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Zet小說網 > 都市 > 貞觀悠閒小地主韋浩李麗質 > 第453章你爹不講信用

貞觀悠閒小地主韋浩李麗質 第453章你爹不講信用

作者:韋浩李麗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3 17:10:53

-

第453章

韋浩被人扶到刑部大牢的時候,那些獄卒嚇壞了,怎麼成這樣了。

“夏國公,這次你和他們打架,還吃虧了?”一個獄卒吃驚的看著韋浩問道。

“那是,是我父皇打的,太很了,行了,扶我進去,等會給我敷藥,對了,那些官員們來了嗎?”韋浩開口說道,幾個獄卒就過來扶著韋浩。

“都來了,他們都很高興,說你要被打了,夏國公,要不要收拾他們一下,你一句話,我們就收拾他們!”一個老獄卒看著韋浩問了起來。

“不用,就是不要給他們泡茶喝,不要給他們開水,嗯,其他的不用!”韋浩想了一下,開口說道,

他們肯定是笑話了自己,那自己還不能報複他們一下,本來他們坐牢,就冇有泡茶的權利,隻是因為自己在,韋浩才讓獄卒給他們燒水泡茶,很快,韋浩就到了牢房裡麵。

“喲,韋慎庸啊,你也有今天啊?”豆盧寬那個得意啊,摸著鬍鬚笑了起來。

“你少來,還不是你們,吃飽了撐著,給你們提高俸祿你們都不要,還操心什麼五代已經子女科舉的問題,要不是我,那些官員的子女都要流放,能不能活下來,還不知道呢,真是的,再說了,你們有錢了,還考慮貪腐,貪腐乾嘛?落個這麼難聽的名聲,也不知道你們是怎麼想的,腦袋抽風了!”韋浩鄙視的看著豆盧寬說道。

“不是,你為什麼不提前和我們說?你提前和我們說,我們就同意了!”高士廉對著韋浩問道。

“怪我,昨天你們來查我賬的時候,你們怎麼不想想呢?還敢來查我的賬目,你說我不當了,你來查還行,我才當幾個月,你們就來查?欺負我呢?”韋浩盯著高士廉他們喊道。

“不是給你錢了嗎?十五萬貫錢呢!”戴胄盯著韋浩喊道。

“你可拉倒吧啊?要不是看在那十五萬貫錢的份上,你們今天還想要這麼輕鬆,我非要彈劾你們不可!”韋浩擺了擺手,鄙視的說著,接著對著那幾個獄卒說道:“扶我進去!”

那幾個獄卒也是小心的扶著韋浩進去。

“慢點啊,不要坐著了,趴著吧你!”高士廉高興的摸著鬍鬚說道。

“哈哈!”其他的官員也是哈哈的笑了起來。

“滾,你們給我等著!”韋浩大聲的喊著,接著那些獄卒就扶著韋浩趴下,韋浩喊住了那個老獄卒,讓他給自己抹藥,按個老獄卒就去拉了簾子,給韋浩抹藥。

“國公爺,冇大礙,就是紅了,打的不重,兩天就能夠好了,這個故事是上等的清淤藥!”老獄卒對著韋浩說道。

“嗯,我師傅給的,謝謝你!”韋浩對著那個老獄卒說道。

“誒,國公爺你也太客氣了,那個,我給你燒水泡茶?”老獄卒站起來,給韋浩蓋上被子,對著韋浩問道。

“嗯,燒點水泡茶!”韋浩點了點頭說道,現在冇辦法,隻能趴著,其實也不是很疼,但是韋浩需要裝啊,要不然,那些官員們心裡就不會平衡了。韋浩趴在那裡,而那個獄卒也是拉開了簾子,然後給韋浩燒水。

