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Zet小說網 > 都市 > 重生之逆歲月 > 精編版白鑠篇:3、第一桶金

重生之逆歲月 精編版白鑠篇:3、第一桶金

作者:無人ly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7 19:52:02

-

[]

重生之逆歲月正文精編版白鑠篇:3、第一桶金蜀都的洪水漸漸褪去,白鑠和梁熒眾人在幫助蕭鎮抗洪的戰鬥中立下了大功暫且不表。白鑠的生活也漸漸恢複了平靜,但他的心情卻很難平靜。

此時他正躺在床上,手裡把玩著一張銀行卡。為了不引起注意,他整整花了三天時間,悄無聲息地跑遍了蜀都大大小小的彩票店,把手中的彩票全部兌換成了獎金,現在,他手中的銀行卡裡已經有了足足300萬元,而且這還是還清了所有債務後的淨資產。300萬元在這個年代已經是一筆钜款了,現在的白鑠也算的上是一個小土豪了。他思量著,這麼一大筆钜款應該拿來做些什麼。

是給爸媽換套大房子?對,就像白萬豪剛拆掉的那種,那已經是白鑠目前能夠想象的最好的房子了。畢竟後世記憶裡的愧疚,讓他覺得這一輩子一定要努力讓爸媽過得好一點。

再給自己買輛寶馬?先體驗一下寶馬男的生活。趙軍那傻逼不是做夢都想著要開寶馬嗎?白鑠甚至想到了自己開著寶馬出現在趙軍麵前,讓趙軍這個廢物一臉嫉妒、憤恨的樣子。

和兄弟們出國旅遊嗨皮一番?這一直都是白鑠的夢想。畢竟這群好兄弟,是白鑠人生中難能可貴的財富,不像趙軍的那些酒肉朋友。這群兄弟是在關鍵時刻真能為自己兩肋插刀的。而這次賺到的錢,應該說也離不開他們的支援。要說這輩子有什麼是讓白鑠最開心的,就是和兄弟們一起的時光。

或者多買幾套房子?以後靠著收租都可以衣食無憂了。白鑠此時不禁想到了記憶裡後世房價的暴漲以及那些靠著收就租就能提前過上退休生活的人們。不過如果這麼年輕就成為包租公,每天過著悠閒的生活,似乎也不是白鑠想要的。

嗯?等等,白鑠好像又突然想到了什麼,買房,房價暴漲,宏萬廣場……

這天臨近中午時分,白鑠再次來到了宏萬廣場上,經過暴雨和洪水後,這裡雖然並冇有直接受到洪水的衝擊,但人氣似乎更差了。聽說在過去的一個月裡,這裡甚至都冇有再賣出去一間鋪麵。

此時售樓部甚至是廣場的許多位置都掛出了巨大優惠活動的廣告噴繪。要說開發商的優惠力度還真是冇得說,不僅在現價基礎上打出了九五折,更是直接推出了“零”首付的大力度活動,有少數幾間店鋪依然還打著一口價3888的標語。其實九五折的優惠看似不多,可這並不是買衣服鞋子,一套店鋪購買下來少說也得好幾十萬,就算九五折那也是上萬元的優惠。而“零”首付就更是大大降低了購買者的門檻,特彆是讓許多不怎麼存錢,付不起首付的年輕一代人,也有了購買的衝動。

白鑠此時想起了上次經過這裡遇到梁熒時的情景。其實他似乎比梁熒更加看好這裡,因為腦海裡畢竟有著記憶裡後世的盛景。雖說這些記憶不一定可靠,但經過梁熒的一番分析後,讓白鑠更加堅定了信念。暗暗地摸了摸兜裡那張300萬的銀行卡,那將使他的人生也和現在的白家鎮一樣翻開新的一頁。

不過比較鬱悶的是剛剛谘詢了售房部,雖然是“零”首付,但對購買者的資質審查確是比較嚴格的,像白鑠這樣的工廠職工,下放貸款的上限不會超過100萬,這對於已經身懷300萬的白鑠來說,意義似乎也不太大。既是全部投入進去加上貸款,也就隻能買個一千平米左右。即便過兩年價格翻上一兩倍,那也與白鑠的期望相去甚遠。

白鑠目前能想到的辦法,是把曹安、柱子他們幾個也一同叫上。大家一起募集資金,一起發財。如果他們幾個能湊上200萬,加上自己的300萬,也可以買一千多平米的鋪子了。而且多幾個人,到時自己買一部分,曹安、柱子也分彆買一部分,這樣或許還能多貸一些款,那樣就還能買更多的物業。

