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Zet小說網 > 都市 > 貞觀悠閒小地主韋浩李麗質 > 第295章韋浩的算計

貞觀悠閒小地主韋浩李麗質 第295章韋浩的算計

作者:韋浩李麗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3 17:10:53

-

貞觀憨婿!

第295章

李承乾說自己親自去一趟魏征府上,李世民搖頭說道:“你去有什麼用?魏征什麼性格你不清楚?他和韋浩是一個性格!兩個人嘴巴都是得罪人的主,但是本事都是有的,如果他們兩個能夠成為好友,該多好?”

李世民說著還歎息了起來,希望韋浩能夠和魏征成為朋友,而李承乾聽到了,苦笑的搖頭說道:“父皇,可能嗎?他們性格註定他們成為不了朋友,兩個人都是因為嘴巴得罪了很多人。”

“嗯,現在可如何是好?”李世民坐在那裡,歎氣的說著。

“陛下,要不要我們去勸勸韋浩,不過,估計是冇什麼用,韋浩是什麼人我們知道,性格非常剛硬,認定的事情,很難改變!”房遺直此刻坐在那裡,對著李世民說道。

“嗯,倒也是,嗯,不說他了,說說你們,你們四個人的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定下來了!但是你們其他人呢,有什麼想法嗎?”李世民說完了房遺直他們,就看著李德獎他們問道。

“全憑陛下吩咐!”李德獎他們站了起來,開口說道。

“嗯,朕現在一時半會也冇有考慮清楚,主要是冇有想到,韋浩會這麼快交出印章,都還冇有來得及考慮。但是你們跟著韋浩,也是學到了一些本事的,這些本事,朕可不會讓你們就這樣浪費了,還是需要做什麼事情的。嗯,這樣吧,這幾天,朕和那些大臣們商量一下,看看如何安排你們!”李世民微笑的看著那些人說道,

這些是朝堂年青一代的翹楚,作為皇帝,也希望大唐人才輩出,雖然他們這些人,自己重用的可能性不大,但是這些人是留給太子的,總要為自己的太子培養一些能臣乾臣。

“謝陛下!”李德獎他們馬上拱手說道。

“嗯,正好,之前你們也累壞了,現在也休息一下!”李世民繼續微笑的說道。“是!”他們再次拱手點頭。

“至於你們四個,嗯,誒,有空啊,就去問韋浩,鐵坊是他建設起來的,鐵坊的運行冇有人比他更加熟悉,多問多學!”李世民看著他們四個說道,說道了韋浩,他就歎氣。

“是,陛下請放心,我們肯定會去向慎庸請教的!”房遺直點了點頭說道。

“嗯,好了,你們幾個出去吧,休息一下,你們四個人留下!”李世民看到了房遺直,就想到了韋浩的話,於是想要考較房遺直一番。

“是,陛下,太子殿下,臣等告退!”李德獎他們馬上對著他們父子兩個行禮說道。

李承乾也是對他們微笑的點了點頭。

等他們走了以後,李世民就開始問他們四個人問題,大部分都是他們三個在回答,而房遺直很少去搶答那些事情,除非是李世民問他,而每次李世民問他,從房遺直口裡說出來的答案,讓李世民很滿意,

最後,李世民對著他們四個說道:“現在鐵坊那邊到底該隸屬於什麼部門,還冇有定下來,以後你們就直接對朕負責,有什麼事情,直接來找朕。”

“是!”他們四個點頭說道。

“好了,你們也回去休息吧,明天,去鐵坊那邊盯著,那邊冇人可不行。”李世民對著他們四個說道。

“是,陛下,殿下,臣等告退!”房遺直他們站了起來,也對著李世民他們行禮,然後退出了甘露殿。

“書房裡麵的侍衛,都出去吧!”李世民坐在那裡,開口說道。

馬上,那些隱藏在暗處的侍衛,全部出去了。

“父皇,兒臣來泡茶吧。”李承乾馬上對著李世民說道。

“嗯,房遺直這個孩子不錯,現在讓他在鐵坊曆練,等機會成熟了,還是需要讓他到地方去的,很穩重,有點像他爹,但是他和他爹最大的不同就是,房玄齡是從戰亂當中走過來的,對於民間疾苦是非常瞭解的,而他還不瞭解。

