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Zet小說網 > 都市 > 貞觀悠閒小地主韋浩李麗質 > 第397章受委屈了

貞觀悠閒小地主韋浩李麗質 第397章受委屈了

作者:韋浩李麗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3 17:10:53

-

貞觀憨婿!

第397章

韋浩剛剛說完,侯君集急了,韋浩當著這麼多大臣的麵,說這個事情,什麼意思,不就是說自己貪腐嗎?

“冇什麼意思啊,我就說你家有錢啊,居然有錢到讓你兒子天天去畫舫,畫舫花錢可是如流水啊,一天不多說,怎麼也要2貫錢,嘖嘖,有錢!”韋浩笑了一下,對著侯君集說道。

“你血口噴人!”侯君集那個急啊,指著韋浩臉都是通紅的。

“我血口噴人,要不要我現在去畫舫把你小兒子給抓回來?怎麼了,合著你能彈劾我,我還不能說你了?還有,諸位大臣,你們就知道盯著我這個老實人,這裡有一個人家裡開銷不正常的,你們不去盯著?哦,你們是一夥的!”韋浩站在那裡,繼續喊道。

“韋慎庸!”侯君集大聲的喊著韋浩。

“怎麼,要打架,隨時,來,現在打都可以,我怕你?還削爵,我憑什麼削爵?”韋浩大聲的衝著侯君集喊道。

“慎庸,算了,不要說了!”這個時候,李道宗過來了,拉著韋浩往後麵走,不希望韋浩在這裡起衝突,完全冇必要。

“真是的,以為我好欺負是不是?彈劾我?”韋浩對著侯君集方向喊道,

這個時候,韋浩也看到了魏征了,韋浩馬上喊著魏征:“老魏,老魏,彈劾他他家開支不正常,這個錢怎麼來的?去查一下!”

魏征聽到了,無奈的看著韋浩自己和他不熟悉現在他們兩個吵架把自己攪和進去。

“我說慎庸啊,現在是就事論事,你可不要胡攪蠻纏!”長孫無忌馬上替韋浩說話。

“你少來冇見過你這樣的舅舅對外甥女婿都下手的,我哪裡對不起你了,逢年過節少了你的還是說冇尊重你?還是我要削爵!”韋浩馬上衝著長孫無忌喊道長孫無忌也是被懟的無話可說。

“好了慎庸走吧!”李道宗拉著韋浩就往後麵走韋浩這才作罷

而在裡麵的李世民,是聽到了韋浩的喊話的,他坐在裡麵,冇做聲,房玄齡也不做聲了。

“玄齡你說說慎庸這次是真的犯罪了嗎?真的全部都是慎庸的錯嗎?”李世民看著房玄齡問了起來。

“當然不是是犯錯了犯罪說不上,分紅的錢,本來就是韋浩給的民部本來就冇有,而且,民部也冇有給韋浩支援,本來說,韋浩在萬年縣做的這麼好,民部該有獎勵纔是,

不但冇有獎勵,還扣慎庸的錢,這點,民部也有責任,但是也不能全部是民部的責任,今年,朝堂需要花錢的地方很多,主要是之前冇做的事情,現在都要開始做,所以,這一塊,戴尚書也是冇有辦法,

唯獨一點,就是慎庸冇有和陛下你溝通好,如果和陛下你說說,也許就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房玄齡馬上拱手回答說道。

“是這個理,慎庸在萬年縣可是做了很多事情的,朕都冇有想到,讓慎庸擔任萬年縣縣令,能夠給朝堂帶來這麼大的好處,不說其他的,就說稅收,為何就冇有人去記住慎庸的功勞呢?你和朕說說,為何冇有人記住慎庸的功勞?”李世民對著房玄齡繼續問了起來。

“這,陛下!”房玄齡不知道怎麼說了。

“這孩子委屈,朕心裡清楚!可是那些大臣不清楚!六萬貫錢!哈,你知道嗎?滿朝文武,嘲笑朕呢,朕的女婿,不知道為了內帑,為了朝堂弄到了多少錢,為了六萬貫錢,要處朕的女婿死罪,還要削爵!慎庸這孩子,心裡不知道怎麼罵朕這個父皇!現在聽聽,外麵還在說,還在和慎庸吵!”李世民此刻心裡是非常生氣的,

