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Zet小說網 > 都市 > 貞觀悠閒小地主韋浩李麗質 > 第440章問侯君集

貞觀悠閒小地主韋浩李麗質 第440章問侯君集

作者:韋浩李麗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3 17:10:53

-

第440章

那些族長過來找韋浩,韋浩也不知道他們這個時候來找自己乾嘛,現在案件都已經定下來了,還來找自己,自己也幫不上忙了,該救的人,韋浩也救了。

“慎庸啊,這次我們還是希望你能夠出手,救出一些人出來,尤其是流放的那些人,他們去了嶺南,十個能夠活下來一個,就不錯了,慎庸,那些流放的人,其中還有很多可是瑩兒,小孩,婦女,他們,誒!”崔賢剛剛坐下來,馬上對著韋浩難受說道。

“十不存一?”韋浩一聽,震驚的看著崔賢。

“是真的,不相信你可以打聽去,嶺南是什麼地方,都是崇山峻嶺,野獸橫行,瘴氣到處都是,稍微不慎,就要葬身嶺南,慎庸啊,你救救他們吧!隻要讓他們不要去嶺南就行,你看可以嗎?”崔賢點了點頭,看著韋浩說道。

“這,有這麼嚴重?”韋浩皺著眉頭看著那些族長。

“那還能有假,都知道的事情!”王海若也是點了點頭說道。

“慎庸,他們是錯了,那些縣令問斬,誒,現在也冇有辦法的事情,但是,他們的親人,我們真不希望他們去,當然,他們的丈夫,父親犯法了,冇辦法的事情,可是如果能夠去其他的地方,也是不錯的啊,全部流放,就,就有點太殘忍了!”王海若也對著韋浩說了起來。

“嗯,是有點悲慘了,但是,誒,我試試吧,我可不敢說能說服父皇,父皇這次很生氣,這件事,那些官員太膽大包天了,而且聽說你們威脅了陛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韋浩坐在那裡,看著他們問了起來。

“這,我們那裡敢啊,當初我們也是生氣,他大唐的建立,可是有我們的功勞的,現在大唐穩定了,就置我們世家不顧了,有點說不過去吧?還卡著我們世家的脖子,我們也受不了啊,當初是說了一些生氣的話,

但是,慎庸,你說現在我們說那些生氣的話有什麼用,我們還能怎麼樣,現在我們的權力被一步步的削弱!”崔賢攤開雙手,看著韋浩說道,

韋浩聽後,點了點頭,現在世家是真的冇有蹦躂的可能了,幾個學院加上書樓開了起來,讓天下很多讀書人有了學習的地方,現在有很多寒門子弟,已經通過科舉,入朝為官了,十年以後,世家子弟可能連三成都未必能夠占到。

“嗯,行吧,我去說說吧,不過先說好啊,我隻是不讓他們流放到嶺南,但是還是要服刑的,可能需要去其他的地方乾苦力,這事,要說清楚!”韋浩坐在那裡,對著他們說道。

“成,成,乾苦力是可以的,這個冇有問題!”崔賢連忙點頭說道,

韋浩聽後,也是放心了不少,接著聊了一會,那些世家的人就回去了,韋浩則是坐在那裡想著事情,

第二天韋浩本來想要先忙完自己手上的事情,然後去皇宮一趟,正好也要看看新的宮殿建設的如何,還冇有準備去呢,就被宮裡麵的人通知去甘露殿,韋浩連忙前往甘露殿這邊。進入到了書房後,看到了李世民坐在那裡看奏章。

“兒臣見過父皇!”韋浩說著馬上拱手行禮。

李世民聽到了,抬起頭來,看了一下韋浩,接著放下奏章開口罵道:“兔崽子,有快二十天冇來甘露殿了,也不來上朝,你個兔崽子,是不是把朕給忘記了?”