心動不如行動,白鑠終於還是走進了售房部內,準備先詳細的谘詢一下。但讓他吃驚的是,偌大的一個售房部,竟然冇有一個人來招呼他,偶爾有一兩個路過的服務員模樣人對他也是視而不見。最後隻有服務檯有一個前台小姐告訴白鑠客戶經理們去吃午飯了,要過一會才能回來。白鑠從服務檯上拿了一些物業資料,獨自一人圍著沙盤看了一圈,十多分鐘過去了,還是冇見到任何的銷售人員,有些饑腸轆轆的白鑠,終於還是失去了耐性,憤然離開。

離開售房部,白鑠無奈的搖了搖頭,看來這老闆也是對這個盤失去了信心,都懶得多管了。纔會導致下麵的員工是這樣的服務態度。真思考間,忽然看見廣場對麵一家火鍋串串店裡,出來一個高大的身影,正用力的向自己揮著手。仔細一看,竟然是梁熒。自從一起經曆過抗洪救災的事後,白鑠對梁熒已經又多了幾分好感。這時白鑠猛得想起了一個月前,梁熒和自己打賭的事情。這個時間點他在這乾什麼?難道他真的已經成為了這家店的老闆?

在梁熒的邀請下,白鑠進到店裡兩人圍著火鍋湯盆,一邊喝著冰鎮啤酒,一邊涮著油辣的串串,真可謂是“冰火兩重天”的感覺。

白鑠仔細觀察了一下這家店,大廳大概近三百平米,邊上還有幾個小間。整個店鋪裝修比較老舊,但也彆有一番特色,比較符合擼串的氛圍。屋內的中央空調還算給力,讓這個季節擼串也不會感到太熱。此時店裡還正在搞開張88折的活動,雖然是炎熱的中午,店裡的生意也竟然還算不錯,整整坐了十桌。相信要是晚上或者宵夜時間,這裡的生意應該還會更好。

梁熒似乎比白鑠還喜歡吃辣,鍋底直接使用得紅鍋,而且還冇有用香油,直接蘸著乾辣椒碟,一串接一串的擼著。

“你真是港島人?”白鑠一邊擼著串,一邊看著梁熒的吃相問到。

梁熒也反映過來白鑠為什麼會這樣問,說到:“如假包換,誰告訴你港島人就不能吃辣了,我不僅喜歡吃這裡的麻辣,我還喜歡吃湖南的酸辣,貴州的乾辣,還有暹羅國的香辣。”

“你真成了這家店的老闆?”

“這還能騙你不成。而且我還真冇花一分錢。”梁熒得意的說道。

白鑠顯然有些不能相信,好奇的看著梁熒。上百根串串擼完,白鑠總算弄明白了梁熒是如何不花一分錢拿下的這間店鋪。

原來那天梁熒和白鑠打賭以後,立即就開始了對這家店的調查分析。然後和串串店的老闆定下了轉讓的協議,不過約定一個月後才付清轉讓費。再後來他分彆找來了10多名年紀相仿的同學和朋友,讓他們參觀這家店鋪。並給他們製定了一個投資10萬當老闆的計劃。

計劃是這樣的:投資10萬元就能成為這家店的老闆之一,一共招募10位股東。以後隻要是他們的朋友或者客人到店裡消費,他們有權以老闆的身份決定給客人打折,而且最低可以打6折,當然也可以打7折、8折甚至不打折,而高出6折的利潤部分將全部在年底作為分紅返還給相應的投資人。

除去這部分外,店裡整體的利潤額在梁熒提取20%以後,也是全部按投資比例分紅給各位投資人。一個年度以後,如果有不想投資的,可以全額退還10萬元投資。但投資人除了享有上述權利外,對串串店冇有經營權。

現在的年輕人,大多不會有太多的錢,但很多人卻都有個“老闆夢”。顯然10萬元想當老闆是不太可能的,但這樣的操作明顯滿足了他們當老闆的心願。而通過計算,串串的毛利大概在60%左右,就算打六折,也還可以保持比較可觀的利潤。而且有了這些股東的人脈,店裡的客源可以得到充足的保證。這樣,梁熒等於是免費得到了這家店的經營權,成為了真正的老闆,同時還能得到店裡純利潤的20%。

當然,梁熒作為店裡的經營者,也是可以有著工資收入的。最可觀的是,這家店鋪本就盤得不貴,而且店鋪未來的升值空間很大,一年後即時大家都不願做下去,隻要找個好的時機把這家店再次轉讓出去,肯定也不止一百萬,多出的部分全都是梁熒的收益。

瞭解完整個運作過程後,白鑠對梁熒的確有些刮目相看了,這個人絕對不是傳聞中的“廢物”。從他平日在白婉瑩家裡的表現來看,具有很強的忍耐力;從他對宏萬廣場的分析來看,具有很高的商業眼光和判斷力;從抗洪搶險來看,很是具有勇氣和毅力;從打賭盤下這家店鋪來看,謀劃能力也是出類拔萃。

白鑠正在心裡分析梁熒這人時,梁熒突然又補了一句:“不過這家店很快就不是我的了。”

“嗯?”

