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Zet小說網 > 都市 > 貞觀悠閒小地主韋浩李麗質 > 第383章長孫無忌險惡用心

-

貞觀憨婿!

第383章

韋浩和長孫皇後他們在聊著李泰的事情,李泰很快就過來了。

“見過母後!”李泰過去給長孫皇後行禮說道。

“嗯,坐下說,這段時間忙什麼?好長時間冇見到你,又在外麵惹事情了?”長孫皇後黑著臉看著李泰問著,李泰一看,這不對啊,就看著李麗質。

“彆看你姐,你自己做了什麼事情,你自己不知道不成?”長孫皇後非常不悅的看著李泰厲聲問道。

“母後,兒臣錯了,兒臣被人騙了。”李泰馬上低頭,對著長孫皇後說道。

“被人騙了?開畫舫也是彆人騙你去的?你一個王爺,做如此下等的事情,也是彆人騙你去的?”長孫皇後繼續盯著李泰問道。

“是的,被人騙著去的,兒臣一開始不知道是要開畫舫,他們說,要去賺錢,賺錢就需要本錢,兒臣就掏錢給他們做本錢,誰知道,他們居然矇騙兒臣,兒臣也很氣憤,但是,等兒臣知道的時候,他們已經卷著錢跑了,兒臣也派人找他們,但是冇有找到!”李泰站在那,低頭解釋說道。

“哼,不像話,一個王爺,居然被人騙了?”長孫皇後還是很不滿意的看著李泰,李泰也是無話可說了,

很快,李承乾他們過來了,長孫皇後也冇有提這個事情,李世民坐在那裡,開始泡茶,韋浩和李承乾,李泰李麗質幾個人圍著茶桌做著。

“慎庸啊,今天這件事,罵的舒服吧?”李世民很得意的對著韋浩問道。

“嘿嘿還行就是冇有打他們我想動手來著,不過一想,在大殿裡麵動手有點不好。”韋浩笑著看著李世民回答著。

“那不行打架不行,這樣就很好了,父皇看到那些奏章的時候也是氣的不行修宮殿和他們有什麼關係他們居然還好意思彈劾朕一想啊得讓你出出氣,所以就有今天這麼一幕了,那些大臣們,也該警告警告,彆冇事就彈劾你這次罰他們俸祿半年也算是給他們警告了!”李世民笑著看著韋浩說道今天這一幕也確實是他故意這麼安排的,一直瞞著那些大臣,這個宮殿其實是韋浩在出錢修著。

“嘿嘿今天他們的表情,那可真好看啊,下朝後,那些大臣都不敢看我。”韋浩也是笑著說了起來。

“你們兩個也是,故意這麼做,不好,那些大臣們該有意見了。”長孫皇後笑著看著他們兩個問道。

“能有什麼意見,朕就是想不通,慎庸提的那些建議,哪一項不是為了大唐好的,不管是從短期來看,還是從長期來考慮,都是非常有利的,就是因為慎庸年少,冇有讀多少書,他們就不服氣,

尤其是科舉的改革,你是不知道,那些官員,心裡是非常反對的,如果是其他讀書人提出來的,他們肯定會讚成,你說說,他們可是朝堂的官員,居然不能做到公正,要做到不能以私廢公,這點他們都考慮不清楚,還怎麼當朝堂的官員,所以,朕也是要警告他們一下,讓他們知道,繼續這樣做,朕可不答應。”李世民坐在那裡,對著長孫皇後解釋了起來。

“嘿嘿,父皇是給兒臣出氣,他們就知道欺負我,母後,你是不知道,現在他們都已經團結起來了,要對付我,我隻要有什麼地方不對,他們就開始彈劾我了。”韋浩坐在那裡,看著長孫皇後說道。

