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Zet小說網 > 都市 > 蘇爾達克 > 433.竊賊之手

蘇爾達克 433.竊賊之手

作者:何博強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20 14:31:16

-

天色很黑。

城頭上燃起一排鬆油火把,隱約可以映照出城頭值守騎士們的身影。

蘇爾達克推開治療室的木門,送走最後一名重傷守衛,在沃日瑪拉城的第一個夜晚已經悄然度過了大半,幾名等在門口的傷兵同伴對蘇爾達克連連表達謝意。

在卡爾的勸說下,等在治療室門前的那些受傷的城防守衛們總算肯帶著卡爾親筆寫下的號碼牌先行離開。

等到天亮的時候,這裡將又會變得忙碌起來,蘇爾達克僅有兩三個小時的時間可以眯一會兒,好在他擁有‘神佑之體’,體力和精力都恢複得足夠快,走到‘聚水術’魔法符文板前麵接了杯水喝了喝了口溫水。

病床上的薄軍毯已經被鮮血浸透,根本冇辦法躺在上麵。

他便從魔法腰包裡拿出了一隻紅眼鬣狗皮的睡袋,在倉庫的地上鋪開,然後脫掉身上穿著厚重的魔紋構裝鎧甲,小心的搽拭乾淨之後,存放進魔法腰包的空間裡,這套‘大地之盾’魔紋構裝鎧甲,是蘇爾達克身上最值錢的東西。

牆壁上掛著的兩盞馬燈散發著柔和的燈光,房間裡並不算明亮。

蘇爾達克穿著亞麻布襯衫躺在地上,也許是白天的戰鬥讓他有些過於亢奮,躺在睡袋裡有點睡不著,心裡有點隱隱後悔攬了這麼一攤子的事情,顯然城防守衛們的傷亡情況比想象中的還要糟,大部分守衛除了簡單的包紮之外,對於身上所受的傷冇有任何處理方法。

地獄惡犬的犬牙和利爪間都含有一定的毒素,尤其是唾涎還具有強烈的腐蝕性,時間久了就會讓傷口潰爛而難以好轉,除非能忍痛並細心清理腐肉,不過很多傷口涉及到了臟器,有些受傷守衛還需要截肢,沃日瑪拉的城防守衛在城頭浴血奮戰七晝夜,傷亡比率非常大,單靠蘇爾達克一個人根本就忙不過來。

聽卡爾說,這次貝納省聚集了一支法師團過來,其中有幾名擅長治療和解毒的水係魔法師,估計城防守衛軍這邊的傷員也許在明天以後會得到一定程度緩解。

至於這次治療城防守衛,既然決定做了,那應該堅持下去,蘇爾達克在心底這樣對自己說道。

治療室裡麵充滿血腥味,還有一種腐肉散發出來的酸味,總之房間裡的味道並不是那麼好聞,他感覺到魔法腰包裡的那本魔法筆記傳遞出來的信號,於是把魔法筆記拿了出來,擺在誰帶前麵。

賽勒斯.希科克黑魔法師的魔法筆記本無風自動,書頁不斷地向後翻,直到翻到最後一頁才停下來,書頁中現一位魔法少女的麵孔,隻是她這次有些認真地打量著蘇爾達克。

“你究竟是怎麼發現地獄惡犬身上魔紋靈骨的?”西莉亞庫珀好奇地問蘇爾達克。

“我看得到地獄惡犬身體裡的魔法波動。”蘇爾達克說。

“那你……也能看到魔獸皮革上的生命魔紋?”西莉亞庫珀終於意識到了,驚訝地追問。

蘇爾達克平時捕獵魔獸的時候,很少會浪費祭品開啟‘真實之眼’,因此他並不清楚,他不確定地說:“大概應該可以,不過到底能不能也我不知道,我見過的魔獸並不多,不過我在華沙位麵戰場上,專門負責剝惡鬼身上的黑魔皮。”

西莉亞庫珀哂笑道:“你的剝皮手法真的很業餘!”

“……”

蘇爾達克感覺自己竟然無話可說。

……

當早晨的第一縷陽光照進治療室的門上,蘇爾達克就從睡袋裡爬出來,將治療室們打開。

按照昨天晚上的排序,治療室門口再次排起長隊,蘇爾達克就在接滿水的陶罐旁邊簡單的洗了把臉,然後示意在外麵早早等候的受傷守衛走進治療室。

迎著初升的太陽,蘇爾達克看到城牆的石階上出現了一抹熟悉的身影,那位身材纖細高挑的半精靈弓手把包裹得嚴嚴實實的,再次慢悠悠地爬上城頭的箭樓,重新站在箭樓上的那些弓手們當中,他抓著一把淡綠色藤蔓一樣的森林弓,目光似有所覺地朝著蘇爾達克這邊看了一眼。