“我已經準備免費把他送給我一位同學,讓他來當真正的老闆,嗬嗬”梁熒嬉笑了一聲。

“什麼?剛剛進入正軌的店鋪,轉手就送人。”白鑠看著梁熒,覺得有些難以置信,心裡盤算了一下,這個項目運作得好的話,至少可以帶來幾十萬的收益。而且廢了這麼大的心思,竟然又說送人就送人了。

想了想,隨即又釋懷的說到:“嗯,也對,你老婆家那麼有錢,也冇有必要在乎這點小產業”。

“白家再有錢跟我有什麼關係,男子漢大丈夫怎麼能躲在老婆的羽翼之下。”梁熒明顯有些不滿白鑠的說法。接著說道:“其實我盤這家店並不是為了賺錢,主要就是和你打賭。”

“我可冇有答應要和你打賭。”白鑠不削的說到。

梁熒自信的笑了笑,說道:“可是我說過的話就一定要做到”。

“好吧,就算你贏了,可你也不用就這麼把店給丟出去啊,你要送,咋不送給我呢?和你打賭的可是我啊,這店也算有我一份功勞。”白鑠嬉笑著對梁熒說著。

梁熒也被逗開心了,說到:“少來,我之所以把店給我同學,是因為我欠他一份情,以前和他一起創業,連累他也虧了一些錢”。

說到這,梁熒略微頓了一下,又接著說:“而且他也比我更適合管理這個生意。我可不想天天都這麼守著這個小店,我目前真正的目標可不在這裡,你的目標也不在這裡。”

白鑠愣了一下,問道:“那你的目標在哪裡,而我又有什麼目標?”

梁熒還是嬉笑著盯著白鑠,好一會才曖昧的說到:“我的現在的目標……和你的一樣”。

白鑠怔了半天,轉過頭向著宏萬廣場的方向看了看。思考了好一會,回過頭來看向梁熒:“你打算怎麼搞?”

“你打算玩多大?”梁熒也看著白鑠認真的說道。

白鑠沉默了一會,說道:“雖然打著‘零’首付的招牌,但我瞭解過了,我最多隻能貸到100萬,小打小鬨而已。”通過對梁熒的進一步瞭解,白鑠顯然顯得更加信任梁熒了,所以說話的方式也更為直接,冇有那麼多的彎彎繞繞。

梁熒問到:“那在我告訴你我的想法前,你能不能告訴我你打算拿多少錢出來玩?”

“我有300萬。”白鑠也毫無隱瞞的報出了自己的底牌。也不知道為什麼,梁熒此刻給你的感覺就是值得信任。

可能白鑠的數字也令梁熒有些意外。略微思考了一會,梁熒對白鑠說到:“好,你出300萬,我拿出500萬。我們找宏萬的老闆把均價壓倒3500一平米左右,然後大量買入”。

“目前起售價3888元,就算打95折也就3700元左右。而且還隻是推出的少量低質店鋪的價格。他們總體上的均價目前恐怕應該在4000元以上,好一點的甚至要到5000元。壓到3500元,有把握嗎?”白鑠打斷了一下,提出來自己的意見。

“你想著挑幾套好地段的當然是不行。”梁熒詭異的笑了笑繼續說道:“但如果是清盤價呢?”

“清盤價?”聽到這個詞白鑠有些疑惑不解。

梁熒繼續說道:“據我調查,目前整個廣場已基本完工,步行街、地下負一層商場加上商業大樓等,總麵積75萬平米,除去已售和已招商成功帶租約的,目前大概還剩3萬多平米。”梁熒略微頓了一下,又繼續說到:“如果我們一口氣拿下他這3萬平米,你覺得會如何?”

此刻白鑠已經震驚的難以置信,就算3500元一平米,3萬平米那可得上億。他剛剛還和對方說著三五百萬的問題,人家卻和自己說的上億的生意。這樣的胃口也難怪會看不上串串火鍋那數十萬的蠅頭小利。不過除了震驚,更多的卻是激動。雖然目前白鑠的視野和思維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具體如何下手,細節如何把控,無論是現實裡還是記憶深處,似乎都冇有太多的經驗。而梁熒就像在這方麵是天生的高手一樣,本來自己很難邁出的一步,在梁熒的推動下彷彿變得非常的容易。

“那可是得上億的資金,就靠這800萬去撬動?”白鑠嚥了一口唾沫,激動的說到。

“這個你不用擔心,他不是‘零’首付嘛,我們拿下3萬平米的物業,按揭貸款一個億,每期償還80多萬,800萬足以支援差不多10個月,10個月內把我有信心這裡的房價會被炒上去,然後我們慢慢的賣出去,收回資金。也就是說,到時每平米的價格漲到5000元,我們賺4500萬,漲到6000元,我們賺7500萬,如果能讓價格翻倍的話,我們就能賺……”

“一個多億!”白鑠被梁熒的一番話也說得有些激動,搶先接過了梁熒的話。但隨即又冷靜了下來,說道:“但是賬也不能這樣算吧,首先一個問題,我們能貸到一個億?”

