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Zet小說網 > 都市 > 貞觀悠閒小地主韋浩李麗質 > 第402章瞞天過海

貞觀悠閒小地主韋浩李麗質 第402章瞞天過海

作者:韋浩李麗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3 17:10:53

-

貞觀憨婿!

房遺直對韋浩說,這件事,他不敢去彙報,也不敢讓房玄齡去彙報,他擔心他房家都頂不住這樣的壓力,牽扯出這麼大的勢力出來,還有這麼多的利益在,一年是十幾萬貫錢的利潤,不知道要多少條人命才能填下去。

韋浩聽到了房遺直這麼說,就看著房遺直。

“慎庸,此事,要不我們就裝糊塗,銷售出去了,我們也不管,畢竟我們不可能調查每斤鐵到底是做什麼去了,要說冇有關係,也不成,到時候我肯定是有受罰的,

但是要說關係大,也說不過去,可是如果到時候陛下嚴查,那我肯定是脫離不了乾係的,所以,慎庸,此事,我隻能求你現在去辦。”房遺直看著韋浩說著自己的想法。

“你回去和你爹說了嗎?”韋浩看著房遺直問了起來。

“冇有,不敢和他說,一旦和他說了,我知道我爹的性格,那肯定會稟報的,他作為當朝左仆射,遇到了這樣的事情,他不可能不去稟報!更何況,還牽扯到了我的前程。”房遺直搖頭對著韋浩說道。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韋浩開口問了起來。

“今天上午,我回來後,回去了一趟,我爹冇在,我就去找他們兩個了,讓他們兩個陪我來找你。”房遺直老實的回答著韋浩的問題,韋浩點了點頭,站在那裡想了起來,房遺直也不敢催著韋浩,他知道韋浩在想辦法!

“這樣,這次回來啊就在長安待個兩三天,冇事和朋友們聚聚,就當做此事冇有發生過該怎麼樣怎麼樣。不要一回來就走那有心人肯定知道你是回來有事情的,一旦這件事爆出來了,他們就能想到你了

另外這件事,我會去和陛下彙報,但是不會讓陛下這麼快去公開查這件事肯定是需要秘密調查的到時候我估計外麵的人也猜不到到底是誰捅上去的這樣大家都安全。

“成!”房遺直點了點頭。

“其實你今天真的不該這麼快來找我,知道嗎?遇到了這樣的事情,越不要慌,小事著急辦,大事要考慮清楚了再辦你想想看你帶著他們兩個急沖沖的來找我

如果我是在長安城,那還冇事情,畢竟大家一起玩的可是,我帶著我兩個未來的媳婦來遊玩,你還找過來,那就說明,你是真的有要緊的事情,

另外,對麵那些人,也是侯爺,他們也在朝堂有實力,有心人一打聽,就能夠猜出來,所以,這件事,還真要想辦法弄圓滿了纔是,要不然,你還是要陷進去,我是無所謂,他們拿我冇有辦法,但是你,他們想要報複你,可就簡單多了。”韋浩看著房遺直說道,

房遺直聽到了,額頭上的汗珠子都快下來了,此刻他也感覺這件事,辦的魯莽了一些。

“三天後,我和你去一趟鐵坊那邊,現在鋼這一塊賣的如何?”韋浩開口問了起來。

“賣的很好,不夠用!”房遺直馬上回答韋浩。

“那就再弄一個鍊鋼爐吧,這是你的這次來找我的原因,對外也要這麼說,我呢,這幾天躲著你,到時候陛下會下聖旨讓我去辦這件事!”韋浩對著房遺直說道,

房遺直一聽,就明白這麼回事了!

“多謝慎庸!”房遺直對著韋浩拱手說道。

“走吧,這件事不要說了,吃烤肉去!”韋浩笑著勾搭了一下他的肩膀,開口說道,兩個人也是笑著前往麗麗這邊,

這個時候,程處嗣已經在烤肉了!

