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Zet小說網 > 都市 > 高冷爹地請入局 > 第155章 你大哥就要娶到如花美眷,我們該替他高興

-

顧北遇挑動兩道劍眉,嘻嘻問道:“嫂子,你在擔心大哥對吧?”

林蔓笙拉迴心思,麵無表情地瞅了眼顧北遇,“我為什麼要擔心他,他前麵是洪水猛獸?你大哥眼下就要娶到如花美眷,我們該替他高興纔對!”

說是替對方高興,可心裡卻不舒服極了。

顧北遇嘿嘿一笑,不在揶揄林蔓笙,好好看戲就是。

正廳這邊。

顧西辭不悅地蹙了一下眉宇,“宮小姐,我想當初我說的已經夠明白,我可以配合你演一齣戲,可不代表回國就要遵從諾言,一定要娶你為妻。”

R國的時候。

顧西辭的恩師,也就是宮羽嫣的父親,病重在床。

而宮父的最大願望,就是希望能看到宮羽嫣找到依靠。

宮羽嫣就找到顧西辭,希望他能成全自己,讓宮父走得無遺憾。

宮父當年救過顧西辭一命,這些恩情,顧西辭自然還不清。

雖是還不清,卻也一直在幫襯著宮家,不是嗎?

這宮羽嫣身為宮父的老來得女,也是備受兩家人的喜愛,兩家人很看到他們二人能結成連理。

可惜,妾有意,郎卻未動心。

導致宮羽嫣負氣之下就遠走他鄉,嫁給了個外國人。

宮父為此,遺憾不已。

而在宮羽嫣出國結婚後,他也就到了R國養病。

如今宮父病重,身子骨垂危,卻也仍舊想把宮羽嫣托付給顧西辭照顧。

宮父一直把顧西辭當做女婿來看待,顧西辭在R過這兩三天,宮父不止一次透露出讓二人重新在一起的願望。

“西辭,不管嫣兒當年多麼的糊塗,但她到底愛著的人是你。如今她已經孓然一身回到國內,你就不能再給她一次機會,也好讓我死得瞑目?”

宮父已經用遺願逼迫顧西辭點頭。

顧西辭俯視著病床上的垂危老人,一言不發。

其實他有找醫生瞭解過,宮父的軀體撐不過十天半個月,如果是為了一個死的瞑目的謊言,他可以成全。

所以,他就當著宮父,當著宮羽嫣的麵,口頭答應了一句“可以”。

隨後,他就回了國。

但是回國前顧西辭也有跟宮羽嫣再次申明,這不過是一句讓老人安心的戲言,根本當不了真。

宮羽嫣聽是聽了,可心裡卻未必這麼想。

所以,她便也美滋滋地跟著一起回了國,準備釋出訂婚的訊息,起碼讓海外的宮父能看到報道,以安其心。

本以為美夢成真。

冇成想,宮羽嫣卻在回國後,就得來這麼一句打擊透頂的話。

宮羽嫣從顧西辭的話裡,久久無法回過神。

反倒是宋仁惠不滿起來:“西辭,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既然你辦不到,何必要應承下來欺瞞一位病危垂暮的老人家。”

比起要顧西辭娶宮羽嫣,其實宋仁惠在意的是不想顧家被人脊梁骨。

言而無信,可不是顧家家風。

即便老太太在場,也絕對會像宋仁惠這般申斥顧西辭。

而宮羽嫣賭的就是這個,否則她為何要登顧家的門。

宮羽嫣心裡一喜,麵上卻委屈哀泣地道:“西辭,我也不想勉強你,但這件事是你親口答應我爸爸的,你要是不願意,我也不勉強你,隻是我怕我父親聽到訊息後,會氣得……氣得……”

宮父本就靠著各種儀器在保命。

如果聽到顧西辭隻是用謊言騙他安心,肯定會氣得一命嗚呼。

這個罪過,不說顧西辭了,就連顧家也不想揹負。

宮羽嫣是宮羽嫣,宮家是宮家,兩家畢竟交好百年,顧老太天也不想兩家結交斷再顧西辭這一輩上。

顧西辭一張看不出表情的臉,聲線冷漠地道:“宮小姐,我在跟你父親說那句‘可以’的時候,就已經與你達成了共識,而你此刻跑到我家裡來,企圖顛倒一切順序,試圖用一句‘言而不信’就要判我的刑,未免太不厚道了!”

若不是見宮羽嫣苦苦哀求,稱老人遺願未了,顧西辭又何必動惻隱之心?

可顧西辭動的這個惻隱之心,也不過是看在宮父有恩於他的麵子,並不是宮羽嫣的可憐扮相上。

否則,就算是拿兩家百年的交情,也無法讓顧西辭點下那個頭,哪怕明知是善意欺騙一個垂危赴死的老人。

因為顧西辭從來都是不屈從之人。

他不樂意的事,誰都無法左右。

但唯獨這件事,他屈就了自己。

誰讓當年宮父確實救了他一命。

畢竟人死了,就是一堆黃土白骨。

日後的事,具體如何,一個死人也看不到聽不到。

宮羽嫣打的什麼歪主意,顧西辭豈會不知道。

她一開始是打著是演戲的目的,讓顧西辭口頭實現老人死之前的遺願,也十分相信顧西辭也會配合下來。

可是宮羽嫣太心急了,一回國就想坐實一切事情。

這叫什麼,叫心急吃不了熱豆腐,還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顧西辭不介意現在就早早毀約,畢竟老人早死晚死,都是一死。

與其死在善意的謊言裡,不如死在真相麵前內。

如此,宮羽嫣被顧西辭的一句不厚道,感覺臉都要被打腫了。

但她不能承認這個‘提前’達成協議的詞。

因為一旦她承認了,就是雞飛蛋打一場空。

宋仁惠這邊,不再吭聲。

因為她還是相信自己兒子的話居多。

所以顧老太太那句話說的冇有錯。

年輕人的事,就由他們年輕人解決。

因此眼下至於要不要與宮家聯姻,顧西辭娶不去宮羽嫣,到底誰是誰非,就由他們二人掰扯清楚了。

宮羽嫣見宋仁惠突然就不開口了,有點著急:“阿姨,我不是西辭說的那樣子,你是知道的,我是真的很愛很愛西辭,而我父親也一直都希望他能做自己的女婿!”

“阿姨,我來顧家的本意隻是想要一個說話,既然西辭都答應我的父親了,為何不肯宣佈訂婚,讓他老人家高興一下,萬一老人家高興了,病情就有所好轉了呢?”

宋仁惠越聽越把眉頭皺得死緊。

畢竟她都不說話了,為何非得Cue她呢?

如此一Cue,你讓她說什麼好?

而且關鍵宮羽嫣這番話,說的可真是有水平,完全就是避重就輕,把自己摘得乾乾淨淨,直奔一個目的——顧西辭不能言而不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