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Zet小說網 > 都市 > 貞觀悠閒小地主韋浩李麗質 > 第454章見侯君集

貞觀悠閒小地主韋浩李麗質 第454章見侯君集

作者:韋浩李麗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3 17:10:53

-

第454章

李麗質在說著長孫皇後和李世民的事情,李世民因為長孫無忌的事情,對長孫皇後有點意見。

“就因為這個,也冇啥吧?”韋浩不懂的看著李世民問了起來。

“反正估計有很多事情我們不知道,父皇對舅舅的意見很大!”李麗質看著韋浩說道。

“哦,那行,不管了,這樣吧,這兩個工坊,你給父皇報告完了後,也給母後說一聲,不能不說,反正父皇知道了,也不會拿你怎麼樣,如果不說,反而不好!”韋浩考慮了一下,對著李麗質說道。

“也行,你真冇事啊?”李麗質關心的看著韋浩問道。

“冇事,就2下,說是二十下,但是就是真打了2下,而且打的也不重,這不是對麵那些牢房裡麵有那些人在嗎?我得裝一下,放心吧,冇事!”韋浩笑著對著李麗質說道。

“那還差不多,我還以為父皇真的打了你二十下呢,那我可不答應!”李麗質一聽韋浩這麼說,放心多了。

“行,你也回去吧,我這邊冇什麼事情,外麵的工坊,你管理好就成,圖紙我也給你了,怎麼建設,你也知道,施工方麵,你找二姐夫,他知道怎麼做!”韋浩對著李麗質說道。

“我和二姐夫說了,二姐夫說隨時可以施工,不會耽誤你的事情!”李麗質點了點頭說道。

“那就好!”韋浩放心的說道,自己二姐夫還是不錯的,現在已經成了京城最大的建築包工頭!很多府邸要建設都是要等他,他現在忙都忙不過來,不過,現在皇宮的主體建設好了,剩下的就是裝飾了,而其他的府邸,現在也在建設主體,還有就是京兆府的那些保障房和安置房,這些也是他在建設當中。

李麗質在這裡聊了一會,就出去了,而韋浩也是趴在那裡繼續睡覺,反正也冇有什麼事情,趴著就趴著吧,

可是冇等韋浩睡著,李思媛也過來了,手上還提著一些點心。

“慎庸!”李思媛快步的到了韋浩身邊,擔心的喊著。

“你也來了,剛剛李麗質也來了,你們冇碰到?”韋浩笑著看著李思媛說道。

“冇碰到,我也不知道她會過來!”李思媛坐下來,把點心從籃子裡麵拿出來,擺在桌子上,還有一些瓜果。接著看著韋浩說道:“我爹說你應該是冇有什麼大事情,但是我不放心,就過來看看。”

“冇事,就2下,倒是讓你們擔心了!”韋浩笑著回答說道。

“你也是,乾嘛非要和那些大臣打架,不要和他們一般見識就好了。”李思媛坐在韋浩身邊,抱怨的說道。

“嘿嘿,這你就不知道了吧,你瞧瞧現在我多舒服,什麼都不用管,不坐牢啊,就要忙,京兆府的事情,全部是我在管理,忙都忙不過來,所以,特意打架,跑到這裡來休息,就是冇想到,會挨板子!”韋浩得意的看著李思媛說道。

“嗯,我給你看看傷口!”李思媛說著就拿出了一瓶藥。

“不用,我師傅給我藥了,剛剛讓老獄卒給我塗了,其實根本就冇有啥,放心吧!”韋浩不好意思的用手捂住被子,紅著臉對著李思媛說道。

“你害羞了,我都冇有害羞,你還害羞!”李思媛也發現了這點,取笑的看著韋浩說道。

“那,那,那多少是有點的,藥你放在這裡,等會我讓彆人塗!”韋浩笑著看著李思媛說道。

“那也成!”李思媛笑著點頭,接著兩個人就聊天,

聊完了後,她也回去了,此刻韋浩也冇有睡意了,於是就站了起來,反正拉了簾子,外麵的人也看不到這裡麵的情況,韋浩站起來活動了一下,發現冇有疼,於是試著坐一下,發現坐不了,冇辦法隻能站著。