高明啊,你要記住,房遺直不到40歲,不能進入到三省當中!一旦進入到了三省,那麼,最少也是一個尚書起步!記住了!”李世民交待著李承乾說道。

“啊,是!”李承乾很吃驚的看著李世民。

“這個苗子很不錯,是慎庸發現的,另外,蕭銳和高履行也很不錯,長孫衝,嗯,也很好,其實,朕很喜歡長孫衝,他和你舅舅有點不一樣,他這樣的性格,父皇很喜歡。

不過,還需要沉穩才行,如果這樣,最多也是能夠做到一個六部當中的尚書,在往上是冇有可能了!”李世民接著對著李承乾說道。

“嗯,也許大表哥會改的!”李承乾一聽,馬上開口說道。

“改了反而不美,就這樣,很好!”李世民繼續說道。

接著李承乾就想到了韋浩的事情,於是忍不住的開口問道:“那慎庸呢?”

“他,嗯,他有可能成為大唐的柱石,就是這個柱石啊,誒,不怎麼穩重,但是,他是最堅固的!”李世民看著李承乾說道,

李承乾震驚的看著李世民。

“不要和彆人說,慎庸這孩子,是父皇留給你的!他的才能,無人能及!就是,誒,太愛惹事了!”李世民說著就是歎氣了起來。

“現在還小,還不懂事,等懂事了,就不會惹父皇你生氣了!”李承乾心裡很驚駭,他是真不知道韋浩在李世民心目當中評價這麼高。

“懂事?他呀,這麼懶的人,會懂事?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這個父皇是不指望了,你呀,也彆指望!往後啊,多包容他一些,關鍵是時候,他,能夠讓你感覺,事情冇什麼大不了的,他能夠解決!”李世民交待著李承乾說道。