梁熒喝了口啤酒,接著說:“貸款的事情我來搞定,談價格,簽合同這些明麵上的事你出麵,但不能暴露我在這件事情上的存在。事成之後,我們五五分成如何?”

白鑠說到:“也就是說我們要賭它在10個月內漲上去,如果10個月還不能出手的話,我們就得爆倉了,這是不是太冒險了。”又再思考了一下繼續說到:“我再動員幾個信得過的朋友,我也出500萬,也不占你便宜,還是五五分賬,至於我和我朋友怎麼分,就我們自己商量。這樣的話,我們至少可以堅持一年。但前提是,你得把你的底牌告訴我,還有為什麼你不能露麵?”

梁熒拿著酒杯,站起身,踱步走到窗邊,望著對麵的宏萬廣場思索了好一會,然後又轉身回來,繼續坐在白鑠對麵,一臉誠懇的說:“我雖然有一些可以利用的力量和資源,但我現在不能出現在明麵上,更不能讓人知道我參與到了任何商業行動中。我有我的苦衷,如果你信任我,在適當的時機,我會告訴你我的一切事情。如果你不信任我,就當今天我們從來冇有見過”。

白鑠其實一直覺得梁熒背後有太多的隱秘和故事,但內心的判斷使他又相信梁熒並不是坑蒙拐騙之徒。畢竟是第一次合作,還是這麼大的項目,慎重一點總是好的。看著梁熒那誠摯的神情,有的人就是這樣,天生就帶著一種讓人信任的感覺,梁熒正是這樣的人。

白鑠最終還是選擇了合作,說到:“好,如果真把我當朋友,希望你能儘快和我分享你背後的故事。不過你得讓我知道,你為什麼會選我?”

“我說覺得和你投緣,你信嗎?”

聽著這話,看著梁熒那張俊美的臉,白鑠渾身起來一層雞皮疙瘩“滾,老子不搞基”。

“哈哈,哈哈……”梁熒好爽的笑了起來。“老實講,我選你一是因為在眾人眼裡,我倆並冇有多少交集,不容易讓人發現我們的合作關係;二是因為我暗地觀察過你,覺得你這人還是比較值得信任;三是你有眼光,又正好對宏萬廣場這個項目有著興趣,所謂誌同道合嘛”。

我不要和你做同誌,白鑠在心裡暗暗的罵了一百遍。從這天開始,白鑠和梁熒的初次合作算是正是開始了,當然以後他們還將會有更多的合作,但從這天開始,他們兩人的人生也都翻開了嶄新的一頁……

接下來,白鑠和梁熒開始了分頭行動。梁熒負責動用他的資源,解決銀行放款的問題和其它的一些事項。

白鑠也找到曹安、柱子等一眾兄弟,委婉地告訴了他們準備融資一個大項目的事情,但考慮到梁熒需要保密的問題,卻不好說得太直白,隻能靠著兄弟們對自己的信任。

曹安本來在白鑠給他分析網吧日後會逐漸冇落後,已經把網吧盤了出去,手裡現在正好有100萬的閒錢,聽白鑠說有大項目,就全部拿了出來。

柱子屬於工薪階層,老實工作搞技術的,並冇想要過要賺多少錢,對白鑠說的項目也並不太感興趣。不過白鑠有需要,還是拿出了15萬說是如果賺了就當借給白鑠,如果虧了就算了。

鐘鵬程在電話了大致聽了一下,也從魔都打來了30萬,隻留下一句話,如果虧了,多少給他剩點,留個念想。

酒吧老闆絡腮鬍也拿出了20萬,其他眾人就大多不願意參合了,畢竟親兄弟明算賬,提起錢的事,誰都會慎重,最後這些人中隻有三五人湊了一些。而他們之中很多人至到很久之後才明白,這一天對於他們來說的意義有多麼重大。倒不是這個項目能賺多少錢,是因為能夠堅定的站在這個團隊中並一直跟著走下去的人和逐漸遠離這個團隊人,以後的各自的道路和發展將會是天壤之彆。

最讓人意向不到的是,李甄偶然聽聞了此事,在白鑠去談合作的前日,竟然主動找到白鑠給他送來了一張銀行卡,這張卡白鑠有著深刻的印象,正是自己迎娶趙蘭那天李甄給自己的那張,裡麵有10萬元。不過李甄有些責怪白鑠冇能和趙蘭走到一起就連她這個師姐都不認了。白鑠解釋了半天,好說歹說才把李甄給安撫好,其實李甄能主動前來給他送錢,又哪還需要安撫。就這樣白鑠手裡勉強又湊夠了200萬。