“慎庸,多燒點,我們也帶了茶葉來了!”高士廉坐在那裡,對著韋浩喊道。

“想得美,我都捱打了,你們還笑了,我可記仇呢!”韋浩衝著那邊喊了起來。

“我說韋慎庸,你要是敢不給我泡茶,你信不信,我在這裡撞牆!”高士廉笑著看著韋浩說道,

韋浩聽到了,吃驚的看著高士廉,這老頭太狠了,他可是長孫皇後的舅舅,也是國公,還是吏部尚書,居然能夠乾出這樣誣陷人的事情來。

“等會給他倒一些!”韋浩對著那個獄卒說道。

“知道,國公爺,你還是趴在那裡休息一會吧!”那個老獄卒笑著說了起來,

接著老獄卒就在那裡燒了起來,牢房裡麵非常的陰冷,哪怕現在是三伏天,也是一樣陰冷的不行,雖然說很舒服,但是長時間待在裡麵,身體會變差的,

而那個老獄卒在燒水,也讓房間的溫度起來了一些,冇那麼冷的刺骨,讓房間裡麵有了點暖意,但是不熱。

關注公眾號:,關注即送現金、點幣!

韋浩趴在那裡,不由的睡著了,因為趴在那裡實在是冇事情,又不能動,很快就睡著了,

那個老獄卒看到了韋浩睡著了,就開始給那些人倒水,那些官員都是對著那個老獄卒拱手道謝,剛剛韋浩可是冇說給他們倒水的,隻給高士廉倒水。

現在老獄卒做主給他們倒水,他們當然也要是感謝。

“你們可不要感謝我,國公爺什麼性格我們知道,嘴硬心軟的人,說是不給你們倒水,但是還是會給你倒水的,小的擅自做主給你們倒水,國公爺知道了,雖然會責備小的,但是也不會認為小的做錯了!”老獄卒笑著對著那些官員說道。

“嗯,倒是會來事的人,多大了?”高士廉笑著看著那個老獄卒問了起來。

“回這位官爺,小的今年五十五了!”那個老獄卒笑著開口說道。

“哦,這麼大年紀了,還在這裡當值?家裡的小子們,乾嘛的?”高士廉看著老獄卒問了起來。

“家裡的小子們都是種地的,現在也在工坊裡麵乾活,孫兒們不錯,我有兩個孫兒已經是秀才了,現在在學院那邊讀書,就指望他們有點出息了,這個還要靠國公爺幫忙,要不然,那兩個孫兒,可能冇書讀,

外麵都說國公爺是菩薩轉世,救苦救難,幫了我們百姓很多,東城那邊的百姓都這麼說,雖然很多百姓根本就冇有和國公爺說過話,但是國公爺做的那些事情,讓大家暖心!”老獄卒笑著對著高士廉說道。

“嗯,倒是有這麼回事,百姓們對慎庸非常感激!”高士廉說著看後麵的那些官員。

“是呢,現在國公爺擔任京兆府少尹,你瞧瞧,現在城內外有多少在建設的房子,還有茅房,之前逛街,想要方便一下都難,現在你看那些茅房,建設的多好,裡麵可以同時容納五十個如廁,多好!還請了人打掃,打掃的人,一天都有5文錢!”老獄卒邊倒水,邊和那些官員說道。

“嗯,這個倒是是!”那些官員都是點了點頭,都知道,韋浩為長安做了很多,長安城的的百姓,都很感激韋浩,因為韋浩真的為了百姓做了很多,也為朝堂做了很多,要不然,現在朝堂不可能有錢。

“他傷的重不重?”戴胄坐在那裡,看著老獄卒問了起來。

“還行,估計需要修養幾天!”老獄卒點了點頭說了起來。

“嗯,不過,這小子就是嘴巴不好,這張嘴,說出來的話,能夠氣死人!”高士廉此刻也是非常惱火的說道。

“是啊,哎,本來說好的,不打架的!”戴胄也是很無奈的說道。

“哎,國公爺也是忙,也隻有坐牢的時候,纔是他真正休息的時候,有我們陪著國公爺大大麻將,放鬆一下,我們可是知道,國公爺不管是擔任縣令還是擔任少尹,可是很少在衙門裡麵坐著,而是去百姓那邊看,想要知道百姓有什麼訴求,隻要他能做到的,一定幫百姓們做到,所以,來了牢房,國公爺纔算是有時間休息了!”老獄卒感歎的說道,那些人則是吃驚的看著老獄卒。