“是,父皇,兒臣記住了!”李承乾馬上開口說道。

“嗯,你去一趟韋浩家裡,去找親家翁,和他說說,讓他去勸勸韋浩,記住了,千萬不要讓親家翁去道歉,要不然,這個小子是真的會去炸了魏征府邸的!”李世民盯著李承乾說道。

“誒,父皇,兒臣知道了,兒臣等會就去!”李承乾點了點頭。

“誒,這個兔崽子,朕頭疼!”李世民此刻摸著自己的腦袋說道。

而此刻的韋浩剛剛到了刑部大牢,已經好幾個月冇來了,但是還是很熟悉。

“我的個天啊,誰來了?”那些站在門口的獄卒,看到了韋浩後,震驚的不行。

“嘿嘿,兄弟們還好吧?”韋浩笑著過去說道。

“你這是?視察還是?”那個獄卒看著韋浩,有點不敢確定問了起來,昨天韋浩又被封賞了國公,今天就到這裡來了,而且後麵還跟著金吾衛的士兵,冇有韋浩的親兵。

“來坐牢了,行了,我進去了,就送到這裡吧!”韋浩說著就轉身對著後麵的李崇義說道。

“行,就送你到這裡了!”李崇義也是很無奈。

“走吧!”韋浩對著前麵的獄卒說道。

“真,真的來坐牢啊?”那個獄卒還是不相信的看著韋浩。

“不來坐牢,我來乾嘛?行了,走吧,裡麵是不是在打麻將?”韋浩看著那個獄卒問了起來。

“嗯!”那個獄卒點頭說道。

“那成,我先進去了,我好久冇打了,正好過過手癮,走了!”韋浩說著就自己進去了,就去後,更多的獄卒發現了韋浩了。

“夏國公,你這是,乾嘛?”那些獄卒全部圍了過來。

“坐牢,少廢話,要不我來這裡乾嘛,你們忙你們的,我去打牌!”韋浩說著就直接往牢房區那邊走去,

到了牢房區後,那些人正在打著麻將,也冇有人注意到了韋浩過來了。

“打什麼紅中,對方明顯十三幺叫胡的牌,風都出了,他不要,那不就是要中發白,我的天啊,我來!”韋浩站在那裡獄卒後麵,看到他打牌點炮後,馬上對著那個獄卒喊道,

那個獄卒也是愣了,其他的獄卒也是如此。

“我說,夏國公,你則是?”那些獄卒全部傻傻的看著韋浩,一個老獄卒開口問了起來。

“坐牢,快,洗牌,好久冇打了!”韋浩對著那個老獄卒說道。

“我的天,你們幾個還站著乾嘛,去收拾夏國公的牢房去,好幾個月冇住了,那些被子抱出去曬曬,快點!”那個老獄卒對著那些站在看打牌的獄卒說道,

那些獄卒二話冇說,全部去韋浩的牢房了,開始給韋浩打掃牢房,同時把韋浩的被子抱出去曬。

“你們是不是好久冇曬了?”韋浩坐在那裡打牌,看著他們抱著被子,馬上問了起來!

“一個月一次,哪敢忘啊,如果長時間不曬,早就發黴了,你看,很好的!”那個獄卒笑著對著韋浩說道。

“嗯,有心了,去吧,一萬!”韋浩說著就繼續打牌,

而在韋富榮家裡,韋富榮坐在家裡喝茶,韋大山進來了,對著坐在那裡喝茶的韋富榮說道:“老爺,公子去坐牢了!”

韋富榮被他這麼猛來一句,抬頭看著韋大山。

“老爺,你可不要著急,公子說了,冇什麼事情!”韋大山一看他這樣,以為是著急的,馬上勸著說道。

“嘶,又坐牢,這小子每次封爵都坐牢,行了,老夫也習慣了,陛下都不著急,我著急乾嘛,反正是他女婿,對了,吩咐酒樓那邊,中午給浩兒送飯!”韋富榮已經很習以為常了,也不是什麼大事情。

“是,公子說,讓我們送一個茶具過去,另外,帶一些茶葉去!”韋大山開口說著。

“那就送過去,現在送過去吧!茶葉找管家拿,多拿點!”韋富榮擺了擺手說道,知道肯定是冇大事,隻要不是殺頭不是流放,就不是大事情。

臨近中午的時候,門房來快速跑過來通報說太子來了,驚的韋富榮趕緊吩咐開中門,自己也是往門口那邊跑去,到了門口,就看到了李承乾也是剛剛下馬,韋富榮就迎接了過去。

“見過太子殿下!”韋富榮行禮說道。

“嗯,見過親家翁,今天有事情過來打擾你了!”李承乾對著韋富榮說道。韋富榮心裡也是想著,估計八成是和那小子有關,肯定是惹了什麼事情了。

“快,裡麵請,外麵太熱了!”韋富榮連忙對著李承乾說道,李承乾也是點了點頭,

很快他們就到了客廳這邊,韋富榮給李承乾泡茶,而李承乾也是把自己的來意和韋富榮說了。

“他,他,他打了魏征?這個臭小打人家乾嘛?人家可是國公,誒呦喂,這個兔崽子!”韋富榮著急的說著,冇事打一個國公乾嘛?這樣那就是死仇了,都是國公,誰知道誰以後會怎麼樣。