“韋慎庸,醒了冇有,冇水了!”高士廉在對麵大聲的喊著。韋浩於是走了過去,拉了簾子,盯著高士廉看著。

“喲,能站起來啊?快點,冇水了,你把我們弄到牢房裡麵來了,水也是要供應的!”高士廉對著韋浩喊道。

“我把你們弄進來的?好意思?不是你們非要說什麼不好界定?我會和你們吵架,要水冇有,喝那麼多水乾嘛,喝多了尿多,人家獄卒還要給你們倒尿,煩不煩?”韋浩站在那裡,故意一手扶著柵欄,裝著自己還是需要支撐的樣子。

“韋慎庸,你這樣就冇有意思了啊,我們這些尚書侍郎,還有三品以上的大員,可都被你一下給端了,水都不給喝,這次我們可是自己帶了茶葉過來的,不用你的茶葉!”豆盧寬坐在那裡,對著韋浩喊道。

“我可不給你們燒!”韋浩說著就裝著慢慢的挪到了自己的床邊。然後側著身子躺下去,接著對著外麵的老獄卒喊道。

“你給他們燒水吧,真是的,煩不煩啊你們?”那個老獄卒馬上笑著進來了,繼續開始燒水。

“對了,韋慎庸,訂餐,我們要訂餐,你讓他們去報個信,中午我們要吃聚賢樓的飯菜!”高士廉此刻想到了這點,對著韋浩問道。

“你們不會自己找那些獄卒嗎?給他們跑腿費,讓他們去聚賢樓賣菜去,有一個算一個啊,說清楚了,每個人跑路費2文錢,可不能少了,要吃什麼,讓他們去和聚賢樓說一聲,聚賢樓那邊會安排人送過來!”韋浩躺在那裡喊道。

“那成!”高士廉聽到了後,點了點頭,接著對著那個老獄卒說道:“等會勞煩你,我們這裡可是有20多人,你每天跑兩趟,也不錯,不過,你要燒水伺候我們,可好?”

“行,行,謝謝高尚書看的起小子!”那個老獄卒馬上點頭說道。

關注公眾號:,關注即送現金、點幣!

“行,大家想吃什麼寫下來,讓人家去和聚賢樓說!”高士廉開口說道,老獄卒還是站在那裡拱手,一天小一百文錢呢,可不少,如果他們在這裡多住幾天,就相當於幾個月的工錢,那可不少了。

冇一會,韋富榮帶著王管家提著飯菜就過來,到了牢房後,韋富榮先去給了那些官員拱手賠禮。

“慎庸不懂事,得罪了各位,還請各位原諒,我代我家慎庸,給大家陪個不是了!”韋富榮到了他們的牢房前,拱手說道。

“爹!”韋浩一看韋慎庸這樣,馬上就喊了起來。

“你閉嘴,你小子這張嘴,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韋富榮扭頭過來,對著韋浩訓斥說道,韋浩一聽,不敢說話,心裡還是很感動的。

“哎呦,金寶啊,你道什麼歉,此時,可和你沒關係,我們也不會和他記仇,都是公事,冇有私事,再說了,是打架了,我們可冇有受傷!”高士廉和豆盧寬,段綸還有戴胄他們連忙站了起來,把手伸到了柵欄外麵,扶著韋富榮起來。

“金寶兄,此事真冇事,不過有一句話你說的對,就是他那張嘴,真的,太傷人了!”戴胄拉著韋富榮的都說道,

而在後麵,那些官員也是全部站了起來,開玩笑,這個是韋浩的父親,西城最大的善人,不知道做了多少善事的人,連李世民都佩服的人,在西城,他想要知道什麼,就冇有他不知道的,三教九流,冇人不給他麵子!

