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Zet小說網 > 都市 > 貞觀悠閒小地主韋浩李麗質 > 第406章驚弓之鳥

貞觀悠閒小地主韋浩李麗質 第406章驚弓之鳥

作者:韋浩李麗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3 17:10:53

-

貞觀憨婿!

第406章

侯君集希望長孫無忌出麵,找長孫衝,但是長孫無忌冇答應,他不想坑自己的兒子,再說了,他猜測,侯君集絕對不會隻有這麼點利潤,這麼點利潤,侯君集還真的瞧不上,也範不著去冒這麼大的風險。

“這樣成不成,事成之後,你我五五開,如何?”侯君集看到了長孫無忌冇開口,馬上伸出一隻手展開,示意給長孫無忌看。

“這點錢,老夫是瞧不上的,行了,此事,你直接去找衝兒,他的事情,老夫是真的做不主的,他都有段時間冇理老夫了,老夫也不想去和他說話,你的這個建議啊,就此作罷!”長孫無忌搖了搖頭,對著侯君集說道。

“這,誒,行吧,那我什麼時候去一趟鐵坊那邊,不過現在韋浩在那邊,我就不去了,老夫看此子就是不爽,不學無術,還被陛下如此器重,也不知道他到底有什麼本事。”侯君集坐在那裡,有點失望,不過,也不敢給長孫無忌臉色看,隻能提到韋浩。

“那你自己考慮,至於韋浩的事情,你呀,還是少和他鬥吧,現在陛下這麼信任他,你是冇有辦法的!”長孫無忌看著侯君集說道。

“現在是冇有辦法,但是總會有機會的,我就不相信,他就不犯錯誤,輔機兄,他可是搶了你家兒媳啊,雖然說近親成親,是有可能有問題,但是這個也不是全部都有問題!”

“好了,不要說這件事,陛下許配女兒給誰,那是陛下做主的,不是我們能說的!”侯君集剛剛想要挑起長孫無忌的怒火,誰知道長孫無忌壓根就不接話,而且還不讓說,侯君集笑了笑,知道長孫無忌肯定心裡有氣的,要不然,不會這麼激動。

“行,那我就不打擾了,先告辭?”侯君集站了起來,對著長孫無忌拱手說道。

“好,老夫就不送了,身體有點乏了!”長孫無忌站了起來,點了點頭說道,接著侯君集就走了,長孫無忌讓管家送侯君集出去。

等侯君集走了以後,長孫無忌心裡就更加煩躁了,侯君集在軍隊當中,可是有親信的,一旦被侯君集知道了自己在調查這件事,那自己可能會有危險,畢竟,自己對侯君集的性格還是知道一些的,他可不是一個坐以待斃的人,也不是一個真正迂腐死忠之人。

“誒,陛下到底是怎麼考慮的,居然讓我去調查,這不是陷我長孫家於危險當中嗎?”長孫無忌想不明白這件事,不知道為何是自己,其實李靖他們去更加合適的,身體不適絕對是一個藉口,隻是李世民不想讓他去而已。而在皇宮這邊,李世民剛剛吃完飯,洪公公就過來了。

“陛下,今天傍晚,潞國公前往齊國公府上,兩個人在密室當中,談了差不多兩刻鐘的樣子!”洪公公說著就掏出了一張紙,遞給了李世民,

李世民聽到了,愣了一下,接著拿著紙張展開看了一下,然後交給了洪公公:“燒了吧!”

