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Zet小說網 > 都市 > 高冷爹地請入局 > 第257章 你們是真愛,我就是個意外

-

“什麼,你們是真愛,我居然是個意外?”小奶包拔高音調,氣鼓著腮幫子。

他們臭顯擺是真愛就算了。

何必捎帶上他,貶損他是個意外?

好吧。

小奶包確實是個意外。

可也彆說出來,傷感情的嘛!

林蔓笙本意受撩,卻撩出了意外,趕緊推開顧西辭去安撫兒子:“兒子,不是的,你聽我解釋。”

“我不聽!不聽!不聽王八唸經!”小奶包捂住耳朵,嗷嗷叫著不想聽,“我要離家出走!”

隨後,噠噠噠地一路跑開了,留下一對父母原地兩亂。

“你說,兒子是不是跟他小叔混太久了,近墨者黑近朱者赤?”林蔓笙一臉懷疑地態度。

畢竟,顧北遇的曆史,就是動不動就拿‘離家出走’當口頭禪。

“估計是吧。”顧西辭微眯了一下眼睛,倒不是生氣小奶包跟顧北遇混太久的原因,而是這小兔崽子打擾了自己跟他媽咪‘親熱’,就這麼遁走了?

顧北遇在前麵歡送賓客,失禮地打了一個噴嚏。

“哼,肯定有人在背後編排我,嫉妒我是天縱英才!”顧北遇揉了一下鼻子,以一副‘總有刁民想害朕’的表情自言自語地道。

小奶包噠噠地跑過來,一把抱住顧北遇的大腿,“小叔,送一下我們唄。”

“你們?”顧北遇一副聽見天文奇譚的話,戳了戳小奶包的腦袋瓜,“你們指的是誰?”

小奶包指了指後頭靦腆微胖偏黑的耳雅,“我和耳雅姐姐啊。”

顧北遇來回在兩人之間以一種有奸、情的眼神來回掃視,剛想壞壞地開口,後腦勺就被人拍了一下,“趕緊把你腦子的廢料清一清!”

當即回頭,顧北遇就看見顧西辭那一張千年撲克臉,“大哥,說多少次了彆拍我後腦勺,你冇聽過男人頭不能碰,女人小蠻腰不能摸的嗎?”

顧西辭懶得和他辯扯,吩咐道:“耳醫生有事回醫院一趟,他女兒耳雅拜托我們派車送回去。”

“是嗎?”顧北遇揉著後腦勺,狐疑了一句。

“彆廢話。”顧西辭扔下命令,就踱步走了。

“看你給我攬的活兒,待會兒貢獻你的私房錢,請我吃大餐!”顧北遇對小奶包做出一個猙獰地表情,威脅地道。

但這些落在小奶包眼中,一點殺傷力都冇有,“有勞小叔了。”

二人把耳雅送回到了家。

耳雅也禮貌地邀請二人進去做客。

秉著耳雅是單親家庭,又才八歲,不應獨自一個人在家。

所以,小奶包決定留下來等耳雅的父親回來了,再離開。

顧北遇真是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

但冇辦法,小奶包堅持留下來,他還能撇下孩子不管?回去還不得給奶奶跟老媽大卸八塊咯!

“耳雅姐姐,我跟小叔隨便看看,你還有作業,就先去忙吧。”小奶包笑眯眯地對小胖妞道。

明天是週一。

小胖妞確實還有作業冇做完。

所以小胖妞便臉色微紅地看了一眼粉雕玉琢的小奶包,便低下頭道:“那我去做作業了,你們有什麼事,再叫我。”

隨即,小胖妞耳雅就回到房間做作業去了。

“你支開小胖妞,是不是已經知道想要的東西了?”顧北遇雙手墊於腦後,看著小奶包道。

小奶包四處打量屋內陳設,小三房的戶型,傢俱亦如這箇舊小區一樣老舊,角落有積灰塵的狀況,看得出屋裡缺乏女主人的氣息。

“嗯,算是吧,耳雅姐姐告訴我,他父親有寫日記的習慣。”小奶包點頭回答顧北遇的話,隨後把目光緊盯一間房門緊閉的書房。

顧北遇來了精神,“你該不會想偷日記本吧?”

這王醫生不在家,耳雅又被支開。

那麼想證實這個醫生當年在外婆死的時候,有冇有知道一些事情,估計就得從王醫生的日記本找了。

外婆的死,一直是林蔓笙的心病。

這一點,小奶包知道。

因此小奶包想在轉學之前,為他媽咪把這件事辦好。

“偷嗎偷嗎,我替你把風!”顧北遇一臉精神地道,誰知卻遭到侄兒的大白眼。

小奶包翻了一個白眼,“我媽咪教導我行事要光明磊落,所以你去。”

顧北遇一臉無趣:“為什麼是我。”

小奶包揚起魔鬼地笑容:“因為你是我小叔啊。”

顧北遇竟無言以對。

陳紅霜追著林笑笑一路回到了家,卻被林笑笑關在房間門外,忍不住苦口婆心地道:“笑笑,你彆聽那些人胡扯,她們肯定是羨慕嫉妒恨你。”

“放狗屁!”林笑笑的聲音從屋內咆哮出來,誰會羨慕她嫁給一個有虐待癖好的老頭子,那些女人就差指著她的臉說她嫁給秦家就是圖錢。

她林笑笑是多驕傲的一個人啊,從小就衣食無憂。

如今被人恥笑得她是為了錢嫁給一個又老又變態的男人。

“笑笑,你聽媽說……”

突然門開了,一個戒指被重重扔了出來。

“你看看這個戒指,簡直就是我的恥辱!”

林笑笑恨不得拿這個戒指在秦世昌腦門砸出一個窟窿。

但是眼下,隻能先對陳紅霜發飆。

畢竟這場婚事,從頭到尾陳紅霜都是勸她同意的態度。

“算了,你先冷靜一下吧。”

陳紅霜撿起地上的戒指,果然上麵有一個鋒利的爪鉤,忍不住直皺眉,隻怕林笑笑這次是被人當槍使了。

“幫我查一個人。”

陳紅霜回到自己屋子裡,撥通了一個的號碼。

自打她在派對上看見一個熟人,心裡頭就慌得不行。

關鍵那個熟人,居然出現在顧家的派對上。

其實派對不是問題,有問題的是林蔓笙也在場。

而那個老熟人正是當年替林蔓笙母親的主治醫生——王耳覓。

“表姐,你要查誰?”陳強生對瓶子吹了口啤酒,打了個酒嗝,問。

陳紅霜死死擰了一下眉心,對這個扶不上牆的‘表弟’,真是越來越失望,可又冇辦法,隻能指望他給自己辦一些見不得人的事,“你去替我查當年給淩玉蘭當主治醫生的王耳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