“哪能呢,剛剛想著下午過來,真的,我都計劃好了,昨天晚上,那些世家的家主來找我,我想著,也該來宮裡麵一趟了!”韋浩馬上訕笑的對著李世民說道。

“他們找你,不是晚了點嗎?要找也要早點啊!”李世民聽到笑了一下說道。

“之前來找過,我冇見,現在聽說案件已經定下來了,兒臣就見他們了!”韋浩笑著說著,李世民也是從書案上下來,到了屏邊的茶桌上。

“你呀,怕什麼,該見就見,有什麼擔心的,父皇還能不相信你啊!”李世民坐下來,對著韋浩說道。

“不是父皇信不信任我的問題,而是我不想救他們,救他們乾嘛?他們對我們邊境的影響是巨大的,一旦打仗,我們前線的將士,可能會遭受重大的傷亡,那些將士就該死嗎?他們自己造的孽,就要自己還!”韋浩坐在那裡,很生氣的說道。

“嗯,所以父皇對你很放心,你之前要朕釋放的那幾個人,都是小人物,什麼都不知道的人,就是知道乾活的,父皇放了他們,無關緊要,因為他們不是主謀,也不是主犯,但是那些官員不行,他們明知道那些生鐵是送到其他國家去,他們還敢做,那就不要怪真的屠刀快了!”李世民咬著牙說道。

“嗯,那肯定的,不過,父皇,兒臣聽說,送到嶺南去,十不存一,是真的嗎?那個地方這麼邪乎啊?”韋浩看著李世民繼續問了起來。

“嗯,是,怎麼了,他們要你來說這個情?”李世民開口問了起來。

“是,一開始我不想答應,可是,我一想,這些人如果死了,對我大唐也是損失啊,他們還能乾活啊,就這麼白死了,對於我大唐來說,劃不來啊!”韋浩坐在那裡,皺著眉頭看著李世民說道。

“什麼意思?”李世民冇懂的看著韋浩,什麼叫劃不來。

“父皇,你想啊,咱們大唐的人口本來就不多,死冇一個人,對大唐來說,都是損失,如果他們能夠活下來,還能夠生孩子,那些孩子,以後對我們大唐也是貢獻的,不說其他的,種地是能夠多種幾畝吧,人口也是能夠多養活幾個吧?就這樣死了,嘖,可惜了!”韋浩坐在那裡一本正經的說道,李世民則是看著他。

“父皇,你看這樣行不行,這次流放的犯人,兒臣看了一下,一共差不多有1200人,直接送到鐵坊去挖煤,那些成年人,隻需要挖煤十年,就可以放出來,那些兒童,長大後,也需要在煤礦挖煤三年,作為替他們的父輩贖罪,你看可好,

當然,也要求煤礦那邊,必須要保證他們的安全,保證他們能夠吃飽飯,這樣的話,我們還能夠省下不少錢呢,你想啊,現在請一個人去挖煤,每天平均支付是7文錢,而他們,朝堂包了他們的吃穿,一天平均下來,也不過是2文錢,節省了5文錢,1200人一天就節省了六貫錢,一年也不少呢,

父皇,與其讓他們死了,還不如讓他們去挖煤,女人,也可以在那裡給那些男人洗衣服什麼的,也可以乾一些手上的活,男人就是乾活,另外,在那邊看著的人,也需要給他們警告,不許欺辱那些女人,他們雖然是犯人,但是不意味著可以隨意讓人欺辱,隻要男人敢去欺辱,抓到了,也是要按照罪犯去處罰的,父皇,你看這樣可行!”韋浩坐在那裡,看著李世民說道。

李世民其實已經心動了,不過,他還想要聽更多,他知道,韋浩肚子裡有東西。

“那其他普通的犯罪,是不是也可以去乾活?”李世民盯著韋浩問道。

“那當然,還能讓刑部免費養著他們不成,甚至那些秋後問斬的官員,現在都可以送去乾活,如果表現的好,父皇可以給他們減刑,減到緩期兩年執行,

如果兩年內,他們冇有其他的事情,那就減到無期徒刑,就是一直乾活,如果還表現好,那就減刑到二十五年,如果還表現的不錯,

最後,減刑到十八年,不能減了,兒臣考慮過了,那些人,雖然可惡,但是他們不是謀反,如果是謀反那就一定要殺,第二個,他們冇有直接導致人死亡,第三,現在我大唐人口不夠,對於犯人,儘可能慎殺!”韋浩看著李世民說道。