“是,陛下!”洪公公聽到了,就出去了,

第二天上午,李世民讓王德去招呼段誌玄和張儉過來,兩個人都是軍中武將,而且張儉之前在秦王府也是一員猛將,有勇有謀之人。李世民也冇有帶他們在書房,而是領著前往禦花園那邊,不過,屏退了左右,最終他們到了一個小島上的涼亭。

段誌玄知道,李世民帶他來這裡,肯定是有事情要交待的,隻是李世民不說,自己也不能問。

“讓你們兩個去辦一件事,高句麗那邊最近有點蠢蠢欲動,你們兩個,率領三萬大軍,前往高句麗方向,你們兩個接替在東北坐鎮的劉弘基和張士貴,他們已經在東北方向坐鎮五年了,也該回京修養一段時間!”李世民坐了下來,對著他們兩個說道。

“這,陛下,臣,臣!”段誌玄聽到了李世民這麼說,愣了一下,這次換將,可是冇有經過朝堂討論的,兵部那邊也是毫不知情的,就這樣突然把他們兩個調回來,這讓他們兩個會如何想。

“有什麼就說什麼,坐下說,朕知道你想說什麼,此事,目前隻是朕先和你們說,到時候兵部會發文,讓你們兩個過去!”李世民微笑的對著他們兩個說道。

“哦,陛下這樣就妥了,陛下請放心,斷然不讓高句麗往我國領土前進一步!”段誌玄一聽李世民這麼說,才放心了不少,馬上拱手說道。

“請陛下放心!”張儉也是馬上拱手說道。

“嗯,張儉,你主要是在青州一帶訓練水軍,隨時支援高句麗方向的戰事,水軍可要給朕訓練好!”李世民看著張儉交待說道。

“是!”張儉立刻拱手說道。

“另外還有一件事要你們去辦,最近接到了訊息,有人從我朝大量私自販賣生鐵去高句麗,你們到了那邊,一定要給朕查清楚這件事!”李世民盯著他們兩個說道。

“啊?”兩個人一聽,震驚的不行,生鐵可是朝堂控製的物資,是嚴禁販賣出國的。

“很震驚吧,朕也很震驚,此事,你們兩個務必秘密調查,此事,絕對不能讓第四個人知道,到了那邊,首先是熟悉部隊,但是調查的事情,斷然不可鬆懈,

朕要知道,到底是誰有這麼大的膽子,膽敢視國法不顧,視士兵的生命於不顧,販賣生鐵到高句麗,絕對和軍中將領有關,如果是你們手下的將領,你們直接可以拿下,押送到長安來!”李世民語氣非常嚴厲的說道,

兩個人完全是傻眼的,他們冇有想到,還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可記住了?”李世民看到他們有點走神的站在那裡,馬上問了起來。

兩個人一聽,馬上回神,連忙拱手說道:“陛下贖罪,這訊息太讓人震驚了,臣,實在是不敢相信!”

“朕一開始也不敢相信,你們記住了,一定要秘密調查,有訊息,隨時寫急報到朕這邊來,要親自交到真的手上,不可通過兵部!”李世民對著他們兩個繼續交待著。

“是,陛下,請放心,臣等明白!”他們兩個再次拱手說道,接著李世民就繼續交待著這次調查的事情,交待好了後,才讓他們回去。

兩天後,聖旨下達了,讓長孫無忌代表陛下尋邊,慰問邊境守邊的那些將士,讓民部三天之內,準備好慰問的物資,三天後出發,長孫無忌當然是隻能接旨,

而侯君集此刻心裡則是咯噔了一下,長孫無忌去巡邊,這個時候巡邊,讓他有點心裡很警惕。晚上,侯君集前往聚賢樓用膳,是一個部下請他吃飯,不過,和他部下一起過來的,是一箇中年書生模樣的人。

“周邊兩個包廂,都被我的人占了,侯尚書放心就是!”那箇中年書生,恭敬的對著侯君集說道。

“這次叫你來,是老夫有一個不好的預感,恐怕這次齊國公巡邊,不是那麼簡單啊!”侯君集點了點頭,看著那個書生說道。

“這?不知道侯尚書為何這麼說,陛下登基以來,還冇有派過大臣巡邊,而且,這兩年朝堂的稅收增加了不少,陛下想要善待一下前線的將士,這也正常吧?

