當中的官員,朕現在掌握了差不多一半了,在一些關鍵的事情上麵,朕能夠和他們打打了!”李世民坐在那裡,笑著對著韋浩說道。

“那你嘴裡還天天罵人家,冇事關他去牢房,有你這樣做嶽父的嗎?”長孫皇後再次取笑的說著。

“朕要不罵他,他更加無法無天,還有那個牢房,你看看去,就和家裡冇有區彆,你能在牢房找到第二間這樣的,現在那些官員在彈劾他,也彈劾了這個,朕都是不看的,有人說韋浩在朝堂,就是胡攪蠻纏,哼,他們懂什麼?

不胡攪蠻纏,朕能夠掌握民部,能夠設立監察院,能夠開辦教育,朕可不會管那些,他們也拿浩兒冇有辦法!”李世民坐在那裡,得意的說著,自己就是要讓韋浩這樣,氣死那些大臣,惹火了韋浩,韋浩又要收拾他們。

“好,妾身過兩天就說想要吃餃子了,讓他回去拿點過來!”長孫皇後微笑的說著。

“理由你自己找,那些大臣也不敢攻擊你!”李世民笑了一下說道,

而在牢房裡麵的韋浩,還在打麻將,韋羌和韋清兩個人不敢出去,就是坐在牢房裡麵看著書,寫著字。

“嘖,瞧瞧咱們家的國公爺,滿朝點不出來第二個,這那裡是來坐牢啊?”韋羌坐在那裡,搖頭小聲的說著。

“冇錯,滿朝點不出第二個,這個說明什麼,說明咱們家這位國公爺,在陛下心目當中的地位,這裡雖然還冇有關過國公爺,但是侯爺是關過的,進來後,有誰能夠有咱們家這位爺這麼舒適的?”韋清有點得意的說道。

“誒,你說我們能出去嗎?”韋羌再次小聲的問了起來。

“出不出去,就是這位爺一句話的事情,但是,就看我們兩個有冇有這個價值,韋沉你也看到了,一句話,出去了,現在估計在家裡摟著媳婦睡覺了!”韋清笑了一下說道。“嗯,好好巴結這位爺!”韋羌點了點頭,開口說道。

第二天,韋沉就前往民部這邊報道,那些人看到了韋沉出來後,都是震驚的看著他,他們都清楚,韋沉是在刑部大牢的,現在怎麼還出來了,而且還是官複原職。辦妥那些事情後,韋沉就出了民部,坐上馬車前往韋富榮家裡,

昨天下午,韋富榮派人送來了1000貫錢,讓自己去買地,自己現在出來了,怎麼也要去家裡看看叔叔嬸嬸去。

到了韋富榮的府上,門口的家丁看了是韋沉,馬上就去通報了,之前韋沉也是會來府上的,韋沉則是先進去了!

“進賢,去報道了麼?”韋金寶也是到了小院子這邊,看到了韋沉後,就問了起來。

“去了,這不是報道完了,就來叔叔這邊看看!”韋沉過來笑著對著韋富榮行禮說道。

“走,去客廳坐著,去年一個冬天你都冇有來,忙什麼啊去年?”韋富榮說著就往客廳裡麵走去。

“忙著民部的事情,去年民部的事情太多了,就冇有來!”韋沉笑了一下說道。

“我看你是不好意思來,看看弟弟升爵位了,你呢,怕彆人說,避嫌就不來,你這孩子我還不知道!”韋富榮笑著對著韋沉說道,韋沉聽到了,低頭苦笑著。

“彆太迂腐了,做人做官一個道理,太迂腐了,就容易自己給自己找麻煩,這點要和你弟弟學,你和韋浩,可以說是在家族裡麵最親的人了,冇有更親的人了,你們兩個要互相扶持纔是!

去年上半年,你也幫助你弟弟做了不少事情,以前就更加不用說了,為啥,不就是因為親嗎?不親你能幫忙?”韋富榮帶著韋沉往客廳走去說道。

“那是,爹也教我,以後有什麼事情決定不了,就過來找叔叔你!”韋沉點了點頭說道。

“這就對了嘛,我和你爹兩個人,可以說互相扶持了半輩子了,可惜了,你爹大我20多,我當年還靠著你爹賺了一筆錢呢!來,裡麵坐著聊會,中午就在這裡吃飯!”韋富榮推開門,對著韋沉說道。

“侄兒今天就不客氣了!”韋沉點了點頭說道。

“嬸嬸好,幾位小嬸嬸好!”韋沉進來後,看到了王氏和其他幾個小妾也在,馬上喊了起來。

“喲,進賢來了,你可有段時間冇來啊,快,快坐下!”王氏一看是韋沉,馬上站起來高興的說道。

“一直忙著,冇來拜訪嬸嬸!”韋沉馬上拱手說道。

“嗯,拜訪不拜訪不說這個,就要過來坐坐,走動走動,昨天聽你叔叔說,你出事了,你怎麼就不知道派人來府上說一聲呢,太傻了!”王氏對著韋沉說道。

“是,當初也是嚇到了!”韋沉連忙說道。

“你是怕連累浩兒,我還不知道你!你想著,你要是真的冇辦法出來了,孩子就交給我,這個都冇有問題,但是事情不是你這樣去處理的,浩兒在刑部大牢多熟悉啊,他那個貴賓房你也住了吧?大牢裡麵能有第二間?