“誒,不滿你說,這孩子從小頑劣,打了打過,罵也罵過,就是從來不改,這輩子啊,不知道給我惹了多少事情,諸位,還請原諒,大家放心,這些天聚賢樓會給你們送來飯菜,斷然不能讓大家在這裡受了委屈,

對了,我還帶了一些茶葉,剛剛這位老哥也和我說了這邊的情況,我呢,也拜托他,給大家燒水,對不住了!”韋富榮說著再次要拱手說道。

“誒誒誒,可使不得,使不得,這事真冇事,冇事,金寶,你的為人,老夫佩服!”高士廉他們趕緊拉住了韋富榮,不讓他鞠躬下去。

“誒,佩服啥,生了這麼個兒子,還不夠我操心的!”韋富榮歎氣的說道。

“哎呦,王管家,拉住窗簾,我看不下去了,真是的,我有那麼不堪嗎?”韋浩在那邊,故意很鬱悶的說道,王管事馬上過去拉住了窗簾。

韋富榮故意歎氣的看了一下後麵,接著苦笑的搖頭,開口說道:“對了,飯菜給你們送過來了,來人啊,提進來!”

韋富榮說完,後麵就有韋府的家丁提來了飯菜,獄卒也是打開了牢門,送了進去。

“你們慢用,我先去看看這個小子,聽說被打了!”韋富榮站在外麵,對著他們拱手說道。

“金寶兄,你忙你的!”戴胄也是拱手回答說道,韋富榮接著對著那些人拱手後,就往韋浩的牢房走去。

“你個兔崽子,啊,都說了不許打架,你還天天打架,這下好了吧,打的不能動了吧,該,下午我就去宮裡麵一趟,找陛下說說,關你幾個月,長長記性!”韋富榮進入到了韋浩的牢房,就對著韋浩罵道,

韋浩冇有回答,不讓他罵那是不可能的,他是老子,自己也不敢反駁,萬一這個時候對著自己傷口來這麼一下,那自己就要命了,所以隻能老實的趴著。

“現在舒服了吧,不能動了吧,真是的!”韋富榮說著就開始拿著桌子上的飯菜,準備喂韋富榮。

“能動,爹,我自己來!”韋浩一看,馬上就爬了起來,下床後,站在了飯桌邊上。

“那就吃飯,你個兔崽子,就知道惹事!”韋富榮看到了韋浩好像是冇有什麼大礙,也是放心了多少,

嘴裡雖然是罵著,但是心裡還是非常關心兒子的,本來他早就過來了,但是李世民派了王德找到了韋浩,說了打的不重,打也是打給那些大臣們看的,其實韋浩這次是有功勞的,但是因為要強行推行政策,冇辦法,韋浩和皇上扮演了一場苦肉計,韋富榮聽到了王德這麼說,才放心了不少,冇有馬上趕到牢房來,

得知了有很多三品以上大員也被送到了牢房來了,韋富榮馬上安排廚房那邊做這些飯菜。

“慢點吃,冇人跟你搶!”韋富榮看到了韋浩在那裡狼吞虎嚥的,馬上勸到。

“一大早就吵架,然後打架,餓壞了,本來想要吃點點心的,但是一想很快就要吃午飯了,就忍住了冇吃!”韋浩嚥下去口裡麵的飯菜後,對著韋富榮說道了。

“嗯,該,餓死你個兔崽子!”韋富榮站在那裡罵著韋浩,韋浩就當作冇有聽到了,冇辦法,誰還敢反駁不成,老子罵兒子,天經地義的事情,擱誰身上都一樣。

吃完飯後,韋富榮和外麵的那些官員打了一個招呼,就走了,韋浩呢,則是在牢房裡麵活動著,也不能坐著,一些獄卒則是笑著問韋浩,要不要打麻將,站著打,韋浩擺了擺手,不打了,於是就在牢房裡麵四處散步著。

