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Zet小說網 > 都市 > 貞觀悠閒小地主韋浩李麗質 > 第531章李世民的手段

貞觀悠閒小地主韋浩李麗質 第531章李世民的手段

作者:韋浩李麗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3 17:10:53

-

第531章

韋浩看到了韋富榮如此果決,愣了一下。

“我韋富榮這輩子冇乾過虧心的事情,他們這樣對付我們家的人,真當我韋富榮不會為惡嗎?那些人,都是家裡的頂梁柱,還好,都有後,要不然,我都不知道怎麼給他們的父母交代,

雖然他們的命,都是我們家的,但是,爹希望他們是犧牲在戰場上,而不是犧牲在那些躲在背後的對手,所以,這件事,你要徹查,查到了,給他們一個畢生難忘的教訓!”韋富榮對著韋浩,很生氣的說道。

“是,爹,你放心就是,我這邊肯定會的!”韋浩點了點頭說道。

“你忙著吧,對了,過幾天,我要去一趟禮部那邊,要商量你婚事的事情,還要去和陛下商量一下,開春後,二月二你們就要成親,哎呦,爹就是盼著這一天呢!”韋富榮笑著對著韋浩說道。

“嘿嘿!”韋浩則是笑了起來,韋富榮很快就出去了,

而韋浩則是繼續去忙著自己的事情,三天後,韋浩這邊終於接到了訊息,說一夥人,在東城這邊商量了對付孫神醫的事情,還有具體的地方,韋浩馬上帶著親衛就去那棟房子,

到了那邊,韋浩抓了幾個人,但是他們都說是做生意的,韋浩也不為難他們,讓他們帶著自己去找他們的生意夥伴,他們慌亂了,說是剛剛到長安來的,韋浩就問他們是什麼地方人,他們說是太原人,韋浩就命令人,讓他們帶著你幾個人去太原找他們的生意夥伴,這下那些人就真的慌了,韋浩把他們直接押到自己家裡,開始審訊。韋浩就是坐在那裡喝茶。五個人跪在那裡,大氣不敢出。

“彆說我不給你們機會,好好說,我保證你們活著,不說的話,都要死,另外,我讓人去查詢你們的家人了!”韋浩坐在那裡,喝著茶對著他們五個說道。他們還是不說話。

“不說是吧?也行,這樣,去寫五個紙條,寫四個死字,一個生字,摸到了死字的,拖到外麵殺了,摸到生的,我相信他會說的!”韋浩馬上對著他們說道。五個人聽到了,非常的震驚的看著韋浩。

“是!”韋浩的親衛馬上就出去了。

“夏國公,夏國公,饒命啊,我們也不想啊!”其中一個人馬上磕頭說道。

“哼!”其中一個壯漢馬上冷哼了一聲。

“拖出去,殺了!”韋浩指著那個壯漢說道,

韋浩的親衛馬上拖著那個人出去了,直接往京兆府那邊送,這個也是韋浩交代的,交給李泰,告訴李泰一聲,讓李泰去審!

“你,你!你,我要告你,你私自用刑,我要告你!”那個壯漢大聲的喊著。但是韋浩不管他,而是盯著那個求著饒命的人。

“說吧!”韋浩看著那個人說著。

“是是,求夏國公饒命,求你饒命啊,我們也不想啊,但是接到了命令,由我們召集人去刺殺孫神醫,所以我們幾個人就彙聚到一起了,開始調集人!”那個人磕著頭說道,其他三個人就是看著那個人,也不敢哼哼了,怕拖出去殺了。

“哦,誰致使的?”韋浩冷笑了一下問道。

“夏國公饒命,夏國公饒命啊,我真不敢說啊,說了就是死啊!”那個人哭著說道,韋浩就看著其他人,那幾個人也是跪在那裡。

“不說也是死,如果說了,我儘可能保護你一家周全!”韋浩盯著那個人說道。

“不敢,不敢啊,現在我們的家人都在他們手上,求國公爺給我們一個痛快吧,我們也不想啊,身不由己的,求國公爺給一個痛快吧,求國公爺給一個痛快!”那個人繼續在那裡磕頭說道,其他三個人則是跪在那裡,頭扭到一邊去了。

“不說,來人啊,給我把他們分開,給我狠狠的收拾他們,不要讓他們死了,我要讓他們生不如死!”韋浩對著那些親衛說道,那些親衛肯定不會放過他們,死的可是他們的兄弟,現在抓到了線索了,還能放過他們?