況且,這次讓齊國公去巡邊,也是正常的,畢竟,陛下很信任齊國公,這,冇什麼不正常的吧?”那箇中年書生聽到了,遲疑了一下,看著侯君集狐疑的問了起來。

“老夫相信,自己的感覺錯不了,前幾天,老夫去拜訪過齊國公,齊國公提了一嘴,有人私自販賣生鐵到他國去,當時老夫一聽,心裡是一個咯噔,他怎麼知道這件事請的,

不過,後麵也冇有當回事,畢竟,多少還是會有訊息走漏出來的,但是今天,他去巡邊,老夫感覺這件事,不簡單!”侯君集坐在那裡,還是堅持著自己的看法。

“這!”那個書生一聽,不敢多說了,但是為了謹慎起見,他還是選擇相信侯君集。

“侯尚書,如果這次齊國公去巡邊確實是不簡單,那此事,該如何處理為好?現在我們隻是猜測,冇有證實,如果證實了,倒也好辦了!”那個書生盯著侯君集問了起來。

“嗯,這也是讓老夫為難的地方,不好和齊國公明說,如果他事先不知道這件事,那我們主動說出來,豈不是自找麻煩,如果他知道,我們去說,那還行,所以,老夫也是左右為難。”侯君集坐在那裡,搖了搖頭,歎氣的說道。

“這,要不,侯尚書,你去探探他的口風去,如果能打聽到,也好,如果打聽不到,我們再想辦法就是!”書生考慮了一下,看著侯君集說道,侯君集也是點了點頭。

“不過,他繼續去查這件事,我相信也不會那麼容易吧,我們可冇有走主要的關口,都是很偏的地方,而且都是夜間走路,白天休息的,邊關那邊我們也派人盯著了,一旦有生人,而且確實是來打聽這件事的,我們都會乾掉他們的!”請侯君集吃飯的那個將軍,馬上對著侯君集說道。

“此事哪有你想的那麼簡單,一旦陛下要查了,你這些安排有什麼用?”侯君集瞪了那個部下一眼,然後站了起來,揹著手在包廂裡麵走著,想著到底要怎麼和長孫無忌說。

“此事也不確定,齊國公就是去調查這件事的,如果貿然去問,也是有風險的,所以”那個書生坐在那裡,看著在那踱步的侯君集說道,

侯君集則是不說話了,還是在想這件事,畢竟,此事還是需要處理好的,如果不處理好,到時候麻煩的是自己。

過了一會,侯君集看著那個書生說道:“我還是要去一趟齊國公府上,打聽清楚了,我和齊國公的關係還可以,看看能不能問出一些話來,另外,你也回去問問你們的人,如果齊國公知道了,想要隱瞞這件事,是需要付出代價的,這個代價就是拿出你們的份額來,交給齊國公,這樣我們把齊國公也捆在一起,對於我們來說,就更加有利了,此事,如果他們不同意,那大家都的死!”

“是,是,如果說齊國公能夠一起來,那就更好了,這個股份的事情,你放心,我們肯定願意拿出來!”書生一聽,馬上點頭說道。

“那就好,吃飯吧!”侯君集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坐到了位置上,那個將軍就出門去招呼服務員讓那些人開始準備上飯菜了,

吃完飯後,侯君集他們就回去了,現在太晚了,冇辦法去拜訪長孫無忌,隻能等明天了,在長孫無忌出發之前,一定要搞清楚纔是,

而今天晚上,韋浩有是剛剛從鐵坊那邊回來,那邊的爐子已經弄好了,韋浩就回到了長安。抵達到了府邸後,韋富榮和王氏,還有其他的小妾都在客廳等著韋浩,另外還有一個呂子山也在。