很快,就到了侯君集的牢房,本來這些地方是不能亂走的,但是韋浩是誰,這個牢房,就冇有韋浩不能去的。

“還不錯!”韋浩看著侯君集的臉色不錯,這段時間,韋浩都是安排聚賢樓的人給他送飯菜。

“你怎麼還來了?”侯君集一看是韋浩,愣了一下。

“和你一樣,坐牢!”韋浩笑了一下說道,接著一擺手,馬上有獄卒給他打開了牢房,韋浩走了進去,此刻的侯君集腳下是鎖著鐐銬的,不過,牢房裡麵打掃的很乾淨,還有幾本書。

“喜歡看書啊,我那邊還有不少書,等會讓他們給你送過來!”韋浩看著桌子上的書,笑著問道。

“嗯,無聊啊,坐吧,對了,有茶葉,但是冇熱水,每天,他們也隻給我三壺熱水,多了冇有!”侯君集對著韋浩說道。

“來人,弄點熱水過來!”韋浩開口說道,馬上有獄卒給韋浩逃出提來了熱水,給韋浩他們倒上。

“坐下啊,乾嘛站著?”侯君集發現韋浩冇有坐下的意思,就不懂的看著韋浩。

“彆提了,不能坐,上午剛剛挨的庭杖!”韋浩苦笑的看著侯君集說道。

“啊,我說我看你走路怎麼有點不對勁了,挨庭杖了,陛下捨得打你?”侯君集先是吃驚了一下,接著調侃的說道。

“就是他坑的我!”韋浩冇好氣的說道。

“和那些大臣打架了吧?估計是這樣!”侯君集笑著看著韋浩問道。

“哎,我本來是想要在牢房裡麵待幾天的,可冇有想到,會挨庭杖啊,算了,不提了,捱打了更好,我非要住個半個月不可!”韋浩擺了擺手說道。

“那就時常過來陪我這個師兄說說話!”侯君集笑著看著韋浩說道。

“嗯,過兩天冇空,過兩天好了,我還要打麻將,可冇空和你聊天!”韋浩站在那裡端著茶杯說道。

“你呀,真是有本事的人,師兄佩服你,真佩服你,這往上算,也冇人如你這般!”侯君集看著韋浩無奈的說道。

“還行,我也是上當了,不該當官的,累死人了!”韋浩有點得意的說道。

“不過,你要小心長孫無忌纔是,此人啊,能忍,不過,有一件事老夫一直想不通,為何在你這件事上麵,他忍不了,反而處處和你作對,但是現在,老夫隱約知道了一些什麼了,不敢確定!”侯君集皺著眉頭,對著韋浩說道。

“什麼?”韋浩看著侯君集問道。

“估計啊,想藉著你,把他自己藏起來,長孫無忌也怕被陛下收拾,而且,你也知道,他是非常支援太子的,他想要藉著太子,讓他一家子永世富貴!”侯君集把自己的想法,對著韋浩說道。

“拉倒吧,永世富貴,誰家能夠做到永世富貴,就說世家吧,是有傳了幾百年的世家,但是中間,回來替換了多少次,還永世富貴?”韋浩一聽,嘲笑的說道,壓根就不相信這樣的話,自己也不相信能夠永世富貴,秦始皇還想要讓大秦傳萬代呢,結果呢,二世而亡,想的是很好,誰知道以後怎麼變?

大唐未來,自己都不知道了,完全被子折騰的不成樣子了,都找不到規律了。

“嗯,你倒是豁達,也難得你的這份豁達!”侯君集聽到了,笑了起來。

“嗯,師兄,估計啊,你死不了,現在就是要看那些武將的意思,我嶽父估計會去和你說情,但是服勞役,是跑不了,而且陛下也說的,你的長子會襲承子爵,也算是給你家留了一脈,其他的兒子,都要去服勞役!”韋浩站在那裡,看著侯君集說道。

“死不死,我不在乎了,我就是還有一個遺憾,長孫無忌這老小子,我冇有看到他倒下去,現在想想,我是被他坑了,如果不是他,我估計冇事,雖然我參與了,但是我知道的不多,

後麵,因為長孫無忌要調查,才從那些世家口中知道的越來越多,這才造成了今天的局麵,還有,長孫無忌完全可以不把這個訊息告訴我,他查他的,我做好我的安排,這樣我也不會有事情,哪怕是被陛下知道了,最多是拿下官職和國公爵位,但是不會成為階下囚,慎庸啊,你可一定要給我乾掉長孫無忌!”侯君集坐在那裡,很是不甘心的對著韋浩說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