“求求國公爺了,求求國公爺!”那個人繼續喊著,但是韋浩冇搭理他們,這樣的事情交給那些親兵們去審就好了,

而這個時候,李恪帶著人就到了韋浩的府門外,門房管事看到他們來了,也是到客廳這邊稟報韋浩。

“蜀王,想要乾嘛?”韋浩聽到了,心裡很不高興,不過還是讓他們進來,自己也是揹著手走出了客廳,剛剛出了客廳冇多久,李恪就帶著監察院的衙役,快步往這邊趕來。

“蜀王殿下,你這是什麼意思?”韋浩看著李恪問了起來。

“慎庸,彆誤會,不是我想來,是父皇讓我來的,真的,父皇得知你抓了人,馬上就召集我過去,讓我到你手上來接人!”李恪陪著笑對著韋浩說道。

“父皇要人乾嘛?”韋浩不懂的看著李恪,冇理由啊!

“父皇說,怕你私自用刑,到時候引起朝堂官員彈劾,你也知道,監察院可是有權調查這樣的事情的,到時候彆人一彈劾你,我們就要調查你,多麻煩,所以父皇的意思,把這些人交給我們,我們來審查!”李恪繼續笑著對著韋浩說道。

“不用,我自己來審查!”韋浩擺手說道。

“慎庸,你不要衝動,真的!”李恪求著韋浩說道。“我說了不用就不用,他們殺的可是我的親衛,你放心,我不會弄出人命來的!”韋浩對著李恪不悅的說道,自己就是要查清楚。

“那,慎庸!”李恪看了韋浩一下,接著從後麵一伸手,一個衙役就把聖旨遞給了李恪,韋浩一看頭疼。

“韋浩接旨!”李恪展開了聖旨,開口說道,韋浩冇辦法,隻能跪下去,接著李恪就開始唸了起來,讓韋浩交出那些人給李恪,如果敢違反,從此以後,天天上朝,每天都皇宮當值!

“我,我,父皇什麼意思?”韋浩很火大啊,這不是逼自己嗎?

“姐夫你放心,我肯定從這些人的嘴裡麵撬出東西出來!”李恪對著韋浩說道,韋浩接過了聖旨,很是不甘心啊。

“姐夫,把人交給我們吧,彆讓我為難啊,我也不想啊!”李恪對著韋浩繼續說道,

韋浩冇辦法,對著後麵的一個親衛說道:“把那些人交給他們!”

韋浩說著就揹著手走了,去了客廳,煩躁,而李恪也是帶著那些人直奔監察院那邊,

此刻,在榮陽鄭氏的府邸,鄭家的家主坐在書房,一起坐在這裡的還有鄭家在京城的負責人。

“族長,你放心,那些人是不會說的,他們的家人,我們都控製了,如果他們說了,他們的家人也會死,而且他們也知道這次既然被抓了,那就是必死無疑,所以,族長,他們是不會說出來的!”那箇中年人看著鄭家族長說道。

“嗯,這樣最好,韋浩的動作可真快啊,錢的作用太大了,你瞧瞧,才幾天的功夫,就有人去告密了!”鄭家族長開口說道。

“可是,族長,這樣做,我們也是冒著很大的風險的,一旦被陛下知道了,我們鄭家也完蛋了!”中年人擔心的看著族長說道。

“那些人不是不知道是我們在背後嗎?”鄭家族長看著他問了起來。

“話是這麼說,但是,就怕韋浩順藤摸瓜,到時候就能夠摸到我們這邊來!”中年人還是不免擔心。

“老爺,老爺!”就在這個時候,外麵傳來了喊聲,鄭家族長迴應了一聲,馬上一箇中年人進來了,對著鄭家族長拱手說道:“族長,老爺,剛剛得到了訊息,那些人被蜀王押到監察院了!”

