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Zet小說網 > 都市 > 貞觀悠閒小地主韋浩李麗質 > 第403章誰坑誰

貞觀悠閒小地主韋浩李麗質 第403章誰坑誰

作者:韋浩李麗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3 17:10:53

-

貞觀憨婿!

李世民在和韋浩說話的時候,韋浩一直在對著李世民使眼色,李世民有點不知道他什麼意思,韋浩再次給他使了一個眼色,李世民狐疑的看著韋浩,此刻他也知道了,韋浩肯定是找自己有事情,如果不是有事情,韋浩肯定不會這樣。

“你們都出去吧,今天朕非要好好收拾你不可,哪能這麼懶,啊?要你乾點活比什麼都難!”李世民盯著韋浩故意這麼說道,他知道韋浩肯定是需要找一個理由撇開那些人的。很快,那些侍衛和太監全部出去了,書房裡麵就是剩下他們兩個人。

“你搞什麼?怎麼了?”李世民盯著韋浩問了起來。

“父皇,我給你說個事情,但是你不能坑我,你要是坑我,我就不告訴你。”韋浩小聲的看著李世民說道。

“兔崽子,反了你還,說!”李世民瞪著韋浩罵了起來。

“父皇,你不答應我不說!”韋浩笑著堅定的搖頭的說道。

“你,行,不說就算了,去鐵坊那邊一趟,就三五天的時間,父皇相信你還是能夠抽出時間來的。”李世民馬上對著韋浩說道,自己可不能被韋浩牽著鼻子走。

“父皇,房遺直找我,其實是有更重要的事情,但是他不敢來彙報,所以我來,鋼爐的事情,就是一個幌子!”韋浩繼續小聲的說著,李世民則是看著韋浩,幌子?

“你答應我,我就說,要不我不說,到時候你坑我一把,我就好慘了。”韋浩坐在那裡,端著茶笑著說著。

李世民則是狠狠的盯著韋浩,然後開口說道:“你個兔崽子,你說清楚,父皇什麼時候坑過你,恩,說!”

韋浩則是發愣的看著李世民,他坑自己還少嗎?這話他都能夠問的出來?

“冇有,父皇什麼時候會坑你?你小子,就是故意來氣朕,說吧,到底怎麼回事,居然還讓房遺直找一個幌子?”李世民繼續對著韋浩追問了起來。

“反正,你要答應我,不能坑我,這件事彙報完了,和我沒關係,我也不會去過問了,隻是我想要保護房遺直,才接下來,要不然,我可不管這樣的事情,全是得罪人的事情,搞不好我還要丟命!”韋浩還是堅持讓李世民答應自己,他就怕到時候李世民讓自己去調查,那就要命了。

而李世民聽到了,則是皺著眉頭看著韋浩,丟命,一個國公說丟命,那事情就不小啊,肯定不是自己要他的命,他韋浩,也不乾什麼謀反的事情,不存在丟命一說,那是彆人要他的命。

“慎庸,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朕不知道?”李世民懷疑的看著韋浩問道。

“父皇,你是真不知道,我都不知道,還是房遺直去調查後,才報告給我,他不敢來給你彙報,一旦彙報了,可能命就冇了。”韋浩點了點頭,語氣很凝重的看著李世民說道,

李世民此刻站了起來,揹著手想著,鐵坊那邊到底出了什麼問題,還有這麼嚴重的事情,不應該啊。

“好,父皇答應你,不會坑你!”李世民轉身看著韋浩說道。

“父皇,有人私自販賣鐵到周邊國家去,最少是150萬斤,最多,可能超過了500萬斤!”韋浩立刻站了起來,盯著李世民說道,

李世民聽到了,還冇有反應過來,確切的說,是被韋浩的這個訊息給震驚住了,150萬斤生鐵,怎麼可能,這需要多少馬車去運輸,而且需要經過這麼多城池,還有邊關,李世民第一念頭就是不相信。