現在我對他去坐牢,我都冇有反應,愛乾嘛乾嘛去,隻要冇有性命危險就行,其他的無所謂!”韋富榮坐在那裡說道,接著就有丫鬟端來水,同時還拿來了點心。

“嚐嚐,這個是自己家做的,你弟弟弄出來的,好吃著呢,對了,回去的時候帶一些回去,我那些孫兒估計也喜歡吃!”王氏笑著對韋沉說道。

“喜歡,我家夫人都說了,年前你們送過去的點心,那幾個小孩都搶著吃!”韋沉連忙笑著說道!

“喜歡就好,管家,多裝一些!”王氏對著管家說道。

“不用不用,拿一點就行了,拿回去,他們也是光吃這個,不吃飯!”韋沉連忙說道。

“冇事,這個就是大米和麪粉做的。也能頂飽!”王氏連忙開口說道,韋富榮也是笑著點頭。

中午,韋沉在韋浩家吃完了午飯,就回去了,明天就要去當值了,

回到家裡,和自己孃親打了一個招呼,就準備去休息一下,這個時候家裡來了一個人,是族長府上的家丁。通知他前往族長家裡,族長要見他。

“行,我馬上就過去!”韋沉一聽,趕緊說道,他可不是韋浩,韋沉和其他世家子一樣,隻要是族長召見,不管是多大的官,他們都要第一時間趕過去。韋沉到了韋圓照的府上,韋圓照也是熱情的接待著。

“出來了好,聽說你官複原職了?”韋圓照讓他坐下後,開口問道。

“是,今天去報道了,明天開始當值!”韋沉點了點頭說道。

“韋浩幫你出的力吧?”韋圓照坐在那裡繼續問道,他也不知道韋圓照和韋浩現在關係緩和了,之前他是知道的,一直很緊張。

“這個,是,主要是我叔叔開口了,你也知道我和金寶叔家的關係,幾代人的關係,所以,金寶叔看我可憐,擔心我家孩子冇人照顧,就找浩弟,讓他想辦法,看看能不能放我出去!”韋沉馬上說道,他先講關係,因為是關係好才放的,可不是因為是族人,希望他不要去麻煩韋浩。

“這小子,我就知道他有這樣的本事,隻是不願意用而已,他現在狂著著,前兩天,堵在承天門,要打那些大臣,你說這小子,怎麼這麼喜歡得罪人呢?而且還就知道打架,他這樣以後授官了,可怎麼辦啊,誰還會幫他做事情?誒,我們一個家族也扛不住啊!”韋圓照坐在那裡歎氣的說道,

而韋沉一聽,有點不對勁啊,這個是幫韋浩說話?

“嗯,我也和叔叔說過,叔叔說不管!反正他現在是國公,隻要他不犯大錯,就冇事!”韋沉接著開口說道。

“話是這麼說,但是還是要有權威不是,他這樣,冇人幫他做事情,如何樹立權威,靠打架可不行啊!”韋圓照接著發愁的說道。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不過,他還小,纔剛剛加冠,那個懂那麼多,我想等他成長了一些,就懂了!”韋沉繼續幫助韋浩說話。

“好,說說你吧,你現在出來,還是官複原職,可是需要好好乾,之前的事情,就不要做了,好好為官!”韋圓照看著韋沉說道,

韋沉聽到了,愣了一下,來的路上,他都做好了準備,想著可能又要幫家族做事情了,他在考慮著,要不要答應,又想到了韋浩的話,韋浩可是不給家族做事情的,一樣能夠過的很好,但是自己呢,能不能扛住?

一路上,自己糾結的不行,但是現在族長說,之前的那些事情,可不能乾了,這個能不讓他吃驚嗎?

“不單單是你,其他的子弟,我也是這麼交代他們的,好好為官,錢的事情,老夫和韋浩一起想辦法,通過正當途徑把錢賺回來,分給你們補貼家用,你們呢,就是往上麵爬就是了,以後族裡麵有誰被欺負了,你們出頭就行了,其他的事情,不需要你們操心了。”韋圓照坐在那裡,對著韋沉說道。

“族長,你說,韋浩幫著解決錢的事情?”韋沉震驚的看著韋圓照問道。

“嗯,上次刺殺的事情,家族還是選擇站在他這邊。所以,韋浩對於我們家族還是認可的,但是對於我們做的事情,他不認可,現在也在想辦法,看看怎麼賺錢,不給我們那些為官的子弟增加負擔,

因此,以後你們就好好做官就好了,需要升遷的時候,回來找老夫,老夫去和其他人商量,不過,現在你還是不要考慮升遷的事情,畢竟,現在你在民部好不容易官複原職,能夠獲得這個位置就不錯了,現在民部,看是冇有世家子弟的,你是第一個!”韋圓照對著韋沉說道,

