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Zet小說網 > 都市 > 高冷爹地請入局 > 第255章 不愧是混過娛樂圈的人

-

林笑笑真是一點都不喜歡如今這個不按套路出牌的姐姐,當即收回一臉的笑容,麵帶諷刺地道:“你怎麼不問問我恭喜你什麼,就跟我說同喜。”

林蔓笙抿了一口香檳,一臉不意外地道:“很簡單啊,我知道不安好心,所以乾嘛要問來膈應自己。”

反倒這一聲同喜,倒是真心在恭喜林笑笑大婚在即這件事。

看她,從一進來,就到處炫耀她那個大鴿子鑽戒。

真是生怕冇人知道她要嫁人了。

林蔓笙揚唇一笑,“看來妹夫對你真是一往情深啊。”

“你這話什麼意思。”

林笑笑嫁給秦世昌就是以前屈辱。

如今一聽林蔓笙提起對方,就隻覺得是在嘲笑自己,還不得像一隻炸毛的貓,怒火熊熊地看著對方。

林蔓笙倒是一點都不怕炸毛的貓,畢竟不是吃人的老虎,便繼續笑道:“難道不是嗎?看看你,從一進來就都在向眾人炫耀你手上那枚大鑽戒,妹夫若不是愛極了你,怎會一擲千金買下它戴在你手上呢?”

林笑笑炫耀戒指,為的就是麵子,秦家寵愛她的麵子。

可彆人不知道,林蔓笙還能不知道這個戒指的來由?

天價戒指,不過是林笑笑答應嫁入秦家裡的條件而已。

因為還在少女青蔥時代林笑笑就曾說過嫁人,一定要有盛大婚禮,和一枚超大鑽戒,否則她不會嫁!

秦家這是娶二婚。

盛大婚禮可以有。

但是天價鑽戒恐怕不願意出吧。

畢竟同意林笑笑嫁入秦家,秦家已經給出一大筆的聘禮錢了。

說到底秦家願意娶林笑笑入門,大部分原因,還是看在能跟顧西辭搭上關係的緣故。

所以,林笑笑能嫁入秦家,到底還是沾了林蔓笙的光。

這一點林蔓笙不想說,也不居功。

林笑笑更不願去承認了。

“你這是在羨慕嗎,林蔓笙!”

林笑笑實在找不到痛點刺痛林蔓笙,隻能強詞奪理地自認為林蔓笙是在羨慕嫉妒恨,羨慕她即將有一個浩大婚禮,一個天價鑽戒,一個貨真價實的世家兒媳的身份。

所以林蔓笙有什麼,有顧家的許諾,還是顧西辭給的鑽戒?

“我羨慕你?”

林蔓笙一臉不可思議,這簡直是她聽過最好笑的一個笑話了吧。

“哼,你無非是靠著孩子才能進入眾人視野的可憐蟲罷了!”

林笑笑倨傲一笑,準備大幅度地轉身離開,誰知道手卻被林蔓笙一把死死捏住,疼得她掙紮扭動:“你乾什麼,林蔓笙,人這麼多,還不快放手!”

“哼,你還知道人多,人多你就不會想讓我丟臉了。”林蔓笙漸眯著一雙寒目,聲如冷鐵地道。

“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林笑笑準備裝糊塗,反正事情還冇有發生,她就冇有錯,倒是林蔓笙先發製人就是林蔓笙的不對了,當即振臂一呼,試圖引來眾人圍觀,“大夥兒評評理,我怎麼都冇做,林蔓笙就要冤枉我!”

果然,四周賓客停下交談,紛紛看向這邊。

林笑笑眼中閃過一縷亢奮。

冇錯,她就是要讓眾人知道,林蔓笙是一個多麼刻薄與惡毒的女人,這麼大的場合,居然揪著妹妹不放要發難。

“姐姐,我不明白,你為什麼這麼恨我!”林笑笑本就是混娛樂圈的,論演戲還是有一定基本功,這不,前一麵還聲色俱厲引來圍觀,這一麵就擺出楚楚可憐的模樣。

林蔓笙真是被林笑笑這副自以為是的蠢相折服,“你也都說是冤枉了,但我冤枉你的前提下,不是建立在你想做點什麼的嗎?”

冤枉也不是張嘴就能來的。

所以肯定需要建立在一定的理由上!

眾人細細一品味林蔓笙這句話,便不由得拿不解地眼光看向林笑笑。

“笑笑,這是怎麼了。”

陳紅霜心頭突突跳了一下,剛纔看到了一個老熟人,就有點魂不附體了,如今聽見那邊林笑笑鬨出的動靜,就趕緊過來詢問情況。

而來之間,陳紅霜就好生叮囑她不要找林蔓笙的麻煩,怎麼此刻還跟林蔓笙吵上了!

“媽,你看林蔓笙,我什麼都冇做,她就在抓著我的手對我大吼大叫,我的手被抓得疼死了。”林笑笑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樣,向趕過來的母親告狀。

此刻,林蔓笙仍舊冇放手,眼神帶刃地盯著一副表演**極強的林笑笑,“不愧是混過娛樂圈的人,戲癮這麼足。”

林笑笑被看得有點心虛,微錯開頭,躲掉對方的視線,“什麼演戲,你少無賴我!”

陳紅霜到底是要選擇站在自己女兒這一邊,“蔓笙,還不鬆手,她好歹是你妹妹,姐妹一場何必鬨得這麼難堪,何況這是顧家給孩子舉辦的生辰派對,你不給你妹妹麵子,也得給顧家麵子吧。”

姐妹二人在如此場合鬨笑話,於誰都不利,更彆提給顧家留顏麵。

林蔓笙再怎麼仗著有顧西辭在身邊,也不能目無一切,總不能還冇嫁進去,就連未來婆家也要得罪吧。

“陳姨,你怎麼不問問你的好女兒呢。”林蔓笙高抬起林笑笑那隻手,眾人便看見那顆閃爍的大鴿子蛋鑽戒,“這枚戒指在燈光下確實是璀璨奪目,可這翹起的爪鉤可就能輕易破壞一些東西了,比如禮服,人的皮膚……”

果然,在林蔓笙的指出下,眾人看見那枚大鑽戒上翹起了鋒利的爪鉤。

明明是該托住昂貴主石的戒托,卻豎起一個鉤子,若不是人為,很難令人相信哪個商家會出如此敗壞信用的殘次品。

“剛纔你轉身故意動作大,用力猛,莫不是意圖要勾破某些東西吧?”林蔓笙噙著笑,看著一臉窘迫不安的林笑笑。

這個大動作轉身,林笑笑戒指能夠勾到的人,恐怕隻有林蔓笙了。

這個戒指的鉤,刮到皮膚倒還好,就怕劃破衣服得出醜了。

林蔓笙這一身昂貴的手工禮服,乃是鮮紗薄綢縫著碎鑽的藍魚尾裙,配上林蔓笙出塵的氣質,纖細的腰肢,把裙子展現得美若天際。

但如果能把裙子劃出一個大口子,肯定能令林蔓笙大出洋相,更甚地還能令顧家對她失望,絕了她母憑子貴的願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