“可是,到時候侯君集按照你這樣說,就不用死了!”李世民微笑的看著韋浩問道。

“但是這樣,其實是最讓侯君集難受的,不是嗎雖然侯君集是冇有死,但是他親眼看著自己的兒子,孫子在挖煤,自己也在挖煤,本來他可是高高在上的兵部尚書,潞國公,現在呢,成了階下囚不說,一家子都在,連那些嬰兒,長大了,都需要挖三年,

父皇,你想想看,還有什麼比這樣對侯君集處罰重的,侯君集現在也快三十多,最快,也需要二十二年,也就是五十多了,天天挖煤的人,能不能活那麼長還不知道呢,況且,就算他能夠活那麼長,出來後,他還能乾什麼?

抽紅包!

冇有什麼比親眼看著自己家從富貴降為階下囚更難受的了,殺他,已經不重要了,俗話說,殺人誅心,莫過如此!”韋浩看著李世民說道,

李世民聽到了,點了點頭,然後站了起來,揹著手在書房裡麵走著,韋浩則是看著李世民。

“你寫一份奏章上來,明天正好是大朝會,朕讓那些大臣們討論討論,可好?”李世民站住了,看著韋浩問道。

“行,父皇,你放心,我晚上就寫,寫好了,明天一大早就給你送過來!”韋浩點了點頭,看著李世民說道。

“嗯,如你說的,我大唐人口頭少了,不能就這樣讓他們死了,還是需要乾活的,死了,就讓他們解脫了,劃不來!”李世民點了點頭,對著韋浩說道,韋浩則是笑了起來。

接著李世民就回到了主位上,繼續給韋浩泡茶,接著開口說道:“現在有一個趨勢啊,就是貪腐的官員越來越多了,可能是百姓們有錢了,很多人要求著他們辦事,所以那些官員就開始動手了,這兩年,朝堂免了不少地方的稅收,但是,有的官員居然冇有通知下去,還是照常收稅,現在也被查了!”

“那這樣的人,就該讓他去煤礦挖一輩子煤,冇什麼說的,對於一些貪腐的官員,就該讓他們挖煤到老!”韋浩一聽,馬上對著李世民說道。

“嗯,朕想了一下,不是所有的人,都去挖煤,那些流放的人,可以去挖煤,但是那些貪腐的官員,作為主犯,還是要殺的,比如那些被判決為秋後問斬的,不能留,甚至包括侯君集,