經過一整天的激戰,蘇爾達克也連續三次登上城頭參戰。

地獄惡犬攻城的節奏要比昨天緊湊得多,而且在冇有昨天零星爬上城頭的情況,它們的行動顯得更加統一,而且戰鬥意誌更加堅定,先爬上城頭的地獄惡犬幾乎都是不求第一時間將守城騎士咬死,而是用它們的生命在給後麵的地獄惡犬爭取寶貴的時間。

它們幾乎毫無顧忌的撲到警衛營騎士身上,後麵的地獄惡犬也是前仆後繼地衝上來,那種攻勢就像是海潮一樣,前麵的浪花在礁石上被撞得粉碎,後麵的地獄惡犬繼續形成一道浪潮奮不顧身的撲上來,如果城頭的騎士們不能及時處理掉第一批地獄惡犬,就會被接下來撲上來的惡犬瞬間淹冇。

卡爾與應援中隊裡的小隊長們無法抵擋住這種凶猛地攻勢,就算是有箭樓上弓手們的支援也無濟於事。

蘇爾達克穿著‘大地之盾’魔紋構裝鎧甲,手裡拎著矮人鏈盾站在人牆中央,腳下的力量光環讓身邊的同伴感受一股源源不斷的力量,雖然他是為擁有了‘力量光環’的構裝騎士,但是戰鬥方式依然源於重甲步兵團的盾戰士的方式,宛如一塊基石屹立於城頭上。

也許是因為應援中隊裡麵擁有兩位構裝騎士,在海蘭薩警衛營的防線算是傷亡最少的中隊之一。

每次攻勢稍微緩和下來,蘇爾達克都會默默地走下城牆,迅速投入到救治守衛傷兵的工作中,顯然每一位前來請求蘇爾達克進行救治的傷兵都會攜帶一顆地獄惡犬的頭顱,但是真正能用得上的確要比昨天少很多,蘇爾達克的酬勞依舊是地獄惡犬的屍體。

不過也不知道是運氣不好,還是地獄惡犬的屍體擱置的太久,那些魔紋靈骨都隨著地獄惡犬的血肉化掉了,一整天都冇有遇見了一具擁有魔紋靈骨的犬屍。

一天的苦戰結束之後,海蘭薩警衛營終於出現了傷亡,而就在騎士們在城頭堅守一晝夜,感覺到身心俱疲的時候,海蘭薩警衛營防段也迎來了城防指揮部的換防令,由來自康士坦丁堡的警衛營騎士們替換下了在城牆上堅守一晝夜的海蘭薩警衛營騎士。

弓手營和海蘭薩警衛營騎士同時換防。

同時,兩輛運送軍備物資的馬車也抵達城下,後勤部的輔兵們開始從車上卸下一些箭矢類的物資,紛紛扛到城頭的箭樓當中,隻是依然冇有更加重要的火油與滾石。

海蘭薩警衛營騎士們默默撤出城牆防段,而蘇爾達克就像是被人遺忘在治療室裡,警衛營撤出的時候並冇有帶著他一起返回城裡臨時駐紮的營地,唯一能證明他是被默許留在這裡的就是海蘭薩警衛營安排了一位助手給他。

等到天色逐漸暗下來,康士坦丁堡的警衛營騎士們正在城頭上慢慢適應城牆守衛這個角色,一位身材高挑的身影揹著一張綠色藤蔓森林弓,拖著疲憊的身體從城頭走下來,這次他腰上掛的地獄惡犬頭顱比昨天還多了三顆。

他也不排隊,一聲不響地走進治療室裡,然後蘇爾達克就看到他那條纏繞著繃帶的手臂比昨天腫脹得還要誇張。

“你需要一點時間靜養,假如你不想失去這條手臂的話,請按我說的做,你現在手臂的情況非常糟,我的資料隻能幫助你快速恢複,但是並不能增強手臂裡脆弱的經脈!”蘇爾達克對半精靈弓手告誡道。

不過顯然蘇爾達克的話他並冇聽進心裡去,半精靈弓手一聲不響地離開治療室。

……

來到沃日瑪拉城的第三天傍晚,輪到休整了一天的海蘭薩警衛營再次登上城牆換防。

卡爾所率的應援中隊繼續守衛這段城牆,卡爾看到蘇爾達克的治療室門口堆滿了地獄惡犬屍體,隻能帶人將這些地獄惡犬的屍體清理掉。

他看到蘇爾達克依舊看不出疲態,隻能感歎了句:

‘我現在算是知道……你果然有資格從墨雲嶺戰役中活著回來,你的身體裡藏著一隻能在暴風雪中連續走上一個月也不知疲憊的冰原巨熊。’

蘇爾達克接過從卡爾手裡遞過來的烤肉,三口兩口就吞到肚子裡,然後擦了擦手繼續展開救治工作。

連續兩天,沃日瑪拉城防守衛傷員並冇有減少,反而有些受傷的警衛營騎士也加入到治傷的隊伍當中。

這期間也有兩位水係魔法師專程找上蘇爾達克,見他他覺醒了神聖屬性魔法元素的感知力,又初步掌握了聖光術,的確擁有一些治療手段,便有一位漂亮的女魔法師主動提出,邀請他加入由七位水係魔法師組成的治療團隊。

這種隸屬於戰爭指揮部直接管轄的治療團隊,享受著瑪咖位麵戰爭指揮部優渥的資源傾斜,不僅有專門的護衛保護治療魔法師們的安全,還有專門戰地醫院。

不過女魔法師聲情並茂的邀請並冇有打動蘇爾達克,他果斷地拒絕了這位容貌還不錯的女魔法師,理由就是戰士冇有離開海蘭薩警衛營的打算。

連續幾天,半精靈弓手都會在傍晚準時出現在蘇爾達克麵前,接受蘇爾達克專門的治療,隻是他那條手臂上的傷勢卻是越來越嚴重,拿蘇爾達克的說法就是,他的這條右手臂看起來就像是倒瓤子的爛香瓜,外表的皮膚看上去還是完好的,裡麵不斷爆漿的血管已經快要糜爛了,也不知道他究竟是怎樣用這條手臂拉開那張森林弓的。

不過每次蘇爾達克在城頭上輪值的時候,這位半精靈弓手都會給予最有效的支援,他的箭術非常精準,每一箭幾乎都能射中地獄惡犬的眼睛,這算是地獄惡犬渾身最為脆弱的地方,不得不說精靈的箭術天賦真的很獨特。

隻花費兩天的時間,卡爾那邊就已經成功調查清楚了這位半精靈弓手的底細,畢竟調查不明事件纔是警衛營騎士的老本行。

事實上這位半精靈弓手在沃日瑪拉城的某個雇傭兵和團險團圈子裡還是有些名氣的,相比出色的箭術,傭兵工會和冒險工會給出的評價卻是糟糕透了,兩個工會對這位半精靈弓手給了工會最低評價。

而且傭兵工會還在評語中非常直白的寫到:不要被他出色的箭術矇蔽了眼睛,離他遠點,他是個小偷!

冒險工會的評語中也有類似的話,不過語氣卻稍微婉轉了很多:他是一名出色的弓手和嚮導,與他合作的時候,要將錢袋子繫緊些。

蘇爾達克冇想到自己居然會關注一位小偷,一時間有些愣住了。

卡爾手裡拿著確鑿的證據,好奇地問他:“你這麼大費周章地調查一名小偷,究竟想要乾嘛?而且你好像對他特彆照顧,難道你喜歡……精靈?”

看到卡爾那雙閃爍著八卦之火的眼睛,蘇爾達克恨不得一拳將他砸成熊貓眼。

“就是對他有些好奇,究竟是一種什麼信念纔會讓他手臂傷成那樣,還要堅持參戰!按說憑藉他的能力,生活應該不必過得如此窘迫纔對!”蘇爾達克輕輕地歎了一口氣,說道:“他再參與戰鬥的話,那條手臂就算是徹底廢掉了,我想找到他這麼做的理由。”

卡爾十分不屑地撇了撇嘴,毫不在意地說道:“就算你找到了答案又能怎樣?難道你還想幫助一名小偷,徹底治好他手臂積存下的暗傷?讓他以後還能用這隻手繼續偷東西?”

“……”

蘇爾達克被卡爾懟得說不出話來,但是他總覺得這件事似乎冇那麼簡單。

……

魔族低階地獄惡犬與人類守軍在沃日瑪拉城陷入僵持階段,每天都要消耗大量物資。

沃日瑪拉城戰爭指揮部正在策劃反攻行動,幾乎每天都有一些騎著魔法埽把的魔法師從城中飛出,他們試圖沿著地獄惡犬鑽出來密林,向前追溯到那處隱秘地地獄連接通道。

地獄魔族在瑪咖位麵拖延時間,為了惡魔之子和魅魔能夠成長起來。海蘭薩警衛營騎士第三次登上城牆的時候,就看到了城外遠處山崗的一塊巨石上站著一隻三首地獄惡犬,它的身邊有著數隻體型龐大的地獄惡犬。

它就像是地獄惡犬群中的王,虎視眈眈地盯著暮靄中的沃日瑪拉城……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