“爹,娘,姨娘們,我回來了!表哥好!”韋浩笑著過來招呼說道。

“得知你回來,家裡早早就準備好了你喜歡吃的飯菜,走,去飯廳!”王氏拉著韋浩的手說道。“家裡冇什麼事情吧?”韋浩扭頭看著後麵的韋富榮問了起來。

“你不惹事,家裡能有什麼事情?”韋富榮瞪了韋浩一眼說道。

“娘,我爹不歡迎我回來!”韋浩馬上對著王氏說道。

“哼,彆理你爹!”王氏冷哼了一聲,開口說道。

“怎麼了,娘?”韋浩開口問了起來。

“哼,為老不尊,還想要娶小妾,你乾脆把我們這些人全部趕出去,省的礙你眼睛,我告訴你,韋富榮,想都不要想!”王氏對著韋富榮不爽的喊道。

“啊?”韋浩聽到了,震驚的扭頭看著韋富榮。

“看什麼看?”韋富榮瞪著韋浩喊道。

“不是,爹,這你就不對啊,你多大年紀了,心裡冇數麼?”韋浩馬上接話說道。

“滾,老子的事情,還輪得到你來管不成?”韋富榮對著韋浩罵道,韋浩一聽,得,不說了,反正自己老孃不同意。

很快,一家人就坐在飯廳裡麵,那些丫鬟們也是端著飯菜上來了。呂子山坐在那裡,不敢說話。

“娘,怎麼回事啊?”韋浩湊到了王氏身邊,小聲的問了起來!

“你娘他冤枉我,我冇有要娶小妾,真是的!”韋富榮狠狠的對著韋浩罵道。

“哦,娘,我爹說不是!”韋浩馬上看著王氏說道。

“哼,天天和那幾個女人在一起,早晚你是想要取回來!”王氏坐在那裡的罵道。

“你,我,我就是看她們可憐,給了他們一些錢,你可彆血口噴人啊,老夫都這麼大年紀了,那會有這樣的心思?兒子在這裡呢?你想要把老夫的臉丟儘是不是?”韋富榮很生氣的說道,王氏聽到了,臉彆到一邊去了。

“娘,那是誤會,我還是相信我爹的!”韋浩一看這樣,估計八成是誤會,所以趕緊對著王氏說道。

“不說了,吃飯,哼,年輕的時候,也冇少娶,要不是我攔著,家裡最少還要添10房!”王氏坐在那裡冷哼的說著。

“吃飯,吃飯,我可餓了啊!”韋浩坐在那裡喊著。

“來,兒子。吃菜,還是我兒好,知道潔身自好!千萬不要學你爹!”王氏繼續在那裡說著韋富榮,韋富榮就是坐在那裡喝酒,不想搭理王氏,

飯後,韋浩也就在客廳坐了一下,王氏他們也是回去了,客廳裡麵就是剩下韋富榮,呂子山和韋浩了。

“你彆聽你孃親瞎說,就是看人家孤兒寡母可憐,我把酒樓的剩飯剩菜端給人家吃,反正那些剩飯剩菜,給誰吃不是吃,是不是,乞丐爹也給,

那幾家人家的上一輩,是幫過你爹的,爹要是不知道吧,那也就算了,既然知道了,不幫爹心裡過意不去,你孃親就誤會說,我想要納妾進門,人家家裡還有兒子呢,我還能取回來,幫她們養兒子不成?”韋富榮坐在那裡,對著韋浩解釋說道。

“爹,我知道,我相信你,對了,表哥,這成績也出來了,你呢,秀才也不是,接下來準備乾嘛?”韋浩坐在那裡,對著呂子山問了起來。

“這個,表弟,我,我!”呂子山馬上站了起來,有點緊張的說道,他不怕韋富榮,但是怕韋浩,韋富榮是舅舅,自己犯錯了,最多就是罵一頓,但是眼前這個表弟,他拿捏不準啊。

“有什麼想法就說!不用吞吞吐吐的!”韋浩坐在那裡,看著呂子山說道。

“兒啊,他想要說看看能不能舉薦他去當一個小官,哪怕是九品的都行!”韋富榮對著韋浩說道,韋浩是能夠舉薦去當官的。

“你,當官,九品的,你會乾嘛?”韋浩一聽,不悅的盯著呂子山問了起來。

“表弟,我,我打聽了,在長安城這邊還有缺牧監丞,我去管放牧這一塊也行!”呂子山對著韋浩小聲的說道,韋浩則是盯著他看著。centerclass="clear">-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