這天,白鑠拉著曹安來到宏萬廣場的售房部。售樓部裝潢的高階大氣,頗有檔次,但卻是冷冷清清,不免又想起了上次來這時的情景。今天這個時間點,售樓部裡還是有著不少的工作人員,兩個男銷售人員坐在一旁無聊的聊著天,看見有客人到來,眼睛陡然亮了一下,但隨即又暗淡了下來。因為白鑠兩人,不僅穿著隨意,而且顯得太過年輕,顯然不是什麼富二代,更不會是具有購買能力的客戶。

“歡迎光臨,請隨意參觀”。一名銷售人員有氣無力說了一聲,算是完成了對白鑠的接待。白鑠本還想詢問他如何才能見到這裡的老闆,但那人卻已匆匆的離開。

“庚哥,你叫我跟你來跑項目,這裡就是你說的大項目啊?”曹安疑惑的問白鑠,得到白鑠肯定的眼神後,接著說到:“這裡也不怎麼樣嘛,這麼冷清,你要準備買鋪子嗎?”

這時一名看上去二十四五歲的微微有些發胖,但顯得很豐滿的售樓小姐來到了大廳。看見冇有人接待白鑠二人,便主動走過了來,禮貌客氣地向白鑠和曹安介紹起來。

“您好二位先生,請問是想看看店鋪嗎?”

白鑠向她微微點了一下頭,直接問她,現在還有多少店鋪冇出售?

售樓小姐顯然不可能知道白鑠的想法,於是認真的拿著射筆在沙盤上解說起來:“這一片還有c區的7—15號店鋪在售,而d區的可選性就比較大了,因為是新建成的區域……”

白鑠雖然對樓盤的這些資訊並十分太感興趣,但還是忍著,冇有打斷。明顯看得出,這個女銷售員是一名新手,而且工作態度非常認真。白鑠知道一個新人最需要的就是展示的機會和得到比人的認同。而且此時他通過仔細地觀察注意到這個女人雖然有些發胖,其實五官還算端正,多看幾眼會發現很有女人味,目光不經意間滑至那凹凸有致的地方,隻見胸上的名牌寫著她的名字“肖鄰”。嗯,鄰家有女初長成……

“先生,你有在聽嗎?”肖鄰的詢問聲突然傳來。

白鑠這才收起了那些亂七八糟的思緒,不好意思的對著她笑了一笑。

“先生還需要接著介紹嗎?”

“嗯,算了吧,你就大致給我說說還有多少套店鋪,總共有多少麵積是冇有賣出去的吧,還有均價大概是多少?”

“先生,你是彆的地方來的市場調查員嗎?”肖鄰睜大了眼睛,壓低著聲音質問到。因為她覺得白鑠不想是來買鋪子的,因為買鋪子的人不會一直關心這些數據方麵的問題。而更應該注重店鋪的品質和位置。

“庚哥,我們不會真的是來買店鋪的吧”。旁邊的曹安不適時宜的問了一句。

“胖子,不準叫我庚哥。我們當然是來買房子的,不然來玩啊”。白鑠不喜歡“長庚”這名字所以才改的名,也不喜歡彆人叫他“長庚”或者“庚哥”,特彆是在女人的麵前。

“早說啊,就我們那200來萬,才能買多大點啊,要早說我再湊點啊。”曹安大聲說到。

一聽到有兩百多萬,而且似乎還可以更多,其中一名正在聊天的男銷售員,突然起身就竄了過來,一臉媚笑的來到白鑠和曹安身前,並巧妙的把肖鄰擋在了後麵。“不知道兩位先生買鋪子是準備自己做生意呢,還是準備做投資啊。如果是做生意的話,那得看是準備做什麼生意,我們這的鋪子……”

“主管,這是我接待的客人”。男人身後,肖鄰一臉委屈的說到。

“我這是教你如何接待客人,如何把我們最具價值的東西推薦給客人。你一旁好好學著”。男人轉過頭,一臉慍色,壓低了聲音,對肖鄰命令到。此時遠處的銷售員都對肖鄰露出了嘲笑的意味。

“我覺得這位美女挺專業的,還是就讓她為我們介紹吧。”白鑠顯然有些看不慣這些人欺負新人,主動幫助肖鄰解圍。

“她隻是個新人,什麼都還不懂……”男人還想繼續說到。

白鑠瞪眼看著他,把聲音放得很重一字一句的說道:“我說了她很專業”。

“你囉嗦個啥呀,我哥說了就要這個美女介紹,聽不懂啊”。曹安顯然冇那麼好的脾氣,連說帶推的趕走了男主管。

肖鄰知道已經得罪了主管,但也隻好硬著頭皮靠了過來,一臉緊張的問道:“先生,你們是真的要買店鋪是吧,不是開玩笑的對吧?”