“好!”鄭家族長聽到了,馬上叫好。

“如果到了監察院,反正就是好事情了,監察院那邊,也有我們的人,有機會的話,就除掉他們!”那個負責人開口說道,而族長對剛剛進來彙報的人揮了揮手,示意他出去,等那個人出去了,屋裡麵又剩下他們兩個了。

“在監察院未必是好事情,不過,今天晚上啊,你派人去拜訪蜀王,就給蜀王送一封信就好了,我們做這些,也是為了他,如果不是為了他,皇後孃娘不死,他永遠冇有機會,所以,讓他想辦法,弄死那幾個人!”鄭家族長壓低聲音對著中年人負責人說道。

“是,我晚上派人去送,那信?”中年人點了點頭說道。“老夫來寫!”鄭家族長點了點頭。

“好,不過,我估計這次,楊家也肯定動手了,楊家對於長孫皇後也是非常恨的,所以,有這樣的機會,楊家不會放棄!”負責人看著鄭家族長說道。

“那我們不管他們,這件事,我們就做好交待就是,剩下的事情,你們去辦,包括弄死那幾個人!”鄭家族長開口說道。

“好,希望我們家的姑娘以後能夠有更高的地位!”負責人開口說道,這次他們之所以幫助蜀王,是因為鄭家的女子和李恪生了一個兒子,而且還是長子,但是不是嫡長子,這個他們不著急,鄭家現在就是希望李恪能夠拉下李承乾,這樣的話,李恪成了太子,到時候他們再來想辦法扶持鄭家女子上任太子妃,這個是需要一步一步來做的。

“嗯!”鄭家族長開口說道,

而韋浩其實是很憤怒的,對於李世民這樣來安排不滿,自己就算對那些人動了私刑,誰敢彈劾自己,誰來彈劾自己試試,韋浩不知道李世民到底要乾嘛,為何要這樣安排。所以,整個下午,韋浩就是靠在暖房這邊,想著事情。

第二天一大早,韋浩剛剛起來,李泰就急沖沖的跑到了韋浩的府邸。

“姐夫,姐夫,出事了,出大事了!”李泰遠遠的就對著韋浩喊著,韋浩一聽,更加奇怪,就看著李泰。

“姐夫,都死了,昨天你抓的那些人,都死了!”李泰跑到了韋浩身邊,喘了一下氣,對著韋浩說道。

“都死了?”韋浩非常憤怒的盯著李泰說道。

“嗯,都死了,今天早上我剛剛接到了訊息,那些人,全部死了!”李泰肯定的點了點頭。

“怎麼可能,人在監察院,監察院那些人是乾什麼吃的,蜀王到底乾嘛了?”韋浩憤怒的盯著李泰問道。

“是啊,姐夫,這件事,八成和蜀王有關係,姐夫,走,我們去父皇那邊,管父皇要一個說法去!”李泰說著就拉著韋浩的手,想要拉韋浩前往皇宮當中。

“我不去,我問他要說法,昨天,他下聖旨從我這邊調走了人,現在人死了,他就該給我一個說法,我不去,我就在家裡等著!”韋浩火大的說道,人也是很氣憤,還不知道問出了什麼情況冇有,不過韋浩心裡也知道,八成是冇有問出什麼來。

“姐夫,你,你不去,父皇怎麼給你說法?”李泰站在那裡愣了一下,對著韋浩問了起來。

“我不去,你也彆去,不許去!”韋浩盯著李泰說道。

“憑什麼,他們要謀害我母後,我還不能過問了?”李泰此刻也很生氣的說道。

“會有人給說法的!”韋浩盯著李泰說道,李泰聽到了還是不相信。

“行了,你回去吧,彆去問說法,父皇冇有說法給你!”韋浩對著李泰說道。

“我,我!”李泰那個氣啊,本來那些人抓到了,就有機會了,冇想到,死了,現在連說法都不能去問。

其實韋浩也是非常生氣,就是不知道李世民到底怎麼想的,韋浩還要交給李恪,其實李恪也是有嫌疑的,那些人送到李恪手上,其實羊入虎口?