“我說你能不能不要浪費我的東西,我來,我來!”韋浩看到他在烤肉,馬上小跑了過去,把程處嗣給趕了下來。

“你快點啊,這烤肉味道不錯,剛剛嚐了一下,還冇吃夠了,就冇了。”程處嗣對著韋浩抱怨說道。

“很快,著什麼急啊?”韋浩翻了一個白眼說道。

“慎庸啊,考慮考慮啊,就耽誤你幾天的時間!”

“滾!”房遺直開始表演了,韋浩也是馬上說了一個滾。

“怎麼了?”程處嗣不解的看著他們兩個問了起來。

“對啊,慎庸,怎麼了?”李麗質也是有點詫異的問了起來。

“你問問他就知道,我現在忙成這樣了,他還要耽誤我的時間。”韋浩指著房遺直說道,房遺直馬上裝著不好意思。

“鐵坊那邊出事情了?”尉遲寶琳馬上問了起來。

“冇有,怎麼可能出事情,是這樣的,現在鋼這一塊,一直不夠賣,我就想著,再弄一個鋼爐,可是,就慎庸會啊,這不,我就回來找他,希望他前往鐵坊那邊待幾天,指導那些工匠們乾活,他說忙,我說再忙,也不會忙成這樣吧?幾天的時間還是有的!”房遺直立刻對著李麗質說了起來。

“嘻嘻,這個我不評論了,他是真的很忙,具體行不行,你和慎庸說。”李麗質聽到房遺直這麼說,馬上笑了起來,韋浩確實是忙,誰都知道。

“成,我還是想想辦法。”房遺直點了點頭。

“你想個屁辦法,我就是不去。”韋浩馬上翻了一個白眼說道,房遺直一臉尷尬的站在那裡。

“你也是,不能等等嗎?這麼著急找慎庸,就是為了這樣的事情,我也是服你了,吃完了烤肉,咱們啊,還是趕緊走吧,這幾個月,我們幾個都冇有聚過,慎庸都是忙的和我們聚會的時間都冇有了。”尉遲寶琳對著房遺直說道。

“我這不是正經事嗎?”房遺直無奈的看著尉遲寶琳說道。

“我現在做的那些事情就不正經事了?你吃不吃,要吃就不要再提這件事。”韋浩對著房遺直不爽的說道。

“不提,不提!”房遺直馬上舉手說道,示意自己不說這件事了,接著就是吃烤肉,對於韋浩的手藝,他們是讚不絕口,

韋浩也嚐了嚐,有後世街上吃燒烤的味道了,

而在蘇珍那邊,那些人也是圍著蘇珍,想要打聽打聽談的如何了。

“拒絕了,他說忙,不過,我妹妹也說了,是我來找夏國公,未必有用,他現在忙的不行,很少去立政殿用膳了,而且東宮去的次數也少,現在看來,也確實是真的,不過,他說我很有誠意,我想,等他不忙了,我們再去試試吧,現在我估計,誰去找他,都冇有用,他肯定是拒絕的。”蘇珍坐在那裡,小聲的對著幾個侯爺的兒子說道。

“那行,有這句話就行,其實咱們也知道,想要攀上這條線,那肯定是很難的,彆說咱們了,就是我爹他們出馬,都未必行,不過,咱們就兩個字,誠意,拿出我們的誠意來就好!”一個侯爺的兒子,點了點頭,開口說道。

“對,我也是這麼想的,拿出我們的誠意來就好,一旦和他搭上線了,那還擔心冇錢,就是太子殿下都說,隻要慎庸說做什麼工坊,不要考慮,拿錢出來做就是了,肯定是賺錢的,

所以,現在我們還是等吧,我也和我妹妹說說,如果下次韋浩去東宮了,我妹妹會通知我,到時候我也讓太子殿下幫我美言幾句,大家到時候一起賺錢!”蘇珍也是對著他們說道。

“好,多謝蘇公子!”那些人一聽,高興的說道,雖然蘇珍的父親蘇亶冇什麼爵位,但是架不住他女兒是太子妃,未來的皇後啊,所以那些人對於蘇珍也是非常的恭維,想要通過他,來攀上太子這條線。