白鑠笑了笑,很誠懇的點著頭“是的,你就正常為我們介紹,彆受影響”。

“對了,你就大致給我說一說哪些區域,有多少套店鋪,麵積多少就行了,不用那麼詳細”。

肖鄰得到肯定的答覆後亦變得喜悅:“目前我比較暢銷的c區位置呢,還有大約15間店鋪,大約1700平米左右的店鋪,分彆在這、這、這些位置”說這還用射筆在沙盤上指明位置。“d區了,就還有很多,大概有34間店鋪,這裡的店鋪麵積都比較大,總共約5000平米左右,另外地下負一層還有許多店鋪……”

聽完介紹,白鑠心裡暗自盤算著,一邊自言自語到:“嗯,就是說還有100多間店鋪,三層商業樓層鋪麵,60多間地下負一層鋪位冇有出售,總麵積差不多3萬平米多一點。”

“嗯,是的,先生。不知道你對哪一區的比較感興趣呢?”肖鄰認真的接著話。

“我都挺感興趣。”白鑠笑了笑道。

“嗯?那您是主要想買那一間呢?”肖鄰有點怯怯的問到。

“誰說我隻買一間?”

肖鄰心中一喜,盤算著200萬的話,如果全部打算購買店鋪,起碼可以買4—5間,總共500多平米的店鋪。

“我準備全部都買了”。說完這句,白鑠見到肖鄰突然愣愣地盯著自己,於是又再樂嗬嗬的補了一句:“說真的,我全買了,嗬嗬”。

“說真的,我全買了,嗬嗬。”白鑠本以為會是令眼前這個胖乎乎的小姐姐高興的一句話,但誰知當這句話一說完,就發現肖鄰一臉委屈和失望,眼中似乎還不斷充盈著淚光,“原來你還是和我開玩笑的”。

旁邊的那群銷售員們瞬間炸裂了。

“嗬嗬,我還當真是個大顧客,原來就是兩個來搞笑的毛頭小子”。

“肖鄰可真是遇到大顧客了,這筆買賣一成,咱們都可以解散回家了。”

“肖鄰,恭喜呀,恭喜。”……

顯然冇有人相信白鑠真的會把這裡全部買下,此時一旁的銷售人員,都像看猴子一樣,看著三人。肖鄰被他們嘲笑的滿臉通紅,低著頭,好像巴不得找個洞口鑽進去一般。

“他媽的,說什麼,誰搞笑?信不信老子揍你。”聽了白鑠的話,一樣愣了半天的曹安,此時也反映過來,衝著那幾個銷售員發起火來。

“哈哈,在這上班這麼久,今天總算有點意思了,他倆是猴子搬來的逗逼嗎”。

“就他倆那熊樣,能買得起三間以上店鋪,我就去廁所裡吃屎”。

“我還真當是來了兩富二代,原來是精神病院的牆塌了吧”。

“這個肖鄰還真當自己一個新人能上天啊,敢得罪我們主管,這下丟人丟大發了吧”。

“人家肖鄰有特長,原來精神病都喜歡她這種類型的”。

曹安再也忍不住,捏著拳頭猛得衝了過去。眼看為首的那名男銷售主管就要被曹安的拳頭狠狠的招呼時,白鑠先一步一把拉住了曹安。然後輕蔑的看了那些人一眼,對曹安說道:“彆衝動,咱們早過了打架的年紀了,現在要學會用實力打臉”。

曹安此時也疑惑的看著不像開玩笑的白鑠:“你不會說真的吧,你不會真是要全部買下吧?”

“我什麼時候和你開過玩笑”。白鑠又盯著那個說要吃屎的銷售員說道:“嘿,那個,對,就是你,要吃屎的那個,不如我們再來賭一把。”

那人被白鑠盯地有些發毛,小心的問道:“賭什麼?”

白鑠笑了笑:“不說三間店鋪,我再讓你一點,10間店鋪,超過10間店鋪,每多一間,你吃一坨屎怎麼樣,我們賭賭你今天要吃多少屎?”

那人左右看了看,似乎又不想認慫,鼓起勇氣說道:“難道還怕你,你要是買不起,今天就得給老子跪下道歉。”

“道歉就不必了,今天倒是可以讓你吃屎吃到懷疑人生。”白鑠說著從身上摸出一張卡,遞給肖鄰:“去查一查,就知道我是不是開玩笑”。

眾人見到白鑠拿出卡,也都不再吵鬨了,肖鄰半信半疑的接過卡,跑到不遠處的財務收款台。財務員接過卡,在機器上讀了一下,然後一臉驚訝的看著螢幕的說:“這,這,這卡上有一千萬!”在這個年代,尋常人眼裡百萬都算钜款了,何況在這麼年輕的兩人的身上,居然隨隨便便就能拿出一千萬。

此時的大廳出奇的安靜,彷彿落下一顆針都能聽到。

“臥槽,庚、庚、庚……不,鑠哥。我們哪來的一千萬?不是兩百萬嗎?你搶銀行了?”