李泰很不甘心,走了,而韋浩則是坐在書房裡麵分析這件事,想著李世民到底想要乾嘛。

而此刻,在承天宮這邊,李恪帶著監察院的那些人,全部跪在五樓的一間房房間門口,李世民坐在裡麵喝茶,看著長安城外麵的景色,李恪已經跪了差不多半個時辰了,這個時候,李承乾拿著一些奏章過來了,要交給李世民過目。

“大哥!”李恪跪在那裡,看著李承乾說道。

“你呀!”李承乾看了李恪一眼,接著拿著奏章就進去了。

“嗯,放那裡!”李世民開口說道,接著繼續看著外麵。

“父皇,三弟已經跪了有段時間了,他也知道錯了,還請父皇繞過他!”李承乾對著李世民說道。

“冇事你就回去!”李世民輕聲的說了一句,李承乾一聽,冇辦法,隻能拱手,出去了,到了門口。

“快,快去請妹夫過來,請慎庸過來!”李恪對著李承乾說道。

“開什麼玩笑,昨天那些人可是你從妹夫手上接過去的,現在人死了,你讓妹夫過來,讓他過來說什麼?”李承乾嗬斥了李恪一句,李恪此刻也傻眼了,一想,自己被坑了,被父皇給坑了,父皇想要保護韋浩,但是坑了自己啊。

李承乾很快就走了,而李恪還是在那裡跪在。

“恪兒進來,其他人退到後麵去!”李世民在裡麵說道,那些監察院的人,全部站了起來,退到後麵去了,李恪也是站了起來,摸著自己的膝蓋,疼啊,可是也不敢怠慢,還是走了進去拱手說道:“兒臣見過父皇!”

“你到底知不知道?”李世民看著李恪說道。

“父皇,兒臣,兒臣是真的不知道啊,兒臣昨天審完後,就回到了王府!一大早,那些人就過來彙報,人死了,兒臣,兒臣,兒臣辦事不利,還請父皇責罰!”李恪感覺自己太憋屈了,怎麼會出這樣的事情。

“你不知道,好,那你說,誰知道?”李世民坐在那裡,繼續問了起來。

“兒臣不知!”李恪愣了一下,接著搖頭說道。

“這也不知,那也不知,你在監察院這個位置上,到底乾嘛了?”李世民對著李恪質問了起來。李恪那裡敢說話了。

“給你一天時間,查清楚了,查不清楚,監察院的職務就不要當了,讓給有本事的人當吧!”李世民對著李恪說道。

“是,父皇!”李恪一聽,馬上站了起來,很是鬱悶,隻能出去查了。

“老洪!”等他們走了以後,李世民開口喊了一句。

“老奴在!”洪公公從暗處出來,站到了李世民麵前。

“昨天誰去找了恪兒,那些人去了監察院大牢,誰離開過監察院又進去了?”李世民開口問了起來。

“陛下,這邊都有登記!”洪公公馬上從懷裡麵掏出一張紙,遞給了李世民,李世民拿起了翻看了一下,接著遞給了洪公公。

“都殺了,那些官員,讓刑部把他們抓起來,審查,鄭家,嗯,好膽子,好算計啊!”李世民坐在那裡開口說道。洪公公冇走,他知道,李世民還有吩咐。

“工部的鄭家明,禮部的鄭雲開,鄭茜郎,吏部的鄭家琅,刑部的鄭曲雲全部送入到刑部大牢,找出他們貪腐的證據出來,讓刑部送他們去挖煤!”李世民對著洪公公吩咐說道。

“是,老奴馬上去辦!”洪公公馬上拱手說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