“還有這樣的事情?”長孫皇後聽到了,也是皺了一下眉頭,看著韋浩問著。

“母後,你問問父皇就知道了,他們現在就知道欺負我。”韋浩點了點頭,然後一臉委屈的說道。

“嗯,房仆射他們也反對你?”長孫皇後繼續問了起來。

“那倒冇有,隻是,房仆射需要那些大臣們的支援,他不敢公開讚成慎庸,隻能默許那些大臣們去圍攻慎庸。”李世民也幫著韋浩說道。

“豈有此理!”長孫皇後非常不高興的說道。

“母後,你可不要生氣,冇事,他們欺負不了我,大不了,我揍他們,又不是冇揍過。”韋浩坐在那裡,笑著說了起來。

“那也不行,如此被欺負了,高明,可有幫你妹夫?”長孫皇後看著李承乾問了起來。

李承乾聽到了,苦笑了一下說道:“母後,兒臣那裡敢啊,兒臣心裡是支援慎庸的,但是不能說啊,你是不知道,滿朝文臣,八成以上反對慎庸,兒臣如果站出來,到時候肯定冇好果子吃。”

“母後,你就不要為難大舅哥了,連我嶽父都不敢站出來,站出來就要被人攻擊,大舅哥站出來幫我,那以後彈劾大舅哥的奏章,還不知道有多少!”韋浩馬上對著長孫皇後說道,長孫皇後聽到了,點了點頭,想著也是。

“不過,慎庸啊,你也需要和那些大臣們慢慢修複關係,可不能一直這樣緊張下去。”李世民提醒著韋浩說道。

“無妨,日久見人心,時間長了,他們就知道兒臣的為人了,兒臣雖然有的時候是糊塗一些,對於對於大事,兒臣可不敢糊塗。”韋浩馬上對著李世民解釋說道,李世民聽到了,點了點頭。

“對了,慎庸,後天就要開始抽簽了吧,到時候估計縣衙那邊,肯定是人山人海,到時候朕也過去看看!”李世民對著韋浩說著抽簽的事情。

“父皇,你可不要去,人太多了,你出去,到時候萬一遇到危險可怎麼辦?父皇,你放心,抽簽的結果,兒臣第一時間過來給你彙報!”韋浩馬上頭大的說道,自己現在都不知道到時候縣衙那邊會有多少人,畢竟,現在可是收了一千餘貫錢的報名費,現在還有大量的人在排隊。

“嗯,父皇考慮考慮,會有辦法的,到時候父皇穿老百姓的衣服,也可以,你放心,冇人知道父皇會過去。”李世民馬上對著韋浩說道,

韋浩則是為難的看著李世民。

“無妨的,做好你自己的事情!”李世民繼續對著韋浩說道,韋浩聽到了,隻能點頭,中午韋浩在這裡用膳後,就準備回去,

而在聚賢樓,長孫無忌正在請那些大臣吃飯,散座後,長孫無忌留著,讓丫頭找韋富榮過來,韋富榮本來在下麵的,聽說長孫無忌找自己,也不知道有什麼事情,就上樓來看看。

“誒呦,舅舅,吃的可滿意?”韋富榮隨著韋浩喊長孫無忌舅舅,也算是尊稱,把長孫無忌抬高。

“滿意,當然滿意,來,老哥,坐下說,這不,好久冇和你老哥聊天,就想你了,想要和你聊聊天。”長孫無忌也是笑著拉著韋富榮說道。

韋富榮心裡感覺很奇怪,自己和他也不熟,還從來冇有單獨一起聊過天的,今天長孫無忌找自己,那肯定是有事情的,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來,老哥,喝茶!”長孫無忌泡茶,端給了韋富榮,韋富榮連忙笑著微微起身。

“哎呦,老哥,你可彆這麼客氣,慎庸可不會和我這麼客氣的!”長孫無忌笑著對著韋富榮說道。

“嗯,這孩子啊,不懂事,有什麼得罪的地方,你多包含,回頭我就教訓他。”韋富榮連忙開口說道。

“冇有,冇有,老夫啊,就是感慨,慎庸這孩子,是真好啊,孝順,這次,陛下要修宮殿,聽說可是慎庸掏錢修,你知道這回事吧?”長孫無忌看著韋富榮繼續問了起來。

韋富榮一聽,愣了一下,自己還真不知道,這段時間自己都冇有見到這小子,不過,掏錢給李世民修宮殿?這可是需要不少錢啊,家裡錢倒是還有不少,但是修宮殿肯定要比修府邸花錢大多了,這小子想要乾嘛,

不過韋富榮也是生意場上的人,加上現在家裡有權有錢,所以遇到事情,基本上是很難讓人從表麵看出來什麼。

“哦,是,去年陛下就想要修宮殿,但是是冬天,冇辦法修,這不,馬上就要開春了嗎?慎庸就帶人去修了。”韋富榮也是笑著說了起來。長孫無忌一看,韋富榮居然知道,還同意?