“父皇,這個給你看,看完了你可要收好纔是!”韋浩說著把房遺直給自己的字條,遞給了李世民,李世民看了韋浩一眼,接了過來,仔細的掃了一眼,怒火是蹭蹭往上麵衝啊。

“父皇,冷靜,冷靜,你一發怒,兒臣可就完了,外麵那些人一旦聽到了什麼風聲,他們肯定知道是兒臣彙報的。”韋浩看他有發怒的跡象,馬上勸著說道。

“怎麼可能?”李世民壓低了聲音,盯著韋浩,語氣非常憤怒的問道,

“我也感覺不可能,但是這個是房遺直調查的,昨天得知了這個訊息以後,一大早就從鐵坊那邊跑回來,找我!”韋浩看著李世民說道。

“你知道這個訊息如果是真的,有多少人頭要落地嗎?”李世民揚著手上的那張紙張,對著韋浩著急的問道。

“知道啊,要不然,我們弄一個幌子乾嘛,讓那些侍衛出去乾嘛?父皇,消消氣,消消氣,都已經發生了,那就調查清楚了就好!”韋浩馬上過去扶住了李世民,他怕李世民忍不住啊。

“朕,真的不敢相信,不敢相信,150萬斤生鐵,在我們軍隊的眼皮子底下出了關?誰有這樣的本事,誰有這樣的能力?這裡麵的關係網有多大,牽扯到了多少人,慎庸,你想過冇有?”李世民繼續盯著韋浩問道。

“想過,能冇有想過嗎?父皇,你坐下說,兒臣來泡茶,父皇,這裡麵牽扯到這麼多人,而且這個還隻是四個州府的出去的生鐵,如果加上其他州府的,房遺直估計,不會低於500萬斤生鐵,

也就是說,我們鐵坊從去年到現在生產的三分之一的生鐵,被人給倒騰出去了,房遺直估計,價格可能翻倍了,甚至三倍!”韋浩坐在哪裡對著李世民說道。

“三倍?朕告訴你,至少是五倍,鐵坊出來之前,民間生鐵的價格是50文錢一斤,現在你們做到了10文錢一斤,而草原那邊以前也會從大唐偷偷運輸生鐵出去,到了草原的價格是七八十文錢一斤,

當然,這個生鐵價格,他們買不起,也不會大規模的裝備軍隊,但是,他們會想辦法弄到手,現在生鐵價格下來了,草原那邊的價格也會下來,但是絕對不會低於50文錢一斤,知道嗎?”李世民壓低聲音,對著韋浩說道。

“我的天,那利潤,這!”韋浩一聽,震驚的看著李世民,如果是五十文錢一斤,那他們的毛利潤,按照150萬斤算,就有6萬貫錢,如果是500萬斤,那就是20萬貫錢,這個錢,真是可以讓人發瘋的!

李世民此刻坐在哪裡,深呼吸幾口氣,冇辦法,他需要壓住這份憤怒,真的要如韋浩說的,如果爆出來,韋浩可就麻煩了,而房遺直可能丟命。

“慎庸,父皇不敢相信是真的,你知道嗎?這麼多生鐵出去,那是需要打通多少關係,首先是那些城池的守衛,然後是邊關的守衛,他們的手,已經伸到軍隊來了?”李世民坐在哪裡,麵色沉重的看著韋浩說道。

“父皇,我就是想到了這個,所以才讓房遺直不要聲張啊,按理說,如果是真的,軍隊這邊絕對脫離不了乾係!”韋浩點了點頭,看著李世民說道。

“此事,朕要調查,要秘密調查,你放心,朕不會對外聲張的,朕準備讓監察院去調查!”李世民坐在那裡,咬著牙說道。

“父皇,如果是監察院去調查,兒臣相信,你這邊剛剛下命令,外麵就知道了!”韋浩把自己的考慮和李世民說,監察院按理是不該不知道這個訊息的,但是現在就是不知道,為何?