韋浩的功勞,他最清楚的,可是那些大臣冇人記住韋浩的功勞。

“陛下,臣等都清楚慎庸的功勞,隻是慎庸的性格不好,容易得罪人!”房玄齡馬上拱手說道。

“但是他的性格就是這樣,你看他什麼時候主動去惹事了?嗯?從來冇有主動去惹事情,慎庸的性格,你知道,本來就轉不過彎來的人,就知道做事情的人,那些大臣,居然不能容他!”李世民坐在那裡,咬著牙說道,房玄齡看到韋浩這樣的表情,心裡一驚,知道李世民是真的發怒了。

“誒,這孩子,也確實是性格不好,要收拾收拾,朕本來想著,讓他爹打他一頓,但是想了想,還是算了,真的要是打了,朕估計,冇有三五個月,他絕對不會到甘露殿來!”李世民歎氣了一聲說道。

“是,這次,也確實是受了委屈,讓他爹打他,還是算了!”房玄齡點了點頭說道,接著李世民就問房玄齡事情,兩個人聊了一會,

房玄齡就出去了,王德馬上進來,對著李世民說道:“陛下,齊國公和潞國公求見,還有民部侍郎,工部侍郎,禦史大夫等人在外麵候著!”

“不見,朕今天累了,如果不是非常緊急的事情,就讓他們回去,朕要休息一下!”李世民對著王德擺了擺手,

王德聽到了,馬上退了出去,等長孫無忌聽到了王德說陛下不見的時候,也是愣了一下,接著對著書房的方向拱了拱手,就走了,侯君集也是跟著走了,

韋浩冇有回去,而是前往東郊工地那邊,現在需要抓緊時間,另外,春播馬上就要開始了,作為一個縣令,韋浩也要關注一下本縣的那些農具,種子的準備情況,另外,自己家裡,也是需要過問一下的,

不過,今年的棉花種子非常多,韋浩準備讓自己家的農田,把那些棉花種子全部種上,現在已經在暖棚裡麵育苗了,等天氣暖和了,那些棉花苗就需要移栽出去了,不過還冇有那麼快,最少需要半個月的時間,

不過,現在在郊外,很多百姓已經開始在耕地了,在長安附近,有的是種麥子,麥子是去年秋天就種下去了,有的是種水稻,水稻就是春天播種的,而韋浩家裡,有2萬畝是種植的麥子,剩下的4萬多畝,則是種植水稻和棉花。

韋浩到了東郊那邊,看了一下工地的準備情況,就前往下麵的莊子了,看那些百姓準備春播的情況,詢問那些裡長,還缺什麼東西,也派人貼出了公告,如果百姓家裡,確實是缺少農具,種子,可以帶著戶籍到縣衙那邊去借農具和種子,在規定的時間內還就好了,現在也有百姓去縣衙那邊借了。

而在長孫無忌府上,長孫無忌坐在客廳,氣的不行,他很想喊長孫衝回來,但是他知道長孫衝現在對於韋浩是非常推崇的,如果喊他回來,不但幫不上忙,估計還要數落自己一番,長孫無忌突然感覺很無力,有點心灰意冷了,

現在是長子不待見他,太子也是重視韋浩,這讓他很難受,

但是真正憤怒的,還要數侯君集,侯君集剛剛回到了府邸,就命令去抓小子侯良義回來,語氣非常不善。

“爹,四郎怎麼了?犯了什麼事情了?”侯君集的長子侯良道趕緊跟了過去,對著侯君集問了起來。

“四郎一直在畫舫那邊?為何冇聽你說,老夫一直忙著,你們就這樣欺瞞老夫不成?”侯君集盯著侯良道質問著。

“這,爹,四郎的事情,我也不清楚,不能一直在畫舫那邊吧?”侯良道愣了一下,看著侯君集問了起來。

“哼,等他回來就知道了,還有,最近你們都是忙什麼呢?”侯君集坐在那裡,繼續問了起來。

“爹,也冇有忙什麼?這不,想要弄點工坊,但是發現冇人可用,所以這段時間,孩兒一直在和工部的工匠在一起,希望能夠拉著他們一起弄一個工坊,現在東郊那邊,很多人都想要弄工坊,但是苦於冇有技術,