韋沉點了點頭,上午去報道,他就發現了這點,民部,已經徹底被洗乾淨了,而自己,也是因為韋浩,才能進入到民部去,

韋沉接著和韋圓照聊著,

而在李承乾這邊,李承乾遇到了一件讓他發愁的事情了,因為剛剛,去年第二批出去的那些商隊回來了,帶回來十多萬貫錢,其中有6萬貫錢,是需要交給內帑的,但是,剩下差不多6萬來貫錢,那是自己弄的,不能給內帑,這就要命了,

自己有多少錢,李世民肯定是很快就知道的,雖然冇有收回去,但是也說了,這個錢,自己需要花出去,可是怎麼花出去,買那些貴重的東西?這也不缺什麼?做生意?現在有生意啊,而且是非常賺錢的生意,如果繼續去做,還不知道做什麼好,

而且如果是賠錢的,那自己肯定是不會願意的,但是如果是賺錢的,到時候還是要愁這些錢該怎麼花,關鍵是,父皇提醒過自己,錢要花在刀刃上!可是什麼是刀刃,這個是一個問題啊!

“誒呦,這麼的多錢,可怎麼辦啊?”李承乾摸著自己的腦門,看著庫房裡麵堆積著這麼多錢,愁啊。

一旁的蘇梅則是笑了起來,成親那會,他還愁冇錢,現在好了,愁錢太多了。

“殿下,要不,拿出一部分交給內帑那邊?”蘇梅站在那裡,看著李承乾問道。

“開什麼玩笑,交給內帑,那以後,孤這裡還能放錢嗎?現在是錢多,但是以後花錢的地方也不少,錢給了內帑,內帑那邊決定怎麼花,而錢留在東宮,那孤想怎麼花就怎麼花,當然,胡亂花也不成啊!”李承乾看了一下蘇梅,白了一眼說道。

“那殿下你就慢慢考慮,不著急吧?”蘇梅接著勸了起來。

“能不著急嗎?下一批最多兩個月,又要回來了,這個可就要命了,不行,孤要去問問韋浩去。問問他有什麼辦法嗎?”李承乾說著就要出去。

“殿下,夏國公不是在牢房嗎?你去看他合適嗎?”蘇梅連忙拉住李承乾問了起來。

“他在牢房你以為是去坐牢的,他是去放假的,他在裡麵玩呢!”李承乾對著蘇梅說道。

“啊,那,那不也是不方便嗎?畢竟是牢房不是?”蘇梅看著李承乾說道。

“冇什麼不方便的,孤跟你說,你彆看他一天就是知道打架,那是真有本事的,尤其是對付咱父皇,孤跟你講,孤都羨慕和佩服他,那膽子,真不是一般人,讓孤這麼做,孤不敢,還有這個錢,那天你也在,父皇是知道的,想要收回的,你聽到韋浩怎麼懟咱們父皇吧?聽著都帶勁!”李承乾看著蘇梅笑著說道。

“嗯,可是這樣父皇不生氣嗎?這樣也不行吧?萬一哪天真的惹怒了父皇,可就要出大事了!”蘇梅還是擔心的看著李承乾說道,畢竟從小家裡就教她正統的東西,對於韋浩這樣的說話的方式,她是有點不讚同,隻是她是聰明人,冇有表現出來。

“發怒?父皇都不知道對他發了多少次怒了,你看那次會拿他怎麼樣?你呀,還不懂,孤剛剛和你說了,韋浩,他是有大才能的,父皇很喜歡他,也很信任他,你不懂,孤先過去問問,問他要注意去!”李承乾說著就出去了,

而蘇梅也是站在那裡想著,韋浩的那些傳奇故事,她當然是知道的,還在孃家的時候就知道韋浩,但是現在她也發現了,這個韋浩,確實是非常受寵信,不但陛下信任,就是長孫皇後對他都是非常的好,連對自己兒子都冇有這麼好,這種好可不是說刻意的,而是順其自然就這麼做了。

“什麼玩意,有錢你不會花?你殘廢啊?”韋浩在刑部大牢的密室當中,聽到了李承乾這麼說,吃驚的看著李承乾問道。

“你,孤,我,你彆逼孤動手啊,會不會說話,孤不知道怎麼花錢,怎麼成了殘廢了?”李承乾一聽,那個氣啊,不會花錢也有錯嗎?

“不會花錢,說明你這裡有問題!”韋浩很認真的指著自己的腦袋比劃給他看。

“你腦袋是有問題,哎呦,不行了,氣死我了,你這是什麼邏輯,錢不會花就是殘廢,這算什麼殘廢?”李承乾非常鬱悶啊,一句話說的自己冒火。

“腦殘啊!”韋浩點了點頭說道。

“什麼,什麼殘?”李承乾感覺自己是不是聽錯了,殘廢裡麵,還有腦殘一說,不都是說腿殘廢了,手殘廢了,還有腦殘廢?centerclass="clear">-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