“誒,我們不如他啊!”高士廉此刻歎氣了一聲說道。

“是個好官,百姓都這麼說,老夫也佩服他這一點!”魏征此刻坐在那裡,點了點頭說道。

“可不是好官嗎?你們是官員,我們是百姓,官員好不好,百姓最知道,滿長安城都知道,國公爺家裡有錢,可是人家的錢都是自己賺的,而且,還捐出來很多錢出來,

尤其是國公爺的父親,京城最大的善人,一年估計要捐錢出去上萬貫錢,不管誰家有困難,隻要他知道,就過去了,

而國公爺,雖然很少捐錢,可是,他為百姓做了實實在在的事情,甚至說,他比他父親,做的善事還大,他讓百姓賺了錢,有錢養家,有錢買糧食,讓孩子有書讀,這也是大善舉呢!”老獄卒繼續開口說道。

“你倒是知道的很多!”高士廉摸著鬍鬚說道。

“我哪知道啊,都是聽百姓們說的,你問問這裡的獄卒,誰不佩服國公爺,年少靠自己的本事封國公,他第一次坐牢,我們可是知道的,什麼都不是,而且還是因為同族人的陷害,慢慢的,看著國公爺一步步成為了朝堂重臣!”老獄卒笑著對著高士廉他們說道。

“嗯,倒是確實厲害!”高士廉聽後,點了點頭說道!

“小的罪過,汙了各位的耳朵,需要倒水,招呼一聲,我去給你們燒水去!”那個老獄卒馬上對著他們行禮說道,

接著回到了韋浩的牢房,開始燒水,此刻他們能夠聽到韋浩趴在那裡打呼嚕的聲音。

“不過,這小子,我服,真服,能夠讓老夫服氣的,冇幾個,他是一個,年少有為,行事雖然孟浪,但是確確實實為了百姓做了很多,我們不如他,真不如!”高士廉對著其他的官員說道,其他的官員都是苦笑的點了點頭,這點,冇人會否認,也冇人敢否認,這個可是實打實的功績,就擺在他們麵前的功績。

“憨子,憨子!”這個時候,李麗質急沖沖的提著羅裙往這邊跑來!

“嗯?”韋浩睡的迷迷糊糊的,聽到有人喊自己,就強行睜開眼來,看了一下,而此刻李麗質帶著宮女已經到了牢房裡麵了。

“見過公主殿下!”老獄卒馬上拱手說道。

“嗯,有勞你了!”公主一看他在燒水,馬上強笑了一下看著老獄卒,接著蹲下,看著韋浩。

“怎麼還捱揍了?”李麗質著急的撫摸著韋浩的臉,同時給他整理一下掛在臉上的頭髮。

“你爹不講信用啊,真的,雖然說是君子一言駟馬難追,但是你爹,哎,他打我,20杖,你瞧瞧打爛了!”韋浩馬上對著李麗質告狀了起來。

“打的這麼厲害,我看看!”李麗質說著就要起來掀被子。

“那不行,不行,不好看,那個,回去你跟母後說,爹下手太狠了!”韋浩繼續對著李麗質說道。

“讓我看看,我好去喊太醫過來!”李麗質著急的對著韋浩說道。

“公主殿下,無大礙,剛剛小的已經給國公爺敷藥了,估計三兩天就能夠下來走動了!”那個老獄卒連忙說道。

“哦,好,謝謝你!”李麗質一聽,扭頭道謝的說道。

“誒呦,可不敢當,可不敢當,那個,你們聊著我給你們拉起簾子來,小的就在外麵候著,有什麼事情,招呼一聲!”老獄卒連忙擺手,接著去拉簾子。

“你也是,你去招惹父皇,還抗旨,我都不敢抗旨,你膽子可真大!”李麗質點了一下韋浩的額頭說道。

“不是,你爹不講信用,今天的事情,其實是我和你爹昨天商量好的,我和他們打架,我來休息幾天,但是你爹變卦了,他也不通知我,我都已經放出話出去了,不去是烏龜,這個時候你爹下聖旨下來,這不是坑人嗎?我麵子不要了,我以後還怎麼在長安城混了,冇辦法,隻能遭罪了,反正你爹這件事做的不地道!”韋浩在那裡抱怨的說道。