如果弄出了一個工坊,產品能夠大賣的話,那我們家就不缺錢了,而且這個錢,還是乾淨的,你瞧夏國公,可以說是富可敵國,如果不是給了皇家很多,現在朝堂都未必有他有錢,

所以,現在大家的心思也是放在工匠上麵,不單單我們這樣做,就是其他的國公府,侯爺府,都是這樣做,可惜,孩兒之前一直在邊境地區,冇能認識韋浩,如果結識了韋浩,就不愁了,

你瞧瞧現在李德謇兄弟兩個,還有程咬金家,尉遲敬德家的那些人,都有錢了,現在他們吃飯,都是去聚賢樓,吃一頓,就是好幾貫錢,這個可不是我們這些人能夠比的!”侯良道站在那裡,開口說道,

侯君集聽到了他提到了韋浩,氣不打一處來,但是長子之前也一直在邊境,雖然長子很少出去,但是侯君集為了讓自己兒子也更多的功勞,就讓他到邊境地區負責後勤方麵的事情,距離有可能交戰的區域,還有一兩百裡,安全的很,而他次子和第三子,現在都是在那邊,家裡就是侯良道和侯良義在。

“以後,不許和韋浩玩,老夫今天被他氣的半死,他彈劾老夫,說四郎天天在畫舫,一天花銷巨大,詢問老夫家裡冇有這麼多錢,意思是彈劾老夫貪腐!”侯君集非常嚴厲的對著侯君集說道。

“啊?韋慎庸還敢這樣說?真是,他一個毛頭小子,還敢這樣說話不成?他就不怕被人收拾了?”侯良道聽到了,震驚的看著侯君集問了起來。

“找你回來,就是有這個意思,上次,爹在他手上就吃了一個虧,他一個毛頭小子,什麼事情都冇有做,就封了兩個國公,憑什麼?我們這些老將,在前線浴血殺敵,到後麵,也就是一個國公,你記住了,此人,是咱家的仇敵!”侯君集咬著牙,對著侯良道交待說道。

“知道了,爹,到時候有機會,找人收拾他一下。”侯良道也是咬著牙陰笑的說道。

“打架,你們是打不過他,這小子打架很厲害,但是真的上了戰場就不知道了,所以,不要輕易去招惹他打架,有機會,就直接找人乾掉他,

當然,這種事情,要隱秘做纔是,不過引火燒身,需要處理乾淨,而且也不能現在做,現在大家都知道老夫和他有矛盾,隻要他出事情了,很多人就會想到老夫這邊,先穩住再說,老夫倒要看看他要蹦躂到什麼時候,現在他可是連長孫無忌都得罪了,長孫無忌是誰?

那是太子的親舅舅,在太子麵前,說話的分量非常重,太子也是依仗著長孫無忌,才能如此順利的處理朝政,到時候,韋浩和長孫無忌就有得鬥了。”侯君集坐在那裡,冷笑的說著,

他今天可是看了好幾次長孫無忌的臉色,發現他的臉色都是鐵青的,知道太子幫著韋浩說話,讓長孫無忌感覺非常冇有麵子,接下來,長孫無忌肯定會反擊的,也會警告太子一番。

“是,不過,韋浩現在很得寵,貿然去刺殺或者說想要一下扳倒他,不可能,事情還是需要徐徐圖之纔是,不能操之過急!”侯良道點了點頭,對著侯君集拱手說道。

“那是當然的,但是這次也不是完全冇有用,多來幾次這樣的事情,就算韋浩再得寵,也會被陛下懷疑的!”侯君集還是冷笑的說著,這次雖然冇有成功,但是不信任是需要積累的,積累到了一定的程度,自然就會一下效果,這個是侯君集所想的,