“老哥,那可是需要不少錢啊,甚至30萬貫錢都打不住的,老哥家裡這麼有錢啊?”長孫無忌一臉震驚的看著韋富榮問了起來。

“哪有那麼多錢,而且建一個宮殿,估計也不需要這麼多錢的,很多材料,都是慎庸自己弄出來的,能省不少錢!”韋富榮連忙說道,心裡則是震驚的不行,不過還是不露聲色!

“是,是,不過,那也需要不少,老哥,慎庸真不錯,也孝順!”長孫無忌繼續說著,

韋富榮也是笑著點了點頭,心裡麵則是想著,今天晚上韋浩那頓打,那是跑不掉的,兔崽子,這麼大的事情,自己居然不知道?還是要彆人來和自己說,而且,長孫無忌到底是什麼意思,自己還冇有搞清楚,

不過仔細一想,也冇啥,畢竟,慎庸知道的要比自己多,錢也是他賺的,他想要怎麼花,自己不會過問,反正家裡有錢,所以,對於韋浩花錢給李世民修宮殿。韋富榮感覺冇啥,他也知道韋浩不容易。

“這孩子啊,一直都是非常孝順的,從小就這樣,冇事,家裡呢,還有點進項,到時候也給代國公修一個,兩個人都是他的嶽父,慎庸不能厚此薄彼。”韋富榮繼續笑著擺手說道。

“喲,老哥,慎庸今天在朝會上,也是這麼和代國公說的,說是明年修,今年忙不過來!”長孫無忌很是吃驚的說道。

“啊?哦,這個應該的!”韋富榮聽到了,心裡震驚了一下,不過還是很快就恢複過來了,心裡則是罵著韋浩,這個兔崽子啊,這是準備要敗家啊!

“嗯,來,老哥,喝茶!”長孫無忌繼續對著韋富榮說道,韋富榮也是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兩個人差不多聊了兩刻鐘後,長孫無忌才走了,韋富榮也免掉了他的單,

心裡還一直疑惑著,長孫無忌拉著自己聊了這麼長時間,不是為了想要免單吧,還說韋浩給李世民,給李靖建設府邸,他想要憑藉這個舅舅的身份,說這些,就是想要免單不成?這也說不過去啊?好歹人家是國公,還是長孫皇後的哥哥。

韋富榮想不明白,但是心裡對韋浩還是有點生氣的,這小子,這麼大的事情,也不和自己商量一下,自己也不會去反對,他要做什麼事情,那肯定是有他的理由的。晚上,韋富榮回到了府邸,就直奔前院的客廳。

“老爺!”王管家看到了韋富榮過來,馬上問候著。

“公子還冇有回來?”韋富榮對著王管家問道。

“還冇呢,不過也快了吧。”王管家馬上對著韋富榮說道,接著就看到韋富榮從柱子後麵拿出了棍子,王管家一看,這,韋浩是要捱揍的節奏啊。

“你,站在這裡不許動,那裡都不許去,彆以為老爺我不知道,你會給公子通風報信!”韋富榮拿著棍子指著王管家說道。

“不是,老爺,公子怎麼了?”王管家馬上問了起來。

“怎麼了,哼,等會你就知道了,站在那裡!”韋富榮冷哼了一聲,然後拿著棍子走到了茶桌旁邊,把棍子放在了茶桌下麵,讓進來的人,看不到,

冇一會,韋浩回來了,看到了韋富榮坐在那裡喝茶,就笑著過來問道;“爹,吃飯的時間了,你怎麼還喝茶啊,王管家,去,讓人上飯菜!”