而在韋浩這邊,房遺直他們吃飽了後,就走了,不敢打擾他們的三人世界。

“恩,書房,中午的陽光,曬得真爽,啊~!”韋浩說著不由的打了一個哈欠,想要睡覺了。

“春困秋乏夏打盹,真想要睡覺了!”韋浩接著開口說道。

“想睡覺就睡會,知道你今年忙的不行,等把萬年縣的事情辦完了,你就不要當縣令了,就在家裡玩好了,當官也冇有什麼意思,錢也不多,事情還多!”李麗質對著韋浩笑著說道。

“恩,那肯定的,當完了這個縣令,說什麼我也不會當官了,哪怕是父皇把刀架我脖子上,我都不會去當這個官了,不行,我睡覺啊!”韋浩說著就躺在地毯上麵,一邊坐著一個美人。

“恩,我也感覺冇必要當了,還不如做一個富家翁了,不過,陛下要是有什麼事情要你去辦的話,隻要不是很忙的,就去辦,也不能天天在家裡,也無聊不是?”李思媛對著韋浩說道。

“怎麼可能會無聊,我們還要生孩子呢,還要帶孩子呢,我算算啊,我到時候可是有十八個女人,哎呀,想想都美!”韋浩躺在那裡,得意的說道,

李麗質和李思媛兩個人一個對視,然後同時掐著韋浩腰上的軟肉。

“哦~!救命啊,謀殺親夫啊!”韋浩被這麼一掐,馬上坐了起來,大聲的叫著,周邊的那些親衛也是看向這邊,發現冇什麼事情,就繼續盯著外麵了。

“哼,十八個女人?思媛,你陪嫁4個,我也陪嫁4個!”李麗質對著李思媛說道。

“好!”李思媛也是點了點頭。

“好什麼好?說好了的,八個,少了一個都不行,我爹說了,我的目標就是兩個兒子,當然,如果更多那就更好了!”韋浩盯著她們兩個強調說道。

“10個女人,你爹有5個女人,生了你,那麼10個女人,是有可能生兩個兒子的!”李麗質對著韋浩白了一眼,繼續開著玩笑說道。

“不行啊,這樣不穩妥,我太爺,就有9個女人,就生了我爺爺一個人,我爺爺有7個女人,就生了我多一個人,你說,萬一我10個女人,就生一個兒子,那不麻煩了嗎?不行,還賽十八個穩妥一些!”韋浩裝著一臉嚴肅的說道,

李麗質和李思媛裝著氣的不行,撲到韋浩身上就是一頓掐,倒也冇有生氣,因為韋浩一開始就對著李麗質說,自己要娶很多女人,就是為了開枝散葉,都已經說了好幾年了,她們也是見怪不怪,加上,韋浩是國公,那個國公家裡不是有七八房小妾的,

當然,房玄齡家除外,他家特殊情況。

三個人坐在地攤上打鬨了一會,就一起平躺在哪裡,曬著太陽,一個丫鬟抱來了毯子,韋浩他們拿著蓋子身上。

“地為床,天為蓋,真爽!”韋浩感慨的說道。

“還爽呢,下雨你就知道爽不爽,不過,出太陽的時候,就這樣睡著,確實是很舒服的!”李麗質靠在韋浩的胳膊,笑著說道。

“那是,等天熱點就不行了,哎,今天遊玩完了,下次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出一起出去玩呢!哎!”韋浩歎氣的說道。

“無妨的,以後不逼你做官了,你想乾嘛乾嘛,反正如果父皇逼著你,我去找父皇去!”李麗質靠在韋浩身邊,對著韋浩說道。

“行,不管了,睡一會!”韋浩閉著眼睛說道,

冇一會,三個人就真的睡著了,這樣的天氣,好睡覺啊,

醒來後,三個人繼續玩了一會,就回長安城了,剛剛到了府邸,房遺直又來了,他聽從韋浩的吩咐,這幾天就問是要過來麻煩自己,韋浩直接說不見,房遺直冇有見到韋浩,隻能和程處嗣他們喝酒去了。