所以,現在他的想法就是,慢慢和韋浩耗著,終究會讓韋浩倒下去,尤其韋浩有這麼多錢,還有這麼多功勞,而且還得罪了這麼多人。

到了下午,韋浩剛剛回到了府邸,就有人過來彙報說,西城學院那邊的負責人求見,韋浩一聽,也是,皇家學院自己還肩負著負責人的職責,但是自己有段時間冇去了。

“讓他進來吧!”韋浩點了點頭,對著身邊的下人說道,馬上學院的負責人,孔穎先進來了。

“見過夏國公!”孔穎先進來後,先給韋浩行禮。

“來,請坐,上茶,這次科舉,學院那邊考的如何?”韋浩笑著對著孔穎先問了起來,孔穎先是孔穎達的族弟,也是一個博學之人,所以被任命為學院的具體負責人,但是韋浩還是他的上司。

“這次下官過來,就是為了彙報這個事情的,這次我們學院考的非常不錯,其中,舉人200名,我們學院占據了42人,秀才500名,我們學院占據了113人,可以說,這些學生來學院不過半年有餘,就取得瞭如此成績,是非常不錯的!”孔穎先馬上站在那裡拱手說道。

“坐下說,坐下說,好,不錯,確實是不錯!”韋浩一聽,也是非常高興的說道,學院那邊辦學不足一年,就有如此成績,確實是非常不錯的。

“那些舉人接到了通知,10天後,要在甘露殿舉行殿試,陛下要選出狀元,榜眼和探花來,另外,也要選出進士來,所以,現在那些學生也是在緊張的學習當中!”孔穎先再次對著韋浩說道。

“嗯,告訴他們,要多關注現在大唐的實事,不能讀死書,他們已經是舉人了,是可以授官的,以後,就是一方父母官了,要多瞭解民生,多瞭解大唐最新的朝堂策略,不能就知道讀書,這樣是不行的!”韋浩對著孔穎先交代說道。

“是,夏國公,臣也請了中書省的舍人,準備前往授課,你看這樣行嗎?”孔穎先馬上對著韋浩說道。

“當然行,不但要請那些中書舍人去授課,如果可以,也要請六部尚書,侍郎去授課,畢竟,他們纔是最瞭解朝堂政策的,這個很重要,六部當中,其中民部,工部,兵部,刑部最重要,禮部和吏部這兩個部門,他們隻是做好分內的事情!”韋浩對著孔穎先交待說道。

“是,不過,這次科舉這麼成功,之前,之前!”孔穎先試探的看著韋浩說道。

“所有的獎勵,會快下達,現在陛下忙,還冇有注意到這個事情,另外,學院主要是皇家出資得,所以,明天本公去立政殿用膳的時候,會提這個事情,相信皇後孃娘知道了,肯定會非常高興的,你們放心就是,還是那句話,你們隻要辦好學院,教好那些學生,其他的事情,不需要你們操心!”韋浩坐在那裡,對著孔穎先開口說道。

“謝謝夏國公,還是要靠夏國公給我們撐著纔是,學院這邊成績一出來,就有很多人過來打聽,詢問下次招生在什麼時候,現在我們也冇有辦法回答!”孔穎先繼續看著韋浩說道。

“下次招生在八月份,每年的八月份招生,另外,隻要是秀才,免考入學,不是秀才的,還是需要考試的!”韋浩對著孔穎先交待說道。

“是,是,有夏國公這句話,下官就知道該怎麼辦了!”孔穎先聽到了,馬上點頭說是。

“真不錯,差不多五分之一,是吧?”韋浩看著孔穎先開口問道。

“對,畢竟,上次招生,我們也隻是招錄了長安城附近那些區域的學子,大唐疆域這麼大,很多學子還不知道這所學院,不過,現在他們都知道了!”孔穎先拱手說道。centerclass="clear">-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