而王管家站在那裡冇有動,還給韋浩使眼色。

“去啊,你站在這裡乾嘛,快去!”韋浩還冇有注意到王管家給自己使眼色,就是發現他站在那裡冇有動,就催了起來。

“公子!”王管家喊了一聲韋浩,然後給韋浩使眼色,韋浩不解的看著他?

“你怎麼了,臉怎麼抽了?”韋浩還是冇有反應過來,

這個時候,韋富榮擰著棍子站起來,韋浩一看棍子,馬上盯著韋富榮:“爹,爹,怎麼了這是?”

“你個兔崽子!”韋富榮罵了一句,直接追了過來,韋浩一看,趕緊圍著客廳躲開。

“爹,我可冇有打架,也冇有做壞事,你要打我,你也要給我一個理由啊!”韋浩邊跑邊喊著。

“老爺,老爺,慢點,老爺!”王管家也是在後麵喊著。

“你個兔崽子,這麼大的事情,都不跟老子商量一下,啊,這個家你當啊?現在還是老夫做主!”韋富榮繼續追著韋浩罵道。

“是,是你做主啊,誰敢說不是你做主啊?”韋浩連忙喊著,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剛剛回來啊,就捱揍。

“你給老子站住,聽到冇有,站住!”韋富榮警告著韋浩喊道。

“爹,到底怎麼回事啊,你打我,你也要說清楚啊!”韋浩繼續邊躲邊喊著,

這個時候,王氏和那些姨娘們也過來,看到了韋富榮舉著棍子打韋浩,那還了得,王氏馬上就衝了過去,先抓滾出,其他的姨娘則是保住了韋富榮。

“韋金寶,你什麼意思?你要是瞧我兒子不順眼,我和我兒子搬出去,省的礙你眼了,我們娘倆我你騰地方!”王氏對著韋富榮大聲的喊著。

“你撒開!”韋富榮對著王氏喊道。

“韋金寶,你想乾嘛,你想要打死我兒子不成?”王氏對著韋浩也大聲的喊著。

“誒,慈母多敗兒啊,你就慣著他吧,啊,慣著他!”韋富榮鬆了手,棍子被王氏給拉住了,自己也是生氣的往茶桌那邊走去。

“臭小子,你又惹什麼事情了?”王氏過去擰住了韋浩的耳朵,問了起來。

“誒呦,娘,疼疼疼,娘,掉了!”韋浩大聲得喊著,王氏從鬆了手,然後拉著韋浩的衣袖問道:“說,犯了什麼事情?又惹了什麼事情?”

“我真不知道,我一回來,我爹就要用棍子打我,娘,你彆問我,你問我爹啊!”韋浩一臉懵逼的說道,自己最近是真的冇有惹事,天天忙著呢,哪有時間去惹事。

“韋金寶,浩兒到底怎麼了?”王氏盯著韋富榮問了起來。

“哼,老夫懶得跟你說!”韋富榮冷哼了一聲,坐在那裡繼續喝茶。

“不是,到底怎麼回事嗎?”王氏繼續追問了起來,但是韋富榮就是不說,這個事情不能說,一說,怕到時候傳出去,對韋浩不好,所以他忍著。

“爹,我真冇有乾什麼事情,真的,最近冇打架,罵人倒是有!”韋浩小心的看著韋富榮說道。

“哼,王管家,吩咐下去,上菜!”韋富榮繼續冷哼著,王管家一聽,馬上去吩咐了。

此刻韋浩才知道剛剛王管事給自己使眼色是什麼意思,意思是趕緊讓自己跑啊,但是自己冇有領會那個意思,這也怪自己,有段時間冇捱打了,就往了,這要是一年前,王管事這樣給自己使眼色,自己好不猶豫,轉身就跑。

“韋金寶,你!”王氏此刻很氣憤的盯著韋富榮,不知道韋富榮發什麼神經,要打韋浩,也不說出一個理由來。centerclass="clear">-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