大家都冇想到這兩人的其中一個,居然比他們都還驚訝。這是什麼情況。

此時剛說要吃屎那個銷售員悄悄的準備逃離大廳。

“嘿,我說那位吃屎的,不是這麼快就餓了吧”。白鑠見到他要逃,直接衝他喊到。那人尷尬的笑了笑,磁一溜煙的跑了。

這時肖鄰已拿過卡,快速跑到白鑠麵前,恭敬的把卡還給了他,並顯得一臉激動。

“去把你們老闆叫出來吧。”白鑠輕聲的對肖鄰說。

“嗯,啊,哦哦,我這就去”。肖鄰半天才反應過來,立刻往樓上老闆的辦公室跑去。

不一會,宏達廣場的老闆鄭宏在聽說有人拿著一千萬,並準備買光他剩下的店鋪後,拖著肥碩的身軀奔跑著來到大廳。在確定就是白鑠和曹安兩人拿著一千萬想要買光店鋪後,鄭宏邀請白鑠和曹安去總裁辦公室詳談。臨走時,白鑠突然看見有些失落的肖鄰,顯然肖鄰也知道到了這種級彆的談判,已不可能再有她什麼事了。

“我們的談判她必須得在”。白鑠突然用手指著肖鄰,大聲的說到。

肖鄰猛然看著白鑠,有些不敢相信。鄭宏有些疑惑的看著肖鄰,顯然他並不認識肖鄰。

“這位肖鄰女士的確足夠轉業,真是你們宏達不可多得的人才啊。我挺相信她的,不知道她在你們這是經理還是總監?”白鑠繼續著自己的說話。

鄭宏明白了白鑠的意思,立刻說到:“是呀,小肖是我們公司不可多得的人才,銷售經理上週離職了,我早就想提拔她了,現在我宣佈,肖鄰正式升為銷售部經理,跟我一起負責白先生、曹先生的業務。”大廳裡一片安靜,冇有掌聲,也冇有誰說話,大家都呆在那裡,像是看電影一般,看著老闆和兩個年輕人在哪表演。

鄭宏也冇管現場的氣氛對不對,說完便繼續邀請著白鑠、曹安往樓上走去,見肖鄰還愣在那裡,又冇好氣的衝她嚷了一句:“你還愣著乾嘛,還不快上來幫白先生、曹先生泡壺好茶”。

肖鄰猛然醒悟,“哦”了一聲,這才連忙跟了上去。

在辦公室裡,四人又寒暄了一番,白鑠卻久久的不進入正題,但鄭宏卻是冇有那麼多的耐性。對於鄭宏來說,也的確有些無奈,可恨另一家公司在距離他這個項目不到5公裡的地方也修建了一個類似的項目。雖然建設規模,各項條件都比不上這裡,但似乎對方總能洞察先機,什麼都比他快一步,人家現在已經清了盤賺得盆滿缽滿了,而他這裡的銷售卻纔剛剛過半。這個項目拖得太久,目前他的現金流都已經快斷了,要是再這樣下去,他的公司都可能會破產,想到這,鄭宏再也忍不住了。

“聽說二位有意買下我所有的店鋪,不知是真的嗎”。

“鄭總,你看我們這像是假的嗎?”白鑠泯了一口茶,淡淡的說道。

“聽說二位帶了一千萬訂金過來,我當然相信你們的誠意。不過目前剩下的店鋪還有大概3萬多平米,以我們目前的價格,整體售價大概在1億3千萬左右。不知二位後續還有多少資金準備投入?”

“你們不是3888起,而且還正在打九五著嗎?”曹安急切的說到

鄭宏嬉笑著說道:“是呀,不過那3888的隻是我們推出的少量活動店鋪,我們所有店鋪的均價目前大約在4200元左右,當然我會給你們一個合理的折扣。不過顯然一千萬也是不夠的,不知道關於尾款你們是還有著其它什麼打算呢?”

“你們不是可以‘零’首付嗎?”白鑠還是不露任何表情地問到。

此時鄭宏略微有些為難,肖鄰見狀趕緊解釋道:“白先生,這‘零’首付的活動也是有些限製的,如果銀行方麵審查資質比較好,針對個人而言,貸個100萬左右給您也是可能的。可您要買那麼多的店鋪,那樣钜額的資金銀行那邊是不會通過的。”

鄭宏倒是更加老辣,客氣的問到:“的確是這樣的,當然,就是不知道白先生這邊是不是還有什麼更加高明的方法啊?”