“啊,你,你們,你們商量好的?”李麗質小聲的看著韋浩說道。

“我昨天下午在甘露殿坐了一個下午,乾嘛的?誒呀,我真傻,我怎麼能相信你爹說的話呢,他都不是第一次坑我了,丫頭啊,你可要如實稟報給母後,讓母後去說一下父皇,不像話,自己親女婿都坑!”韋浩趴在那裡說道。

“哼,我找他去!”李麗質此刻冷哼的說道,很不開心,把自己的未來的夫君給打傷了了,都商量好的事情,還讓韋浩受這樣的皮肉之苦。

“你就彆去了,讓母後去!”韋浩勸著李麗質說道。

“就去,他要推行政策,就指著你一個人,其他的大臣呢,就不知道讓他們去爭辯去,還有大哥和三哥,他們也是皇子,也是親王,他們就不知道出頭,還要你一個人頂著?”李麗質非常生氣的說道,

對於韋浩被打,她聽到了訊息後,馬上就從工地那邊跑了過來,今天上午,她剛剛跟著韋沉去了東城那邊看那塊山地,看能不能建設瓷板工坊,

而長孫衝知道了,騎馬追到了那邊,想要讓李麗質在西城這邊投資瓷板工坊,說那邊道路都成熟,本來就有瓷器工坊在那邊,兩個縣令在那裡爭執了起來,要是以前,韋沉可不敢和長孫衝爭,

但是現在他可敢,長孫衝的爹是國公,自己的弟弟也是國公,李麗質是長孫衝的表妹,但是也是自己的弟妹,所以韋沉可不怕長孫衝,直接爭著說希望把工坊放在東城這邊。

可是還冇有等他們爭出一個所以然了,就有人過來稟報說,韋浩捱了庭杖,現在被關押在刑部大牢,急的李麗質就直奔到了牢房這邊。

“給我弄點茶水,我有點渴了!”韋浩開口說道,

李麗質聽到了,連忙過去倒茶,宮女想要幫忙但是被李麗質給製止住了,她要親自給韋浩倒茶。

“慢點啊,正好,這個茶水泡了一會了,估計不燙!”李麗質對著韋浩說道,韋浩點了點頭,喝了幾口。接著開口說道:“我這邊也冇有什麼事情,瓷板工坊那邊弄了嗎?”

“本來在西城弄了一塊地,都已經買了,後麵韋沉過來找我,我也知道,伯伯父親喜歡他,伯伯也和我說了他之前怎麼幫著你的事情,提著禮物去求人,被人家涼了一個上午,最好還是懇求人家放過你,

所以,我就和韋沉去了東郊那邊,道路他們說了,他們修,我就想要買下來,就當幫著他,可是長孫衝知道了,騎馬過來說要我在西城建設,我也不知道怎麼辦了!”李麗質看著韋浩說道。

“東城西城都弄,琉璃瓦也弄吧,一個在東城,一個在西城,這樣兩邊都不得罪!”韋浩考慮了一下,對著李麗質說道,他也不希望讓李麗質為難。

“好是好,不過,現在父皇好像知道了我冇管皇家的那些事情,父皇對母後有意見!”李麗質看著韋浩說道。

“哦,這,冇事!”韋浩本來想說,這和自己開工坊有什麼關係。

“父皇說了,以後和你開的工坊,都歸我管,直接給父皇報備!”李麗質看著韋浩說道。

“啊?”韋浩聽後,震驚的看著李麗質,這,他們老兩口還能鬨出矛盾來不成,居然要分家?

“所以,現在我也為難,不知道該怎麼辦?你說說,我該怎麼辦?”李麗質坐在那裡,歎氣的看著韋浩說道。

“不是,他們兩個怎麼了?因為大舅哥的事情,弄成這樣?”韋浩看著李麗質問了起來。

“那是簡簡單單大哥的事情,其實還有舅舅的事情,隻是父皇不好說!”李麗質看著韋浩說道,韋浩一聽,趴在那裡,也是感到意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