“這個先不說了,你呢,去勸勸韋浩,讓韋浩登門道歉去,這個事情就算過去了!”李承乾坐在那裡,對著韋富榮說道。

“行,行,你放心,他不去我抽他!”韋富榮連忙點頭說道。

“嗯,一定要讓他去,要不然啊,這個結可就解不開了!”李承乾再次對著韋富榮說著。

“你放心,他不去的話,我親自前往道歉!肯定魏征滿意了。”韋富榮馬上點頭說道。

“可使不得,父皇特意交代了,你千萬不能去,你要是去了,韋浩可能會真的炸了人家的府邸,你就是勸慎庸去就行了,勸不住再說。”李承乾連忙對著韋富榮說道。

“這,無妨,他不敢,我去一樣的!”韋富榮遲疑了一下,感覺韋浩估計是不會去,自己兒子是什麼性格,自己還不知道嗎?如果不是惹的韋浩著急了,韋浩也不會說打一個國公。

“不成,這個是真的不成的!父皇特意交代的。”李承乾連忙對著韋富榮說道,韋富榮冇辦法,隻能點頭,

本來韋富榮想要留著李承乾在家裡用膳的,但是韋浩不在,自己和韋富榮也冇有什麼好說的,於是就回到東宮去了,

而韋富榮也是連忙前往牢房當中,到了牢房,看到了韋浩正在和彆人打牌。

“兔崽子!”韋富榮咬著牙罵著韋浩,韋浩一聽,扭頭一看,發現了韋富榮就站在自己後麵。

“那個,你們打,你們打!”韋浩趕緊站起來,然後笑嗬嗬的攙扶著韋富榮:“爹,你怎麼過來,送飯來了?咦,飯菜呢?”

韋浩說著,發現就韋富榮一個人進來了,冇人跟進來。

“還冇有送過來,多找你有事情!”韋富榮盯著韋浩說道!

“那行,去外麵說!”韋浩說著就扶著韋富榮去外麵,到了外麵一個房間,韋浩站在那裡等著韋富榮的訓話。

“你說你打那個魏征乾嘛?你吃飽了冇事乾啊?”韋富榮盯著韋浩罵道。

“他自己撞槍口來的,我有什麼辦法,我之前還犯愁,該犯一個什麼樣的錯誤了?本來上次在鐵坊那邊,我就想要打他,被攔住了,這次他上朝的時候,還彈劾我,我還不找著機會收拾他!”韋浩馬上對著韋富榮小聲的說道。

“你,什麼意思?”韋富榮有點不懂的看著韋浩,這,還打出理來了。

“爹,咱們家,一門雙國公,而且全在我身上,我纔多大啊,就有這麼大的殊榮,你說,如果不弄點事情出來,陛下能放心我?我天天打架,天天給他惹事情,他才放心呢,你呀,我的事情你少參合,你放心就是,我做事情心裡有數!”韋浩還是非常小聲的看著韋富榮說道。

“這,你冇有唬我?”韋富榮還是有點懷疑的看著自己的兒子。

“我唬你乾嘛?冇聽過功高蓋主這句話啊?冇聽過盛極而衰?現在這樣,誰都放心我!我犯錯誤,隨便他們怎麼罰我,無所謂!但是不會要命的!”韋浩繼續小聲的說道。

“嗯,不過,也是!”韋富榮一聽也有道理。

“行了,爹你回去吧,告訴孃親,我冇事,多大的事情,坐牢又不是第一次!”韋浩對著韋富榮說道。

“是這樣的,剛剛太子到我們府上了,要我勸你去給魏征道歉!”韋富榮對著韋浩說道。

“道歉,我要是道歉了,嘿嘿,爹,那咱們家的人頭可能頂在肩膀上冇幾年了!我就是死都不去道歉,知道嗎,反而安全!也該魏征倒黴,你說他這個時候招惹我,我還不收拾他?”韋浩壓低聲音對著韋富榮說道。

“誒,這,朝堂的事情,這麼麻煩?”韋富榮有點歎氣的說道。

“麻煩著呢,你不懂,行了,爹,你就說你勸了,我不去,你也不要去,冇事,最多罰錢,咱們家也不是冇錢是不是?

你就當我來牢房這邊休息了,反正這裡什麼都有,還冇有人打擾我,估計三五天,七八天也就出去了!”韋浩勸著韋富榮說道。

“嗯,你自己心裡有數就好了,你可是加冠了,什麼事情都要自己考慮清楚了。”韋富榮點了點頭,看著韋浩交代說道。

“知道了,你放心吧爹,肯定讓咱們家,安安穩穩的!”韋浩馬上對著韋富榮笑著說道。

“嗯,也要看看書,就知道打麻將!”韋富榮盯著韋浩說道,

韋浩連忙點頭,開玩笑,自己好幾個月都冇有怎麼打了,現在好不容易有了休息的機會,還會看書?centerclass="clear">-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