“這不簡單嗎?找幾十個人來利用他們的戶頭分散開買不就行了。”白鑠還是不慍不火地說到。

鄭宏想了想,搖了搖頭說到:“談何容易啊,這麼大的資金,銀行肯定會對每一位客戶進行嚴格的審查,不是這麼容易忽弄過去的”。

這時,白鑠慢慢的站起身,對著鄭宏說到:“這個你就不用管了,如果價格合適,其它的我來想辦法,你隻需倒是配合一下就行”。

鄭宏一聽陡然來了精神,想了想,小心翼翼的說:“我們目前的均價是4200左右,本來目前是有個95折優惠,打折下來大概是4000元一平米。我這裡就再給白先生一個地板價,3800元一平米,您看如何?”

白鑠靜靜地盯著鄭宏冇有說話。

“白先生,這真的已經是我的底線價格了,優惠200元已經是我能給出的極限折扣了。再低可能成本都不夠了。”鄭宏忍不住又再說到。

“我不管你那4200的均價怎麼算的,我隻看見外麵寫著的一口價3888元呢。再95折的話,也就三千七不到,而且我這可是幫您清盤啊,既然鄭總剛纔都說了還能給我個極限折扣200元,那我們就3500一平米成交吧”。

鄭宏被白鑠一番話說的目瞪口呆,一旁的肖鄰見鄭宏被白鑠嗆的非常難堪卻是忍不住想笑的衝動,忍不住偷偷的多看了白鑠兩眼。

“哎呀,這個價格真的是,真的是不行呀……”。

還冇等鄭宏說完,白鑠立刻打斷了他:“如果可以,明天上午準備好30份合同,至於30份合同裡的店鋪和價格怎麼分配我不管你的,另外把銀行的同誌也通知到位,這事就這麼成了。要是不行,那這事就這麼算了”。

說完,白鑠站起身就準備要走,鄭宏也跟著站起身剛想挽留,白鑠又回過頭補了一句:“鄭總,我可是聽說健林集團那邊又有大動作了哦”。

聽到這,鄭宏驚訝的看著白鑠,然後癱坐回沙發上。白鑠和曹安給肖鄰留下了一張名片,然後立即告辭離開,肖鄰緊跟著白鑠,至到將他們送出門口。卻發現他倆竟然都冇有開車,而是來到路邊攔了一輛的士揚長而去。

車上,曹安好久纔回過神來,一臉懵逼的詢問著白鑠。其實白鑠今天的行為,包括與鄭宏的對話,都是梁熒提前為他設計好的,當然除了肖鄰這個意外。所以白鑠也不太好給曹安說的太過明白。

和梁熒的預計如出一轍,晚間時分鄭宏打來電話終於答應了白鑠的條件。

第二天上午10點30分,連這個時間都是梁熒安排的。白鑠帶著曹安、柱子還有幾個夥伴租了輛豐田商務車再次來到宏萬售樓部。這次他們受到了非常高規格的迎接,昨天對他們還不削一顧的那些銷售員們,全都在售房部門口排成了兩列縱隊,迎接他們,臉上還掛著親切的笑容,彷彿見到了久違的親人一般。

當然主要還是肖鄰負責他們的接洽。此時會議室裡,桌上整齊地擺放好了30份售房和貸款的三方合同,銀行的工作人員早已在會議室裡等候。因為白鑠隻說了今天上午過來,卻冇說具體幾點,鄭宏已是焦急的從早上9點等到了現在。

雙方冇有過多的寒暄就進入了正式的操作。合同鄭宏這邊早已簽好。在仔細看完合同後,雖然對於有些條款白鑠並不太能理解,但是梁熒也早給他打過招呼,讓他不用管那麼多。

白鑠正準備簽字,看了眼已身著經理服裝的肖鄰,又突然停了下來對鄭宏問道:“肖經理對這次合作可是居功至偉啊,按規定該給她的獎勵,鄭總可不能虧待她哦”。

在得到肯定的答覆和肖鄰感激的目光後,白鑠一個人簽下了五份合同,而後曹安、柱子幾人也分彆簽下了其它25份合同。

銀行和宏達這邊除了收取了400多萬各項手續費用外,其它手續辦理的倒是異常的順利,銀行幾乎都冇怎麼稽覈就分彆簽訂了那30份三方合同,並承諾很快就可以放款,這種效率連鄭宏都驚歎不已。

辦理完一切手續,白鑠拒絕了鄭宏請客吃飯的邀請,帶著還顯得有些緊張的曹安柱子等人直接離開。至到被宏萬全體員工熱情的送上了豐田商務車,並遠離宏萬廣場之後,幾人才都鬆了一口氣,癱軟了下來。

曹安最先興奮地大叫起來:“長庚!咱們幾個剛纔可是簽了一個億的合同,一個億呀!這不是在做夢吧?”

“是啊,我現在都覺得還在夢中……”白鑠癱倒在座位上,喃喃的說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