說明監察院那邊的一個關鍵位置,被人控製了,如果監察院這次彙聚人馬去調查這件事,那麼被收買的那個人,不可能不知道訊息,到時候這個訊息就瞞不住。

“父皇,你還是找信得過的軍隊人士,讓他去調查,秘密調查,等調查結果出來後,快速抓人才行。”韋浩繼續說著自己的建議?

“你說的對,你說的對,監察院這邊,估計不能用了,最起碼這件事,不能用,哪怕是他們冇有被收買,估計也被人盯住了,再說了,軍隊的事情,監察院也不好調查!

監察院隻是監督百官,但是邊關將士,很難被納入到監察的範圍,因為他們都是在邊關,要查也是一年查賬一次,但是這個,根本就不會出現在賬本上,怎麼查得到?”李世民拿著那張紙張,搖頭說道。

“是啊,所以,還是需要動用對軍隊熟悉的人去調查!”韋浩點了點頭說道。

“恩,朕會考慮清楚的,此事,一定要慎重纔是,一定要慎重,這裡不但涉及到將軍,可能還涉及到普通士兵,不能貿然行動,否則,那些人狗急跳牆,還不知道會做出這麼事情來呢!”李世民點了點頭說道。

“父皇,那此事,兒臣就交給你了,我和房遺直的小命可就看你怎麼辦了,你可不能坑我們兩個,其他的事情,兒臣是什麼也不知道的!”韋浩馬上對著李世民說道。

“冇種的玩意!”李世民鄙視的看了一下韋浩。

“什麼?我冇種?父皇,你這話說的有點傷人啊,當然,兒臣也知道,你肯定是激將,但是我不上當,你說冇種就冇種!”韋浩一聽,瞬間站了起來,剛剛想要發怒,然後感覺這樣部不對,李世民想要激自己,不能上當,他愛怎麼說怎麼說。

“慎庸啊!”

“父皇,我還有事情!”李世民剛剛喊韋浩,韋浩就拱手,準備告辭。

“站住,兔崽子,坐下!”李世民一看這小子,小子很滑了,馬上嗬斥住了韋浩。

“父皇,你可是答應了我的,你不能這樣!”韋浩欲哭無淚的看著李世民,哪有這樣的嶽父,冇事坑自己的女婿玩。

“你先聽父皇說完行不行?不坑你!”李世民對著韋浩說道,韋浩冇招啊,隻能坐下來。然後盯著李世民看著,就想要聽聽,他到底是怎麼坑自己的。

“慎庸啊,你說,所有的將軍當中,誰去調查最合適?”李世民看著韋浩問了起來。

“父皇,我怎麼知道?我和那些將軍就是熟悉,但是根本就不知道他們統兵的本事,所以,你讓我說,我怎麼說?”韋浩很詫異的看著李世民說道。

“你個兔崽子,你就不知道瞭解一下他們?”李世民氣的指著韋浩罵了起來。

“我瞭解他們乾嘛?”韋浩反問了一句過去,李世民指著韋浩,不知道該怎麼罵了。

“要不,讓你嶽父去調查,你嶽父在軍中的聲望最高,他去調查,那肯定是冇有問題,隻要冇人偷襲他,彆人也撼動不了他,可好?”李世民盯著韋浩問了起來。

“不知道,你這不坑我,就開始坑我嶽父了!”韋浩搖頭後,對著李世民說道,李世民氣的準備拖鞋了,說話太氣人了。

“不是,那你說誰?”李世民盯著韋浩繼續問了起來。

“不知道,我真不知道,你不要問我!”韋浩搖頭說著。

“恩,要不,你去吧?”李世民看著韋浩幽幽的說道,韋浩猛的站了起來,對著李世民喊道:“我就知道,你是要坑我,父皇,咱們可不帶這樣玩的,我多少事情你知道的,要我去調查!”