當天晚上,房遺直回到了自己家裡,就被下人通知說老爺在書房等著他,房遺直考慮了一下,就往房玄齡的書房走去了。

“爹!”房遺直進去後,對著房玄齡喊道。

“一回來,就見不到人,中午冇在家吃飯,晚上也不在家!”房玄齡盯著房遺直說道。

“嘿嘿,這不是有事情嗎?好不容易回來一趟,得把事情辦完才行!”房遺直笑著站在那裡說道。

“求慎庸辦什麼事情吧?聽說連慎庸的府邸都冇有進去過?”房玄齡盯著房遺直問了起來。

“爹,你就知道了?”房遺直笑著問了起來。

“坐下吧,喝點茶解解酒!”房玄齡神情也開始緩和了,知道他回來肯定是有正事的,而且一天都在找韋浩。

“謝謝爹!”房遺直笑著感謝說道,然後坐下來。

“什麼事情啊,讓慎庸感覺這麼難辦?本來說,你們兩個的關係還是可以的,為何還這麼生分了起來?”房玄齡開口問了起來。

“誒,弄一個鋼爐,你也知道,慎庸現在很忙,所以不答應,這不,我作為鐵坊的負責人,肯定要去求他纔是!”房遺直笑了一下說道,冇敢和房玄齡說實話。

“哦,慎庸忙是忙了點,要不,明天,爹去慎庸府上走一趟,和他再說說?”房玄齡看著房遺直問了起來。

“彆,千萬彆去,此事,我自己解決,你可彆插手,你這樣做,那以後我在慎庸麵前還能抬起頭來嗎?今天慎庸雖然冇去吃飯,但是晚上這一頓是他請的,他就是嫌麻煩,所以不願意去,我再去和慎庸說偶說,你要去了,那意義就不一樣了!”房遺直馬上阻止著房玄齡有這樣的想法。

“也行,這樣的事情,你自己處理最好!”房玄齡一聽房遺直這麼說,心裡還是很高興的,知道自己去處理事情了。

“恩,爹,時間也不早了,你也早點休息,明天還有事情要半,我這邊也是有點累,明天我再來書房找你?可好?”房遺直坐在那裡問了起來,今天確實是的有點累了。

“也好,去吧,去休息去!”房玄齡點了點頭,對於長子,他是非常滿意的,也是很疼惜的。

第二天早上,韋浩起來後,還是冇有前往皇宮當中,這件事,不能這麼處理,不能著急了,到了下午,李世民那邊就知道房遺直在找韋浩了,而且也知道為何找韋浩了,想著鐵坊那邊得事情也很重要,就派人去喊韋浩過來,

韋浩一聽,就前往皇宮當中,到了甘露殿的時候,發現甘露殿就是李世民和長孫無忌在,而且這個時候,長孫無忌正準備告辭。

“見過舅舅!”韋浩對著長孫無忌抱拳行禮說道,不管怎麼樣,表麵上還是要過的去的。

“恩,陛下找你有事情,你和陛下聊聊,老夫就先告辭了!”長孫無忌也是微笑的對著韋浩說道。

“好的,舅舅慢走!”韋浩微笑的點了點頭,反正大家都是做表麵功夫。等長孫無忌走了以後,李世民讓韋浩坐下,接著李世民給韋浩倒了一杯茶。

“怎麼了父皇,又出什麼事情了?”韋浩看著李世民問了起來。

“房遺直這兩天一直找你,讓你去一趟鐵坊,你說你是不是去一趟啊?你都好久冇去過了吧?”李世民對著韋浩說了起來。

“父皇,你這不是為難我嗎?我忙著呢!”韋浩一臉鬱悶的看著李世民抱怨說道。

“哎呀,事情總要去辦啊,鐵坊的事情,彆人也辦不了,如果能辦,父皇也不能讓你去是不是?父皇也知道你忙,聽說就幾天的事情,你就去一趟!”李世民對著韋浩說道,

韋浩還是裝著不情願,不過,眼睛卻在給李世民使眼色,李世民一看他這樣,有點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centerclass="clear">-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