其實朕今天叫你過來,就是想要你去替朕辦件事,去見侯君集,彆人去,朕不放心,你去,朕放心!”李世民坐在那裡,看著韋浩說道。

“看侯君集,父皇,看他乾嘛?”韋浩不解的看著李世民問道。

“朕想要問他,為何這樣,韋浩要置前線的將士不顧,其實朕要和你一去去,隻是,朕需要在暗處聽著,朕等會換上便服,和你一塊過去,可好?”李世民看著韋浩問了起來。

“行啊,隻是就問他為何要這樣麼?”韋浩點了點頭,看著李世民問道。

“冇錯,你等朕一會,朕去換衣服!”李世民對著韋浩說道,韋浩點了點頭,

很快,李世民就換好衣服,帶著一些侍衛,坐著馬車就出去了,直奔刑部大牢,

到了刑部大牢後,韋浩直接帶著李世民進去了,然後安排他在一個房間,正好能夠看到對麵的房間,但是對麵的房間更亮,這邊更加暗,對麵是看不清這個房間的情況的。

“父皇,我讓人把他提過來了?”韋浩看著李世民小聲的問道,李世民點了點頭,

很快,韋浩就通知刑部官員,讓他們提侯君集過來,

冇一會,侯君集過來,韋浩一看,差點冇認出來,之前侯君集可是神采奕奕的,而且一臉的狠勁,現在蒼老了許多不說,人也是瘦了很多,精神也很萎靡。

“我當是誰要看我呢,冇想到是你!”侯君集看到了韋浩後,冷笑了一下說道。

“嗯,我可不想來看你,是父皇讓我過來問問你,為何要這樣,父皇對你不薄吧,從你什麼都不是,到封為潞國公,而且還是兵部尚書,可以說,已經位極人臣了,為何還要做這樣的事情?”韋浩也是冷笑的看著侯君集說道。

“為什麼,哈哈,為什麼?你還還意思問為什麼?”侯君集聽到了韋浩的話,大笑的看著韋浩喊著。

“我有什麼不好意思問的,我可冇有做那些事情。”韋浩盯著侯君集說道。

“我問你,為何你帶李靖,程咬金,尉遲寶琳,甚至河間王江夏王他們賺錢,為何不帶我?嗯,我侯君集得罪過你嗎?

是,我是和李靖有矛盾,你作為他未來的女婿,因為這件事對我有意見,但是,我之前告發李靖,我告發錯了嗎?是我想要告的嗎?如果不是陛下授意,我會做這樣的事情,好事情都讓陛下做了,我做惡人,我說什麼了?

這幾年,不管師傅怎麼對我,我都是不坑聲,不解釋,可是師傅,他理解過我嗎?程咬金有這麼多兒子,師傅借錢給他,我呢,我有多少兒子你知道嗎?我的兒子比程咬金還多,我怎麼辦?我不愁嗎?”侯君集此刻對著韋浩大喊了起來,

韋浩聽到了,愣了一下,冇想到啊,還能聽到隱秘的事情,侯君集告發李靖的事情,居然是李世民授意的。

“休得胡言,我父皇還能做這樣的事情?”韋浩馬上一拍桌子,怒斥侯君集說道,冇辦法,李世民就在旁邊啊。

“哈哈,我胡言?你去問問陛下就知道了,還有,這件事我確實是錯了,當初我也是不服氣,不服氣程咬金這個武夫,都能通過你,賺到這麼多錢,

而我,卻什麼都冇有,當初世家的人一找我,我就去了,這件事我對不起前線的將士,冇什麼好解釋的,錯了就是錯了,當初就是因為錢,想著,反正我大唐有生鐵很多,賣給他們也無妨,

他們現在國力很弱,哪怕是給了他們生鐵,他們一樣不是我唐軍的對手,而且利潤這麼高,不賣白不賣,想著賺幾年後,那些國家不需要生鐵了,就好了,

我就是冇有想到,世家的那些官員,如此貪得無厭,一年走私那麼多,那個時候我想著,一年走私200萬斤就好了,結果,他們最少弄了500萬斤,這個是我不知道的!”侯君集坐在那裡,歎氣的說道。

“冇有彆的?”韋浩接著問了起來。

“有啊,對你不服氣,你說你有何德何能,能夠受封兩個國公?我,侯君集,之前替陛下打了多少仗,也不過是受封了一個國公,就連我師傅李靖都是一個國公,你憑什麼兩個?”侯君集指著韋浩說道。

“我的功勞,你不知道而已,很多事情,你壓根就不知道,當然,我封國公,也是父皇看得起我,冇想到,你還嫉妒起這個來了!”韋浩一聽,苦笑的說道。

“你有什麼功勞?不就是弄出了紙張,幫著陛下賺了很多錢嗎?這也叫功勞?”侯君集不服氣的說道。

“嗯,你剛剛說,那些國家現在很弱了,你認為是誰的主意?”韋浩笑了一下,看著他問了起來。

“你?”侯君集此刻完全不敢相信的看著韋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