李世民就看著韋浩,知道他肯定會發飆,但是他不在乎,發飆完了,還是要談的。

“父皇,你是我父皇啊,我是你女婿啊,咱不說其他的,就說我爹,我家五代單傳啊,現在我還是冇有成親,連娃都冇有一個,我是要冇了,父皇,

你說,我家就絕後了,你忍心啊,你要是讓我,我爹能把我腿給打斷了,到時候你要怎麼處罰他,他都願意,你相信不?”韋浩坐在那裡,對著李世民說道。

李世民一聽,有道理,如果出事了,那還真冇有辦法給親家交待了。

“也是啊!”李世民點了點頭說道。

“本來就是,父皇,可不能這樣坑人的!”韋浩看到了李世民點頭,馬上符合說道。

“那你說,誰去調查,必須要在軍中有威望的,除了你嶽父,那就是秦瓊了,可是秦瓊,這兩年身體一直不好,如果讓他去調查此事,朕於心不忍!”李世民開口說道。

“這個,我舅舅行不行?”韋浩想了一下,馬上就想到了長孫無忌,立刻對著李世民說道,李世民就盯著韋浩看著。

“真的,我舅舅合適,你看啊,他是國公,而且也是父皇你的心腹,之前也跟著你去打過仗,而且還是文官,心思縝密,如果讓舅舅去調查,肯定能夠查清楚了!”韋浩不看李世民,繼續說了起來,李世民就踹了韋浩一腳。

“乾嘛!”

“你個兔崽子,報複人就這樣報複,太明顯了吧?你讓輔機去?他在軍中是有那麼點聲望,但是,他哪裡知道軍隊那些具體的事情?”李世民盯著韋浩罵了起來。

“冇啊,父皇,我真冇有報複我舅舅,你聽我說啊,你瞧啊,如果你讓將軍去調查,什麼理由呢?恩?去調查總需要一個理由吧?”韋浩看著李世民解釋了起來,

李世民就看著韋浩,想要聽聽韋浩到底怎麼說。

“如果派舅舅去,就說去巡邊,代表父皇你去慰問前線的將士,在搭配一個將軍,級彆不要很高的,但是熟悉軍中的事務,這樣的話,邊關的那些人纔不會懷疑,到時候他們前進會麻痹,而那個將軍,纔是真正暗中調查的人,這樣豈不是更好?”韋浩坐在那裡,給李世民解釋說道。

“有道理!”李世民聽到了,點了點頭。

“而且,父皇,你想啊,代表父皇你去巡邊,那是多大是殊榮啊,一般人可冇有這樣好的機會,能夠享受這等殊榮的,那肯定是舅舅無疑了!”韋浩看到了李世民點頭,就更加來勁了,這次怎麼也要坑一下長孫無忌。

“也對,不過,你小子,恩,心思不純!你在報複輔機,彆以為朕看不出來!”李世民指著韋浩說道。

“哪有,你要是這麼認為,那你自己想辦法吧,我可不管啊,你可不要讓我去,你要是讓我去,我就宣揚出去了,這樣那些人就不敢犯了,我就不用去調查了,多好!”韋浩坐在那賭氣的說道,

李世民聽到了,再次踢了韋浩一腳,他知道,韋浩是真的能夠做出來的。

“恩,確實是不錯,那就讓你舅舅去吧,此事,不許泄露出去,如果泄露出去了,到時候父皇可是要收拾你的!”李世民警告著韋浩說道,韋浩聽到了,馬上笑著點頭。

“恩,你說說,兵部的人,有冇有參與進去了?”李世民盯著韋浩問了起來。

“父皇,你說呢?”韋浩馬上反問著李世民說道。

“那這樣的話,還不能讓你舅舅去了,你舅舅和侯君集,兩個人關係是不錯的!”李世民考慮了一下,開口說道。

“我相信舅舅不是這樣的人,舅舅肯定是一心為公的!”韋浩馬上開口說道,他能不知道長孫無忌和侯君集關係很好嗎?就是因為關係好,才讓他們去調查去,如果長孫無忌敢欺瞞,被李世民知道了,那長孫無忌就麻煩了。

“恩,這方麵,倒也是,不過,那肯定會調查的不透徹!”李世民繼續考慮著說道,他希望徹底調查清楚這件事。centerclass="clear">-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